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爻傳

Jack 在 2011, 九月 24 - 18:3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文字輸入:Sheher


欽定四庫全書

周易集說卷二十

宋 俞琰 撰

爻傳一

爻傳者孔子釋文王爻辭而傳述其意也,「初九,潛龍勿用」,此爻辭也,文王之所作也。「潛龍勿用,陽在下也」,此爻傳也,孔子之所述也。古易爻傳自為一篇,不以附經,自費氏以此解經,而鄭玄傳費氏之學,始移附各卦經文之後,猶未若王弼以之分附於諸爻之下也。弼更以象辭置於爻辭之前,又於象辭之首并爻傳之首,皆冠以「象曰」二字,於是後人以象辭為大象,爻辭為小象,而爻傳則謂之象傳,其謬甚矣。

夫象辭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不過如斯而已矣,安有所謂大小哉,所以有大象、小象之稱者,蓋妄認爻辭亦以為象辭故也。既妄認爻辭,以為象辭,故又妄稱爻傳以為象傳也。嗚呼,爻傅不謂之爻傅,而謂之象傅,自漢以來,列易於學官,専置博士,而世無一人為之辯,何邪?

古易始變亂於費直,次變亂於鄭玄,大變亂於王弼,遂使六爻之意皆不連屬,且如坤六三以時發也,以發字作去聲,與大字害字叶。又如蒙六四,獨遠實也,以實字作去聲,與巽字順字叶。又如未濟初六,亦不知極也,以極字作去聲,與正字叶皆魯音也。至今東原之人,皆以入聲字作去聲,如瀆為豆,識為志,曲逆為去遇之類是也。若從王弼以爻傅分綴於各爻之下,非但不是其韻叶,又上下文前後相承之義亦冺而不見矣。

愚故用古易爻傳例,並不以附經,而自為一篇,庶幾六爻連屬而文意不間斷云。

 

潛龍勿用,陽在下也。

乾初九爻辭云:潛龍勿用。孔子釋之曰:陽在下者。九陽爻而在初之下位也。紫陽朱子曰:陽謂九,下謂潛。

見龍在田,德施普也。

以九居二,則出潛離隱,而其徳及物矣,故曰「見龍在田,徳施普也」。中而不偏,故所施周普。施,去聲,始豉反。

終日乾乾,反復道也。

反復道者,反而復諸道也。反復並如字。廣平游氏曰:反復冝與復卦之反復同,或讀反復為翻覆,非也。夫易道貴中,過中非道也。三居下乾之終,於時為夕,已云過中矣。君子因其時而惕,乃反求諸身,省察其不善,以復其善,故曰「終日乾乾,反復道也」。或,疑,爻傳每只舉上一句而不及下文,何也?曰反復道,即釋夕惕若厲无咎之義,雖不舉下文,而下文之義在其中矣。

或躍在淵,進无咎也。

四居上乾之下,,則其位近五矣,進而干分犯義,則不能无咎,進而恪守臣位,則非干分犯義者也。乾九四之進如此,是以無咎。

飛龍在天,大人造也。

二五均大人也,二止言徳施普,五乃言大人。造以明九五乃乾之主爻,有大人之徳,又有大人之位,施為造作,其功用與天同也。大人釋龍字,造釋飛字。

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

上九所以有悔者盈也,天道惡盈,惟中可久,盈不可久也。盈釋亢字,不可久謂有悔。

用九,天徳不可為首也。

彖傳云「首出庶物」,此乃云「不可為首」,何也?曰:用九蓋言乾六爻之變也,變則與不變異矣。九雖天徳,今既變而為坤,則不可為首,非謂亁不可為首也。若謂亁不可為首,則萬物何所資始而又誰為之首乎。

履霜,堅冰,隂始凝也。馴致其道,至堅冰也。

孔子釋乾初九曰「陽在下」,釋坤初六曰「隂始凝也」,以明三百八十四爻凡九皆亁之陽,凡六皆坤之陰,而乾九坤六所以為易之緼也。霜隂之始凝也,冰隂之大凝也。始者未甚凝,馴致其道,則因循日久以漸而積必至於大凝也。馴音循,謂順習也,二若順初而與之同,惡相習則其禍可勝言哉。所喜者六二,有所守而不習,則初六之惡無相濟者矣。按魏志許芝云:初六履霜,隂始凝也。郭京易舉正云:今本於霜字下誤,增堅冰二字,審如是,則王弼時猶未差誤,王弼後始差誤爾。紫陽朱子曰:當從魏志。或曰:爻辭云「堅冰至」,要其終而言。爻傳云「至堅冰」,原其始而言。

六二之動,直以方也,不習無不利,地道光也。

陽動隂靜,六二隂爻而言動者,從乾陽而動也。六二以位言,諸爻唯六二中正,而其徳直方,雖在羣小之中,唯知從乾陽之大而不為羣小所移,是以其道光明。夫地道屬隂為幽為暗,安得光?所以光者,從乾而動,他爻不言地,六二獨言地,以見六二乃坤卦之主爻也,或疑孔子釋此爻,止言直方,而不及大,殊不知動即大,坤隂之靜固小,從乾陽而動則大也。

含章可貞,以時發也,或從王事,知光大也。

時釋可字,發去聲,叶大字韻,《詩四月》飄風發發之發,亦與害字叶。以時發者,當其時之可而發也。可貞則貞,可發則發,唯其時而已。知,音智。坤隂本不光大,今曰「知光大者」,以其從王也,從王即從乾之謂也。六三其知矣乎,見六二從乾,遂亦從乾,此其所以光大也。伊川程子曰:只舉上句解義,則幷下文,他卦皆然。

括囊,元咎,慎不害也。

六三半剛半柔,半動半靜,故稱其知。六四純柔,全不動,故稱其慎。乾之時,剛正之君在上四也,進則无咎,不幸處坤之時,切近六五,四也,慎則不害,各隨其時也。爻辭言无咎无譽之云慎,釋括囊不害釋无咎。

黃裳,元吉,文在中也。

六五以隂柔之爻居陽剛之位,而剛柔相雜,是以謂之文也。文與中皆釋黃字,在中謂在上體之中也。

龍戰于野,其道窮也。

鳥窮則啄,獸窮則攫,隂窮則與陽戰,此必然之道也。

用六,永貞,以大終也。

坤體本小,變為乾則其用大,故曰以大終也。

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爻辭曰「磐桓,利居貞」,爻傳乃曰「志行正」,何其相反也?曰勉之使行以經綸天下之屯也,初九以剛陽之爻居陽剛之位,正也。所居既正,故其所行亦正是,以身雖磐桓,志則上行,而與六四相應也。然則磐桓,非不動也,不輕動耳,故曰「雖磐桓,志行正也」,蓋因爻之所已言而發其所未言也。易以陽為貴,隂為賤,初九陽畫而在六二隂畫之下,故曰以貴下賤,衆隂皆順之,故曰「大得民」。大,凡位之處下者,皆當謙小,况在屯難之時乎?今也以貴下賤,而大得民,是宜建之為侯也。

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爻傳凡稱本爻之名皆以本爻所居之位言,今曰六二之難乘剛也,蓋謂六二之所以屯如邅如者,以隂柔而乘初九剛陽之上也。難字釋屯如邅如之義,凡爻以剛乘柔則順,以柔乘剛則逆,逆則其情乖而不相得,此屯之六二所以有屯如邅如之難也。男子生而願為之有室,女子生而願為之有家,人倫之常也。今女子貞而不字,則非人倫之常矣。至於十年之久而乃字,則從其人倫之常,故曰反常。安定胡氏曰:此爻施於人事,猶君子守正専應,不妄所從也。

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徃吝窮也。

郭京曰:何以從禽也?今本脫何字,從禽謂畋獵也。古者畋獵必有虞人引導,今即鹿而無虞,人則何以從禽,况乎坎險在前,徃則遇險,豈不自取困窮乎。是以君子止而弗徃,弗徃則不至於困窮也。《曲禮》云:猩猩能言,不離禽獸。安定胡氏曰:凡飛走可擒獲者,皆謂之禽。《周禮》云:羔豚犢麋雉謂之六禽。龜山楊氏曰:獸亦禽也。

求而徃,明也。

求而後往,在我,彼求而我往,則其往也可以為明矣。如不待其招而往,則是不知去就之義,謂之明可乎?六二不近為初九所逼,故爻辭稱其貞,六四雖與初九正應,必待其求而後往,故爻傳稱其明。龜山楊氏曰:待求而後往,非擇義之明,疇克爾。

屯其膏,施未光也。

施,去聲,釋膏字。九五陽明之德,為二陰所揜,故未光。曰未光,則猶望其光也。伊川程子曰:此人君之屯也。

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屯極如此而不知變,故曰何可長也。和靖尹氏曰:否,上九陽剛故能傾否,此以上六隂柔不足以濟屯,而皆曰何可長也,意不同而言各有當也。秀巖李氏曰:何可長也,凡四言之此,爻與豫之上六、中孚之上九皆戒之之意,若否之上九,則幸之之辭也。

利用刑人,以正法也。

用刑雖非聖人之本心,而國之有法,不可不正,若使有罪者皆漏網而去,法安在哉。法釋刑字。

子克家,剛柔接也。

子雖克家,不可以獨任,其剛必剛柔相接乃可。今二五剛柔相接,而上下相應,在朝廷則為君義臣行,在家則為父慈子孝,故曰子克家,剛柔接也。言子之所以成克家之功者,以上下之情相接故也。伊川程子曰:苟非上下之情相接,二雖剛中,安能尸其事乎。

勿用取女,行不順也。

陽倡而隂和,男行而女隨,順也。女先求男於理為悖,况又舍上九之正應以從九二,故其行為不順。

困,蒙之吝,獨遠實也。

易以陽為實,隂為虛,初六六三近九二之陽,六五應九二之陽而又近上九之陽,獨六四與九二上九並不相近,故曰獨遠實也。不言實遠而言遠實,蓋道不遠,人人自遠於道耳。紫陽朱子曰:實叶韻去聲。

童蒙之吉,順以巽也。

卦有九二上九兩剛爻,六五仰而承上九,順也;俯而應六二,巽也。順則舍已從人,樂取諸人以為善;巽則其言可入,人亦樂告之以善。大扺童而蒙,則心和氣平,故順巽以聴人,而人皆披肝瀝膽以忠言告之,故吉;長而蒙則心高氣盛,無復巽順以聽人,則人皆箝口結舌,而不敢進言,凶禍之所必至也。平菴項氏曰:五本互坤為順,動而交,二則成巽。

利用禦宼,上下順也。

莭齋蔡氏曰:剛上柔下故順。愚謂:處上而禦六三之宼則順,處下而為六三之宼,則不順矣。今也上以剛禦柔,下以柔從剛,則上下皆順也。

需于郊,不犯難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 

需于郊則去坎水甚遠,不犯險難而行,君子於此蓋居易以俟命,不行險以僥倖也。初九亁體,亁乃剛健之物,其道以上行為常,今以險在前,遂不敢冒險而進,雖需之久,亦未為失其常道也。未失常釋无咎。

需于沙,衍在中也。雖小有言,以吉終也。

衍,平也、寬也。在中,謂在下體之中也。比之郊則去水稍近,比之泥則去水尚遠,居得其中故也。固不至於陷溺,然亦浸淫矣,故未免六四有言語之相侵,惟能寬綽厥心,守中而無過,為堅忍而不妄動,則亦不及於險難而以吉終也。需之時,以近險為戒,大近則大傷,小近則小傷,故三則致宼,二則小有言。

需于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宼,敬慎不敗也。

災害也,易以上卦為外,下卦為內,需之坎險在上,故曰「災在外」。宼盜之至,豈自至哉,由九三才位俱剛,進不顧前,是以致之,故曰「自我致宼」。然居得其正,而能以敬慎,自持亦不至於有害,故曰「敬慎不敗」。

需之時,蓋有待而進,非戒其不得進也,要在相時而動,不可不敬慎小心耳。敬慎小心,實轉凶為吉之道也。解之六三亦致宼矣,解之爻傳何以曰「又誰咎」,曰解之災在內,六三又不敬慎故也。伊川程子曰:災,患難之通稱,對眚而言則分也。紫陽朱子曰:發明占外之占,聖人示人之意切矣。

需于血,順以聽也。

柔固不可以敵剛,况三陽之衆乎。四能順以從時,則三陽之進聽其自進,不與之競也。或曰,三四乃亁坎之會,三若恃健而不畏坎必敗,故以敬慎告之。四若據險而不畏亁必傷,故以順聽告之。

酒食,貞吉,以中正也。

彖傳云「以中正也」,但言其位。此云「以中正也」,則以德位並言。五居君位,無不中者,特恐不正耳。不正則昵,比六四之隂而言。路為六四蹇礙,豈能下孚於三陽而使之進乎。今九五所以吉者,以其剛得中,而又能守之以正也。

不速之客來,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上六以隂柔之爻居隂柔之位,謂之當位可也,而曰不當位,何也?一說以當字作平聲,謂不當主人之位也。需以五為主,則他爻皆客也。上六雖不當主人之位,然與人恭而有禮,則亦未至於大失也。一說以當字作去聲,謂需極而成訟,則亁升於上,坎降居下,上降為六三,雖其位不當,然以隂承陽,則亦未大失也。愚以噬嗑彖傳凖之則當字,疑作去聲為是。然他卦爻辭言位,不當位正當又皆平聲,則從平聲為長。

不永所事,訟不可長也,雖小有言,其辨明也。

訟終凶,豈可長久哉。彖傳云「訟不可成」,蓋言訟之通義,而不欲其成。爻傳云:訟不可長,蓋言初為訟端而不欲其長,九二為興訟之主,初六之所以辯者,辯已不為九二之所挾也。雖六三見疑而小有言語相傷,然上有九四之應,辯之則必明也。辯與三辯也,彼言而此辯也。

不克訟,歸逋竄也。自下訟上,患至掇也。

不克訟而歸,唯有逋而已矣。竄釋逋字,謂伏之深也,下不可以訟上也。自下訟上,以卑亢尊,能勝之乎?不能勝也。不能勝則禍患至矣,禍患之至,豈非自作,弗靖以掇取之乎。掇謂自取之速也。

食舊徳,從上吉也。

平菴項氏曰:食舊徳,從上吉也。此從字與從王事不同。此謂從上六也。愚謂:九二訟上而患至,六三從上而吉,蓋下無訟上之理,訟上者人情之所同惡,從上者義理之所當然也。訟之六三與上九,剛柔相應,雖近比九二,而心則從上,不為九二所挾,此所以吉。

復即命渝,安貞,不失也。

迷而不復,則非但不失,且有害矣。既復而即命渝,而安貞,則不失也。

訟元吉,以中正也。

九五之所以訟元吉者,以其中正也。或曰:九五乃聽訟之主。書吕刑云:咸庶中正。則中正者聴訟之道也。紫陽朱子曰:中則聽不偏,正則斷合理。

以訟受服,亦不足敬也。

服命之寵,聖王所以裒有徳,顯有功也。上九以訟而受服,斯亦不足敬也。已南牕湯氏曰:聖人謂不足敬,蓋惡人之好訟也。

師出以律,失律凶也。

失律,釋否臧二字。失律謂不和,師出以和,不和故凶。

在師中吉,承天寵也。王三錫命,懷萬邦也。

好生惡殺,天之心也,不嗜殺人則天之所寵也,九二剛中而有應於上,在師中而無過,是以自天祐之而獲吉,故曰在師中吉,承天寵也。王者以止戈為武,不以多殺為功。九二能順承王命之不殺,而招徠之,俾四海之內,聞盛徳而皆來臣,故曰「王三錫命,懷萬邦也」。如以王三錫戰功,則天下被不仁之禍,尚何懷萬邦之有。潘謙之疑此為互文,欲作在師中吉,懷萬邦也,王三錫命,承天寵也。紫陽朱子以為不當改。

師或輿尸,大无功也。

師行而信任専一,則大有功,不然則大无功也。或曰大指九二,弟子輿尸,則長子无功也。

左次无咎,未失常也。

見可而進,知難而退,兵家之常也。六四才力不足,退而左次,未為失常也。未失常釋无咎,與初九一意。

長子帥師,以中行也;弟子輿尸,使不當也。

九二剛得中而无過為,以之行師不亦宜乎。如六三之隂柔,不中而使之,則不當矣。使之者誰?六五之君也。或曰:使字恐只是位字轉寫之訛耳,蓋指六三也。

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亂邦也。

正功謂有功必賞,雖小人亦當賞之也。亂邦謂小人得上,則挾功以逞,必生僭竊之禍也。或曰,書武成之終云列爵,惟五分土,惟三復云敦信明義,崇徳報功,蓋小人有功,武王亦必報之,若崇徳則小人勿用矣。盡上六之義者,其唯武王乎。漢高祖不知此義,乃裂土以大賞戰功,遂召韓彭英盧之亂,光武鑒高祖之失,自定天下之後,一例論功行封,而用之於左右者,鄧禹耿弇賈復數人而已,如臧宫馬武之徒,皆不與焉,蓋亦知此義矣。

比之初六,有他吉也。

比以所遇之時言,初六以所處之位言。比道貴先而以從五為吉,孔子恐占者雖知諸爻皆當比五而不知初六所以比五之由,故特表而出之曰「比之初六,有他吉也」,謂初六處比之時,其位在下,去九五最遠。初之比五,蓋因近比於二,而得之也。

比之自內,不自失也。

六三不中不正,六二不可與之比也。今也比五而不比三,則以隂從陽而其所以自守也,正又何失焉。其義與坤六二不習,否六二不亂羣同。

比之匪人,不亦傷乎。

比匪其人則必為其所害,故曰「比之匪人,不亦傷乎」。或曰:上無正應,近而二四皆不與之比,則亦可以躬自悼矣。

外比于賢,以從上也。

內有六三,外有九五,而六四介乎三五之間,將誰之從?是必擇其善者而從之可也。似也外比於五,豈非棄邪而親善,捨下而從上者乎。上釋外字。平菴項氏曰:賢上皆指五也,以徳言之為賢,以位言之為上。比之四應在下,故謂五為上,以別下也。訟之三其應在上,若就五則反下,故以從上別五,義各有當也。

顯比之吉,位正中也。舍逆取順,失前禽也。邑人不誡,上使中也。

九五顯比而所以吉者,其位正居上卦之中也。逆謂上六背五而去,彖辭所謂「後夫」者是也。順謂初二三嚮五而來,彖辭所謂下順從者是也。舍逆,即去者不追之謂;取順,即來者不拒之謂。伊川程子曰:禮取不用命者,乃是舍順取逆也,順命而去者皆免矣。比以向背而言,謂去者為逆,來者為順也。故所失者前去之禽也。諸說解逆順二字皆不然,乃謂禮言畋獵之事,以禽獸背已而去為順,向已而來為逆,而其面傷者弗以獻,故前禽弗射而舍之,彼所謂逆順皆祖。王弼之說而與此相反,此以理言,彼則以勢言也。亦不指何爻為前禽,今以六畫之象觀之,當依蔡節齋以上六為前禽,上使中釋吉字謂,九五在上,以中使中,所以吉也。平菴項氏曰:春秋傳:服則舍之。舍置也,不必用,上聲,讀又曰使,與師六五同。師五使三不當故凶,比五使二得中,故吉。

比之无首,无所終也。

比而有首,則終有所託,无首則終將若何。紫陽朱子曰:以上下言之,則為无首。以始終言之,則為无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