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皇極二-起運 

Jack 在 2011, 九月 26 - 22:0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 閱讀原始圖書 , 2 , 3 , 4, 5 , 6 , 7 , 8


《乾》、《兌》、《離》、《震》為天之四卦,四卦自交成十六卦,十六而十六之,得二百五十六卦,謂之《掛一圖》,以之分配元會運世年月日時。然在一元,會止十二,止以辟卦配之。一元之中有三百六十運,一會之中有三百六十世,一運之中有三百六十年,一世之中有三百六十月,一年之中有三百六十日,一月之中有三百六十時,凡此六者,則以《掛一圖》配之,皆用四爻直一,三百六十盡二百四十卦。餘十六卦,每氣之首各用四爻,二十四氣恰盡餘卦。

顧六者起卦,各有不同。

一曰運卦:張文饒得牛無邪之傳,以為堯當《賁》之六五,堯即位在日甲、月巳、星癸、辰未之甲辰年,已歷一百八十運。若起元之元之元之元《泰卦》,至此在會之世之世之世,其卦為《同人》,與無邪之傳異矣。惟起於世之元之元之元《升卦》,則至此是元之世之世之世,始合於無邪之《賁》直。三四五上爻,一爻直三世,其世在己未,則是五爻以來四十一年也,故文饒據此遂起《升卦》。番易祝謂起《泰》者未然之卦,運世用之;起《升》者已然之卦,歲月日時用之,直以堯當《同人》。然無邪有所授受,祝氏以意逆之,故不舍無邪而從祝氏也。

二曰世卦:起於會首所當之卦。子會起《升》,丑會起《否》,寅會起《損》,卯會起《泰》,辰會起《渙》,巳會起《屯》,午會起《損》,未會起《坎》,申會起《比》,酉會起《大畜》,戌會起《隨》,亥會起《剝》。夏禹八年入午會。祝氏起卦用《泰》,午會之首在《大畜》,故以《大畜》六五至《節》九二為世之始,其卦雖異《損》,其起於午會同也。但以堯之已未世直《賁》,歷《明夷》、《同人》,與午會之《大畜》相接續,不知逆推而上,則巳會甲子世一千八百一,亦起於《大畜》矣。以巳會而用午會之起卦,何所取義?蓋祝氏聞堯運在《賁》之說,用元之元以推運卦,既不能合,而午會世起《大畜》,其上適與《賁》接,遂謂無邪所言為堯之世卦,非運卦也,亦未嘗逆推,知其乖戾耳!

文饒言世卦隨大運消長,遇奇卦則取後卦,遇耦卦則取前卦,并二卦以當十二世。據之,是世卦不煩別起,只在運卦左右,如己未世之運卦是《賁》,為耦卦,則取前卦之《无妄》合之,分配癸亥運內之十二世可也。

三曰年卦,所謂小運也。以世當月,以年當日,視其世所當之辰而起。子起冬至,丑起大寒,寅起雨水,卯起春分,辰起穀雨,已起小滿,午起夏至,未起大暑,申起處暑,酉起秋分,戌起霜降,亥起小雪(所謂中朔同起),三十日分二氣,一氣分三候,一月六候。甲己孟季仲各值五日,子午卯酉為仲,辰戌丑未為季,寅申己亥為孟。仲、孟逆生,先候五日;季順行,後候五日。即如唐堯以己未世為月,甲辰年為日,甲辰是大暑,以甲己季日,當後五日起卦,直《師》之三四五上,至十一年甲寅,得《蠱》之初六,為立秋節。己未世之季氣,即庚申世之初氣也。若漢高小運以己未為月,甲午為日,亦是大暑。以甲己仲日,當先五日起卦,直《歸妹》初九。祝氏用《元之元卦圖》,其起卦皆氣後月十五日,非也。

四曰月卦:以甲子、甲午年之正月起《升》、《蒙》,三十年而一周。文饒又言月卦隨小運進退,如世卦之法。如堯時《師》為甲辰年,偶卦則取前卦,《艮》合之,一爻配一月也。

五曰日卦:從氣不從月,以立春起《升》、《蒙》,一年而周。

六曰時卦:以朔日之子起《升》、《蒙》,一月而周。

康節當時有數鈐,私相授受,後之為學者多失其傳,余為考定如此。即如十二會之辟卦,朱子曰:「《經世書》以十二辟卦管十二會,繃定時節,卻就中推吉凶消長。堯時正是《乾卦》九五。」

案:一會得一卦,會有三十運,是五運得一爻也。巳會當星之巳一百七十六,已入《乾》上九。唐堯在星之癸一百八十,是上爻將終,安得云九五哉!於其易明者且然,況科條煩碎,孰肯究心於此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