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象傳上

Jack 在 2020, 五月 1 - 14:4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象傳上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周易述義卷六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乾象為天,兩乾相重,有天行一日一周而日日一周之象。運行無窮,萬古不息,何健如之!健者誠也。,所謂誠者天之道也。體乾之君子,以天行為行,一心之中,天理流行,有一毫人欲之間,則息矣。克己貴强,為仁由己,貴自强。自强則健在我,而與天同其不息。不息亦誠也,所謂誠之者人之道也。自彊,象乾道之健。不息,象乾上有乾。《大象》六十四卦皆言以所以教人體易而用之之法也。

潛龍勿用,陽在下也。見龍在田,德施普也。終日乾乾,反復道也。或躍在淵,進无咎也。飛龍在天,大人造也。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

陽,德也。下,位也,在下時也。爻之藴,不見此三者,蓋以發凡也。此與坤初首揭陰陽二字,明易之大義,所謂乾坤為易之門也。陽氣著見於地,而普及於物。如聖人雖未見用於世,而德化及物,其施已普也。反復道,謂行道已竟,又反復於已行之道而再行之。一乾既終,一乾又始之象也。進无咎,言進亦无咎,而君子不輕於進,寧在淵也。造,猶作也。龍飛而在天,猶大人作而居位。上居盈位,盈不可久,是以有悔。不自居,其盈則可久也。六龍之德,皆天德,本无首也。歲首春而春陽生於子初,月首朔而朔氣潛於始魄。用九者,全體天德,循環不已。所謂動靜無端,陰陽無始者也。,故曰天德不可為首。即聖人時乘六龍以御天之能事。

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天以神用,故言行。地以質用,故言勢。坤象為地,兩坤相重,一下一上,象地形高下之相仍,乃其勢之自然也。君子法之,以厚德載物。地載萬物,順萬物而無私厚薄。君子載物,順萬情而無偏好惡。敦龐淳固,無一物而不容受承藉之,是體坤之德以為德者也。馮當可曰:「法坤以厚德,法重坤以載物。天地民物之責,聖賢道學之傳,非德之厚,孰能載之。」

履霜堅冰,陰始凝也。馴致其道,至堅冰也。六二之動,直以方也。不習无不利,地道光也。含章可貞,以時發也。或從王事,知光大也。括囊无咎,慎不害也。黃裳元吉,文在中也。龍戰于野,其道窮也。用六永貞,以大終也。

陰陽不可相無,始能順則化而生物,其始不順則凝而殺物。當凝之始,其陰甚微,積漸而成於不覺。馴致者,狎至而易入,不至於堅冰不已。蚤辨者,辨諸此也。陽動陰靜,六二順以承乾。乾動也直,坤順之,而動亦无不直。方者地道之本然,為方必由於直。二承乾之直,故曰直以方。不習者,不囿於習也。陽明陰暗,囿於習則暗,不囿於習則光,故曰地道光。章言含者,積中不露,非一於不發也。發以時而貞在含,故曰含章可貞,以時發也。至或從王事,則坤作承乾,乃其時之當發,知自光顯而博大也。有咎則不能寡過而害,有譽則有意近名而亦害。當閉塞之時,而以順為道,則不害也。五有中順之美,積於中斯有黃裳之美。形於外曰文,在中言其非由外飾。坤為文,五居中之象也。道即馴致其道,初六陰之微,故戒其長。上六陰之極,故著其窮。陰為小,陽為大,用六永貞,坤分體於乾以合乾為終。六分用於九,以合九為終,故曰以大終。陽无首,陰无終,終始循環而无端,造化之妙用也。

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坎水在下為雨,在上為雲。雲布雷作而雨未成,陰陽之氣結塞未通,所以為屯。天下方屯,羣情盲晦,庶政敝壞,千緒萬端,棼如亂絲,君子治之。先振總綱,次及條理,所謂經綸也。經者分理其緒,綸者比合其類。經之綸之,非得其人不可。彖所以云利建侯也。

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求而往,明也。屯其膏,施未光也。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磐桓居貞,雖未有作為,而志行己正,且有下賤之誠,能大得民,是可建以為侯也。以震侯之貴,下坤民之賤,故曰以貴下賤。二乘初剛,不能應五,故有多難之變。十年乃字,正交方合而得,乃復反其常矣。貪禽故无虞,而猶漫往,往則羞吝,自取困窮,不如舍之為愈也。求初以輔五,哲於知人者也。四互艮,下濟有明象。五與初不相應,四弗求而二弗字,佐理無人,雖有膏澤,不能光大其施者也。上窮則變,變則通。屯難已極,何可長處?當思所以變通之矣。

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水在山下為始出之泉,其源靜深而有本,其流壅閼而未達。如人之童穉,天良内具而鬱滯未通,故其象為蒙。君子體之,以果決其行,涵育其德。行,謂身之所行。德,謂心之所得。其動也,勇於義以毅其行。象内泉之涓滴而決,導其流於外也。其靜也主於敬,以養育其德,象外山之包藏而渟涵其源於内也。果行,體坎之剛中。育德,體艮之靜止。

利用刑人,以正法也。子克家,剛柔接也。勿用取女,行不順也。困蒙之吝,獨遠實也。童蒙之吉,順以巽也。利用禦寇,上下順也。

刑即法也。以師之正為儀型而法之也。二有剛中之賢,而五以柔中接之,所以能成克家之功也。有震之行,無坤之順,故曰行不順。三與五皆互坤,五順而三不順者,五得中而三失位也。易以陽為實,陰為虛。四陰爻陰位,承乘皆陰。於二隔三則包之,所不及於上。隔五則擊之,所不加,故曰獨遠實。五互坤,有順象。順則能下巽其師矣,故曰順以巽。利用禦寇,則擊之,正所以包之,故上順下而下亦順上也。

雲上于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

需者水氣之升。雲上於天,則陰陽交而雨可待矣,需之象也。君子涉世,修其在己,俟其在天。凡一飲一食,無非俟命於天之具,是以安其身而無所營作,樂其心而無所憂慮。飲食則素其位,而宴樂則不願乎外也。坎酒食而互兌口,飲食之象。乾陽舒而互兌說,宴樂之象。

需于郊,不犯難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需于沙,衍在中也。雖小有言,以吉終也。需于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需于血,順以聽也。酒食貞吉,以中正也。不速之客來,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險難在前,居易在我,不至犯難而行也。乾初以勿用為常,未失常者,未失其勿用之道也。衍有平義,二需於沙,外險而内自平,故曰衍在中也。以吉終,正所謂利涉大川,往有功者。災在外,言已近也。坎雖為寇,然非坎逼乾,乃乾之進而逼坎,故曰自我致寇,能敬慎則不敗。相時而動,臨事而懼之謂也。順以聽,順下三陽也。互離,有順象。五以中正主一卦之需者也。柔順而能敬三陽之進,雖不當於主位,而由其能敬,則亦不致失於客意也。

天與水違行,訟,君子以作事謀始。

天一生水,乾坎一氣而同方,及麗於形。天上浮,水下注;天西轉,水東流,其行相背,是違行也。其始也,西北同方。其違也,天淵懸隔。始於相得,而終於相失,訟之象也。君子觀此,則知訟所由起,皆始之不慎有以致之。於乾知而得其事始,於坎心而得其作謀。理明於素,則爭心不生。慮周於先,則爭端不起。作事謀始,斯不致終之相違,而訟端絶矣。

不永所事,訟不可長也。雖小有言,其辯明也。不克訟,歸逋竄也。自下訟上,患至掇也。食舊德,從上吉也。復即命渝,安貞不失也。訟元吉,以中正也。以訟受服,亦不足敬也。

初為訟端,故以不可長為戒。應四互離,故其辯明。逋釋為竄,遁亡自全則免於患,不然則自下訟上,禍患之至如掇拾而取之矣。陰以從陽為德,故以從上為食舊德。四能安貞於己為無失也,爾身克正,罔敢不正。民心罔中,惟爾之中,所謂使民無訟者如此,吉孰大焉。以訟受服,不褫亦不足敬,況必褫乎。

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眾。

地中有水,水藏於地,無地無水,猶兵藏於民。無民匪兵,皆伏險於順之義,師之象也。水居地中,容而善畜,君子法之。不容無以得天下之心,不畜無以制天下之命。古者寓兵於農,後世雖不可行,然藏兵於民,有兵之利,而無兵之害。亦猶藏水於地,有水之利,而無水之害。此義不可不知,而顧畏民碞載舟覆舟之戒,聖人蓋三致意焉。

師出以律,失律凶也。在師中吉,承天寵也。王三錫命,懷萬邦也。師或輿尸,大无功也。左次无咎,未失常也。長子帥師,以中行也。弟子輿尸,使不當也。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亂邦也。

失律即否臧之謂。二得五應,五能順天,故二亦承天寵也。三錫之命,不以威而以懷,王者用師之本心也。二陽為大,以眾主之,則二無成功,故曰大无功。知難而退,未失師之常道也。二五以中相應,二以剛中之道而行師,使之當也。若以弟子而尸長子之任,則所使不當矣。師以正行,則功無不正,故曰以正功。嚴小人之用,則亂本永弭矣。

地上有水,比,先王以建萬國親諸侯。

水在地中,隱而相忘。水在地上,顯而相附。水,土妃也,物無親於是者,故為比。地上之水,散則萬合,則一如萬國之民,各比於一侯;又如萬國之侯,共比於一王。是以古先王封建萬國,親撫諸侯,與天下交相親,比如身使臂,臂使指,小大相維,順以聽命,水地之相親比,何以過是!坤為眾為土,萬國象。諸侯分布其上,地上之水之象。

比之初六,有他吉也。比之自内,不自失也。比之匪人,不亦傷乎。外比於賢,以從上也。顯比之吉,位正中也。舍逆取順,失前禽也。邑人不誡,上使中也。比之无首,无所終也。

比吉之義,初順備之,故終致有他之吉。二反求諸内,自無所失,而後可比於人也。比之匪人,則无首之凶,不特在上,而亦在三,故以為傷。五有剛中之德故稱賢,從上謂從五也。比之尊位在五,德又正中,故有顯比之吉。不强人之必從,而人自無不從,故曰舍逆取順,失前禽也。不誡在邑人,非下之中自為之,乃上之中實使之也。在上為首,又為終,故爻曰无首,象曰无終。

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巽在天象風,在地象木。天無處不在,無所謂上下,曰上下者,姑以人目力所及而分上下耳。風行天上,有氣而無質,有聲而無實,能畜物而不能久畜,小畜之象。君子體之,以懿美其文德,如容儀之温恭,言辭之和婉,皆柔淑粹美,足以為德之文飾,猶風行天上,舒卷雲霞而成文,然未能厚積而遠施也,是所藴蓄者小也。懿取巽體柔順之象,德取乾體剛健之象,文取互體文明之象。

復自道,其義吉也。牽復在中,亦不自失也。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有孚惕出,上合志也。有孚攣如,不獨富也。既雨既處,德積載也。君子征凶,有所疑也。

復所當復,於義為吉。二有在中之德,故與初同其復,不自失者,不失於陰也。不能正室,咎三之自失其道,不如初與二之復也。四上合五,中而後畜健之志始得行,所謂剛中而志行也。不獨有其富,而與四共之,所以能成畜也。巽順之德,以漸而積滿,乾車之載也。小畜陰道,故要終以有疑為戒。

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辯上下,定民志。

水瀦而不流者為澤,地之上有天,下有澤,人在其中,履也。澤水於地為最下,上極於天而下訖於澤,其為上下也。判乎遠矣,君子觀此象,分别上下之分,以示民則俾,民志有定而無僭踰。上者如天,下者如澤,天澤之位昭然,是為上下之辯;其分截然,是為民志之定。志定於中,足之所投,無弗定矣,是為君子之履。辯上下者乾之斷,定民志者兌之說。小畜巽風行天之上,披拂成章,故象文。履兌澤在天之下,高卑有等,故象禮。

素履之往,獨行願也。幽人貞吉,中不自亂也。眇能視,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與行也。咥人之凶,位不當也。武人為于大君,志剛也。愬愬終吉,志行也。夬履貞厲,位正當也。元吉在上,大有慶也。

獨行其願,無所慕於外而往也。無應,故曰獨。富貴貧賤,所履不同,而幽人之心自若,故曰中不自亂。視不能明,行不能遠,又居不當位,是以履虎尾而逢咥也。惟志從九五之剛,如以武人而效命於大君之事,則得悅而應乾之道矣。四健而敬,其才能勝,其志得行也。履位以五為正,於應乾之說為當,而猶有貞厲之戒,此所以履帝位而不疚也。與履終而元吉,斯大有慶矣。

天地交,泰,后以裁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乾上坤下,為天地之位之定。坤上乾下,為天地之氣之交。乾陽不可無陰,坤陰不可無陽,必二氣交通於上下而後為泰。人君參賛於其中,亦必有以交通之,而後納民於泰也。渾然而全者,天地之道。后為裁制而成之,使民莫不交。修其道以為道,截然而分者,天地之宜。后為輔助而相之,使民莫不交。盡其宜以為宜,以左右民,民之情達於上,左之右之之德,至於下交,泰之治所以成也。民坤象,左右互震兌之象。

拔茅征吉,志在外也。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无往不復,天地際也。翩翩不富,皆失實也。不戒以孚,中心願也。以祉元吉,中以行願也。城復于隍,其命亂也。

志在外,謂應陰也。陰為民,君子在内,則思及乎民也。九二剛中,有光大之德,所以能包荒而配合中行之德也。天地之極際在三四之交,故以平陂往復為戒。陽實陰虛,故以不富為失實。陰下孚陽,其中心同以為願也。坤順從乾,五又得中,以行所願,所謂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天命靡常,治必有亂,遂致復隍保泰之君子,所貴治之於早也。

天地不交,否,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

天不下濟,地不上行,萬物閉塞而不通,天地之否也。澤不下流,情不上達,上下隔絶而不通,世道之否也。天地閉則賢人隱,君子於此,惟當閉藏以順天地之道。愈收斂,愈堅貞,不露聲華,以儉約其德,而辟免禍難,雖欲榮之以祿,而不可。夫能為不可榮之人者,乃能為不可辱之人也。儉德辟難,不與害交,不可榮以祿,不與利交,法天地不交之象。坤吝嗇為儉德,互巽行權為辟難,祿即乾之天祿,互艮止為不可榮。

拔茅貞吉,志在君也。大人否亨,不亂羣也。包羞,位不當也。有命无咎,志行也。大人之吉,位正當也。否終則傾,何可長也。

志在君,以從乾為貞也。君子於小人,有羣之時,無亂之日。三不中不正,不當其位,故包羞。志行,濟否之志得行也。三剛皆濟否之君子,而五位獨正當,是為聖人大寶之位。否無可長之理,否終則傾,豈不係乎人哉。

天與火,同人,君子以類族辨物。

先天乾位即後天離位,天純陽,火生於陰而成於陽,故天以日為明,以火為用,是以天與火可以言同。天上運,火上炎,不同其物,而同其性,亦猶人之與人不同其道而同其趨也,故曰同人。君子法之,以類其族,辨其物,天之所生,各族殊分。法乾覆之無私者,於殊分之族,而類聚其所同,異中之同也。火之所及,萬物均照,法離之有别者,於均照之物,而辨析其所以異,同中之異也。同其所不得不同,異其所不得不異,所以為同之大也。

出門同人,又誰咎也。同人于宗,吝道也。伏戎于莽,敵剛也。三歲不興,安行也。乘其墉,義弗克也。其吉則困而反則也。同人之先,以中直也。大師相遇,言相克也。同人于郊,志未得也。

出門則于野之漸也。同所當同,誰其咎之。同于野為亨,故同于宗為吝之道。敵剛,謂忮五而成敵也。安行,謂安于五之乾行,其弗克也。非力不足,義弗勝也。反則,謂反而則五之中正。乾動也直,五得中而理直,所以先之號咷也。相克猶言相能,不特五之同人,人亦盡能同於五矣。于野上之心,于郊上之勢,故於道无悔,於志未得。

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

離為日為火,火麗於物以為體,不能麗於空以為明,火在天上則日也。大明中天,萬物皆相見,如天子當陽,四海皆富有也,故為大有。所有既大,無以治之,恐有釁孽之萌。君子遏止人之惡,顯揚人之善,以順天休美之命。天命善善而惡惡,故討有罪曰天討,命有德曰天命。遏之揚之,皆惟天所命,而聖人無與焉,此所以應天時行而成保有之治也。遏揚之權與火合,休命之順與天合。

大有初九,无交害也。大車以載,積中不敗也。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害也。匪其彭无咎,明辨晢也。厥孚交如,信以發志也。威如之吉,易而无備也。大有上吉,自天祐也。

初九在下,未與物接,所以未涉于害也。重積者易敗,德厚積而中有容,可以任重而不敗矣。小人處有則反為害,四居離明之始,所以辨而能晳也。五之孚於上下者,有天然之信,發人之志意,天然之威,不由于戒備也。上下應之曰大有,上應五者也。故自天祐也。

地中有山,謙,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

山在地上而其本在地中,地中有山,山之本也。山藏其本,而見其末,以高下下,以卑藴高,謙之象也。君子盛德之至,雖有勞有功,而自無上人之心。責己惟恐不厚,待人惟恐其薄。多者裒之,自視不見其有餘;寡者益之,視人不見其不足。若此者,所以稱量物之不齊,而平其施,如損山之高益地之卑,以趨于平而已。坤艮二土,其德博厚而皆平,有平施象。

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鳴謙貞吉,中心得也。勞謙君子,萬民服也。无不利撝謙,不違則也。利用侵伐,征不服也。鳴謙,志未得也。可用行師,征邑國也。

初位最卑。牧即牧牛羊之牧,馴服于卑者也。二之鳴謙,由於中心所自得,非以聲音笑貌偽為于外也。陰為民,眾陰歸之,故曰萬民服。四承五而乘三,故以撝謙為不違則,宜服而不服,故征,以正其罪。曰征不服,則非干戈妄動者矣。位處乎上,非其志之所安,故曰志未得。奉王命以行師,所征止於邑國,而毋敢侵伐,亦謙之義也。

雷出地奮,豫,先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以配祖考。

雷在地中,聲閉氣鬱,及其出地,奮發而有聲,則其氣通達而和暢,豫之象也。樂由陽來,震雷發動之聲也。故先王以之作樂,德以樂彰,坤厚積累之功也。故先王以之崇德,言作一代之樂,以發揚祖考之德而尊崇之也。殷,盛也。盛祭至於薦上帝,配祖考由其順動之德通乎神明,故能以萬國之豫為祖考之豫,而配乎上帝,豫孰大焉。帝出乎震,震在上,為上帝之象。互艮為門闕,互坎為隱伏,有宗廟祖考之象。

初六鳴豫,志窮凶也。不終日貞吉,以中正也。旴豫有悔,位不當也。由豫大有得,志大行也。六五貞疾,乘剛也。恒不死,中未亡也。冥豫在上,何可長也。

恃所應而志意驕滿,則時位未窮而志已先窮矣,故凶。二貞于中正之道,所以能介如石也。六三雖陰,其位則陽,故有能悔之意。陽為大,震為行,四得上下之應,故其志得大行也。五乘四剛,為其所逼,而心有病,以得中,故未亡。何可長,釋成有渝之義,蓋許其能變也。

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嚮晦入宴息。

雷發聲于春,收聲于秋。兌正秋時,雷藏于澤,故曰澤中有雷。水動而常流者也,澤中之水則止而不流。雷動而有聲者也,澤中之雷則靜而無聲。以雷之動,隨澤而靜,故為隨。君子法之,晝則動以勤其事,夜則靜以安其身,故嚮晦入居於内,而宴安休息,所以隨時也。天心震動之生機涵于雷,人心震動之生機涵于息。是故以形息者聖愚所同,以心息者君子所獨也。震東方日出,暘谷之鄉;兌西方日入,昧谷之鄉。由震趨兌,嚮晦之象。互巽為入,互艮止,為宴息。

官有渝,從正吉也。出門交有功,不失也。係小子,弗兼與也。係丈夫,志舍下也。隨有獲,其義凶也。有孚在道,明功也。孚于嘉吉,位正中也。拘係之,上窮也。

隨之為義,以得正為善。初渝而獲吉,以所從者得正,正則不失而有功矣。隨無兩兼之理,二係三則失初,故謂之弗兼與。三係四失二,專志上巽,故曰志舍下。四惟明,故有功。五得尊位而居正中,故能與二之中正相孚也。上窮于無所往,守正而已。拘係之又從維之,守正之則也。

山下有風,蠱,君子以振民育德。

風之在天上,與地上、水上者,皆行而無阻。山下有風,則為山所阻,旋轉而不暢。蟲者風之族也,故風字從蟲。風鬱則山木滯淫而蟲生,蠱之象也。飭蠱之君子,以之振起其民,養育其德。民不振則風俗呰窳而有蠱,振民者,取風在下而振動山木之象。德不育則人心惑亂而有蠱,育德者,取山在上而涵育風氣之象。夫蠱之時,百廢未舉,而獨先民德。聖人施為,氣象亦可見矣。

幹父之蠱,意承考也。幹母之蠱,得中道也。幹父之蠱,終无咎也。裕父之蠱,往未得也。幹父用譽,承以德也。不事王侯,志可則也。

初以巽柔居剛位,先意承志,默默感孚,故曰意承考。二居巽體柔位之中,如子服母事,以剛巽柔,得乎幹治之中道者也。所失小,所全大,故曰終无咎。不幹而裕,以是而往,未為得也。五有剛柔適中之德,故能幹父而用譽,蓋不承以才,而承以德也。高尚其事,如孟子居仁由義,尚志之事,非以放情物外為高尚已也。故曰志可則。

澤上有地,臨,君子以教思无窮,容保民无疆。

不曰地下有澤,而曰澤上有地,主澤言臨也。澤之渟蓄能盡,地皆在浸潤中,故稱有地。君子以教思无窮,不徒曰教而必曰思,如澤之漸入于地中,无有窮已之時也。容保民无疆不,徒言容而又言保,如地之四周於澤外,无有疆域之限也。无窮,象澤之深。无疆,象地之厚。上下之情接,君民之分親,是君子之臨也。

咸臨貞吉,志行正也。咸臨吉无不利,未順命也。甘臨,位不當也。既憂之,咎不長也。至臨无咎,位當也。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敦臨之吉,志在内也。

初咸以正,四應以正,正己而物正者也,故曰志行正。互震為行也。二剛中而應,無心之感,非順命之說也。三以陰柔而居不正,故為甘臨。剛浸而長,則三亦將為剛矣,故其咎不長也。四以陰居陰,下順行正之賢,故曰位當。五虛中以行二之中,所以為知之大也。上與四五同體,于初二不當應位,故但以志言之。

風行地上,觀,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

天有八風,隨方而異,皆天之所以鼓萬物者。萬物因風而變化,故風行地上,有觀象。先王以省察四方,隨其地,觀其俗,因其情,設其教,如風之吹萬竅而成聲,而非有意設施之者。《書》曰:「彰善癉惡,樹之風聲。」省方所至,即風化所至。過化存神而四方風動,所謂神道設教也。坤為土,方象。又為眾,民象。巽為申命,設教象。

初六童觀,小人道也。闚觀女貞,亦可醜也。觀我生進退,未失道也。觀國之光,尚賓也。觀我生,觀民也。觀其生,志未平也。

小人之分,原不可責以遠大之觀,故曰小人道,女子之貞,丈夫之醜也。亦之為言,因初吝之辭,當進退之時,而能反己以自審,則進不失道,退亦不失道矣。四以道自尚,故能致王者之賓禮也。五通天下之民為一身,觀民即所以觀我。《詩》曰:「羣黎百姓,徧為爾德。」是也。下四陰為民象,以陽居高,下所觀仰。雖不在位,未可忘戒懼,故曰志未平,著其心之不息也。

雷電,噬嗑,先王以明罰勅法。

噬嗑以合為義,雷震必電,電掣必雷,無不相合者,不曰電雷,而曰雷電,何也?噬之合,自下合上。電先掣而後雷應之,雷以從電也。故曰雷電噬嗑,先王以明其罰,勅其法。明者辨别精審之意,勅者整飭嚴儆之意,罰者一時所用之法,法者平時所定之罰。明而示之,雖愚知避;嚴而勅之,雖悍知畏。明罰,取離之明。勅法,取震之威。噬嗑明罰勅法,豐折獄致刑,俱以震為主刑罰之用,以警眾而使知畏,如雷電之偶一用耳。德威惟威,德明惟明,噬嗑有焉。

屨校滅趾,不行也。噬膚滅鼻,乘剛也。遇毒,位不當也。利艱貞,吉未光也。貞厲无咎,得當也。何校滅耳,聰不明也。

屨校滅趾,則不得動而行以為惡也。震欲行而艮止之,不行之象。乘初之剛,濟二之柔,故噬易嗑而深噬之也。三居位不當,故治人不治而有遇毒之吝,以剛直之才,而有艱貞之戒者,爻非中正而未光也。四本明體,而互坎為暗,為未光象。得當,言勝其任也。不聰,聽則不明,至於罪大惡極,而有滅耳之刑也。聰明,亦離坎之象。

山下有火,賁,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獄。

麗于物,而其燄炎熱者,外灼之火。未麗于物,而其氣温暖者,内藴之火。山下有火者,山下有此温暖之氣,藴藏于内,則山上之草木賁然有光華,《書》曰「賁若草木」是也,故為賁。君子法之,以明庶政。典章制度,燦然若草木之敷榮,以成文明之治。至于折獄,貴乎得情,不尚文飾,曰毋敢者,敬慎之至,不以察察為明也。明庶政者離之明,无敢折獄者艮之止。

舍車而徒,義弗乘也。賁其須,與上興也。永貞之吉,終莫之陵也。六四當位,疑也。匪寇婚媾,終无尤也。六五之吉,有喜也。白賁无咎,上得志也。

君子在下以守義為賁,故寧舍車而徒行。柔從剛而動,與三同興起也。互震有興象,三坎體易陷,惟永守其剛正,終莫得而陵侮之也。四所當之位為可疑,然與初正應,始疑終合,復何尤哉。四居震艮之間,有疑象。柔來剛上之主,至是交慶其成,安得无喜乎。白賁在上,則反於質素,而下無不化矣,故曰上得志也。。

山附於地,剝,上以厚下安宅。

山者形峙地上,根蟠地中,言附於地,則下朽蝕而上傾圯,山將夷為地矣,故謂剝。下謂民也,宅謂君之所居也。民在下為君之基,猶地在下為山之基也。地基厚則山安於上,民基厚則君安於上,故居上者厚其下,所以安己之宅也。曰厚則植根深而與附者異矣,曰安則高不危而與剝者異矣。厚如坤之厚,安如山之安。

剝牀以足,以滅下也。剝牀以辨,未有與也。剝之无咎,失上下也。剝牀以膚,切近災也。以宮人寵終无尤也。君子得輿民所載也。小人剝廬終不可用也。

蔑貞適以自滅,無與于上,故曰以滅下。易以陰陽相應為有與,二與上不相應,故曰未有與。三獨與上應,失上下羣陰之類,故无咎也。四最近君位,剝而至於膚矣,其災豈不視牀尤切近乎。无尤,言无妬害瀆亂之尤,釋无不利之義。君子在上,有以奠安乎民,是民所承載也。小人而去君子,則自失所庇而己無以自存,故曰終不可用。夫三云无咎,五云无不利,要終而以不可用絶之,君子小人之辨嚴矣。民與載皆坤象。

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復十一月之卦,是時天氣正寒,而井泉初温,陽氣在下故也。入而收聲之雷不得言在,出而奮地之雷亦不可言在,惟子半之雷,藴藏于大地之中,而有回陽大地之力,所謂動而以順行者在此,故雷在地中,有復象。至日,謂一陽初至之日。先王以是日閉關而不通往來,故商旅于是日不行。后于是日不省方,蓋微陽之氣,安靜而後能養,不敢動而泄之也。閉關,坤闔戶之象。商旅者,坤為眾之象。行者,震為大塗之象。方者,坤為國土之象。

不遠之復,以修身也。休復之吉,以下仁也。頻復之厲,義无咎也。中行獨復,以從道也。敦復无悔,中以自考也。迷復之凶,反君道也。

不遠之復,形色皆天性矣,故曰以修身。仁即初陽,二動不外馳,反求初之不遠,是下附于仁而得吉也。三失而後復,勢雖危厲,然揆之以義,亦无咎也。從道謂應初,二近初,能見其心,故謂之仁。四遠初,但見其率行之迹,故謂之道。震為大塗,有道象。考,察也,反觀内省之意。自考而動作不離于中,何悔之有。君道在初,自二至五,無有不順。止迷則反之矣,故曰反君道。

天下雷行,物與无妄,先王以茂對時育萬物。

行于天之下而鼓動萬物者雷也。雷以時行而不妄行,物與雷俱出而不妄出,天下雷行,陽氣普徧,而物不滯于達。物之无妄,視雷之无妄,故曰物與无妄。先王之育萬物,亦體雷行及時之義,茂勉而對越之。對時者,順合天時。育物者,因材而篤。雷震于發生之時,故于震取時。乾无為資始之本,故于乾取育。

无妄之往,得志也。不耕穫,未富也。行人得牛,邑人災也。可貞无咎,固有之也。无妄之藥,不可試也。无妄之行,窮之災也。

誠無不通,故往而得志。初以有主而實,二以無欲而虛。未富,言未嘗有欲富之心也。陰爻中虛,未富之象。牛為行人所得,乃邑人之災。然非意所及,反己而无妄,順受之而已。守之固,乃實有諸己,无咎之可貞,惟其固有之也。无妄而藥,將因藥生疾,故不可試。无妄之往,何之?故有窮而取災之象,與乾上窮之災同義。

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天亦積氣耳。六合之内,無處非氣,則無處非天。山有雷雨雲物可升,中于天,故曰天在山中。天至大也,山以靜虛止而畜之,故曰大畜。前言往行,有著見之跡,猶山也。德體淵默清虛,猶天也。因其言而默識其所以言,因其行而默識其所以行,則吾心之德,實不外是德畜于前言往行之中,猶天之在山中。子夏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畜德之謂也。

有厲利已,不犯災也。輿說輹,中无尤也。利有攸往,上合志也。六四元吉,有喜也。六五之吉,有慶也。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知其危而止其行,故不犯災,災謂艮山之阻。二得中,故自說其輹而无尤也。三與上合志,畜而通者也,故利有攸往。四有喜,五有慶,皆以陰陽相得言之,慶即喜也。但五君位,所畜者大,故曰慶。上為止主,與下三陽合德,隨其所止而皆四達之天衢,畜道不大行乎。

山下有雷,頤,君子以慎言語,節飲食。

雷聲于震蟄于乾坎艮。艮東北,冬而未春之交也。山下有雷,陽氣之緘藏者方密,天地所以養萬物也,故為頤,頤口也,以動而止。為其道,君子體之,慎其自内出外之言語,所以養德。節其自外入内之飲食,所以養身。言語飲食,時動而動,必慎必節。時止而止,君子之山雷也。

觀我朶頤,亦不足貴也。六二征凶,行失類也。十年勿用,道大悖也。顛頤之吉,上施光也。居貞之吉,順以從上也。由頤厲吉,大有慶也。

初為動主,易動于欲飲食之人,則人賤之,故不足貴。初上二陽,皆非其應,故曰失類行。震為行也。道者養正之道,凡易中言大者,皆謂陽。三與上九陽爻雖應,而道則相拂,是以大悖。四在上而得其正,故能取諸人以養人,使德施光明,其吉可知。光者,艮篤實光輝,其道光明也。五以順承上九,以陰從陽,所以為居貞吉,順坤之順也。陽剛之大,能養己以養天下,己與人俱有福慶也。

澤滅木,大過,君子以獨立不懼,遯世无悶。

巽在他卦皆為風,惟在澤地水火之中皆為木。澤水本潤養其木者也,今也高漲而浸滅其木,不亦過甚矣乎,是為大過之象。當此頽波橫流,鮮不仆且悶者,惟君子以植其節,則獨立而不懼,若木植根之深固,不為水所飄搖也。以樂其道,則遯世而无悶。若木生意之融暢,不為水所浸毀也。非有大過人之力,何以能之。

藉用白茅,柔在下也。老夫女妻,過以相與也。棟橈之凶,不可以有輔也。棟隆之吉,不橈乎下也。枯楊生華,何可久也。老婦士夫,亦可醜也。過涉之凶,不可咎也。

初柔在下,以承剛為事,故以藉用白茅為象。二與初,老少相得,原非正偶,故曰過以相與。三有應于上,上柔不能有輔,三又剛愎自用,亦不可以有輔也。不橈乎下,謂不因下之弱而至于橈也。枯楊不壯于根本,而僅美于英華,雖榮不久也。陰欲得陽,老少非偶,故曰可醜。上才弱不足以濟難,而志存大,義不可咎也。

水洊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

大川之水,朝夕兩至。此言洊至,則重疊相仍而至。洊義與洊雷震之洊同,雷曰洊聲相續也,水曰洊流相續也,即洊水成重險習坎之象。德行,德之行。教事者,教之事。始終如一謂之常,一再不已謂之習。君子以之治己,則常其德行,如源泉混混,不舍晝夜也。以之治人,則習其教事,如江海浸潤,有加無已也。坎剛中,有德行象;水滋益物,有教事象。

習坎入坎,失道凶也。求小得,未出中也。來之坎坎,終无功也。樽酒簋貳,剛柔際也。坎不盈,中未大也。上六失道,凶三歲也。

坎以上行為道,入窞正與尚行反,故失道而凶。二雖未出險,以得中,故求小得。三進退皆險,故終无出險之功也。剛柔際者,五剛四柔,相交際而成合也。中未大者,中雖在我,不侈然自大,必敬懼以臻于盡平也。初入險最深,上處險最極。初云失道,拯之于始;上云失道,拯之于終也。

明兩作,離,大人以繼明照于四方。

離為日,重離不曰日,而曰明,天無二日也。明作,猶言明發。兩,猶再也。日一而已,而旦旦明作,是為重離之象。大人者,大德而與日月合其明者也。繼明者,今日之明,繼前日之明而不絶其明,故能徧照四方。不然,耳目所及,且不能照,又安能照于四方之遠哉。《詩》言「緝熙」,即繼明之義。

履錯之敬,以辟咎也。黃離元吉,得中道也。日昃之離,何可久也。突如其來如,无所容也。六五之吉,離王公也。王用出征,以正邦也。

火性炎上,而初勢未張,敬以持之,可以辟咎。二明而得中,所以元吉。三過中,故昃。日昃而時不久矣。笑歌嗟歎,皆非可久之道。無所容,言無所容于世。五居尊位,離之王公,所謂繼明而照四方者也。征之為言正也,非黷武之謂,所以一折首而遂已。程子曰:「剛明居上之道也。」

 

御纂周易述義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