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冬雷究竟是不是不祥的異象?

Jack 在 2020, 一月 16 - 15:41 發表

圖片來源:pikrepo.com 

今天看各大新聞版面都在討論一個問題,因為大家報導大同小異,就隨意找一篇讓大家參考:

 李富城稱冬雷為不祥之兆 氣象專家跟命理師紛打臉

關於正確解答,不多說,先看一篇中研院的科普文章:

 冬天打雷為什麼是不祥之兆?氣象學家有解釋

是不是,是一個問題;信不信,又是另一個問題。

就傳統的占候來說,冬雷的確就是一個不祥的異象。甚至這種占候還有現代的科學研究證據支持,所以這點完全不用懷疑。但身為現代人,我們究竟要不要相信這個異象是不祥預兆,以及它可能帶來的結果呢?這是另一個問題。

中研院文章中所談的那個研究,系統性地統計古代文獻的相關氣候資料,然後發現到古代將冬雷視為不祥的原因。簡單說:冬雷可能是一種氣候反常的徵兆,氣候反常會影響作物收成,進一步影響百姓生計,可能帶來饑荒,最嚴重可能影響到朝代興衰與政權的滅亡。

所以這種不祥徵兆算是古人生活經驗與智慧的總結,並不是迷信。

豫卦六二孔子注解說:「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君子見幾而作,不俟終日。」占候所呈現的預兆,就是孔子說的「幾」。在古代,也是對於帝王的一個提醒。聖明的君王看到這種不祥徵兆,可能就會開始展開應變措施。反之,如果君王擺爛,視若無睹,那麼萬一真的引發饑荒,最嚴重可能權位不保。

只不過身為現代人,可能對於這種氣候的影響比較具有應變能力,而受到的影響較小。雖然打雷的確在古代是不祥之兆,但身為現代人,也不用恐慌就是了,因為這種不祥之兆的意義,已經不像古代那樣重大了。

古代占候

關於冬雷為不祥之兆的古文獻證據應該很多,這裡就隨意舉幾個:

  • 禮記‧月令》:「仲冬行夏令,則其國乃旱,氛霧冥冥,雷乃發聲。」孔穎達疏:「其國乃旱,氛霧冥冥,雷乃發聲,皆天災也。」
  • 《管子‧四時》:「是故,春凋秋榮,冬雷夏有霜雪,此皆氣之賊也。刑德易節失次,則賊氣速至,賊氣速至,則國多災殃。」
  • 《風俗通》:「天冬雷,地必震,教令撓,則冬雷,民飢。」

《易經》有一卦叫「无妄」的,上乾天,下震雷。這兩個字的解釋很多,但傳統以來有兩大解釋。

一是宋儒的看法,很愛理解為至誠而無虛妄,因卦象為動以天,所言所行都符合天道。下震為動為行,而上乾為天。

但在漢易的傳統裡,主要理解為「無望」,有絕望的意思,簡單一字來說就是「災」,這也是《雜卦傳》說的:「无妄,災也。」

三國時的虞翻算是例外,他把「无妄」理解為「無亡」,即萬物不死的意思,卦象為生機(下震)藏於天下(上乾天),但他如此批評漢儒對無妄的解釋:

京氏及俗儒,以為大旱之卦,萬物皆死,无所復妄,失之遠矣。

由此可見,可能漢儒普遍將無妄理解為災難,具體而言就是大旱。為何漢代易學家會這樣理解?因為此卦乃冬天打雷,晴天霹靂之象。乾卦在後天八卦圖中居於西北方,乃寒冰之地,於時節來說為立冬。

古代占候,因科學不昌明,難免會有些迷信的成份,但也不能全部都以迷信視之。很多占候是古代生活經驗的累積而來,其來有自,了解它的原因之後,再下論斷不遲。

例如前一陣子高雄市鳳林公園出現大量老鼠,這在古代也是不祥之兆。用科學的角度來說,這可能代表老鼠的大量繁殖,老鼠大量繁殖很可能帶來重大的流行病疫情。高雄市這幾日不就傳出漢他病毒的感染案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