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焦延壽卦氣直日圖

Jack 在 2017, 九月 25 - 17:1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文字輸入:chunyulai0225


焦延壽卦氣直日圖

延壽字贛。西漢外黃令

《易林》無此圖,今增置之。其序用後天六十四卦,而去坎離震兌四正。

此與後京房圖當並觀。

雙湖胡氏曰:費直作《易林序》引孟康曰:「分卦直日之法,一爻主一日,六十卦為三百六十日,餘四卦震離坎兌為方伯監司之官,所以用震離坎兌者,是二至二分用事之日,又是四時各專主之氣。各卦主時。其占法各以其日觀其善惡也。」

又按項平庵曰:「焦氏卦法,自乾至未濟,並依易書本序。以一卦直一日,乾直甲子,坤直乙丑,至未濟直癸亥,乃盡六十日。而四正卦則直二分二至之日,坎直冬至,離夏至,震春分,兌秋分,不在六十卦輪值之數。」此即京房六十卦氣之法。但京主六日七分,此但主一日,與費氏一爻直一日之說不同。姑記以俟参考。

今按:焦延壽時尚未有先天六十四卦之傳說,易者多用後天之卦,焦氏宗之,故其所去震離兌坎,乃後天八卦之四正也。項平庵謂起乾坤以至未濟者是矣。但曰一卦直一日,自乾直甲子以至未濟直癸亥,則六周為三百六十日而氣餘五日四分日之一,又當以甲子起之,非周一歲之義也。故卦氣之說當以費直序一爻主一日,六十卦主三百六十日者為是。如此則每卦主六日而加七分,氣盈之數在其中矣。此其法所以至於邵子莫之能改也。

朱子答種泰之書曰:易卦之位,震東離南,兌西坎北者為一說。十二辟卦分屬十二辰者為一說。及焦延壽為卦氣直日之法,乃合二說而一之。既以八卦之震離兌坎二十四爻直四時,又以十二辟卦直十二月,且為分四十八卦為之公侯卿大夫,而六日七分之說生焉。若以八卦為主,則十二卦之乾不當為巳之辟,坤不當為亥之辟,艮不當侯於申酉,巽不當侯於戌亥。若以十二卦為主,則八卦之乾不當在西北,坤不當在西南,艮不當在東北,巽不當在東南。彼此二說互為矛盾,且其分四十八卦為公侯卿大夫以附於十二辟卦,初無法象,而直以意言,本已無所據矣,不待論其減去四卦二十四爻而後可以見其失也。楊雄《太玄》次第乃是全用焦法,其八十一首蓋亦去其震離兌坎者,而但擬其六十卦耳。諸家於八十一首,多有作擬震離坎兌者,近世許輪始正其誤。至立踦贏二贊則正以七百二十九贊又不足乎。六十卦六日七分之數而益之,恐不可反據其說以正焦氏之失也。

今按:朱子此論卦序與公卿大夫侯辟之配,大抵京房卦氣圖也。特以房之學出於焦延壽,故相傳以為焦法耳。其曰乾為巳辟坤為亥辟,艮侯於申酉,巽侯於戌亥(艮當作巽,巽當作艮),正京氏起中孚,復至蹇頤之序也。以後天八卦言之,則此四卦之位,不當如此。又以公卿大夫侯,歷十二辰而為四十八卦,以合辟卦十二,共六十卦,此真臆見。何一毫之關大義乎。焦於《易林》每卦變六十四卦,共四千九十六。卦卦為之辭,其辭雖近於妄,而六十四卦之變,朱子深有取焉。其變一以文王六十四卦為主而次第之,此猶不失周易之本序意。其所傳於房者,必卦氣直日之說。至房始得卦氣起中孚之傳。故以其自復至頤之序易之,而以公卿大夫侯辟分配。焦雖未見易理,然於文王卦序乃所深信,亦未如房之陋甚也。故常曰:「得我道以亡身者京生也。」必有所不足於房矣。房自以其傳出於延壽,借之以為重,且謂受之孟喜,故史稱延壽獨得隱士之說,託之孟氏,而劉向則直謂京託孟氏,在當時言傳,受者已不甚的。故斷以項平庵自乾至未濟者為焦法也。若楊雄太玄次弟不用震離兌坎,而用六十卦者,乃焦法也。其卦則京卦耳。因京卦六十而又重以二十一卦,以合八十一首,亦不盡同於京,但所不用之四卦,或以坎移於兌,兌移於坎,而通計六十四卦,則許翰之所辯也。餘詳見後京房楊雄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