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3. 遯卦

Jack 在 2015, 三月 26 - 21:5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遯卦 艮下乾上

遯卦艮下乾上,二陰浸長,陽當退避。又乾陽外往而艮能止,有違遯之義,故為遯。不言退而言遯者,退但有退後之義,无避去之義故也。遯卦次恒,按《序卦》:「恒者,久也。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久則有退去之理,遯所以次恒也。全彖以君子能遯,則身退而道亨。小人則不可以陰之浸長而遽迫於陽,此全彖之大旨也。六爻獨二不言遯,蓋全卦以二陰迫陽,二乃卦之所以為遯者,故遯之意至堅,而不言遯,恐其迫陽也。遯貴速而遠,三近二,故有係。四應初,故有小人之戒。五得中,為嘉遯。上最遠,為肥遯。獨初與同體而在眾陽之後,則又以不遯免災。故當遯之時,不可不見機遠去也。

遯,亨,小利貞。

遯卦陰浸長而陽避,六月之卦也。亨指四陽而言,知時而遯,故身雖退而道亨。小利貞,《程傳》謂不可大貞而尚利小貞。《本義》以小為小人言,小人當利於守正,不可以浸長而迫於陽也。今按:此句宜指二陰而言,《本義》為是。蓋易雖為君子謀,未嘗不望小人之為君子。小而能貞,則亦君子矣。當遯之時,君子固以遯而亨,小人亦以正為利。諷君子而儆小人,亦扶陽抑陰之意。

《彖》曰:遯亨,遯而亨也。剛當位而應,與時行也。

五以陽剛中正與二之陰柔中正相應。二陰能順五,可以不遯矣。然二陰浸長,時不可以不遯。有知時而遯之能,所以致亨。

小利貞,浸而長也。

二陰浸長,而利於貞。不以勢之將盛而淩君子,小人之福也。

遯之時義大矣哉。

陰方長而處之甚難,時在天而義在我。不審時,不知遯。不斷以義,不能遯去,就大節所關,非與時偕行者不能也。易中大矣哉有二,有贊其所係之大者,豫革之類是也。有嘆其所處之難者,大過遯之類是也。

《象》曰:天下有山,遯,君子以遠小人,不惡而嚴。

天不必示遠於山也,乃山勢雖高,而天去之自遠。君子不必示惡聲厲色於小人也,乃小人雖近,君子遠之自嚴。不惡者,待彼之禮。嚴者,守己之節。遠小人,艮止之象。不惡而嚴,乾剛之象也。

初六,遯尾,厲,勿用有攸往。

遯而在後,尾之象。其勢已危,欲往不及。然在下无位,所居不正。无德无位之凡民,遯亦无益。晦處靜俟,庶可免耳。

《象》曰:遯尾之厲,不往何災也。

不往,即晦藏之意。初所居非貞,不往即其貞也。

六二,執之用黃牛之革,莫之勝說。

二陰迫陽,卦之所由以遯者,而艮為手,有執之之象。二居中陰畫,黃牛象。《本義》謂二以中順自守,志在必遯,人莫能解,故有此象。然卦以陽遯陰,故陽爻皆言遯。二陰不必言遯,蓋二,陰也。勿迫乎陽,必堅其交五之志而不可解。此說雖與《本義》悖,而與彖小利貞句相應。

《象》曰:執用黃牛,固志也。

舊說謂志之固,非外物所能移也。此爻卦之所以為遯*而不言遯,蓋未行而志之決,實由於此也。今作固其交五之志,蓋君子皆遯,小人豈能自存。小人得志能固留君子,小人之貞也。

*「為遯」,文瀾本作「謂遯」。

九三,係遯,有疾,厲。畜臣妾吉。

二陰迫陽,陽宜遯矣。然三與陰近,又艮體為止,故有遯而有所係之象。艮為閽寺,有臣妾象。君子不可有所係於小人。若臣妾之屬,則撫之以恩以得其心亦可。然曰畜之,則亦不使侵逼於陽矣。

《象》曰:係遯之厲,有疾憊也。畜臣妾吉,不可大事也。

當遯而係,勢必困憊矣。臣妾畜之則吉,非可使之干預大事也。一作臣妾最易係戀,畜養之則可。若出處去就之大事,則不可有所係也。此二意宜兼。

九四,好遯,君子吉,小人否。

下應初六,有情好之象。而乾體剛健,能絕之以遯之象。惟以義制欲,剛克之君子能之,小人不能。故占者君子得之則吉,小人則否也。

《象》曰:君子好遯,小人否也。

小人有係戀之私,必不能自克也。

九五,嘉遯,貞吉。

陽剛中正,下應六二,亦柔順而中正。然不以相應而有所係,遯之嘉美者也。占者能正則吉矣。五雖君位,而遯非人君之事,故不以君言。此君子未見疎于小人,而能與時偕行,超然遠引,可不遯而遯者也。隨六三言係而五曰孚於嘉,遯亦於三言係於五言嘉。蓋非正應而相昵曰係,以中正而相應則曰嘉也。

《象》曰:嘉遯貞吉,以正志也。

九五嘉遯,无係无執无好,不事于外,正在我之志而已。二以陰應陽,其志當固。五以陽應陰,其志當正。

上九,肥遯,无不利。

肥者寬裕自得之意。陽道常饒,或損者,陰剝之也。以陽剛居卦之外,去柔最遠。高而能應剛而无決,无有疾憊,故稱肥焉。而占无不利也。

《象》曰:肥遯无不利,无所疑也。

剛健決去,无所復疑。有係者憊,无疑則肥矣。全卦雖主于遯,然下三爻艮體主止,故為不往為執為係。上三爻乾體主行,故為好遯為嘉為肥。蓋四陽以遯為亨,二陰以不迫陽為貞。三雖陽而艮體,不免于係,故欲盡彖遯亨之義,唯乾之三爻乃可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