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易林釋文後序

Jack 在 2012, 九月 28 - 12:02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文, 2


《易林釋文》何為而作也?因黃氏校刻宋本多所竄改而作也。

先是《易林》有汲古閣毛子晉本,自黃蕘圃刻本行世,繕寫清整,鏤刻精工,坊肆盛行,又雕鐫小字本,俗儒耳學不能細心讀書,甚重黃本,而舊本浸湮矣。

黃序云:諸刻《易林》悉出自明內閣本,而黃氏所刻,據陸敕先傳臨之宋本。蕘圃得之顧千里,千里得之程念鞠,展轉傳鈔,文與毛本大異。

夫使鏤板出於宋時,猶可為信,今以影鈔臨寫之本,輕改古書,字句差互,其可據乎?且毛子晉之刻本,即宋黃伯思所校定,序稱字誤以快為怏,以羊為手,以喜為嘉,以鸛為鵲,義可兩存。今以毛校黃刻,不應殊異如此之多。凡子晉栞書,悉因其舊間有舛譌,不敢肊改,得失顯箸,循覽易明,此汲古閣之本所由貴重於書林也。

近世士大夫,崇尚宋本,好奇騁異,是古非今,而所謂宋本者,或出於書賈射利,鄉壁虛造之徒,至謂影摹宋鈔,尤不可信以抱經。盧氏之積學猶或誤从,況其下者乎。

蘇氏志林云:近世人輕以意改古書,鄙淺之人,從而和之,遂使古書日就訛舛,深可忿疾。旨哉斯言,可謂信而好古矣。晏為釋文,信古傳舊,守多聞闕疑之恉,懼不知而作之譏,自以炳燭之明,必有不逮。然紬繹舊文,實事求是,庶幾西京故書不至滅沒於後人之手。僭易妄更,貽誤來學,則釋文之所為作也。

山陽丁晏後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