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乾卦第一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5:24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4, 5, 6, 7, 8, 9, 10,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文字輸入/ 校對:鬼鶴


 乾下乾上

乾,《雜卦》曰:乾健。《說卦》曰:乾剛。又曰:乾為天為君。故君德體天,天德主剛,風霆烈日,天之剛也;剛明果斷,君之剛也,惟剛則勇於進德、力於行道,明於見善,決於改過。主善必堅,去邪必果,建天下之大公以破天下之眾私。聲色不能惑,小人不能移,陰柔不能奸矣。故亡漢不以成哀而以孝元,亡唐不以穆敬而以文宗,皆不剛健之過也。然強足拒諫,強明自任,豈剛也哉?古之天地字也,曷由知之?由坎離知之,偃之為,立之為水火,若雷風山澤之字亦然,故《漢書》坤字作巛,八字立而聲畫不可勝窮矣,豈待鳥跡哉?後世草書天字作玄即也。

乾:元亨利貞。

此卦辭。說者曰:文王之辭。至高曰天,天之健曰乾,天言其象,乾言其性,元亨利貞言其德。象而後有性,性而後有德,德之名四其實一。一者何?元而巳。元出而亨物,始而通也。時春而夏,日旦而晝,人幼而壯,物萌而榮,皆元亨之迹。利入而貞,物成則復也。時秋而冬,日昳而夕,人強而耄,物實而損,皆利貞之迹 。故周子曰:元亨誠之通,利貞誠之復。復者何?復其元而已。元者貞之初,貞者元之終,元貞異名而同體。亨者物之生,利者物之成。亨利異功而同用。渾然而一之謂元,熙然而散之謂亨,充然而成之謂利,肅然而收之謂貞。肅然而收則渾然而一矣。一斯散,散斯成,成斯復,復斯入,入斯出,未有已也。天地具此為天地,聖人具此為聖人,四德之名立而天地聖人之蘊著矣。彼異端者以空言性命為元,其究窒於亨之用,以詭遇事功為利,其究賊於貞之體,是豈所謂元而利者哉?儒者之求道,求諸乾之四德。

初九,潛龍勿用。

此爻辭。說者曰:周公之辭。乾陽也,其數曰九;坤陰也,其數曰六。何也?天地之生,敷也。積天數之一三五,不曰九乎?積地數之二四,不曰六乎?乾以龍為象,何也?天地者其神不測者也,將託至神之物以喻之,舍龍何以哉?初九,乾爻之始,而位之最下者也。故為龍之潛,既曰潛矣,雖欲用之,於何用之?故曰勿用。勿云者,止之也。干寶謂文王在羑里之爻,非也。羑里聖人之不幸也,非潛也。程子謂舜之側微是也。或曰舜窮而在下,未嘗欲自用,孔子窮而在下,未嘗欲勿用,何也?曰:治則聖體其常,亂則聖通其變。舜、孔子易地皆然。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初九在下,君德之隱,故曰潛龍。九二居中,君德之章,故曰見龍。見龍在田,物被其澤也。利見大人者,天下以見九二之大人為天下之利也。程子謂舜之田漁時也。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

乾之六爻皆龍德也,故曰六龍。九三不言龍而曰君子何也?言龍者明而神,言君子者神而明,皆君德也。九三以君人之德,處下位之上,尊卑未定,危莫大焉。故曰厲,厲危也。然聖人戒以厲之未幾而許以无咎,之可必何也?於此有道,終日乾乾然而無息,至夕猶惕惕若而自懼,勤於德而懼於位,則危者安矣。何咎之有?程子謂此爻舜之玄德升聞時也。乾乾者,猶曰健健云耳。雖然,九三危而无咎,信矣,亦有危而有咎者乎!曰有蚩尤、后羿、莽、卓在上而驕其下,在下而憂其不為上。驕則有懈心,何德之勤?憂則有覦心,何位之懼?故終亦必亡而已矣。或曰:不有操、懿乎?曰:漢一變而為魏,蓋三世希不失矣,魏一變而為晉,蓋再世希不失矣,使魏晉不足徵,則乾乾夕惕之戒妄矣。

九四,或躍在淵,无咎。

九四之與九三,位若同而異,情若異而同。九三居下之上而方尊,九四居上之下而已偪,故位若同而異。九三之惕則懼於進,九四之躍則向於進。四之躍其情固異於三之惕也,然聖人末敢輕許之也,故曰或焉,或之者,疑之也,疑之者未可以必進也。可以躍則動,未可以躍則靜。淵靜也,或躍者,試其所養;在淵者,涵其自養。宜動而動,宜靜而靜,斯无咎矣。三之勤而懼,文言以為君子進德脩業,雖危无咎。四雖无三之懼,然亦能躍而疑,文言亦以為君子進德脩業,故无咎。此其情所以若異而同也。程子以為舜之歷試時也。安定胡氏以此爻為太子之位,其說尤切。蓋懦於躍則為漢之惠元,僅為得之。躁于躍則為商臣、為元兇,其咎大矣。或曰:晉之申生、漢之榮彊,非以躍而咎也,何如?曰:易之戒義也,三子之遭,命也。命不可逃,而義不可越,使三子越義以逃命,命可逃乎?命不可逃,則孰若守義以聽命。三子守義以聽命,雖曰有咎,吾必謂之无咎矣。至泰伯、仲雍、伯夷、叔齊,則躍與否,无咎與否,皆所不能囿也。所謂賢者過之者與。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九天德也,龍象也。五天位也,飛而在天之象也。德而不位,仲尼以之虛天下之望也;位而不德,癸辛以之失天下之望也;德與位並,二帝三王以之慰天下之望也。故曰:利見大人。當其在田,天下猶利見之,而況今在天乎。

上九,亢龍有悔。

五者位之極,上者極之極,故為亢。居君位而又上焉,將何之乎?此益戒舜以罔淫于樂,禹戒舜以無若丹朱之時也。若志與位俱亢,則有悔矣。梁武帝、唐明皇晚年是已。

用九,見群龍无首,吉。

乾坤二卦獨有用九、用六何也?六十四卦剛柔之用,於此發其凡也。剛過則競,故欲後而不先;柔過則邪,故欲正而能久。

彖曰:大戰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首出庶物,萬國咸寧。

此彖辭,所以釋卦辭也。說者曰:孔子之辭。大哉乾元,何大乎乾元也?乾之大者以元而大也。何謂元?曰:是不可言也。其陰陽末形之初乎!肇而一謂之元,一而二謂之氣,運而無息謂之道,融而無偏謂之和。天非和不立,物非和不生,莫之令而令其和者曰命,莫之稟而稟其和者曰性,孰為此者?乾之元而已。故萬物眾矣,資取於此而後始;天大矣,總攝於此而後立;性命妙矣,保合於此而後利正。其變也新故為無常,其化也消息為無迹。謂有物邪?雲行雨施,莫見所自來;謂無物邪?品物流形,何為而有是象?莫見其所自來者,其物之始乎!何為而有是象者,其物之終乎!始而終,終而始,始而復始,終而復終,始終變化而未已,此陰陽不測之妙也。曷為變,曷為化,是不可勝窮也。嘗試觀之雲行乎?炳而黃,黯而蒼,此雲行之變也;倏而有,忽而無,此雲行之化也。變者迹之遷,化者神之逝,天地造化皆若是而已。大明於終始之道者,非作易之聖人,孰與於此?是故體此道以居乾爻之六位,則時行時止,而聖德成。執此道以乘乾之六龍,則時飛時潛,而天位正。此其所以首出庶物而萬國咸寧者,聖人之與乾元合而為一故也。此乾元所以大。彖言元言利貞,而不言亨。非不言亨也,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即亨也。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此大象之辭,釋卦名乾之一字之義也,亦孔子之辭也。天行健,健即誠也,所謂誠者,天之道也。君子以自強不息。其不息,亦誠也。所謂誠之者,入之道也。自強,非有使之者也。曰強,又曰不息,強之至也。天行健,乾之德也。自強不息,君子以已為乾也。運行不窮之謂健,進修不息之謂強,其義一也。六十四卦或曰君子,或曰先王,或曰聖人,或曰大人,皆體易道而日用者。健順者,乾坤二字之詁也。

潛龍勿用,陽在下也。見龍在田,德施普也。終日乾乾,反復道也。或躍在淵,進无咎也。飛龍在天,大人造也。亢能有悔,盈不可久也。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

此小象之辭,釋六爻之辭與用九之義也,亦孔子辭也。德在此,位在彼,初九以陽德而在下,君子以之潛而勿用,是故潛德而非為我。九二以陽德而出,君子以之施而必周,是故德普而非兼愛。九三知有此而不知有彼,是故反復於道而不敢離。九四知有此而不知有彼,是故旋觀无咎而後敢進。至於九五不以得位為樂,而志在大有為。上九以處高為悔,而戒其不可久,蓋乾之德不可為首故也。知乾之德不可為首,則惟六位所遭而處之,焉往而不綽綽。

文言曰: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幹也。

文言者,彖象辭之重者也,亦孔子辭也。惟乾坤二卦有之,蓋六十二卦舉矣。元者萬善之大宗,亨者百嘉之都會,利者萬宜之和氣,貞者庶事之楨幹,此乾之四德。

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貞。

此君子體乾之四德也。法之於天,體之於身,之謂體。元者四德之長,仁者五常之長,體元無形,體仁有體,聖人欲其近而易行,故變元而謂之仁。

初九曰「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悶。不見是而无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

子曰一章,孔子釋爻辭之文也。惟乾坤二卦為詳,至於餘卦見於繫辭者,如鳴鶴在陰之類,所釋者諸卦十八爻而已。然則謂繫辭非夫子之作,其然乎?初九惟其以龍德而隱也,故以世從道,不以道從世,以實晦名,不以實顯名。內樂存,故不有行於時,必有行於己。所謂遯世无悶,樂則行之也。外憂亡,故不見知於人,必見知於天。所謂不見是而无悶,憂則違之也。其守不奪,其堅不拔,豈躁於用哉?此潛龍之德也。

九二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龍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有君人之德,無君人之心,此九二大人盛德之事。龍雖見矣,在田不在天;德雖正中矣,在下不在上,有君德無君位也。然則宜若之何?庸信庸謹,久而无息,閑邪存誠,實而无妄,可謂有君人之德矣。然德足以善一世,方且有而若无;德足以普萬物,方且化而不居。天下歸之,己辭之,曷嘗有君人之心乎!故曰君德也。君德云者,有君德而安於臣位者也。文王有君民之大德,有事君之小心,其九二之謂乎!

九三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何謂也?子曰:君子進德脩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可與幾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終日乾乾,必有事焉,无事而勤,徒勤也。勤於進脩德業,則非徒勤矣。雖然,進脩必有地,德業必有物,忠信辭誠,所以指其地,實其物也。然知德業所至,而不至其至,非造微之極。知德業所終,而不終其終,非存義之固。知至能至,知終能終,聖智之學就矣。以此居上,高而不泰,以此在下,卑而不戚,惟以得仁為懼爾,雖危何咎?二之上,故曰居上,四之下,故曰在下。

九四曰「或躍在淵,无咎」,何謂也?子曰:上下无常,非為邪也。進退无恒,非離群也。君子進德脩業,欲及時也,故无咎。

恒,猶常也。九四之位偪矣。以上進為常,則其志邪,以下退為常,則其德孤。惟及其時以進脩,而不干時以行險,疑而无必,則无咎矣。或之者,疑之也。

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覩。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也。

同則合,異則離,物之情也,故馬鳴而牛不應,螽躍而蟻不隨。濕為火仇,燥為水憂,雲虎相避,風龍不相比,鳶飛親上,魚躍親下,所謂各從其類也。所謂各從者,一物親一物而已,至於聖人作而萬物咸覩,无一物不親者,何也?聖人者三才之宗主,萬物之天地,所謂出乎其類者,出乎其類,故統乎萬類。象辭所謂首出庶物,萬國咸寧者,與夫子此言,因釋此爻飛龍在大之辭,而發雲從龍之義,遂推而極之也。萬物覩聖人,即利見大人。

上九曰「亢龍有悔」,何謂也?子曰:貴而无位,高而无民,賢人在下位而无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六,龍之首,故曰貴高,非君非臣,故曰无位。陽剛无陰,故曰无民。自四而下,皆從九五,故曰无輔。如是而動,其誰我與?有悔必矣。高貴鄉公以之。

潛能勿用,下也。見龍在田,時舍也。終日乾乾,行事也。或躍在淵,自試也。飛龍在天,上治也。亢龍有悔,窮之災也。乾元用九,天下治也。

此一章再釋爻辭與用九辭也。潛龍勿用,曷為勿用?以其潛於下也。見龍在田,曷為在田?以其時可居於田也。終日乾乾,必有事焉,非有事,則為无益之勤。或躍在淵,所以自試,非自試,必有妄動之舉。飛龍在天則雲行雨施而天下平,聖人在上則德流化洽而天下治,故曰上治。物窮則災,理數之常,亢之所以有悔。剛而能柔,致治之道,乾之所以用九也。

潛能勿用,陽氣潛藏;見龍在田,天下文明;終日乾乾,輿時偕行;或躍在淵,乾道乃革;飛龍在天,乃位乎天德;亢龍有悔,與時偕極;乾元用九,乃見天則。

此一章亦再釋爻辭與用九辭也。時隱則隱,故初九當退,而安於潛藏之幽,時顯則顯,故九二當見,而著其文明之治。天之健,終日而不息,九三之進脩亦與之不息,故曰與時偕行。龍之在淵,革潛而為躍,九四之上進,亦革卑而居尊,故曰乾道乃革。以龍德宅天位,則德不儉於位,以天位處龍德,則位不儉於德,故曰位乎天德。天時之極者,暑極不生暑而生寒,君位之極者,治極不生治而生亂,故曰與時偕極。天不為首,天之則也。君不為首,君順帝之則也,故曰乃見天則。

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

元言始,亨言通,元亨者,始而後有通。利言情,貞言性,利貞者情必復於性。雖然,利豈能自利哉,皆出於元而已,故又曰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然止言利,而不言所利,其利大而不容止一事也。若曰利建候,利女貞,利涉大川,皆言所利者也。

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六爻發揮,旁通情也。時乘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

此一章亦釋象辭,所以贊乾之德而歸之道也。乾不可得而贊,極天下萬物而无外,姑強名曰大而已。故既曰大哉乾元,又曰大哉乾乎,何大乎乾也,大其德與道也。元亨利貞,乾之德,中正純粹精,乾之道,道析則五,會則一。正邪為正,正正為中,乾之道本于中而巳。純者體之一,粹者純之美,精者粹之微。乾之道,會于一而巳。堯舜禹相傳以惟精惟一,乾之一也,允執厥中,乾之中也。然則舉此道而一之于中,天傅之羲,羲傅之八聖者也。曷謂純粹精?請以金喻:不雜者金之純,不雜而良者金之粹,良而百鍊者金之精。精者,不雜之至。故夫正者,道之純粹也,精則未也。中者,道之精也,蓋正猶有偏也。楚燕南北之正也,非中也,洛師天地之中也。夷惠吾道之正也,非中也,孔子吾道之中也。正者中在其外,中則正在其中,道至于一而正,正而中,止矣。雖然,乾之道何以臻此,其惟剛健无息以致之乎!剛健者,乾之性,以剛出健,以健行剛,斯一於中矣。非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其孰能與此。乾陽,故剛健,陽居二,故正。陽居五,故中,六爻純陽,故純粹精。此章與始而亨為一章。

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也,潛之為言也。隱而未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

此一章亦再釋爻辭,蘊於身為德,形於事為行。龍德聖人之事,非賢人事也。初九雖潛,而龍德具矣。潛者位而巳。所性不存焉者也。而橫渠張子以顏子行而未成,當此一爻,恐顏子不敢當也。程子謂未成者,未著也*。以舜之側微當之,得之矣。

*註:李氏《簡學易》引此文,「未著也」之下有曰:不足謂之成。

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辨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學以取善,故萬善集;問以明善,故一不善不入;居以寬,故處心大而裕;行以仁,故及物,公而普。學問,德之府;寬仁,德之輿,九二之大人君子。府充而輿熟,君德如此,天下幸而見之,其利何如哉!

九三,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三乘二陽,而在其上,故重剛。下卦以二為中,三則過之,故不中。非五,故上不在天,非二,故下不在田。

九四,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之。或之者,疑之也,故无咎。

四乘三陽,而在五之下,故重剛。上卦以五為中,四則不及焉,故不中。非三,故中不在人。

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于人乎?況於鬼神乎?

此贊九五之大人也。天地,造化之主;日月,造化之精;四時,造化之功;鬼神,造化之靈。其體一,其用三,覆載无私之謂德,照臨无私之謂明,生息无私之謂序,禍福无私之謂吉凶。大德之人,兼天地造化之體用,而皆與之合,則其德與天地合其大矣。是故先天天合乎聖,後天聖合乎天,人謀鬼神,皆聖之餘也。堯舜天命未改而禪,先天者也;文之事商,武之退師,後天者也。湯之伐,不先不後,而順天者也。體乾之人,有君子,有大人,有聖人,君子,聖賢之達名。大人,上下之達名;聖人,性天之達名。名則三,道則一。

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其唯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聖人乎!

上九亢矣,病也,亢而不知焉,病之病也。自古亂亡皆不知者也。知之,斯能處之,故亢者,不知喪亡之幾而不知退者也。聖人唯能知之,故能不失其正以處之,又何亢之有?堯舜是也。嗟乎!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若唐之睿宗,其庶矣乎!曰其唯聖人乎,必申言之者,所以深贊聖人之能知亢也。猶孔子稱賢哉回也,亦先後申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