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雜卦傳

Jack 在 2011, 九月 24 - 19:37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28

文字輸入:Sandy


欽定四庫全書

周易集說卷四十

宋  俞琰  撰

雜卦傳

雜卦者,孔子釋六十四卦名義,而前後雜糅,不依上下經次序之舊也。然乾坤居首,而咸恒亦居三十卦之後,則雜之中又有不雜者存焉。案《隋經籍志》云:秦焚書,周易獨以上筮得存,唯失說卦三篇。後河內女子得之,今韓康伯注本以說卦三篇分出序卦、雜卦。則序卦、雜卦之名,蓋始於康伯。

又案《史記》云: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繫象說卦文言,而不及序卦、雜卦,則漢初猶以序卦雜卦總名之曰說卦也。

朱漢上曰:三易之卦,其次各異,首艮者連山也,首坤者歸藏也,首乾者周易也。聖人猶慮後世未知三易之變,故於雜卦一篇,雜糅眾卦,錯綜其義,以示變易之无窮。以愚觀之,先天圖始乾而終坤,此伏羲氏之易也。周易始乾而終未濟,此文王之易也。雜卦始乾而終夬,茲非孔子之易歟?夫夬之為卦,五陽而一陰,此乾之純,只爭一畫,若決去在上一陰,即為純乾,今置夬於雜卦之終,聖人之意可見矣。

蓋易道貴乎變通,變通則不窮,夬而又乾,則生意周流不息,是故雜卦不終之以他卦,而必終之以夬也。始而乾,終而夬,亦猶六十四卦始於乾,終於未濟,皆此意也。雜卦大槩兩兩相對,而其義則各各相反,如乾剛則坤柔,比樂則師憂,餘卦皆然,至大過則有不然者,故鄭玄云:自大過以下,卦者不協,以錯亂失正常,弗敢改耳。至蘇東坡始改之,紫陽朱子亦以為當改,蔡節齋又改之,今依蔡氏本。

乾剛坤柔,

六十四卦不剛則柔,不柔則剛,无非皆剛柔也,獨言乾剛坤柔者,他卦皆剛柔相雜,乾則六畫純剛,坤則六畫純柔也。平菴項氏曰:乾剛坤柔,與離上坎下相類,語若淺近,而乾坤坎離之性,盡於二語之中,不可以復加也。凡易之剛爻,皆乾也,凡易之柔爻,皆坤也。凡繫辭之乾坤,皆謂剛爻柔爻,非但謂六畫之兩卦也,盡三百八十四爻,不過剛柔二字而已。

比樂師憂,

比與師皆以一陽統五陰,而憂樂不同者,比以一陽居五,為比之君,而下皆順從,故樂;師以一陽居二為師之帥,而動眾行險,故憂。節齋蔡氏曰:比主居上得位故樂,師主居下失位故憂。

臨觀之義,或與或求。

臨觀各具二義,上以尊臨卑,下以大臨小,彼此相臨,是或與或求也。在下者仰觀乎上,在上者俯觀乎下,彼此相觀是或與或求也。或曰:二陽在內方進,而臨在外之四陰是我出而與人也;二陽在上將去,而四陰在下仰觀之,是望而求我也。

屯見而不失其居,蒙雜而著。

見,音現。屯主初,言初震體之動見也,居屯之時,而在內,故不失其居。雜當依郭京作稚。蒙主上,言上艮體之少男稚也,居蒙之時,而在上,故著。屯昧而蒙著,著乃昧之反也。

震起也,艮止也。

陽起於下,而止於上。震之陽在下,起也;艮之陽在上,止也。三畫卦與重卦皆然,天道蓋起於東方,而止於東北也。

損益,盛衺之始也。

損上以益下,此乃盛之始也;損下以益上,此乃衺之始也。損益蓋未至於盛衺,而盛衺自此始也。

大畜時也,无妄災也。

乾健而艮能止之,時勢然也,是時乾雖健,不容不聽命於艮也。无妄而有災焉,非人也,天也。

萃聚而升不來也。

地氣萃而在下,是以聚而不去;地氣升而向上,是以散而不來。平菴項氏曰:萃則坤眾在內,故聚;升則坤眾往外矣,故不來。精氣聚則為物,魂氣上升則散而不來矣。

謙輕而豫怠也。

謙抑而不自重,其失也輕逸;豫而不自檢,其失也怠。平菴項氏曰:自以為少,故謙;自以為多,故豫。少故輕,多故怠。怠或怡,蓋以怡時烖來,於韻為叶爾。然怠字何嘗不叶平上去入之分,自沈約始賛易時,固未有分也。豫怠二字本是古語,鄭允中曰:知謙之為輕,則知豫之為重;知豫之為怠,則知謙之為勤。

噬嗑食也,賁无色也。

頤中有物,故曰噬嗑,噬而嗑之,所以食也。以色而為飾曰賁也。節齋蔡氏曰:頤中有物故食,賁則其色不常,故无色。

兌見而巽伏也。

兌之一陰說而在外,故見;巽之一陰入而在下,故伏。三畫卦與重卦皆然。

隨无故也,蠱則飭也。

故者事之所因也,動而說則隨時而巳,无所因也,故曰隨无故也。蠱者隨之反,隨无故,蠱則有故也,不飭則大壞,極弊而不可救,故曰蠱則飭也。飭者脩飭也。或曰:故謂故舊,與革去故之故同。隨人則忘舊,蠱則飭而新也。

剝爛也,復反也。

爛謂一陽消去亡于上,反謂一陽復生于下,剝極而為復,猶碩果不食,爛而墜地,則其核中之仁,又從而發生也。

晉晝也,明夷誅也。

晉之日在上,晝也;明夷之日在下,則明者傷矣,故曰誅。晉為晝,明夷其夜矣。明夷為誅戮,晉其禮貌乎。或曰:明出地上,晉,晝也;明入地中,明夷,昧也。昧誤作誅。

井通而困相遇也。

并之坎在上,而其水上出,故曰井通。困之相遇,乃抵塞而不通之意。困下坎而上兌,兌之下爻實則川壅而成澤也,坎在兌下而六三適與九四相遇,抵塞而不通,故曰困,相遇也。既與之相遇,則避之而不可,違之而不得,无如之何也。平菴項氏曰:以通與遇為反對,則遇為相抵不通之象矣。巽之上爻主塞坎水之上流,而井之坎乃出其上,蓋塞而後通者也,故謂之通。兌之下爻主塞坎水之下源,而困之坎適在其下正遇其蹇,所以困也。自乾坤至此凡三十卦,正與上經之數相當。

咸速也,恒久也。

咸之速,感應之道也,婚姻之道不可以不速,速則及時;恒之久,悠遠之道也,夫婦之道,不可以不久,久則偕老。

渙離也,節止也。

渙散則離,節約則止,此理之常也。渙節皆有坎水,風以散之則離,澤以瀦之則止。平菴項氏曰:渙節正與井困相反,井以木出水,故居塞而能通;渙則以水浮木,故通之極至於散也。節為澤上之水,故居通而能塞;困為澤下之水,故塞之極至於困也。

解緩也,蹇難也。

動而己出乎坎險之上,則時勢寛緩矣,故曰解緩也。止而正在乎坎險之中,則時勢急難矣,故曰蹇難也。言解緩,則知蹇之急;言蹇難,則知解之易,互文見意也。平菴項氏曰:蹇解皆以水言,解近於渙,緩而止之也,蹇近於節,難而止之也。

睽外也,家人內也。

睽相踈者也,踈則外之;家人相親者也,親則內之。關子明曰:明乎外者,物自睽,故曰外也;明乎內者,家自齊,故曰家人,內也。平菴項氏曰:內外皆以離言,火在外則氣散,火在內則神凝,治身治國一也。

否泰反其類也。

泰下乾而上坤,故泰之彖辭曰「小往大來」;否下坤而上乾,故否之彖辭曰「大往小來」,其類相反如此,故曰否泰反其類也。夫文王卦序,先泰而後否,孔子乃先言否後言泰,同歟?異歟?曰:泰極則為否,否極則為泰,其道則一,不以先後拘也。或疑六十四卦皆兩兩相對,而其義皆相反,今特以否泰言,何也?曰否泰皆三剛三柔,一上一下,最瞭然可見而易曉,故舉而言之,以例其餘也。平菴項氏曰:乾在外則否,坤在內則泰。〔按:「坤在內則泰」應為「坤在外則泰」之誤。〕

大壯則止,遯則退也。

大壯之時,陰既衰而陽既盛,則君子不可以不知止也。遯之時,陰浸長而陽浸消,則君子不可以不知退也。括蒼龔氏曰:君子非用壯也,勢足以勝小人則止;非好,遯也,勢不足以勝小人則退。愚謂:止與退皆以乾言,或以上為陰之止,非也。

大有眾也,同人親也。

所有者大故眾,善與人同故親。平菴項氏曰:大有同人皆以離之中爻為主,在上則人歸乎我,是故謂之眾。在下則我同乎人,是故謂之親。

革去故也,鼎取新也。

革,改更也,所以去其舊弊;鼎用以烹,則取其新潔也。平項氏曰:革以火鎔金,故為去故;鼎以木鑽火,故為取新。

小過過也,中孚信也。

小過四陰在外而過其常也,中孚二陰在中而守其信也。伊川程子曰:存於中之謂孚,見於事之謂信。

豐多故也;親寡,旅也。

豐之時,富盛而相親者眾,故多故舊;旅之時,貧窮而无上下之交,故相親者寡。嵩山晁氏曰:荀本豐多故親為句,无也字,下云「寡旅也」。平菴項氏曰:卦名皆在句上,旅獨在下者,取其韻之叶也。以多故對寡親,則故非事故之故矣。凡物之情,豐盛則故舊合,羇旅則親戚離,二卦皆主離言之。雷與電俱至,其黨不亦盛乎,山上有火,其勢不亦孤乎。

離上而坎下也。

離為火,其性焱上;坎為水,其性潤下。三畫卦與重卦之義皆然。坎言「行有尚」,離言「畜牝牛吉」。水潤下故尚其行於上,火炎上故欲其畜於下。坎不行於上,則入於坎窞凶;離不畜於下,則突如其來如凶。平菴項氏曰:乾陽而在上,坤陰而在下者,陰陽之定體如人之首上而腹下也。離女而在上,坎男而在下者,陰陽之精,互藏其宅,如人之心上而腎下也,是故臀之精升而為氣,則離中之陰也;心之精降而為液,則坎中之陽也。火陰物也,而附於陽,故炎上,水陽物也,而藏於陰,故就下。然則日為陰,月為陽乎?曰:日則陽矣,而日中之精則陰之神也,月則陰矣,而月中之精則陽之神也,故曰離上而坎下,非知道者不足以識之。

小畜寡也,履不處也。

小畜之主六四也,不足以制在下之三陽,蓋其陰力單弱,故曰小畜寡也。履之主六三也,雖說而應乎乾,然其位不當而猖狂妄行,故曰履不處也。

需不進也,訟不親也。

需訟皆以乾而言,需之乾在坎下,有所待而行,故不進。訟之乾在坎上,相違而行,故不親。隆山李氏曰:乾上離下是為同人,乾上坎下是為訟,離為火,火性炎上而趨乾,故曰同人,親也;坎為水,水性就下與乾違行,故曰訟不親也。

頤養正也,大過顛也。

頤與大過相反,頤養則大過反是。東坡蘇氏曰:初上者本末之地,以陽居之則正,以陰居之則顛,故曰頤養正也,大過顛也。節齋蔡氏曰:自此以下有亂簡。案:雜卦例皆反對叶韻為序,今以其例改正。愚謂:蔡氏先大過後頤,蘇氏先頤後大過,此句當從蘇氏,其餘從蔡氏。

既濟定也,宋濟男之窮也。

既濟六爻皆當位,故定;未濟三陽皆失位,是為男之窮。夫未濟之三陰亦皆失位,不曰女之窮,而唯言男之窮,何也?曰:男陽也,女陰也,陽為君子,陰為小人,言陽而不及陰,又以見易為君子謀不為小人謀也。或曰:男之窮蓋獨指上九而言,上九陽爻未濟之終,失位之極,是為男之窮也。

歸妹女之終也,漸女歸待男行也。

歸妹者女子既歸之後也,既得所歸,則女道終矣。諺有之曰:女嫁為絕。此即女之終之謂也。孟子曰:男子生而願為之有室,女子生而願為之有家,女子以嫁為歸,有家則有所歸矣。漸者將歸之時,待男子之親迎而後行也。平菴項氏曰:終與窮不同,終者事之成,女之義從一而終,不可以復進也。窮者時之災,事窮勢極,君子之不幸也。

遘遇也,柔遇剛也;夬決也,剛決柔也。君子道長,小人道憂也。

遘即姤也,姤之時一陰在下而與眾陽相遇,故曰柔遇剛也,倒轉而為夬,則一陰在上為眾剛所決,故曰剛決柔也。君子陽類也,小人陰類也。君子之與小人,相為盛衰,猶陰陽之消長。君子長則小人憂,小人蓋以遭遇為喜,以決去為憂也。嵩山晁氏曰:鄭本憂作消。括蒼龔氏曰:遘,柔遇剛,非困之相遇矣。剛長乃終而復於乾也。深居馮氏曰:始言乾剛坤柔矣,此遂以剛決柔終焉,復其始也。夬決則乾矣,以明六十四卦之本於乾也。平菴項氏曰:自咸恒至此三十四卦,正與下經之數相當。隆山李氏曰,天下之事不至於決則不通,故雜卦之次序與十三卦之制器尚象,皆終于夬。 

周易集說卷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