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中孚卦第六十一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20:46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中孚 兌下巽上

中孚,豚吉,利涉大川,利貞。

彖曰:中孚,柔在內而剛得中,說而巽,孚乃化邦也。豚吉,信及豚也。利涉大川,乘木舟虛也。中孚以利貞,乃應乎天也。

中孚之為卦,三與四二柔在內則中虛,中虛則无我;二與五二剛得中則中實,中實則有物。中庸曰:不誠无物,心如器焉,誠之在心,如物之在器焉。器虛然後物得而實之,心虛然後誠得而實之。若有我之心先立,則吾心先為有我之私所實矣,將何地容此誠哉?心者神明之舍,舍不虛,神明將何居焉?夫惟此心洞然而虛,則至誠充然而實矣。充然者,發於中而孚於外,此所以為中孚也。中有玉者外必輝,中有誠者外必孚。孚之爲言,此感於彼,彼信於此之謂也。是故中孚之所發,上行之則順,下信之則說,故曰中孚,柔在內而剛得中,說而巽,孚乃化邦也。孟子曰:不誠未有能動者也。中孚所動至微而信豚,至危而蹈水火,至顯而化邦,至應乎天,焉往而不動哉?海客之機心,海人未知,而鷗鳥先知,中孚之至信,所以及豚;燕客之忮心,秦人未覺,而白虹先覺,中孚之利貞,所以應乎天。然則涉危化邦,有不足爲者。

 

象曰:澤上有風,中孚,君子以議獄緩死。

風无形,而能震川澤,鼓幽潛;誠无象,而能動天地,感人物,此澤上有風所以爲中孚。心一誠而誠萬用,用之大者,其惟好生不殺乎?故中孚至誠不殺之心,首用之以議獄緩死。好生洽民,舜之中孚也,不犯有司,大下之中孚也。天下中孚,則萬心一心矣,鳥巢可窺,況豚乎?无他,不殺之心孚于鳥耳,使无誠慤好生之心,巢中之鳥不爲海上之鷗乎?中庸曰:誠不可揜。議獄者,求其入中之出,緩死者,求其死中之生。至元惡大姦,不在是典,故四凶无議法,少正卯无緩理。

 

初九,虞吉,有他不燕。

象曰:初九虞吉,志末變也。

邪不閑,不可與存誠;偽不去,不可與言誠。是故中孚之誠,不可不防其有他也。然責子在初,閑家在初,防心亦在初,若生子,在初生,見於書,責子之法也。閑有家,志未變,見于家人之初九,閑家之法也;虞吉,志未變,見於中孚之初九,防心之法也。虞之為言,(防也,)儆无虞,戒不虞是也*。不及其初志之未變而防之,俟其亡而追,炎而撲,曲而揉,决而隄,則噬臍矣。一身*之外无非妄,一誠之外无非偽,妄與偽,皆所謂有他者也。如禦寇賊,如避風雨,察吾心一毫有他,則惕然而不安,則防之周矣。不忠不信不習,當如曾子之所省者三;勿視勿聽勿言勿動,當如顏子之所克者四,其庶幾乎?不燕,不安也。

*註:原無「防也」二字,「儆无虞」作「雖无虞」,依《學易記》增補及修改。《大全》引此文作「虞雖訓度,亦防也。書儆戒无虞,萃戒不虞是也。」

*「身」《學易記》作「貞」。

 

九二,鳴鶴在陰,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

象曰:其子和之,中心願也。

九二以剛正誠實之德,而遇九五剛中誠實之君,進而居大臣之位,其孚何先?其惟以賢事君,以心感賢乎?夫惟九二剛而不諛,正而不忌,誠實而不欺,以此號召天下之同類,是心一萌,微而章,隱而顯,群賢孰不響然而和之者?蓋有此爵祿者,我九五之君也,不私此爵祿於己,而樂與群賢共之者,九二中心之至願也。出於中心之至願,而无一毫之忌疾,同類何疑而不孚,何畏而不應乎?彼有實忌仲舒之經術,而薦之以相悍藩;不悅真卿之剛正,而薦之以使叛臣,豈中心之孚也哉?鶴,祥禽也,以喻九二之賢也;在陰,以陽處陰也;其子,同類也。

 

六三,得敵,或鼓或罷,或泣或歌。

象曰:或鼓或罷,位不當也。

水之為物,深則靜,淺則動,深則融,淺則結。六三澤水之最上,淺而未深之水也。今夫澤水之遇風也,其上則波,其下未必波;其遇寒也,其淺則冰,其深未必冰,何則淺則易搖,深則難撓也?六三為澤水之淺,居柔說之極,故一與物遇鼓之則動,罷之則止,結之則泣,融之則歌,安能有守而自信哉?人必自信,然後人信之,六三己且不自信,又何孚於人?无它,柔說躁動,而在人上,其位不當故也。儀、秦、軫、緩在在反覆之人是已。物我相遇曰敵,風水相遭亦曰敵,澤遇巽故曰得(敵)*

*原文缺「敵」字。

 

六四,月幾望,馬匹亡,无咎。

象曰:馬匹亡,絕類上也。

為臣者不能誠其身,則不能誠於君。六四以陰居陰,以順居下,處己而不盈也,不曰誠其身乎?以一陰承九五,孤進而不黨也,不曰誠於君乎?人知以盈自裕,莫知以盈自仆,人知以黨自助,莫知以黨自蠹。六四不盈如月之近於望,不黨如馬之亡其匹,其中心之誠,人信之,君信之,又何咎矣?張良蚤師黃石,晚從赤松,月幾望也;韓愈前不汙伾文,後不汙牛李,馬匹亡也。絕類上也,謂絕黨以承上。

 

九五,有孚攣如,无咎。

象曰:有孚孿如,位正當也。

至誠如中孚,可謂道盛德至矣。然五爻不言孚,而九五獨言有孚,豈不曰誠之至,孚之盛,其惟九五之所獨有,而二、三皆莫望其末光乎?曰:然。然則九五之孚,下以其化邦則民斯從,感物則物斯信,涉險則險斯夷,應天則天斯動乎?曰:是未足為九五有孚之吉也。九五以剛健中正誠實之德,來天人萬物之應,方且惕然如拘攣而不少肆,歉然自斂退而不敢居,若不足以受大人萬物之歸己,而不足以當天下之正位者,此九五有孚之至也。曰攣如者,九五之心也;曰位正當者,非九五之心也,天下之心也,至此所以為中孚之主也。卦辭吉而此无咎,亦九五之謙也。九五雖剛,而為巽順之主,故攣如。

 

上九,翰音登于天,貞凶。

象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長也?

天下之理,德之小者不可以僥大任,才之下者不可以慕高位,无其資者不可以過其望也。上九處中孚之外,非小孚之徒,无中孚之實,為中孚之聲,此妄而盜真,詐而盜誠者也。而乃挾其聲之善嗚,下欲以動夫衆,上欲以動夫君,而躐取高顯之位,求之亦不可得,得之亦不可久,雖正亦凶,况不正乎?此如樊籠之鶏,乃欲一飛而登天,可乎?夫一舉千里者,鴻鵠也,翔于萬仞者,鳳凰也,怒而九萬者,鵬也,何也?彼誠有其才德也。曾謂一雞而能登天乎?晉之王衍、唐之訓注是也。上九巽之極高者,故曰登天,巽為雞,故曰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