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看圖說易]坎卦-吃苦當吃補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28 - 18:54 發表

 習坎卦 坎上坎下(坎為水)

卦爻辭: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初六,習坎,入于坎窞,凶。九二,坎有險,求小得。六三,來之坎坎,險且枕,入于坎窞,勿用。六四,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終无咎。九五,坎不盈,祗既平,无咎。上六,係用黴纆,寘于叢棘,三歲不得,凶。


圖像說明 



坎卦通常又稱「習坎」。坎為水,在易經中代表的就是危險之意,六十四卦中凡出現坎者,幾乎都象徵有危險的存在。

坎卦意思的由來,則取其陽爻坎陷,被兩陰所包圍而沒有出路。

而在八純卦中,坎卦也是唯一在卦前加一「習」字者。習有兩個意思:一是重複,意指兩個坎卦重疊,也就是內外都是坎之意;二是習慣,內外皆是險,因此而習慣於危險.

整個卦的圖象,我們以「坎陷」的直覺意象來表達,代表卜此卦者將陷於危險而難有出路。

雖然卦辭有說「亨」,但卜到習坎卦之所以能亨通,在於內心的修為,並非真的脫離危險,而只是在危險中求得內心的平靜與自在。

坎卦卦義

習坎卦內外皆是坎,坎為水為險,也就是內外(上下)都是危險。

習坎的意思有二:一是習做為「重」(雙重、重覆)的意思,重坎,意謂兩個坎卦重疊在一起,也是雙重危險之意,意謂裡外上下都是危險;二是把習當做習慣或練習的習,習坎意謂能習慣於危險,在危險中求亨通。

《序卦說: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大過為陽氣過盛,走到極限之後,到坎卦則陽爻轉為坎陷,陽爻被兩個陰爻所包圍住,為陽坎陷於陰中之象,這也是坎卦的意思。

在吉凶上,坎卦本身就代表著危險,六十四卦中凡有坎者幾乎都代表危險:如屯卦,因有險而取其「難」意;蹇卦因前有險(坎)而停止不前;困卦也是因為內有水險,而取其「困」意....而習坎卦有雙重的危險當然是很不好的一卦,因此爻辭多數都是以偏凶居多。

解釋此卦要特別注意的是,卦辭及爻辭中有亨,有「小有得」等正面的情況,並非真的意謂沒有危險,或是脫離危險。實際上都是險中求通,所以卦辭説「維心亨」。「維心亨」道出了坎卦的本質:既然內外皆危險,進退都是坎,那不如把他看開,因此坎卦之能亨通者,是屬於心理及修為層次的問題,而不是求卦者在現實上真的事情亨通。

卦爻辭釋義

以陰柔居於危險的極端,又駕馭九五之主爻,凶。有牢獄之災。
雖然有剛中之德又居尊位,能力足以應付危險,但仍處於險中 
六四已脫離內險,可待九五之助準備「出險」,意謂能夠尋求高人相助以脫險
六三往前也是危險,往後也是危險,而所處之位也是多懼的位置(三多懼)故凶,不得行事
九二具剛中之德,又有六二承載,是能夠險中求通者,可以有小得
初六處於坎險的最深處,是難出險(脫離危險)最遠的一卦,故凶

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斷〕可求內心亨通;有小成就。

〔釋義〕習坎,有誠信,維持內心的亨通,前往能夠有所成就。

九二至九五等四個爻合起來的卦象類似一個縮小版的中孚卦,內陰柔而兩陽居上下卦之中爻,故曰有孚;處於內外都是坎陷,前後都是危險的時候,能夠求通者,只有內心的改變,所以說「維心亨」,意謂坎卦的亨通,是求內心的亨通,並非實質意義的亨通。「行有尚」是說積極行動則能夠有所成就。但處坎之時,成就只可能是小小的成就,不會是大成就。

總體來說,遇到坎卦時雖然不能大吉,雖然內外都是水險,但也不能直接將其歸類為凶卦,只要保持樂觀的太度,並積極去行動,還是能夠小有收獲,小有作為的。

〔解字〕尚:賞,嘉賞之意,獎賞之意。行有尚:前行, 前往將會有嘉賞,即有成就之意。 

初六,習坎,入于坎窞,凶。

〔斷〕凶

〔釋義〕處於習坎的時候,又入於坎中之坎,凶。

初六在習坎的最下方,也是習坎最開始的時候,以柔處剛為不當位,上又無應,是危險中之危險,凶。

〔解字〕窞:音「但」,為坎中的小凹洞,也是坎中之坎。象曰:習坎入坎,失道凶也。

 九二,坎有險,求小得。

〔斷〕險中求通,小事可有獲得,但大事不得行。

〔釋義〕處坎之時的危險境地,但能夠小有斬獲

九二居於下坎卦的中間,因此仍居於危險之中,此為坎有險。但因本性剛強又居中,具有陽剛而中正的美德,是能夠自力救濟者,因此說求小得。雖能有小得,但是仍是居於危險的境地,是能夠險中求通的一爻。

六三,來之坎坎,險且枕,入于坎窞,勿用。

〔斷〕凡事不可行

〔釋義〕進退都是坎險,危險而讓人不安;進入了坎險中的坎險(危險的最深處),凡事皆不可行。

六三處於兩個坎險交界之處,又是多凶的爻位,進退都是坎險,因此凡是皆不可行。

〔解字〕來之坎坎:易經中由外到內(或由上到下)為「來」,由內到外(或由下到上)為「往」,「之」也是「往」的意思。來之坎坎意謂後退(向內)也是坎險,前進(向外)也是坎險,進退都是坎險。枕:有兩種完全相反的解釋,一為「安」,一為「不安」。王弼:「枕者,枕枝而不安之謂也。」宋儒多依王弼此說,程頤:「枕謂支倚。居險而支倚以處,不安之甚也。」朱熹:「枕,倚著未安之意。」干寶:「枕,安也。」 

六四,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終无咎。

〔斷〕簡單實用,一切從簡,可求得無咎。

〔釋義〕一樽酒,二盤食物,以及裝水的瓦罐,將如此簡約的排場從窗戶送進,一樣可以祭祀祖先,或是奉獻於王公,最後求得無咎。

九四已脫離了內部的危險,只要再渡過外部危險這一關就能夠出險,再加上承載九五之君,因此能有出險的機會。只要能夠誠心奉獻,求高人相助,可得脫險,免去罪咎。

〔解字〕樽:本作「尊」,酒器。簋:盛黍稷的竹編盤子,通常以偶數為用,最少為二。缶:盛水用的瓦器,圓腹小口。牖:音「有」,窗戶。

「樽酒簋貳用缶」有兩種句逗,一是從王弼開始就採用。王弼註曰:「雖復一樽之酒,二簋之食,瓦缶之器,納此至約,自進於牖,乃可羞之於王公,薦之於宗廟,故終无咎也。」則依王弼註解,應該斷為「樽酒,簋貳,用缶」。但歷代儒者多數支持另一斷法,朱熹註:「晁氏云:先儒讀『樽酒簋』為一句,『貳用缶』為一句。今從之。」我們若從象傳來看,大部份版本都是「象曰:樽酒簋貳,剛柔際也。」,也有些版本象曰是少了「貳」字,則依此來看,兩種斷法都各有依據。 

九五,坎不盈,祗既平,无咎。

〔斷〕有能力應付危險,但無法脫離危險,只能得無咎

〔釋義〕坎陷之處還未盈滿,一但盈滿則可以平安出險,免於罪咎。

九五為坎卦之主爻,具剛強中正之德又當位,是有能力處理坎卦之危險者;雖然所處位置已經即將脫離危險,但無耐缺乏輔佐之才,且又是獨撐大局者,於情義、於情勢都不能脫離所處險境。

〔解字〕祗:王弼認為是語助辭;來知德將祗解為坻,即水底之意。虞翻則「祗既平」作「禔既平」,禔即安,禔既平即安平之意。 

上六,係用黴纆,寘于叢棘,三歲不得,凶。

〔斷〕凶,有牢獄之災,三年不得翻身

〔釋義〕被繩子綑綁起來,關在荊棘所設的圍牆裡面,三年都無法翻身,凶。

〔解字〕係及綑綁。黴纆:虞翻曰:「徽纆,黑索也。」意指黑色的繩子,徽解作「黑」。來知德:「徽纆皆索名。三股曰徽,二股曰纆。」也就是徽是用三股所編成的繩子,而纆則是二股所編成。寘:囚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