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7. 困卦

kelly 在 2017, 九月 10 - 19:4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困卦 坎下兌上

困,亨,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彖》曰:困,剛揜也。

九二為初六、六三之所揜,九四、九五為六三、上六之所揜,故困。困者坐而見制,无能為之辭也。陰之害陽者多矣,然皆有以侵之。夫惟侵之,是以陽不能堪而至於戰。戰者有危道也,而无所謂困。困之世,惟不見侵,而見揜。陰有以消陽,而陽无所致其怒,其為害也深矣。

險以說,困而不失其所亨,其惟君子乎?貞大人吉,以剛中也。

剛中者,二也,二之謂大人。貞於大人而後吉者,五也。

有言不信,尚口乃窮也。

《象》曰:澤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水,潤下者也。在澤上則居,在澤下則逝矣。故水在澤下,為澤无水,命與志不相謀者也,故各致其極,而任其所至也。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歲不覿。

《象》曰:入于幽谷,幽不明也

初六,揜九二者也。揜者非一人之所能,故初六之揜九二,必將有待於六三,六三則其所謂臀也。臀得其所據而後其身能有所為。今六三之所據者,蒺藜也,則臀已困於株木,身且廢矣。株木也,蒺藜也,皆非臀之所據者也。夫以柔助剛,則其幽可明;以柔揜剛,其誰明之?入谷者也,有配在四而不善二,是以三歲不得見也。

九二,困于酒食,朱紱方來,利用享祀。征凶,无咎。

《象》曰:困于酒食,中有慶也。

困之世,利以柔用剛。二與五皆剛者也,二以柔用之,而五以剛用之。天下之易懷者,惟小人也;方其見揜也,爭之以力,雖刀鋸有不足,而將懷之也,則酒食有餘矣。故九二困于酒食,所以懷小人也。九五則不然。揜我下者,我劓之;揜我上者,我刖之。輕用其威,威窮而物不服,乃大困也。既困而无助,則雖欲不求二不可得矣。赤紱者,所以爵命,二也,故曰困于赤紱。五以赤紱為困,而二以是為方來,言此五之所困,而二之所不求而至也。困而求二,乃徐有說,以其用說為已晚矣。說於未困,則其所以為說者小,故九二之所困者,酒食而已。說於已困,則其所以為說者重,故九五之所困者,爵命也。祭祀者,人之求神而神无求也。祭之者,人也;享之者,神也。五求二,故祭之;二不求五,故享之而已。享之者固不征,而征以求之,故凶。雖然,其義則不可咎,以其所從者君也。

六三,困于石,據于蒺藜。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象》曰:據于蒺藜,乘剛也。入于其宮,不見其妻,不祥也。

六三,上揜四,下揜二者也。堅而不可勝者,石也。四之謂石。傷而不可據者,蒺藜也,二之謂蒺藜。六三陰也,而居於陽,自以為陽,而求配於上六,不祥也。三之應在上,而上六非其應也,宮則是矣,而非其妻。故曰「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小人易合而難久,故困之三陰,其始相與締交而揜剛,其終初六之臀困,六三之妻亡。

九四,來徐徐,困于金車,吝,有終。

《象》曰:來徐徐,志在下也;雖不當位,有與也。

初六我之配,二之所惡也。二剛而在下,載己者也,故為金車。欲下從初六而困於二,故其來徐徐,不急於配。配之所怨,剛之所與也,故雖吝而有終。

九五,劓刖,困于赤紱,乃徐有說,利用祭祀。

其曰赤紱,正也。朱紱,嚴之也,下受上之辭也。

《象》曰:劓刖,志未得也。乃徐有說,以中直也。利用祭祀,受福也。

用,九二也。

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動悔有悔,征吉。

柔而牽己者,葛藟也,三之謂葛藟。剛而難乘者,臲卼也,五之謂臲卼。上六困於此二者而不能去,則謀全之過也。曰:不可動,動且有悔,而不知其不動乃所以有悔也。上无揜我者,則吉莫如征也,而不征,何哉。以柔用剛,則乘之者至以為蒺藜。以剛用剛,則乘之者以為臲卼而已。

《象》曰:困于葛,未當也。

上六足以為配,而六三未足以當也。

動悔有悔,吉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