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9. 小畜卦

Jack 在 2020, 五月 1 - 10:4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 小畜卦〈乾下巽上〉

小畜,亨。密雲不雨,自我西郊。

以陰止陽,曰小畜。乾氣升,故為雲。巽風離日,故不雨。兌在西,乾為郊。凡雲自東而西者,多雨;自西而東者,多不雨。我,文王自謂也。巽陰得位,止乾之進,小人當路,以阻君子,似不亨矣。然陽眾而得中,君子道勝。若能孚小人而用之,猶可以志行。譬之陰陽,和則能成雨也。今三乾氣盛,足為密雲,以不受陰畜,不能成雨。文王推原不雨之故,不責陰而責陽,故曰「自我西郊」。其心以為,民不被澤,皆由己之德薄,不能孚化小人。蓋引咎責躬,終欲積誠以動之也。

初九,復自道,何其咎?吉。

乾初復體,剛而得正,雖與四應,而進不求榮。退而自守,是忘人之勢,而復己之道也。何荷通,受也。應而不相得,四將咎之矣。初寧受其咎,而不肯貶其道。身名俱全,故吉也。

九二,牽復,吉。

二五同德,宜上進也。以四當路,故惕而不出,為初所牽而復焉。與初同道,故吉也。彖欲其受畜,爻欲其不受,必有所不受,然後足以有受。受之所以濟世,不受所以守身,義固各有當也。

九三,輿說輻,夫妻反目。

乾圜,輿輪互兌,毀折故說輻。陰陽相比,有夫妻之象焉。互離為目,三視下,四視上,故反也。九三究屬乾體,亦欲牽復。比四陰,而受其畜,遂為所制,有說其輻而不能率復之象焉。然三雖受四畜,而性情不合,故夫妻反目,不安處也。始而與之比,既而與之爭,進退俱失之矣。故君子不可以失身也。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

四柔得位,畜乾者也。三反目,四不寧,故有血焉。初二牽復,惕而不出,四亦無如何矣。夫四之畜乾,非欲害之,亦欲用之也。故聖人教之以有孚,有孚者實,不害君子也。實為其君用君子也,不害君子,則君子亦不害之,而其血去矣。實為其君用君子,君子不為小人用,而未嘗不為其君用,則惕者出矣。此聖人扶陽抑陰之義,教小人使用君子,正欲使小人為君子用也。

九五,有孚攣如,富以其鄰。

四有孚,陰虛也。五有孚,陽實也。程子曰「中虛信之本,中實信之質」是也。變艮手,故攣如,以用也。小人難化,惟有積誠以孚之,使其疑懼皆忘,則漸為我用,如富者之能以其鄰也。君子孚小人而用之,小畜之所以亨也。初二復道,不過潔身。九三反目,或致激變。必如五之以鄰,乃可轉亂為治焉。此聖人之所以易天下也。

上九,既雨既處,尚德載。婦貞厲,月幾望,君子征凶。

德,孚也。載,滿也。月望於乾卦,互兌上弦也,故幾望。此承上二爻而言,陰陽相孚,則畜成矣。不雨者,既雨矣。尚往者,既處矣。由彼此皆尚孚德,積久而滿,故至於此。然四陰也,婦也;五陽也,君子也。以陰畜陽,一時之權宜。若婦以此為常,則厲矣。征,往也。孚,小人而用之可也。忘君子而往從則必凶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