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3. 遯卦

Jack 在 2012, 三月 18 - 20:4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全文, 2, 3, 4, 5, 6, 7, 8, 9, 10, 11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艮下乾上

遯,亨,小利貞。

彖曰:遯亨,遯而亨也。剛當位而應,與時行也。小利貞,浸而長也。遯之時義大矣哉。

遯,坤再交乾也。陽長則陰消,柔壯則剛遯,晝夜寒暑之道也。二陰浸長,得位於內,君子之道漸消,是以四陽遯去,自內而之外,故曰遯。遯以全其剛,小人不能害其身,退而其道伸矣。故曰遯亨,遯而亨也。或曰:三陰進而至否,五陰極而至剝,君子猶居其間,二陰方長,君子何為遯哉?曰:否陰已盛,剝陰將窮,故否之九四、九五、上九剝之,上九君子居之,遯陰方長,進而用事,可不遯乎?然君子之遯未嘗一日忘天下,陰浸長而未盛,五剛當位,應二則與之,應而不辭矣,與時偕行,豈必於遯哉?孔子所以遲遲去魯,孟子所以三宿而後出晝。鄭康成曰:正道見聘,始任他國,亦遯而後亨也。故曰:剛當位而應,與時行也。此再以二五相應伸遯亨之義也。二陰浸長,方之於否,不利君子貞,固有間矣。然不可大貞,利小貞而已。陰為小,剛當位而應,六二得乎中正也。先儒謂居小官、幹小事,其患未害,我志猶行。易傳曰:聖賢之於天下,雖道之廢,豈忍坐視而不救哉?苟可致力焉,孔孟之所屑為也。蓋遯非疾世避俗,長往而不反之謂也。去留遲速,唯時而已。非不忘乎君,不離乎群,消息盈虛,循天而行者,豈能盡遯之時義哉?故曰:遯之時義大矣哉。在卦氣為六月也,故太玄準之以逃唐。

象曰:天下有山,遯。君子以遠小人,不惡而嚴。

山以下陵上天,遯而去之,不可干也。三、四、五、上,君子,初、二,小人。小人內,君子外,遠小人也。小人遠之則怨,怨則所以害。君子者,无所不至,初四二五相應不惡也。四陽以剛嚴在上,臨之不惡而嚴也。不惡故不可得而疎,嚴故不可得而規,是以莫之怨,亦莫敢侮。而君子小人各得其所矣。

初六,遯尾,厲。勿用有攸往。

象曰:遯尾之厲,不往何災也。

卦體以前為首,後為尾,四陽避患,患未至而先遯。初六止而在後,所處不正,危道也。故曰「遯尾,厲」。往之四,雖正,成離坎,自明其節而遇險災也,不若退藏於下,自晦其明,不往則何災之有?初六處下,非當位者,所處微矣,是故不去猶可以免患。易傳曰:古人處微下,隱亂世而不去者多矣。

六二,執之用黃牛之革,莫之勝說。

象曰:執用黃牛,固志也。

艮手執也,坤為牛,坤中為黃,艮為革,執之用黃牛之革也。二近初六而應五,處于內,近小人,往從五則所執說矣。二從五成離兌,離火勝兌金,兌為毀折,有勝說之意。六二知其不可以處,而比初又不可往而從五,乃堅固以執其志,如執用黃牛之革,則初莫之止,五莫之勝,確乎不可拔,孰能奪其所守哉?故曰固志也。六二柔中,故執志如此乃能遯。

九三,係遯,有疾厲,畜臣妾吉。

象曰:係遯之厲,有疾憊也;畜臣妾吉,不可大事也。

九三得位,係於二陰而不能遯。巽繩,係也,故曰係遯。九三遯則陽失位以動為疾,故安其位而不動,故曰有疾。陰方剝陽,已私係之,未失位也,而曰厲,以動為疾,久則極憊,困篤不可救已。晉張華是已。三極也有憊之意,故曰係遯之厲,有疾憊也。九三為內之主,二陰自下承之,坤為臣,伏兌為妾,以此畜臣妾則吉,正也。若係志於鄙賤之人,其可大事乎?陽為大,巽為事,三動巽毀,不可大事也。故曰畜臣妾吉,不可大事也。

九四,好遯,君子吉,小人否。

象曰:君子好遯,小人否也。

好者,情欲之所好也。九四係於初六,不正之陰而相應,情好也。君子剛決以義斷之,當可遯之時,舍所好,動而去,與應絕矣。動則正,正故吉,蕭望之不顧王生之寵是也。故曰君子吉,曰小人否者,九動成六,六安於四,又有小人不能去之象。否者,不能然也。此爻與初六相應,處陰而有所係,故極陳小人之戒,以佐君子之決。易傳曰:所謂克己復禮,以道制欲者也,是以吉。小人則義不勝欲,牽於私好,相與陷於困辱危殆之途猶不知也。

九五,嘉遯,貞吉。

象曰:嘉遯貞吉,以正志也。

陽為美,九五中正,无以加焉,美之至也。剛中處外,可行則行也,當位而應,可止則止也。不後而往,不柔而應,不安於疾憊,不係於情好,遯之至美,故曰嘉遯。貞吉者,以自正其志而安也。正志者,行止无累於物也。此夫子所以疾固歟。易傳曰:在彖則概言遯時,故云與時行,小利貞,有濟遯之意也。於爻至於五則遯將極矣,故唯以中正處遯言之。

上九,肥遯无不利。

象曰:肥遯,无不利,无所疑也。

上九盈矣,動成兌說,見於外,肥也。上九處卦外,內无應,動則正,无往不利,其於遯也有餘矣,故曰肥遯。所以无不利者,剛決不係於四,无疑情也。巽為不果,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