您在這裡

47. 困卦

Jack 在 2015, 五月 3 - 13:24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困卦 坎下兌上

困卦下坎上兌,以二象言之,水在澤下,枯涸无水,困乏之象。以二體言之,兌陰在上,坎陽在下。以卦畫言之,上六在二陽之上,九二限二陰之中。皆以陰揜陽。故為困。困卦次升,按《序卦》:「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干進不已,必取困窮,困所以次升也。全彖以處險而說,二五剛中,有處困而亨之道,然惟大人能之,但不可尚口以取困窮。此全彖之大旨也。六爻以三柔揜三剛,大抵柔揜剛者凶,而剛之被揜者吉。下卦初三凶而二吉,上卦四五吉而上悔。蓋在困不失其亨惟君子,故剛爻多吉也。上雖有悔而不至于初三之凶,則又困極而通之漸也。此六爻之大略也。

困,亨,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困,窮不能自振也。坎剛為兌柔所揜,九二為初三所揜,四五為上六所揜,所以為困。坎險兌說,處險而說,有亨之象。困而能亨,得其正矣。二五剛中,有大人象。身困道亨,非大人不能,其占吉而无咎也。兌為口,有言象。坎為耳痛,有言不信之象。當困之時,嘵嘵有言,人必不信,徒取困窮也。他卦言亨言貞,亨由于貞,此則亨所以為貞。蓋處困能亨,惟貞正之大人能之,所以吉而无咎。有言不信,則戒之之辭也。

《彖》曰:困,剛揜也。

不曰柔揜剛而曰剛揜,卦為君子設。言剛之受揜,若剛自為之。亦抑陰之意也。此以卦體釋卦名也。

險以說,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貞大人吉,以剛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窮也。

困而不失其所亨,亨不于其身于其心,不于其時于其道也。剛中,指二五。凡人處困,大則失節,小則憂隕,以中不剛耳。剛中則知眀守固,居易俟命,所以貞大人吉也。兌口在上,有尚口之象。剛德在中,无藉于口。尚口欲以出困,反以致窮。蓋困時向人嘵嘵,即不能亨,即非貞矣。

《象》曰:澤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水下漏則澤枯,故曰无水。致命,委致其身也。委命于天,以遂我之志。論是非不論利害,論可否不論死生,所謂困而亨也。致命有坎險之象,遂志有兌說之象。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歲不覿。

全卦剛為柔所困,六爻柔之困益甚。蓋在困時,无剛德則不能亨故也。人之體,行則趾為下,坐則臀為下。初六不能行而坐困者,故有臀象。株木,不可坐者。全卦水澤中互巽木,水草之區,故初三上皆以草木取象。兌正秋,坎正比。初六在坎之下,大冬之時,蔓草凋脫,僅存株木,有困于株木之象。又坎險之最下,有入于幽谷之象。四本正應,而四亦在困中,不能振人。初距四三爻,不能遽遇于四,有三歲不覿之象。

《象》曰:入于幽谷,幽不明也。

陽眀陰暗,陰居最下,不明之極,自陷于深困也。能眀則亨矣。

九二,困于酒食,朱紱方來,利用亨祀。征凶。无咎。

坎為酒食,陽陷陰中,上无應與,有困于酒食,厭飫過宜之象。然與五同德,五雖亦在困中,緩乃終合。又二互三四為離,有朱紱方來之象。坎中實,誠意在中,利用享祀之象。无應而在險中,行非其時,有征凶之象。然朱紱之來,正宜竭誠圖報。雖時值艱難,征則有凶,而鞠躬盡瘁,于義无咎也。

《象》曰:困于酒食,中有慶也。

雖困于酒食,而有剛中之德。終能當大任,以造福于天下也。

六三,困于石,據于蒺藜。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六三不中不正,上无應與。將比于四而四扼之,四以兌體堅不可動,有困于石之象。乘乎九二之陽而剛銳不可倚。又坎為蒺藜,有據于蒺藜之象。六三居陽而上六居陰,故三以上為妻。互巽為入,互離而此爻變為有目不見。三求配于上,入其宮則是。而上六非正應,有入其宮不見其妻之象。上非所困而困,而下非所據而據,身危而家不可保矣。

《象》曰:據于蒺藜,乘剛也。入于其宮,不見其妻,不祥也。

三變為大過,有棺槨象。不祥,死期將至也。

九四,來徐徐,困于金車。吝,有終。

按《本義》,初六九四正應。九四處位不當,不能濟物。而初六方困于下,又為九二所隔。故其象如此。然邪不勝正,故其占為可吝而必有終也。今按:卦以剛掩于柔為名,則九四不宜困于九二之剛。宜合坎體言之初與四為正應,初受困而待拯于四,四以剛居柔力不能濟,故有來徐徐之象。兌為金,坎為輪,兌之二陽皆為上柔所揜。四復乘坎之險,有困于金車之象,如是誠可吝矣。然上承五陽有與,故有終也。

《象》曰:來徐徐,志在下也。雖不當位,有與也。

按《程傳》,以初之正應為與。竊按,剛揜之卦无取于陰之與,宜作上承五陽為有與。有與則亨而有終矣。

九五,劓刖,困于赤紱,乃徐有說,利用祭祀。

按《本義》以上為陰揜,下則乘剛為劓刖。上下既傷,則赤紱无所用為困。竊按,剛揜之卦不宜以乘剛為揜。五居三陽之上,君位。宜合全卦論之。上揜于上六,有劓象。下困于坎初,有刖象。二三四互為離南方赤色。紱,下體之衣。為君而在困中,上下被揜,則雖衣純朱之赤紱,亦无所用矣,有困于赤紱之象。然而剛中說體,誠意可格于鬼神,故有徐有說,利用祭祀之象。

《象》曰:劓刖,志未得也。乃徐有說,以中直也。利用祭祀,受福也。

志未得,在困中主威不振也。中直,有剛中之德。是非有別,不惑羣枉也。受福者至誠格天,則可祈天而永命矣。此困之亨也。

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動悔有悔,征吉。

澤,水草之區。水枯而草木叢襍,故困。三陰爻皆取于草木。坎北方。初,冬將盡。僅存株木。三,秋冬之交,草葉脫而刺存,故象蒺藜。兌上,初秋。蔓草未殺也,故有困于葛藟之象。葛藟,在束縛之中。臲卼,不安之狀。曰動悔,言處困之極,則有悔也。有悔,征吉之悔,與上不同。上言事必致悔,此言心能自悔也。言能自悔其所為,則不終于困,往而可以得吉,所謂困極而通也。九二征凶,在險中也。上六征吉,困之極,出險之外也。必曰有悔,聖人欲人之悔過也。

《象》曰:困于葛藟,未當也。動悔有悔,吉行也。

所行未當,所以受困,動而有悔也。然困悔而能有悔,則行為吉。行可以出困矣。全卦以剛揜為困。唯其剛,故在困而亨為貞,為大人。然剛中則亨,尚口則不信,處困之道儘是矣。六爻初困于株木,三困于石,而二之困酒食則有慶。初三凶而二吉也。四有終,五有說,而上則未當。四五吉而上凶也。蓋陽剛為能亨貞之大人,故陽爻雖困皆吉。陰爻唯上有有悔征吉,則聖人望人悔過之心。困而知悔,亦可學為君子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