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卜筮列傳】梁武帝與群臣射覆

Jack 在 2018, 七月 30 - 08:59 發表

 

「射覆」是從漢代開始流行的一種猜謎遊戲,同時也是一種對易占能力的考驗。古書記載中的射覆高手,通常也都是易學大師。

「射」通「射燈謎」的「射」,猜的意思。覆為覆蓋。射覆就是猜出被覆蓋起來的東西。在射覆遊戲中,出題者常會找到一些匪夷所思的東西,將它覆蓋起來,然後由眾人去猜。而且通常都是透過揲蓍演卦,再以所得的卦象來推斷所射何物。

易占既然能夠預測未來,那麼也理當能夠猜出被覆蓋起來而不為人所知的物品。這是這個遊戲背後的基本思維,所以射覆高手通常也都是易占大師。這也可以說是古代考驗與認證易學能力的一種遊戲。

我們常聽一些易學老師說易經算命多麼準,什麼算出七、八成那都是很遜的咖,百分百一定算得出的才敢說出口。那麼我想,這些老師是否敢來射他幾覆試試?

關於射覆先前我們已經有一些文章發表,可再參考:

然而,像漢武帝時的東方朔還有三國時的管輅,雖然留下一些燴炙人口的故事,卻是沒有任何的實際卦例可藉以分析。

梁武帝的這個射覆故事,出自《太平廣記》所引《梁四公記》,不但完整記載了整個射覆過程,還有實際卦象可供研究。

據載,梁天監中,四公拜謁武帝,梁武帝見了相當高興,興緻一來,就命令沈約安排個射覆遊戲,讓文武百官同樂一下。剛好太史捕獲一隻老鼠,於是沈約就將它放在匣中獻了上來。

梁武帝先算了一卦,遇蹇   之噬嗑  。然後群臣當中有八個人被梁武帝點名也要獻卦來共襄盛舉。

武帝把占辭寫好之後,將它放在青蒲上,然後命令闖公也揲蓍演卦。闖公回答說:「聖人布卦,卦象已經出現了。只要依照這個卦象去推算就可,那裡需要再另外起卦。請帝賜卦。」

於是武帝就讓沈約把他所得的卦授給闖公,闖公依卦寫完占辭之後將它放在青蒲上。當時是八月庚子日巳時

首先是朗讀梁武帝所占的結果:先蹇後噬嗑,這是它的時間。內艮外坎,這是它的卦象。坎為盜,所以是老鼠。居蹇難的時候,動而被咬嗑,所以這是隻被抓的老鼠。噬嗑六爻,四無咎,一利艱貞,這和竊盜的事無關。但上九荷校滅耳凶,這就是因為偷東西而被打了,所以一定是一隻死老鼠。

群臣相當高興地手足舞蹈,灑花大呼萬歲。梁武帝感到非常滿意,臉上露出喜色。

接著朗讀八個臣子的射覆結果,有的是用顏色來推算,有的用氣來推變。有的是取卦象,有的則取爻來推演。有的依鳥獸龜龍的卦象,有的是用陰陽飛伏。大家的文章雖然都很玄遠,海闊天空,但卻沒有一人猜中的。

最後朗讀闖公的答案,他寫道:從時日王相來看(指從時間與日期的干支來看五行的旺與相),一定是生出老鼠。陰陽晦暗而進入了文明(上卦坎變為離,坎為晦暗,離為文明),從靜止而變成了震動(下卦艮變為震,艮為止,震為動)。動物失去他的本性,一定就會被擒獲。這個月金盛(八月秋天為金旺),制服它的一定是金。子為鼠(酉金生子水,當天為庚子日),時辰與艮合體(子在後天八卦坎方,坎與艮相鄰。《說卦》艮為鼠,但闖公似乎未採用《說卦傳》的艮為鼠),坎為盜,又是隱伏,隱伏為盜的東西,一定是老鼠。金的數是四(此可依河圖推,生數與成數為:水一六,火二七,木三八,金四九,土五十),所以老鼠有四隻。離為文明,是南方的卦,日中則昃,太陽都會下山了,更何況是屬陰的東西。晉卦的繇辭說:死如棄如(這是離九四爻辭,晉九四當是晉如鼫鼠),這就是這老鼠的結局。太陽下山時,它就會死了。

答案揭曉的時候,打開盒子,果然是一隻老鼠,還活著,百官驚叫失色,然後大罵闖公:「你不是說有四隻,嚇死人了。然後怎麼只有一隻?」

闖公說:把它剖開肚子看看。

梁武帝生性不愛殺生,所以並沒剖鼠。但相當悔恨自己沒完全猜中。

等到太陽偏西之後,老鼠如闖公所言,死了。這時才命令人將它剖開看看,果然肚裡懷了三隻小老鼠,一屍四命。

筮例剖析

這個故事算是把古代射覆描繪得最為完整的一個,從射覆該如何舉行,以及如何從卦象來推演物象,並留有確定的卦象供後世研究。

武帝的解卦主要以蹇卦上卦坎來推測,並從坎為盜論斷為鼠。比較奇怪的是後來使用的卦爻辭,怎麼看都像是武帝已知答案,然後硬是用卦象與卦爻辭來湊合的說法。

闖公的解卦主要是用干支和五行,他是以子為鼠來推測而得的。其實,依闖公的方法,根本不用這麼麻煩,因為十二生肖裝得進盒子拿來給人猜的,除了老鼠就是蛇了,不然你說牛、馬、狗的要怎麼放?龍的話…如果壁虎也算龍的話倒是多了一種可能。無論如何,以干支所屬生肖來射覆,它的局限性極大。

闖公所用的易經卦象不多,用到的只有以坎為盜為隱伏來強化是老鼠的推測。但比較奇怪的是,一開始的解卦裡,用的卦是武帝的蹇之噬嗑沒錯,但後來似乎走歪變成之卦為離卦,然後又變成是晉。他在「離為文明,南方之卦」緊接著說「日中則昃」,這句話出自豐卦《彖傳》,但從前後文來看,很可能指的是離卦九三「日昃之離」。後面又說「晉之繇曰,死如棄如」,這句話其實出自離卦九四。總體來看,闖公在關於周易經文與卦象的解釋上,真的是亂七八糟,連卦象、爻辭全都亂套了,然後還會神奇地全都猜中這才厲害。

整個故事其實有許多懸疑之處。

首先,武帝和闖公可能都有作弊之嫌。像是已經知道答案而強為套象與引用經文。卦都同樣解得亂七八糟,卻都能夠神奇地猜中。

其次,假設當中沒作弊,那麼可見卦解得對不對、好不好,正不正確,和準不準根本是兩碼子事,其實實務上也是如此,卦解的好不好對不對,與準不準真的是兩回事。

卦解得準不準通常都是口條能不能說服人讓人相信的問題。有的則是話術高明,其實算命師什麼結果也沒說,只是讓問卦者陷入自己的某種想法,自己被暗示之後預期會有某種結果。事後應驗,以為是算命師的鐵口直斷,神準。但事後不應驗時,算命師就可把話攤明:那是你自己想的,我當時可沒這麼說。

至於讓闖公猜中是隻懷了三隻老鼠的母鼠,這恐怕也是得持疑。因為老鼠懷胎至少都是五、六隻的。然後那麼剛好,武帝興緻一來,說要射覆,剛好太史不寫史變成捕鼠隊長了,又剛好沒事會把老鼠帶去參加這麼重大的聚會。這又是極為懸疑之處。

其實這些恐怕都只是小說家編出的故事,當中或者有些史實的元素,但一切不用太認真。

故事該如何改編?

最後,我們也來當個小說家,看要如何以八卦卦象推理出這是活著而有孕的老鼠,把這故事的劇本再編得漂亮一些。

由於射覆的屬性畢竟與一般吉凶占斷是不一樣的,所以占解方法也有重大的差異。例如,這是五個變爻的卦例,依春秋占法,當以之卦噬嗑為貞,本卦蹇為悔。但在物象的推演上,可能貞悔就不是那麼重要,卦爻辭也比較是輔助的角色,所以大致上占解者可能是把重點放在八卦卦象的推變上,甚至可以利用類似於清華簡《筮法》的四位法模式,以四個八卦直接推理物象即可。這種占解法可另外參考《梅花易》買香占故事。依理,或可以統一都以本卦下卦為主體即可,也就是蹇卦的艮卦,其餘卦象則可用來為這主體找到更多屬性。

《說卦傳》有艮為少男、為小石,為門闕,為果蓏,為閽寺,為指,為狗,為鼠,為黔喙之屬(山中野獸,如豹、狼),逸象還有艮為狐為猿…。

以上除了小石、果蓏和鼠,還有什麼可以裝進盒子裡讓人猜的?

手指頭的話雖不無可能,但太血腥可怕了。況且再加上上卦有坎,又是一種隱伏、陰暗,喜歡躲藏的東西。之卦有噬嗑,噬嗑通囓,可能這東西還會咬人。鼠為囓齒類,所以所有艮卦最可能的卦象就是老鼠。

或許還可從噬嗑推論說,這可能是被捕獸夾所捕獲的老鼠,因為噬嗑又有受刑而被施以桎梏的意味。艮上互體有離象,離為大腹為姙娠,因此是懷孕的母鼠,艮上還有互體坎,於數為六或五(六取河圖中的五行成數,五則是以坎為戊為五),因此懷的應該是六隻或五隻小老鼠(這比三隻還符合生物學)。下卦艮變為震,震為反生,因此為生鼠不是死的老鼠。

接下來的問題是,故事提到梁武帝生性不愛殺生,所以肯定是不能隨意解剖這隻活老鼠的。怎麼讓這隻活老鼠依劇情安排準時死掉,好讓答案能夠揭曉呢?

平心而論,蹇之噬嗑並無顯著的死亡之象,平常遇人占問,理當不會斷為死亡。但占卦是這樣的,你要將他說成活的,他就是活的,你希望他是死的,就一定可以找到死亡之象,這就是卦象占解的奧妙。

如果要當一個會賺錢的命理師,就應當善用恐懼行銷,學會尋找死亡災禍等凶象,活的也要能說成死的。例如,這一卦中一共可以找到三個坎象,坎通壙,就是墓穴的意思,而艮是山,也是封土,就是墳墓外堆起來高高的土。坎又是幽冥、是月,所以顯然就是在入夜之時這隻老鼠就會死了。

或者也可用梁武帝的方法,雖然這方法並不正確,但可以引個經文來唬人。之卦噬嗑上九說「何校滅耳,凶」,該爻在離日之上爻,所以日昃之時,這隻老鼠因為要逃跑而誤觸校具被打到耳邊頭破而死。

當然了,這老鼠還可因為你使用的占斷方法而有不同的死法。例如,你可以把五行加進來,下卦艮變為震,震雖是反生,老鼠是活的,但震木剋艮土,所以這老鼠終免於一死。噬嗑有桎梏校械之義,因此這隻老鼠因被夾在捕鼠器上過久而死亡。死亡時間再接前述梁武帝占斷即可。或者震乃雷擊,這隻老鼠會被雷公打死…。我是堅決反對使用錯、綜(變、覆)這類《周易》所沒有的卦象的,但如果你沒那麼多講究,再把錯卦綜卦加進來,可以編的劇情一定可以更加豐富多樣了。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