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4. 大壯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2:21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貢獻者:Jane


 

 大壯 乾下震上

大壯者,大者壯也。大謂陽也,四陽盛長,故為大壯,二月之卦也。為卦震上乾下,乾剛而震動,大壯之義也。又雷之威震于天上,聲勢壯大,亦大壯之義也。《序卦》:「遯者退也,物不可以終遯,故受之以大壯。」遯者陽衰而遯也,壯者陽盛而壯。衰則必盛,消長循環之理,所以次遯。 

大壯,利貞。

陽壯則占者吉亨,不必言矣。然君子所謂壯者,非徒以其勢之盛,乃其理之正也,故利于正。陰之進不正,則小人得以陵君子,故遯言小者利于貞。陽之進不正,則君子不能勝小人,故大壯言大者利于貞。大壯綜遯,二卦本是一卦,故卦下之辭如此。

 

《彖》曰:大壯,大者壯也,剛以動故壯。大壯利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

以卦體卦德釋卦名,又釋利貞之義而極言之。陽長過中,大者壯也。蓋正月泰,陽雖長而未盛,三月夬,陽已盛而將衰,皆不可以言壯,惟四陽則壯矣。且乾剛震動,剛則能勝其人欲之私,動則能奮其必為之志,何事不可行哉,此其所以壯也。卦體則勢壯,卦德則理壯,所以名壯。大者正也,言大者自無不正也。凡陽明則正,陰濁則邪,自然之理,故利于貞,若不貞則非大矣。正大者,正則無不大也。天地之情者,覆載生成所發之情也,一通一復,皆一誠之貫徹,豈不正?既正豈不大?故曰正大。蓋大者壯,以氣言,乃壯之本體也。大者正,以理言,所以運壯之道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又推極上天下地,莫非此正大之理,非特人為然也。一陽來復,見天地之心,四陽見其情。仁者天地之心,情則其所發也。

 

《象》曰:雷在天上,大壯,君子以非禮弗履。

非禮者,人欲之私也。履者踐履也,非禮弗履,則有以克勝其人欲之私矣,此惟剛健以動者可能。矯哉其強,何壯如之,雷在天上,大壯者,以聲勢而見其壯也。君子非禮弗履,大壯者以克勝其私,而見其壯也。

 

初九,壯于趾,征凶,有孚。

震為足,又初在下,趾之象也。征凶者,往則必裁抑擯斥也。孚者,自信其陽剛之正德也。初以陽居陽,乾之剛未盛也,故有孚。至三則乾剛極矣,故貞厲。

初九,陽剛處下,當壯之時,壯于進者也,故有壯趾之象。以是而往,凶之道也。然陽剛居正,本有其德,故教占者,惟自信其德,以甘窮困,不可有所往,往則凶矣。

 

《象》曰:壯于趾,其孚窮也。

既無應援,又卑下無位,故曰窮。當壯進之時,有其德而不能進,進則必凶,乃處窮之時矣,故惟自信其德,以自守可也。是其孚者,不得已也,因窮也,故曰其孚窮。賢人君子,不偶于時,棲止山林者,多是如此。

 

九二,貞吉。

中則無太過,不恃其強而猛于必進,所以此爻貞吉。

九二以陽剛當大壯之時,居中而不過于壯,蓋正而吉者也,故其占如此。

 

《象》曰:九二貞吉,以中也。

以中者,居中位也,與解卦得中道,未濟中以行正同。中立而不倚強哉矯,九二有焉。

 

九三,小人用壯,君子用罔,貞厲。羝羊觸藩,羸其角。羸力為切

罔者無也,言不用也。君子以義理為勇,以非禮弗履為大壯,故不用壯也。羝羊,壯羊也。羸者瘦也,病也。羝羊恃其強壯,乃觸其藩,其角出于藩之外,易去而難反,不能用其力,是角之壯者,反為藩所困制而弱病矣,故曰羸其角也。本卦大象兌,中爻為兌,皆羊之象,故諸爻皆以羊言之。震為竹為葦,藩之象也。觸藩者,用壯之象也。陽居陽位,故曰貞。羸角者,又貞厲之象也。

九三,過剛不中,又當乾體之終,交震動之際,乃純用血氣之強,過于壯者也。然用壯為小人之事,君子以義理為主,豈其所用哉,故聖人戒占者曰,惟小人則用壯,君子則不用也。茍用其壯,雖正亦厲,亦如羊之觸藩羸角也,壯其可恃哉。戒之之嚴,故占中之象又如此。

 

《象》曰:小人用壯,君子罔也。

言用壯者,小人之事,君子則無此也。

 

九四,貞吉,悔亡。藩決不羸,壯于大輿之輹。

貞吉悔亡者,惟正則吉,而悔亡也。決,破也,藩決不羸,承上文而言也。三前有四之阻隔,猶有藩焉。四前二陰,則藩決而可前進矣。震為大塗,兌為附決,藩決之象也。輹與輻同,車輪之中幹也。車之敗,常在折輹,輹壯則車強。四變坤,大輿之象也。壯于大輿之輹,言尚往而可進也。此二句,又貞吉悔亡之象也。

九四當大壯之時,以陽居陰,不極其剛,前無困阻,而可以尚往矣,故其占中之象如此。

 

《象》曰:藩決不羸,尚往也。

尚往者,前無困阻,而可以上進也。

 

六五,喪羊于易,无悔。易音亦

易即埸,田畔也。震為大塗,埸之象也。

本卦四陽在下,故名大壯,至六五無陽,則喪失其所謂大壯矣。故有喪羊于易之象,既失其壯,則不能前進,僅得无悔而已,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喪羊于易,位不當也。

位不當者,以柔居五位也。

 

上六,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艱則吉。

震錯巽,為進退,退遂之象也。艱者,處之艱難而不忽慢也。吉者,无攸利者,終得攸利也。六五已喪羊矣,而上六又羝羊觸藩者,蓋六五以一爻言也。上六則合一卦而言也,三則剛之極,上則動之極,所以爻象皆同。

上六壯終動極,所以觸藩而不能退。然其質本柔,又不能遂其進也,故有觸藩不能退遂之象。占者之无攸利可知矣。然猶幸其不剛,而不妄進也。若占者能艱以處之,則得以遂其進而吉矣。

 

《象》曰:不能退,不能遂,不詳也;艱則吉,咎不長也。

詳者,慎密也。不詳者,當壯終動極之時,不能度勢而行,審幾而進也。既詳則能艱矣。咎者不能退、不能遂之咎也,惟艱則能詳而咎不長矣。心思之艱難,所以能詳,識見之詳明,所以方艱。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