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占說第八

Jack 在 2011, 四月 15 - 07:5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占說第八

重耳筮尚得晉國,遇貞屯悔豫,皆曰利建侯。屯初九無位而得民,重耳在外之象。九五雖非失位,而所承所應者皆嚮初九,惠懷無親之象。至豫則九四為眾陰所宗,無有分其應者。震為諸侯,坤為國土,重耳得國之象。利行師一戰而霸之象。九四總眾陰以安土,如簪之總髮以莊首,重耳率諸侯以尊周室之象。

或謂古冠服無簪,按鹽鐵論曰,神禹治水,遺簪不顧,即判弁服之芹是也。

 

穆姜比於叔孫僑如欲廢成公,僑如敗,遷穆姜於東宮,筮之,遇艮之八。史曰,是謂艮之隨。其辭曰,艮其腓,不拯其隨,其心不快。腓附下體,六二隨九三,當艮止之時,上下不相與,不見拯者也。艮之隨,亦隨之艮,其辭曰,係小子失丈夫,應九五,順也。宜應而失乘,初九逆也,宜失而係,且諸爻皆動以明,八二之不動不可出矣。

 

閔元年初,畢萬筮仕,遇屯之比,辛廖占之曰,吉。屯固比入吉,孰大焉。昭七年,孔成子筮立衛縶,遇屯之比,史朝曰,嗣吉何建,建非嗣也。孟將不列於宗,其筮同而占異者,事不同故也。非忠信之事,遇黃裳元吉,反以為凶,則占法大概可知矣。

 

孔子筮易,遇賁,愀然色不平。貞離,文明柔中而當位,其君位止而不應,此聖人道不行於當世之象。

 

孫權聞關侯敗,使虞翻筮之,遇節之臨,占曰,不出二日斷頭。節自泰卦中來,乾為首,九三之五,凡遷二位,故有是象。

 

緯書有以世應占者,以八純卦自初變為某宮一世卦,以至於五,其上爻不變,復變第四爻為遊魂。其後舉內卦三爻同為一變,為歸魂。是故一卦變八卦,其不相通者五十有六。按易經六爻皆九六用變,今乃上爻不變,五既變而不復,自四而下所復不同體,天地之撰配四時之變通者如是乎?以其為數不密,故不得不用六神以配時日,由是與辭象乖矣。陸德明引此以附易音辨。劉禹錫解貞屯,悔豫之說非也。若納甲卦氣之類,皆出緯書,不能合於正經,今不取。

 

連山歸藏宜與周易數同,而其辭異。先儒謂周易以變者占,非也。連山歸藏以不變者占,亦非也。古之筮者兼用三易之法,衛元之筮遇屯,曰利建侯,是周易或以不變者占也。季友之筮,遇大有之乾,曰同復,於父敬如君,所以固二易辭也。既之乾,則用變矣。是連山歸藏或以變者占也。

 

大衍初揲扐一、二、三者為少,扐四者為多,是少者三而多者一也。或以錢寓多少之數,雖適平而非陽饒陰乏之義。

 

奇數有一有二有三有四,策數有六有七有八有九,而五與十不用,故成易者無非四營也。

 

或曰,九變六,六變九,非也。九當變八,六當變七。何以言之?國語董因為晉文公筮,遇泰之八,謂初二三以九變八,而四五上不變,為八,故曰,泰之八也。唐人張轅作周易啟元曰,老陽變成少陰,老陰變成少陽,蓋與此合。八衍卦數,七衍蓍數,九六不極其衍,故發揮而為爻。貞者靜而正,悔者動而過。動乎外,豈皆有悔哉。曰,有戒懼之義焉。

 

大舜志定謀同,然後用筮,揚雄曰,不以其占,不如不筮。王通曰,驟而語易,則玩神,其旨一也。

 

一卦變六十四卦,一爻變六十四爻,謂如乾初變姤,則自二至上亦變。姤之九,不待本爻變而後謂之變也。二篇之中,其變二萬四千五百七十六。謂六爻各四千九十有六

 

天地數衍爻數,一不用,二衍三,四衍十六,五衍二十五,六衍三十六,七衍四十九,八衍六十四,九衍八十一,十衍百以上,積為三百八十四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