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豐旅

Jack 在 2018, 九月 24 - 08:3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文, 2, 3, 4, 5, 6, 7


「豐,亨,王假之」,須是王假之了,方且勿憂,宜日中。若未到這箇田地,更憂甚底?王亦未有可憂。「宜照天下」,是貼底閒句。(淵)

或問:「豐宜日中,宜照天下,人君之德如日之中,乃能盡照天下否?」曰:「易,如此看不得。只是如日之中,則自然照天下,不可將作道理解他。『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自是如此。物事到盛時必衰,雖鬼神有所不能違也。」問:「此卦後面諸爻不甚好。」曰:「是他忒豐大了。這物事盛極,去不得了,必衰也。人君於此之時,當如奉盤水,戰兢自持,方無傾側滿溢之患。若才有纖毫騎矜自滿之心,即敗矣。所以此處極難。崇寧中群臣創為『豐亨豫大』之說。當時某論某人曰:『當豐亨豫大之時,而為因陋就簡之說。君臣上下動以此藉口,於是安意肆志,無所不為,而大禍起矣!』」(僴)

「『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天地是舉其大體而言,鬼神是舉其中運動變化者,通上徹下而言。如雨風露雷草木之類,皆是。」曰:「驟雨不終朝,自不能久,而況其小者乎?」又曰:「豐卦彖許多言語,其實只在『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數語上。這盛得極,常須謹謹保守得日中時候方得;不然,便是偃仆傾壞了。」又曰:「這處去危亡只是一間耳。須是兢兢如奉盤水,方得。」又曰:「須是謙抑貶損,方可保得。」又曰:「這便是康節所謂『酩酊離披時候』,如何不憂危謹畏。宣政間有以奢侈為言者,小人卻云,當豐亨豫大之時,須是恁地侈泰方得,所以一面放肆,如何得不亂?『王假之,尚大也』,只是王者至此一箇極大底時節,所尚者大事耳。」(闕)

仲思問「動非明,則無所之;明非動,則無所用」。曰:「徒明不行,則明無所用,空明而已;徒行不明,則行無所向,冥行而已。」(伯羽)

問:「豐九四近幽暗之君,所以有『豐其蔀,日中見斗』之象。亦是他本身不中正所致,故象云:『位不當也。』」曰:「也是如此。」(學蒙)

「豐其屋,天際翔也」,似說「如翬斯飛」樣。言其屋高大,到於天際,卻只是自蔽障閡。(或作「自是自障礙」)。(學蒙)。(淵同)

九三爻解得便順。九四、上六二爻不可曉。看來聖人會得九四、上六爻文義,又與三爻不同。(闕)

不知聖人特地做一箇卦說這旅則甚。(淵)

「明慎用刑而不留獄」,卻只是火在山上之象,又不干旅事。(淵)

「資斧」有做「齎斧」說底。這資斧在巽上說,也自分曉。然而旅中亦豈可無備禦底物事?次第這便是。(淵)

旅六五「上逮也」,不得如伊川說。「一矢亡」之「亡」字,如「秦無亡矢遺鏃」之「亡」,不是如伊川之說。易中凡言終吉者,皆是初不甚好也。又曰:「而今只如這小小文義,亦無人去解析得。」(學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