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8. 井卦

Jack 在 2019, 十月 25 - 17:12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巽下坎上〉

井,取井養之義。井體有定而不遷,猶治道有常而不易也。雖時勢推移,不無因革,而王者大經大法,終不可變,故卦辭示以法之當守,而又戒其變法之凶也。井以泉上出為功,猶之施其德以養人也。初六以居下而見棄,六四以陰柔而無功。九二雖有剛中之德,而上無汲引,下無彙征,懷才而未遇時者也。必如五之德位兼隆,上之博施濟眾,始澤被天下,收養道之大成焉。至於九三居下之上,又為賢人在下,不能有為之象。然其德既裕,民望久歸,苟求賢之主登進而用之,則勿幕之功可覩也。是在用之者矣。然以井之道究言之,出之有原,施之有序。善法之,則井收之吉也;不善法之,則羸瓶之凶也。可不慎歟。

井,改邑不改井,无喪无得,往來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

此卦巽下坎上,巽木入乎坎水之下而上出其水,坎水行乎巽木之中而滋潤乎木,有井水上行之義,故名為井。卦辭言治法有常,當敬慎以守其成也。汔,幾也。繘,綆也。羸,敗也。

文王繫井彖辭曰:井以養民為義,凡先王良法美意,所以利養斯民者,亦猶是也。井體一定而不遷,猶治法有常而不易。雖時勢推移,不無因革,而王者大經大法所在,歷萬世而不可變。故養民者,必恪守成憲,如改邑而不改井然。夫既不改,則無更張之害,亦無創造之利。循乎固然,莫不沾其利澤。不猶井體不遷,无喪无得,而往來者皆得井其井,以為利乎!此守法之善道也。如名為遵守,而德意未加於民,紛更隨起於後,猶之汲井者,幾至上出,未盡收其綆,而已敗其瓶,則垂成之功盡棄,無益有害,凶何如之?此見守法者,尤當慎終以觀成也。

按:養民之道,莫備於先王。本天理,順人情,不容少有加損,原無喪與得之可言。後世雄才大略之主,喜近功,見小利,欲圖其得,所喪實多。天下之事,成於始而敗於終者多矣。善為治者,豈可不敬其有終歟?

《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井養而不窮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剛中也。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羸其瓶,是以凶也。

此《彖傳》,是釋井彖辭,言成養民之功者,在守法以圖終也。

孔子釋井彖辭曰:卦何以名井?以卦象言,上坎下巽,是以巽木入乎坎水之下,而上出其水,亦猶井泉在下,可汲取上行而為利,此井之象也。以井之用言之,體不動而功及物,其出有源,其施不匱,日用飲食,需養而不窮矣。有事養民者,本其美意,布為良法,致養無窮,道亦猶是也。如此而可改易乎哉?其曰「改邑不改井」者,乃以二五之剛中也。剛則强毅有守,而持之能定。中則意見不偏,而因之可久,故能恪遵成法,而不致輕變也。至若「汔至亦未繘井」,是法度方行,利澤未能及物,而未有成功,正其所當競守焉者。乃遽妄意紛更,變亂舊章,若羸其汲井之瓶,是以幾成復敗,貽害無窮,而不免於凶。豈非成法之不可不守,而守法者尤不可不要其成乎?

按:圖治者法,守法者人。先王創立制度,無不盡美盡善,而子孫率多紛更者,大率起於好大喜功,貪多務得之一念,但思求勝於前人,而不知自取其敗壞。内多欲而外施仁義,漢武之所以不及文景也。此言「改邑不改井」,而推本於剛中,可見欲守法而成久安長治之功者,端有頼於無欲之主。人君方寸之地,為萬化所從起,故曰:「二帝三王之治,本於道;二帝三王之道,本於心。」治法未有不出於心法者也。

《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

此《象傳》,是言君子曲盡養民之道,得井養不窮之義也。

孔子釋井象曰:巽木之上,而有坎水,津潤上行,井之象也。君子體之,以民待君以為養,自處於逸不可也,則以身勞之。如制田里,敎樹畜,一切身親其事,謂之勞民。使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饑不寒是也。且民之待養無窮,獨任其勞,不足也。又必勸勉之,如通有無,勤賙恤,一切多方勸導,謂之勸相。使比閭族黨之相親,貧賤患難之相助是也。蓋一則以君養民,而上下之情通;一則使民相養,而彼此之誼洽。不猶井之養物,淵泉時出而不窮乎。

按:古者養民之法,莫善於井田。勞徠勸助,足衣食而脩婣睦,王道之始,即王業所由成也。後世制度既湮,井田久廢,時異勢殊,雖不可泥古之法,苟師其意而行之,省力役,薄賦歛,勤本抑末,尚儉去奢,使學校無濫士,田野無游民,孰謂三代之治不可再見於今哉?

初六,井泥不食,舊井无禽。

《象》曰:井泥不食,下也。舊井无禽,時舍也。

此一爻是言,初無濟世之德,而惜其為時所棄也。

周公繫井初爻曰:以陽剛為泉者,井之體;以上出為功者,井之用。今初六陰柔,則不能為泉,而無以濟物。居下則不能上出,而難以利人。德不足於己,功不加於民,是明王所不賓,眾人所共棄。猶井泥之污濁,不為人所食也。既不為人所食,無補於生民日用,將廢棄而為舊井,即禽鳥亦莫之來顧矣。無德而不見用於世者,不猶是乎?

孔子釋初象曰:井為濟人之物,今井泥不食者,以井之居下,其位最卑故也。不能出身以加民,欲求其博施以利物,揆之於勢難矣。況本無及物之德乎?舊井无禽,是一無所濟,而為時舍置,理固宜也。從來士品之高下,關乎世道之汙隆。故必裕經綸匡濟之才,而後能建致主澤民之業。有其具而人不用,時為之也。無其具而為人所棄,窮無以善一身,達無以善天下,不亦可恥乎!觀於此爻,有心世道者,當知所以自勉矣。

九二,井谷射鮒,甕敝漏。

《象》曰:井谷射鮒,无與也。

此一爻是言,德不足以徧濟,由限於遇而不得其助也。谷,井旁穴也。射,注及也。鮒,小魚也。

周公繫井二爻曰:九二陽剛,本有泉之井也。但上無正應,則汲引無人,莫與同升。下比初六,則彙征無助,莫與推轂。雖有濟人之才,旁出下流,不能普徧及物。故就其澤之所及,取象於井,猶井旁穴出之水,僅能下注於鮒,而不為人所食,澤不被遠也。究其用之所施,取象於汲井,則如甕之敝壞,而水漏於下,功不上行,無利濟之用也。抱德而不遇時者,其取象如此。

孔子釋二象曰:井谷射鮒,豈無濟人之才哉?蓋二雖剛中,而无與故也。若應與有人,以圖共濟,則澤可究而上行,挹彼注兹,足以致養而不窮矣。

按:初之不食,德不足也,其咎在己。二之射鮒,時不遇也,其咎在人。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苟非上遇明主之甄收,下獲同心之推挽,亦烏能得志而有為哉?

【今注】

推轂:舉薦,推人一把。《史記·魏其武安侯列傳》:「魏其、武安俱好儒術,推轂趙綰為御史大夫。」《索隱》:「推轂謂自卑下之,如為之推車轂也。」轂,音穀,《說文》:「輻所湊也。」推轂,幫人推車,推人一把,如今人說的幫人「抬轎」。

甄收:審察錄用。甄,察也。

推挽:推薦與引薦。挽,引也。

九三,井渫不食,為我心惻。可用汲,王明,竝受其福。

《象》曰:井渫不食,行惻也。求王明,受福也。

此一爻是言,濟物者必為時用,而後可收其效也。渫,不停污也。

周公繫井三爻曰:九三陽剛居正,有濟物之德。但居下之上,不為時用,是德本足以致君澤民,未當通顯,功效難施,猶井之渫潔而不為人食者然。遂使人情致悼,眾望徒殷,未免於心惻者,何哉?正為其德之可用以利人,猶井之可汲以及物也,特無如王之未明耳。如有王之明者,知其可用而用之,則啟沃之方,上可躋君德於雍熙;惠鮮之澤,下可引斯民於恬養。君民咸利,而無不受其福也。

孔子釋三象曰:井渫不食,豈惟同類興嗟。即行道之人,能無為惻乎?原其惻之之心,急在求王之明,用以成功,而上下實受其福耳。是以受福之故而求,則其求也人自為求,非三之有求於王也。

按:人君以知人為明,用人為急。知之不真,則所求非所用,所用非所求,而為害益甚。此君之德,必以明為大也。所謂明者,至誠以將之,虛己以待之。本之眾論,以取其公。攬之一心,以行其斷,庶幾賢無不用,而用必皆賢。此知人之法也。故曰:「君明臣忠,則朝廷治安。」明之一言,誠探本之論也夫。

六四,井甃,无咎。

《象》曰:井甃无咎,脩井也。

此一爻是言,德脩於己而有自治之功也。甃,井旁之砌也。

周公繫井四爻曰:六四柔得其正,有清慎之德,而無剛毅之才。第能反躬自治,潔以居身,不染於污俗;清以居世,不混於濁流,猶井之甃治而不停污者然。如是則進脩不已,厥德日新。雖澤未施於天下而獨善,已具兼善之體,又何咎焉?

孔子釋四象曰:井甃无咎,豈井之自為甃哉?正有所以脩之者也。去舊以來新,防污以養潔,必脩井而井始得甃。亦猶脩身,而身始得全也。體既立,而用自裕。將有寒泉上出之功,而無井泥不食之咎矣。

按:三居内卦,曰井渫,内以致其潔也。四居外卦,曰井甃,外以禦其污也。蓋不渫則污者不潔,不甃則潔者易污。為學之道,必閑邪存誠,内外交養,亦猶是也。此脩己為治人之本,先有體而後可冀其有用也歟。

九五,井冽,寒泉食。

《象》曰:寒泉之食,中正也。

此一爻是言,本天德以行王道,故能養而不窮也。冽,潔也。

周公繫井五爻曰:九五居尊位,而有陽剛中正之德,其所涵蓄者既資深而不匱,其所施及者自周浹而無窮。存之則為内聖之德,行之則為外王之道。體立而用全,不猶井之清冽,不停污濁,而寒泉在中,足以為人所食者乎。此淵泉時出,德脩於己,功及於人,所謂井養而不窮者在是矣。

孔子釋五象曰:寒泉而為人食者,以陽剛為泉,有及物之澤。陽剛而又中正,則為澤之所從出。其見食於人,宜也。五具中正之德,以純王之心,行純王之政。匹夫匹婦,無不與被其澤,固若斯耳。

按:九五坎中一陽,天一所生,泉之不竭者也。天下之求養者,皆待命於五,則五豈可以無本而易涸者應之哉?使不加潔治,則旁流之穢濁者,得以汨亂之,而無以為潤澤萬物之具矣。五惟勤於自治,然後寒泉之體性不失。凡往來井井者,皆知為中正之道,而得以竝受其福。斯為混混之原泉,而沾溉無窮者乎。

上六,井收勿幕,有孚元吉。

《象》曰:元吉在上,大成也。

此一爻是言,養道之成,由於實心而無不善也。收者汲器之出,幕者覆井之具。

周公繫井上爻曰:井以上出為功,六居卦之上,而坎口不掩,是井養之德,無所壅於上。深仁厚澤,導民之利而不私;博施濟眾,聽民之取而不禁。象猶井既收矣,勿復加幕,而往來者皆得井其井也。所以然者,本有孚之至誠,積中發外,以實心而為實政。其德澤所施,無所弗届,豈非至善而為元吉之道乎。

孔子釋上象曰:養民之道,小惠未徧,不可以言成。今元吉而在上,過化存神,其取攜之而不盡,斟酌焉而彌新,此真井道之大成也。彼施澤有限,而功僅小補者,奚足以當此?

按:井六爻皆取井養之義,初井泥,二井谷,皆廢井也。三渫井之泥,四甃井之谷,則井體具矣。五則井冽而泉食,井之為用已備。然必至乎上而後始全其上出之功。所以他卦之終為極為變,惟井之終為大成之效。可見井之道,出之有本原,施之有次第。君人者善法之則為井收之吉,不善法之則為羸瓶之凶。義不兩立,不可不慎也。

【今注】

過化存神:聖人所過之處,莫不受到教化,精神常存。《論語.學而》:「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宋.朱熹.注:「聖人過化存神之妙,未易窺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