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易緯稽覽圖卷上

Jack 在 2016, 六月 10 - 11:13 發表

 

  閱讀古文,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推天元甲子之術

置天元已來,年數以六十去之,不滿六十者以甲子始數算盡之。上所得之日,即生嵗之卦,諸變皆如卦。十所年嵗月朔日辰直子日者,即主今月之卦。今日辰直五子之日,即是今日之卦也。諸改變異,並與嵗同占。至嵗之卦,當隨太嵗而移之,行一子,終則反始,無有窮也。

年至今隨己亥三十六年矣。

推易天地人之元術

先置天元太初癸巳元年,一百九十萬八千八百五十三嵗,乃始太初元年已來載數至所求年嵗,上以六十除之,不滿六十者以從甲子所數算盡者之上,即今嵗用事。

已上寫出一紙,本經《易緯》無之。此於三備上錄出,以廣本耳。其所寫,三備,並從前立卦者皆不寫,以縁此本有更不能再出,故此本兩存耳。從後即是《易緯》本經,非三備所有也。

易天地人道,元至宋元嘉元年,一百九十萬六千三百八十算,外從元年至今大唐上元二年乙亥,又積三百三十八年。

按:以上推衍天元嵗數,乃後世術士所加,非《易緯》本經。據馮椅引中興舘閣書目,有李淳風續注《易緯》,其一推天元甲子之術,其二推易天地人之元術,與此相合,疑即出淳風續注本也。原本此文與甲子卦起中孚句相連屬,乃傳寫淆混黃震日抄,謂此書言至今大唐上元二年乙亥卦起中孚亦悞連正文讀,蓋南宋寫本已然,今退二字書之,以別于正文。

甲子卦氣起中孚,

卦氣,陽氣也。中孚,卦名也。中者和也,孚者信也。經言中孚豚魚,言庶人養也。舉庶人言之,其所養微也,言微陽生於坎而為雷聲尚未聞於人,而知於律歷。俞助作也,若言天子出耕,諸侯當而耕也,故以言之。

○ 按《後漢書.郎顗傳》注引此文作「卦氣起中孚」,原本脫氣字,今補入。又注文自雷聲尚未聞於人以下,文義與上不合,似非本注。據郎顗傳注所引「甲子卦氣起中孚」,「六日八十分之七」二語本連屬成文,而此本後文「陰還雨陰威色」注內陽生於坎氣尚微云云,皆言卦氣起中孚之義,與此注所養微云云,詞義符合,當為此注原文無疑。其下即與六日八十分之七句相接。太陽一二云云,恐亦非本經次第。蓋舊時傳冩錯互,遂併正文而亂之。今既無別本可證,未敢釐定,姑仍舊文,而附識所疑於此。

太陽一二以上,自雷雷聲,

太陽,謂一月大壯。一二者,陽爻在上,雷聲盛聞於人,得自雷其卦中。是消息,臣強君弱,雷從觧起。

○ 按:此文自雷雷聲義不可通,而郎顗傳引孔子曰:雷之始發大壯始,君弱臣強從解起,與此注相合,疑正文亦有脫誤。

當雷不雷,太陽弱,

春分之後當雷不雷,君弱於道徳也。

○ 按:此文亦郎顗傳所引。

不當雷而雷,太陽弱,

秋分之後不當雷而雷,此君弱干度,誅罰不行,邪臣跋扈於下。陽氣放洩則雷冬行,亂冬傷陽也。

(不)少陽為雷,上侵之比也。

離卦九三用事,而雷臣欲侵其君,之否也。

○ 按:正文不字疑衍文。

先白乃當雷,

至秋分日色先白,則知秋分後必當雷,不雷者刺其君。春分之後雷,秋分之後不當雷,若反雷必逆也。

降陰下迎,陰起合和,而陽氣用上薄之則為雷。

陽氣,風也。

雷有聲名曰雷,有光名曰電。

○ 按:此句舊本混入注文,今訂正。

迎陰獨起,陽上薄之,其電炎炎也,漫漫也,其雷淳淳也。

此君臣不和之象也。

陰陽和合,其電燿燿也,其光長而雷殷殷也。

此君臣道和,謂三氣合也。三氣者,降氣下迎,陰氣起,風氣上,薄之和合,電為之雷,空虛有賢人之當其實者也。故曰:殷殷也。

○ 按:孫《古微書》引此文作為電煇煇也,未詳所據。

非太平而雜卦,以其度效,一辰則可矣。

雜卦:九三上六決溫,九三上九微溫,六三上九決寒,六三上六微寒。曰七分,中一辰,效則可也。

○ 按:九三上六舊本作九三上九;九三上九舊本作六三上九。今據後注文改。

唯消息及四時,卦當盡其日。

寒溫之氣,消息盡六日七分四時七十三分也。

太平之時太陰用事,

謂從否至臨也。

而少陽卦當效時至,則於效分上一時,

雜卦用事,至於三爻(三初)。九三上六決溫,九三上九微溫。臨分上辰也。

○ 按:注三爻下三初二字疑衍文

非太平以其卦分效則可,

以其六日七分,一分效則可矣。

未可責時至立效也。太陽用事,

謂從泰至遯。

少陰卦爻亦如之。

雜卦用事,效六三上九決寒,六三上六微寒,亦如效,少陽也。

凡形體不相應,

形謂白濁清凈,可得而見,故言形體者,以身體寒濁也。不相應者,溫不清凈,寒白濁也。

皆有其事而不成也。其在位者,有徳而不行也。

徳者帝王之道,其在位者,廢而不行,故不相應之道也。

有貌無實,

白濁清凈效,寒溫不效,此佞人之類也。

有實無貌,

寒溫效,白濁清凈不效,此賢者之類,屈道仕也。

故言從其類也,上為貌也,寒溫為實。

白濁清凈其上貌寒溫者是為實。

溫為尊,寒為卑。

溫喻君,寒喻臣。君當施生,臣當奉命,尊卑等也。

故尊見卑益自尊,卑見尊益自卑,則寒溫決絶矣。

九三應上六,六三應上九,則寒溫決絶可知。

兩尊兩卑無所別,

君臣道卑不能相使。

則寒溫微不絶決。

六三應上六,寒不絶決,難別知也。

○ 按:注六三原本作九三,今據後注文改。

陰陽升,所謂應者,地上有陰而天上有陽曰應。

六三應上九,寒相應,寒溫白濁。

俱陰曰罔,

六三應上六,兩陰無相見之意,故無應者天欎然而罔也。

地上有陽而天上有陰曰應,

九三應上六,陰陽相應,清凈寒溫。

○ 按地上有陽十一字原本混入注文,今訂正。

俱陽曰罔,

九三應上九,兩陽無相見之意,曰罔。罔故為亡也。

小畜乾位比,

比九三陽爻,故言比。

然息之卦當勝雜卦也。

九三俱當溫,乾之溫當有不效者,至衝事發矣。盛氣行也,何以夷狄來朝,消息效,四時效,乃來朝也?一曰少陽卦不效,為水太溫,甚者為旱,為秋榮冬雪。少陰不效,為旱為賊為兵,雖消息及四時卦效,各盡其日。息卦主祿,消卦主刑,四時四方主刑兵,故曰左右前後。

○ 按後文上有陰百二十日為雨注內勝小畜溫也五字,似當為此處本注而錯入彼注者。其自消息效、四時效以下乃論卦效之騐,與正文不相應似,又當在後文。左為右前為後之下而簡錯在此也。

降陽為風,

上九用事,卦效後一百二十日降為卒風,其不效也。後九十一日降為災風,天惡氣不得上。天中九十一日為災風,其陰不時,卦四方生形也,故曰降陽必為其風。

○ 按:注文其陰不時句疑有脫誤,生形疑當作主刑。

降陰為雨,

上九用事,卦效後一百二十日降陰為雨。

○ 按:注上九用事,九疑作六。

昇氣上降氣微,

君弱臣強,不得以時。昇降,昇氣喻君,降氣喻臣也。

是故陽還其風必暴,

君弱臣強,君令不得行,降氣積後一百三十日內,陰得同類並下,故薄,故必暴也。

陰還其雨亦暴,

臣強君弱,君澤不得行,降氣道積後一百三十日內得同類並下,故薄也。一曰昇降,氣為陰陽,卦昇於九三六三,寒溫過暴疾起時,降氣而上也。降氣盛至十日,七日近,三日四日其降也,有鳴風之口發屋折木之風,是一百三十日,故曰還也。

○ 按:正文還字上原本脫陰字,今據後文補入。

降陽之風,動不鳴條。

動搖萬物,和適不迅疾,鳴條也。

降陰之雨,潤不破塊。

潤澤,和適不疾沛,破塊。

○ 按:《古微書》引此文與降陰為雨句相屬,疑以上四語本俱在降陽為風,降陰為雨二語之下,或有倒簡耳。

還風者善令還也。

還,暴也。君出善令。蓋者若百姓。君弱臣強,還而不行,陽氣道積,不以時降,後得同類並下,故暴也,故曰令還也。

陰還雨陰威色,

還暴陰陽,生於坎,氣尚微寒溫,未知萬物變形律氣,先得中孚,卦氣乃信,愛而飬之,故言卦氣起中孚也。

○ 按:正文陰威色疑當作陰威也。又注與正文不相應俱應為簡首,卦氣起中孚句注文,蓋因陽生於坎四字相近,錯誤在此而反佚其本注耳。

六日八十分之七,

六以候也,八十分為一日之七者,一卦六日七分也。

○ 按:自此文以下,至左為右,前為後,皆論卦氣之法,應依《漢書》注所引與卦氣起中孚句相從。卷中錯簡頗多,今但隨文致疑,未敢擅改。

而從

從得一卦。

四時卦十一辰餘而從,

四時卦者,謂四正卦,坎離震兌,四時方伯之卦也。十一辰餘者,七十三分而從者得一之卦也。

坎常以冬至日始效,

坎北方卦名,微陽所生,卦效為夷不侵,以溫效為四夷來侵也。

復生坎七日,

復卦各生坎七日,復時一陽生於陰之下,陽氣交,故經言七日來復,一正之者也。

消息及雜卦傳相去各如中孚,

消息六日七分,四時卦七十三分。

太陰用事如少陽卦之效也,一辰其陰效也盡日。

太陰謂消也,從否卦至臨為太陰。雜卦九三為少陽之效,雜卦九三行於太陰之中,效微溫,一辰其餘皆當隨太陰,為寒,其陰效也盡日,為雜卦六十三行於太陰中,盡六日七分也。

○ 按:正文少陽原本作少陰,一辰原本一陰今俱據文改正

太陽用事而少陰卦之效也,一辰其陽也盡日。

太陽謂消息也,從泰卦至遯為太陽。雜卦六三行於太陽之日中,效微寒。一辰其餘皆當隨太陽,為溫效,盡六日七分也。

○ 按:注文謂消息也,消字衍。又微寒原本作微陽,今據文改正。

消息及四時卦各盡其日,

消息盡六日七分,四時盡七十三分。

卦身效弱也。

五弱於道徳。

四時卦身效為兵,

以寒侵為兵,氣所起,兵所致也。以溫為夷狄,相攻之道也。

左為右,前為後。

東方為左,西方為右。南方為前,北方為後。一百二十日降為卒雨,其有陽,一百二十日而風,謂上九用事。後一百二十日降為卒風。

○ 按:注中一百二十日以下云云,俱應在後文。上有陰百二十日為雨句,下彼注中上六用事後五字當在此。注「二百二十日降為卒雨」九字之上,自「其有陽」至「而風」十字復當為正文,謂上九至卒風十五字,復當為注文,疑傳寫者以後字文相同而錯誤在此又混正文入注,遂不可辨耳。

諸卦氣,溫寒清濁,各如其所。

諸卦謂六十四卦也,氣謂用事所當效,氣溫寒清濁。各如其所者,九三上九清濁微,九三上六當溫其微白濁,故名各如之其所也。説寒則當白濁則凈消,此四時氣候也,各當得其正也。

侵消息者,

溫卦以溫侵,寒卦以寒侵。

或陰専政,或陰侵陽。

陽者君,陰者臣。臣専君政事,亦陰侵陽。臣謀殺其君,亦陰侵陽也。

○ 按:《後漢書》郎顗傳注引此文作陰専政,舊本訛陰為陽,今據改。

侵之比先蒙,

蒙之比非一也,先蒙者臣將欲侵其君,亂氣而起霧冒之,故先蒙。

○ 按:陸徳明《釋文》引《稽覽圖》云無以教天下曰蒙,今本內無此語,或即此處佚文也。

三則震,

消息比三卦,蒙盡六日七分則震者地動陰,正蒙也。陰不靜,臣氣盛,故地動,故曰三則震。

専政者言陰為之,雖正不得専也,猶當歸之於陽。

臣當為而後為之,復行之也。

専之一則震,

臣専君政甚,則非其必待三也。一則震矣,甚者一卦六日以寒陰加以還風而溫,蒙侵消息後九十日則震還矣,以風雨止時為期。

侵甚則蝕矣,其加寒溫。

食非必待三時也,一侵則食矣。其加溫寒,謂春夏寒。大過,秋冬溫,疾風發,屋折木,太陽無光,有影無形。

○ 按:「侵甚則蝕矣,其加寒溫」九字當為正文,原本混入注中,今訂正。

原其劇易,

一則震,一則蝕。易乃三震,三日乃蝕,故曰原其劇易之道也。PPP14

賊陰逆霣者霜

賊陰者言人忍壊賊治人也逆者非其時霣者從上也霜者霜以非時殺物無霜而殺物亦賊之陰

故陽虐之應旱霣霜以殺萬物萬物終嵗不復生

君行暴虐誅殺暴罪天應其行旱霜殺萬物則終嵗不復生也按虐原本訛作唐註中又訛作虎今並據文改

陰假威之應亦旱霣霜而殺物

假威者言君使臣按問則臣反假君威而殺之心也天應其行亦旱霜殺萬物不言終嵗不復生何庻幾君能覺悟誅之也君所殺下無復望故言終嵗不復生也按心也心字疑衍文

至霣霜時根生榮不死

至九月剝用事時當霣霜殺萬物今不霣霜萬物皆復榮不死也

斯陽假與陰威之烈責陰假威誅

按責字疑賊字之訛

而陰不能誅好行大虐則旱霣霜好行小虐則水害物離各如之

按離字疑當作雜卦字

當霜霣者法廢

九月剝用事當霣霜殺物化成今不霣者也

陽無得則旱害物

陰僣陽亦旱害物按後漢書郎顗傳引此文得作徳蓋徳得古字通又陰字原本訛作陽今據傳文改正

觀其政以別之陽之以木為災也於春夏水而殺萬物陰作之以水為害也於秋冬降陰不行

君施不行

而迎陰獨起為雨雨少必殺旱異者旱之而不害物也斯祿去公室福由下施故陽雖不施而陰通行之徳以成物也水異者而不害物也

按水異者下據文疑脫水字

斯陽欲誅而不能故降陽不時雨並合也降陽見南迎陰見北北不能雨白直黒而後雨或先迎而後降陰不下時迎陰不起承陽迎陰氣乆陰不雨亂氣雲之起也觀本所起卦人為之

按此氣本從何卦起所從起卦人所為也降雲之陰君謀臣之陰迎雲之陰臣謀君之陰也

太陽霓出地上少陽時並而聲微

太陽正月泰卦霓出地上者陽散始出霓與地平少陽得時並而當雷少陽謂泰卦也用事於正月泰氣得用並臣強作威者使臨作反皆盜賊誅殺暴罪威行於下君得不降氣道積以時降後得同類並下故暴

其入消息日圍

雜卦用事以風雨若寒溫入消息卦一二分一二日盡後見此前後名曰求雜卦用事以寒溫若暴風雨徑出入消息卦一二分若一二侵徑出消息下□雜卦名曰陵此皆臣侵之象漸也先犯之君不覺悟則圍君復不覺悟則侵此臣威令行也氣所發陵所止共謀者也氣消息卦中出歴雜卦名曰乗及諸侯卦以寒溫風雨而尊卑侵相乘皆如此故曰消息日圍也

觀本所起卦人為之

觀寒溫若風雨本從何卦所起卦人為之也

一則圍三年

一圍後消息常不效三年則日蝕之兆也

以風雨濟止時為期

晝止則晝蝕夜止則夜蝕按濟即霽字周禮太蔔註引洪範曰濟曰圛

晝則為蝕既暮則為星亡之蝕

晝不蝕既暮不星亡不能成災為異而已矣

三則圍

三蝕三既若三星亡則圍者亡已滅之象也河出圖洛出書更有所命也

還風雨起消息則陽誅罰妄

還風雨起於消息卦中者君妄誅罰無罪

消息居卦中卦而已不分則他卦為之

還風雨自居卦分中則君自所為也出即分他卦人教君為主消息所為無害物也卦人教君為之則風雨害物以此別之一日還風從公入消息者臣率君為非也從消息入侯卦者君率臣為非上侵下侵等卦按正文息字上據註當有消字原本脫今補入

上有陰百二十日為雨

上六用事後勝小畜溫也按此與上下文不相類註中勝小畜溫之語義亦不倫今覈其文與上左為右前為後註內二百二十日降為卒雨雲雲詞義相連蓋本為一節錯誤在此以致首尾舛互當為正文雲上有陰百二十日為雨註雲上六用事後一百二十日降為卒雨又正文雲其有陽二百二十日而風註雲謂上九用事後一百二十日降為卒風文意明白自無可疑又註內勝小畜溫也五字當屬前小畜乾位比息之卦當勝雜卦註內之文錯出於此

別相侵則一實氣不以貎

寒溫為實白濁清凈為貌別相侵以白濁清凈也

有實無貎屈道人也

有寒溫無白濁清淨此賢者屈道仕於不肖之君也按屈道仕三字原本作屬壯今據後漢書郎顗傳註所引文改正

有貎無實佞人也

有白濁清淨無寒溫比佞人以便巧仕於世也賢者有美道上屈不肖君但無實氣效耳佞人無美道可以便巧仕故但貎氣效之按原本註文便巧仕下脫於世二字今據郎顗傳註増入

消息無為屈故無效也

消息至尊無上但效寒溫不效貎氣也説消息上無所屈但貎皆相應也故無貎矣

剝陰氣上達霣霜以降

剝九月之卦陰氣上達於五霜始降副殺萬物

寒氣以殺萬物成刑

寒氣當殺落萬物嵗成熟其長大而刑之萬物成也

不至則太陰不強霜不以時降萬物必有不成刑者則有傷年之災

此君弱刑罰法度廢不行之象也傷年者傷霜當傷生物也一曰太陰不強則其日蝕微則其旱為霜發於衝日其無赤但霜按霜不以時降以下十九字與上文霣霜以降雲雲相對當為正文原本混入註中今訂正

十一月微溫比十月

十月離卦九三上六效溫如十月之氣也按上六當作上九

其決溫比九月

九三六二效溫如九月氣按六二當作上六

三月微寒比二月以決寒比正月

三月雜卦六三上六微寒如二月之氣六三上九決寒如正月之氣按原本正文微下脫寒字今據文増入

冬至之後三十日極寒

三十日後大寒過正為實

夏至日之後三十日極溫

三十日後大溫過正為實

仲春之後微溫卻三十日

仲春者春分也

決溫卻六十日

至夏至也微者則知於身決絶者可知按據註決溫上當有脫文

冬寒過甚有所害亦賊陰也賊陰亦為圍蝕於正陽

蝕者月蝕陰侵陽臣殺君之應按原本賊陰俱作則陰今辨訛改正

正陽者二月至四月陽氣用事時也三月之末四月之本

於是蝕日者世子所殺也

或二月之末三月之末四月之本

於是蝕日人君所殺也蝕必以怒上者傷君蝕於下者傷民下也

蝕日月相薄之日在前後各鄉陰之地侵之或不從陰所來者有行事師不載太平時陰陽和合風雨鹹同海內不偏地有阻險故風有遲疾雖太平之政猶有不能均同也唯平均乃不鳴條故欲風於亳亳者陳留也

按自太平時以下隋書王劭傅引其文原本以太平二字入正文而時陰陽以下俱混入小註今據劭傅改正又亳者陳留原本作亳有陳離今亦據王劭傅改正

蟲食木實曰髙

謂食木顛

斯割下啖上之異食心曰內下比掩惡適足以害民食外曰莘食下曰根斯教令煩擾不任職也以政別之

各以蟲所居別知其吏按此九字當為註原本混入正文今訂正

非真而直

按此四字疑有誤

蟲子生人畜生人也其非人也必害良臣

愛命者小人也故必害良臣也蟲子生人者言陰以更生陽其非人也者物蟲子生人支體有不具者若人生六畜物也然必害良臣猶紫奪朱按蟲子生人者以下當為註原本混入正文今改正

噬嗑反則有口實之變治道得則陰物變為陽物

蔥變為韭亦是按隋書王劭傳引此文又引鄭康成註有此六字原本脫今補入

其反也則陽物變為陰物祐斷復生若以死象生

按漢書五行誌引京房易傅有斷枯復生之語則祐斷當作枯斷

葦生不過一嵗竹生不過四嵗他物比之竹葦九禁為人辟也木知比也

按此四句當有脫誤

日食之比陰得陽蒙之比也陰冐陽也

蒙氣也比非一也邪臣謀覆冐其君先霧從夜昏起或從夜半或平日君不覺悟日中不觧遂成蒙君復不覺悟下為霧也按此註文見於後漢書郎顗傅註內原本全脫今補入又原本正文脫日字陽字又也字訛耶冐字訛謂今並據郎顗傅註改正

黃之比知善不舉青白之比疑也黒之比不掩惡也白之比弱也赤之比色元也

按元字疑誤

霓之比無徳以色親也

霓邪氣也陰無徳以好色得親幸於陽也按後漢書楊賜傅引此文稱中孚經又引鄭註雲雲原本全脫今補入

震之比陰不靜風逆之比陰假作也旱之比陰潛陽起也寒燠之比亂水比陰賞誅逆霣霜之比陰假威霧之比陰亂陽

臣亂其君政事

黒一日黃滿五日赤三日

皆太陽色蒙亦然也

過乃為異象八十二日變下為青白霧

白者象物氣白也青者象?雜任事象於消息者一日後六日霧極六日為三十六日霧雜卦各以日

君不覺後七十二日變為赤黃君復不政三年蝕於正陽

二三四也按君不覺三字原本混入註文今訂正

蝕一辰

蝕者日蝕辰者辰開

寒燠水旱一時風雨逆霣發旬中象者氣也象氣起而太陽強而眀者陽覺寤其危悖辱異乃行黃之色悖如麯塵白青之色如縹

太陽色白青狀如縹青也按原本如縹上脫色字今據文増

黒之異在日中分分也

黒色分分在日中惡見臣有戒殺君不過三日按分分疑當作雰雰漢書五行誌雰氣寒是也

白之色白而不照其色悖

太陽白無明但陽體存悖悖狀如廢

赤之色煇煇也

太陽色無明赤然但體在赤中

赤不過為疾病其色眀者無能也霓者氣也霓氣起在日側其色赤青白黃在日旁震者地動也

陽不靜之象

風之為異東西南北嘿無度

按嘿字疑有誤

其逆者觸也水者雨也雨或不生寒者非其寒也燠溫也其時節溫也逆霣者旱霜一曰賊陰也雺者霧也一曰乆陰不雨霧之比也陽感天不旋日諸侯不旋時大夫不過期

陽者天子為善一日天立應以善為惡一日天立應以惡諸侯為善一時天立應以善為惡一時天立應以惡大夫為善一嵗天立應以善為惡一嵗天亦立應以惡一説雲不旋日立應之不過時三辰間不過期從今日至明日也陽即指天子也按後漢書郎顗傅引此文稱中孚傅又引鄭註雲雲原本全脫今增入

凡異所生災所起各以其政變之則除其不可變則施之亦除

改其政者謂失火令則行水令失土令則行木令失金令則行火令則災除去也不可變謂殺賢者也施之者死者不可復生封祿其子孫使得血食則災除也按郎顗傅註引鄭註有此文原本全脫今補入又按原本政訛卦除訛陰今並據郎顗傅註改正

祿之除也無以成三必敗或不改不祿而災曰除者

按以上文有脫誤

觀本所起以知存亡

有此災異不改祿三不祿天更光明陰陽和列星不失度乃賢者時政也明天之意去此卿來者常故得政卦人存常不無失者卦人亡按此註文有脫誤

於中録於七經

按黃震日抄稱通卦騐有於七經於河洛之目於理無所考今通卦騐並無此目其文反見稽覽圖又不言於河洛而言於中錄似是題篇之名而義不可曉今姑仍舊文

乾十一月小君賢臣佐上天下有作謀九錄之文天下風雨揠禾威政復聖人自西北立坤六月有女子任政一年傅為復五月有貧之從東北來立大起土邑西北地動星墜陽衛

按隋書王劭傅引此文而為之釋曰坤六月者坤徳在未六月建未一年傅為復者復是坤之一世卦陽氣初生五月貧之者貧之當為真人字之誤也原本任訛作滛邑訛作色又脫立字今並據劭傅改正

屯十一月神人從中山出趙地動北方三十日千裏馬數至

按隋書王劭傅引此文而釋之曰屯十一月神人從中山出者此卦動而大亨作趙地動者中山為趙地以神人將去故變動千裏馬者屯卦震下坎上震於馬作足坎於馬為羙脊也原本月上脫一字又脫地動二字今並據劭傅改正

蒙正月天下東北經顔色陽國水大溢陽泉需四月常從西北方進陽來名來公東海移北三裏夏雨寜陽陰二十三日易君三年訟三月下與上訟爭設行三月河水不流三有徳者祀之水乃西行兵甲事河十年有大水古訟牛出領北山東北師四月師動兵臨晉及謀於呉兵還太山東南西北二十民死驚死生之憂三官地動大星下民驚於水元師坤下故受流坤師號曰躋戒秋分比四月骨肉之親爭周文王武當有女子立六年三死小畜四月多風雨少民苦有三牛青三角出東南河海之濵杜衛侍兵之矣履六月人民清係扁逆賞八尺二寸戒並易樂少雨西北神絶祝日在貴人泰十月天生死女子用政八九年中子要有未疵代之兵起西北東南三年觧天乆陰賢趙陵為佐典日再中食戒否六月天下分為國足無賢人政亂大風揚名三陽晉書山趙秦承之兩月民盡見之同人七月炎帝與天同光其趙起及困未開上守下為民賊天下馬數下山東三年天下大樂戒充煩戒之六年雨未黃龍下東北大有四月天下甘露神雀出鹹陽名上百獸官撫其上安謙十二月地大喊列名肥西南有壤壊山侵道大通天均光三日去有兵一年死女子家豫二月天氣神龜出室三牧侯一年東海濟南垣上戊巳莫見九曹政不均三出隨二月四年天下地中有雷在王庭國家大驚易君如有出蟲在市中白虹貫日蝕三蠱四月六年二月有外國來見神於國王以殺名臣見其年並禹折木疾水兵西方臨三月三年兵謀陰言從事南陰池是頭後有衝骨西方名牧卉夏屬觀八月外國從西方來龍物王呂女後大亂受法乗馬天下皆傷大風女子貴噬嗑五月小人任政獄訟象衆兵大行備矣至二有名屍屍賁八月師國家本呂上二月死有神徃來王合神獸戰下東海剝九月小人復君子三年大道通丁正吉東北西南復十一月初氣元有年死君二年小邦王為正月六年大得削王復及國其祠武夷天下臨不雨九月觧旡妄九月天下無雲而雷三十日之外雷行夜從西南正東北位濟邑有中國周用上宮武在第大畜八月天徳明王侯人去城十二年天下大昌女子立政三年去此地大神獸來見至堂三年大獸出東北臺邑河邑頥十二月有君王自敵三年葵邱興臨養民年西南有懐山立三國去禹髙官故遺人馬生角六年三日並出大過十二月子旡下父去死東野澤海濵若壊在鹹市衆民西臺上地中及年天下憂衆死者習坎十一月不凍二破燕壊齊小國外不節賢人於西來佐王年之大昌離五月天下大旱女子滛男子滛各持其兵外鄉三年盡小兒出十二年合鄉邑在南西端倉邑鹹五月者天子去小人老是得天下之元易官西南華為重重代六年昌大維來見恆六月小人勝君子奪其愛六年天下魁若代成曰烏卬郡鳴邑上是年百川及行盡不通遯卦大壯三月小人用事君子奪之女子為政九年後後來立五帝出五帝出白帝見黒山北晉四月有明蒐之王喜進出用者衆天下東行西南北侯至列先四年明夷十二月赤大生屬陽若陽若在邑東百三十裏五帝弟中國生大拔七月大水出其下見家人五月小家子出之井山之陽宗室亂孤人刑冠政堂當生蓬蒿四年復睽十二月始王易服邑國子南大滛四月大行殊髙陽元武王之起南方蹇十二月大鳥在蛟龍戱深淵北王天下命生元武樂三大山變易觧二月大旱下民東北邱臺二年元受易刑名嗣絶三年王嗣民司無名民思損十二月兵賊重三年自與天下小逆流大鳥下其邑天蒙北背白出西北方益十月上下相益民年天下疾龍起邑東南維北軍山東於上大風壊屋夬五月天下四月人生在邑北替邑城南水上江河逆三月小人用事姤五月天下女盡堂正一女五夫王家滛天下不治三年萃九月天下聚衆相謀兵起車馳人驟來人西方白色天下昌其見陽生堂下升十二月女子守十年下邑東北來立易變政治天地有心士衆賢爭養不死二侯三人女子殺之正北左行第一困九月小人來君子去小國破賢人亡兵行諸免之生六年不義血兵刄小起東北取立死井四月水衆通出地涼東兵河梁大名耜在北方白懐絶爰漢家禍革六月五榖傷及草木旱熱赤地千裏大官炊火鼎五月吳人君天與延年齒東北中庻人王髙徳之震二月大海濯地至水之洫於上度得起天年女立政八年艮十二月君臣仁兵行三月地動其年旱有人從東北來長眉僂周鄭漸二月有侯少仁彊有外兵四方不死地變有大鳥東南歸歸妹十一月成威立王二十七婦及小國與神水芒成湯兵豐空無人大憂死小人無兵革旅傷旱憂秋冬旱兵憂死泰巽四月春生火風折木傷五榖風死秋風死兊八月立秋女子榮其家蔑大將養任易君二世夷四圖來歸偏水大出東同齊南不分渙五月有諸侯離邑為民欲得將兵水復旱金鐵貴髙者興晉千邑武侯節六月安國有惡君天下鳥多白兔緯拘見天下日泉神路天下大山出蒙之處有移河不死中孚十二月人君之世安寜中孚女子亂世於外天不信地數動中國祖絶嗣上君驚於兵北夷衛隗小過正月小過洫於中兵起於夷南故邑牛牂歸鄉侯不勝是年有大水死王三人東北大動晝昏日再中北方有貴人子走於紂既濟九月年大水地臨三年不絶六世多血未濟有故都破水國來兵四年九月有分國陽殊邑

按以上依六十四卦次序各為之辭蓋即毖緯之文語多艱深不可曉而訛脫尤甚據王劭稱貧之二字為真人之誤則知自隋以前其書已有差錯今既無別本可證姑仍舊文録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