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5. 晉卦

Jack 在 2020, 五月 1 - 12:4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 晉卦〈坤下離上〉

晉,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大明上升曰晉,離麗乾,附於君,故曰侯。坤順得眾,能安民,故曰康侯。坎坤皆馬,離為晝日,其數三,故曰三接也。五以柔順,進而麗乎乾,下而臨乎坤,是得君行道以奠安民生,所謂康侯也。錫馬蕃庶,臣奉君也。問國君之富,數馬以對。馬蕃庶,人富庶也。為侯能富庶其民人,即是貢君以福祿,較筐篚之享更重。晝日三接,君禮臣也。為安民之故,而加以隆禮,即是為民造休和之福,較蠲賑之恩更普也。聖人之治所由進而日上者,恃此而已。

初六,晉如摧如,貞吉。罔孚裕无咎。

初變震,故晉如。互艮止,故摧如,蓋為四所阻也。小臣初仕,而大臣阻之,不可失身,但宜守正。潔己奉公,自見信於明君,而得吉矣。設若不信,必寛裕其心,義命自安,庶可以免咎。慎勿因躁生妄,併其貞而失之也。程子曰:「苟欲信之心切,非汲汲以失其守,則悻悻以傷於義矣。」故裕乃无咎也。

六二,晉如愁如,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

二五同德,故晉如。互坎加憂,故愁如,蓋憂九四也。鄙夫當路,蔽主聰而阻賢人之進,志士憂國,非憂身也。然不可與爭,但宜守正。廉靜以自防,積誠以悟主,久而邪正辨,心迹明則,可不愁而得吉,且受福於君矣。君臣雖以義合,亦自有性情焉。六五陰尊,猶王母也。六二純順,猶孝孫也。一德相承,精誠所結,故良臣之受福於明君,猶孝孫之受福於王母也。

六三,眾允,悔亡。

三近四而不相得,遠五而不相應,宜有悔焉。以居坤上,其順已極,又下陰同心,而上陽相應,故眾皆信之,而五亦信焉。九四之媢嫉,不能有所中傷,而其悔亡矣。見人臣當精白,乃心以信友而獲上,不可躁進而求合,大臣之意也。

九四,晉如鼫鼠,貞厲。

鼫與碩同,互艮為鼠,陽大,故鼫也。晉貴柔順,而四用剛,失其順德,眾心不允,據非其位,常虞見奪,貪而畏人,有如鼫鼠鄙夫之情狀也。貞固守此,則必厲矣。世未有竊位而不危者也。夫初摧二愁,皆由於四,是鼫鼠常危人以自安而卒自危也。則何益矣。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離火起滅不常,故有失得之象。坎憂,故恤。艮止,故勿也。五所謂康侯柔進上行者也。以陰居陽,亦時有悔。順而麗明,故能得君而悔亡。然又必併其得君之心而忘之,大臣患得患失,是即鼫鼠之根,故必失得勿恤,而後為純臣,斯往無不吉矣。抑此勿恤之吉,不獨事君為然也。天下事,是非易明而利害惑之,若能不計利害,而止計是非,則知明處當无所往而不利矣。此正誼明道之學也。

上九,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无咎,貞吝。

剛在上,角象也。坤為邑,離為甲兵,故伐也。上剛進之極,無所復之,如晉其角而不能容物,無所可用,惟用伐邑。邑者己所私也。伐邑,自治其私也。人惟自治其私,不嫌於過剛克己,貴勇也。迫而不能容,則除惡務盡矣。故雖厲而得吉,無用剛之咎也。然亦惟此乃可耳,若以為貞而固守不變,則吝矣。程子曰「嚴厲非安和之道」是也。離不用剛,其上用之,以出征;晉不用剛,其上用之,以伐邑。蓋變而通之以盡利,不可以為典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