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7. 家人卦

kelly 在 2017, 九月 8 - 21:3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家人卦 離下巽上

家人,利女貞。

《彖》曰:家人,女正位乎內。

謂二也。

男正位乎外。

謂五也。

男女正,天地之大義也。家人有嚴君焉,父母之謂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

《象》曰:風自火出,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

火之所以盛者,風也,火盛而風出焉。家之所以正者,我也。家正而我與焉。

初九,閑有家,悔亡。

《象》曰:閑有家,志未變也。

家人之道,寬則傷義,猛則傷恩。然則是无適而可乎?曰: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至矣,言之有物也,行之有恒也!雖有悍婦、暴子弟,莫敢不肅然,而未嘗廢恩也,此所以為至也。曾子曰:「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曝慢矣;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矣。」如是,何閑之有?初九用剛於家之始,九三用剛於家之成,是以皆有悔也。夫所以至於閑者?惟德不足故也。德既不足,而又忘閑焉,則志變矣。及其未變而閑之,故悔亡。

六二,无攸遂,在中饋,貞吉。

《象》曰:六二之吉,順以巽也。

有中饋,无遂事,婦人之正也。

九三,家人嗃嗃,悔厲,吉。婦子嘻嘻,終吝。

《象》曰:家人嗃嗃,未失也。婦子嘻嘻,失家節也。

以陽居陽,過於用剛,故悔且危也。人見其悔且危也,而矯之以寬,則家敗矣。故告之以斯人之終吉,戒之以失節之終吝。

六四,富家,大吉。

《象》曰:富家大吉,順在位也。

家人有四陽二陰,而陰皆不失其位,以聽於陽。陽為政而陰聽之,家欲不治不可得也。富者治之極也,故六二貞吉,其治也;六四富家,其極也。以治極致富,則其富可久,此之謂大吉。

九五王假有家,勿恤,吉。

《象》曰:王假有家,交相愛也。

假,至也。王至有家,則是家也大矣。王者以天下為一家,家人之家近而相瀆,天下之家遠而相忘,知其患在於相瀆也,故推嚴別遠以存相忘之意,知其患在於相忘也。故簡易勿恤,以通相愛之情。家人四陽,惟九五有人君之德,故稱其德、論天下之家焉。君臣欲其如父子,父子欲其如君臣,聖人之意也。

上九,有孚威如,終吉。

象》曰:威如之吉,反身之謂也。

上九之所信者,三也。家人之无應者,惟三與上而已。人皆剛柔相與,而己獨兩剛相臨,是以終身不忘畏也。畏威如疾,民之上也,故畏人者人亦畏之,慢人者人亦慢之,此之謂反身。凡言終者,其始未必然也,婦子嘻嘻,其始可樂;威如之吉,其始苦之。

回應

         《易傳》一共七種十篇,分別是:《彖》上下篇、《象》上下篇、《文言》、《繫辭》上下篇、《說卦》、《雜卦》和《序卦》。

    《彖》是專門對《易經》卦辭的注解

   而「彖」字 本義作「豕走」解,乃豕搖晃前行之意。「豕性喜嬉水,遇雨不前」,在《詩經.小雅》就這麼描述:「有豕白蹢,烝涉波矣。」

    圖片中與絲網黏在一起的「彖」字,表示來自時空中的「波」(糸)相應則沾惹,而成「緣」!(抱歉圖片無法上傳)

    當「彖」豕走進「宀」則為「家」,《易經.序卦傳》說:「有夫婦,然後有父子。」生活在一起,成為一個「家」;當「彖」豕離開這個家則為「遯」(「出家」)。在《易經》六十四卦中就有家人卦與遯卦。

    家人《彖辭》曰:「家人,女正位乎內,男正位乎外………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

    遯卦《象辭》曰:「天下有山,遯;君子以遠小人,不惡而嚴。」

 

    二十八宿之一的奎宿又稱作「封豕」(封,大也),就是大隻豬仔啦!《史記.天官書》:「奎曰封豕,為溝瀆。」

    奎宿1°→15°,從周文王到孔子六百多年間,太陽周年視運行到奎宿,為24節氣中的「雨水」,在「雨水」後的第13天「卦氣」應需卦。「雨水」屬正月中氣,正月是播種的時節,亟待雨水灌溉,故正月節稱「立春」、正月中氣稱「雨水」。

    值得注意的是需卦與儒家文化密不可分,婚姻與家庭制度的倫常建立,從「人之需」開始;「儒」,从人 需聲。

    一切事情的生成,皆依賴各種條件。其直接主要的根本條件為「因」,間接配合成就的次要條件為「緣」。「緣」字單就字面解釋有攀爬之意,連結集合根本因及各種緣由互相配合才能成就現象界一切法,即為因緣。

    心宿也是二十八宿之一,其中心宿二,是在銀河系的一顆紅超巨星,也是天蠍座內最亮的恆星,代表著"蠍子的心臟"。(天文四象「左青龍」,在中國則是稱蒼龍的心。)

    在殷商時代(約前1600—前1046),心宿1°→8°。太陽周年視運行到此為24節氣中的「寒露」,「卦氣」應歸妹卦。這個時候正好是北方南下避冬的鴻雁到達《易經》觀測天象的緯度,古人稱這時的物象為「鴻雁來賓」。

 

    歸妹卦是《易經》排序的第54卦,第53卦為漸卦,5354兩卦是專講婚嫁的卦。

    漸卦《彖辭》曰:「漸之進也,女歸吉也。進得位,往有功也。進以正,可以正邦也。」卦爻的經文就是取鴻雁遷徙過程作為比喻,「鴻漸于干」、「鴻漸于磐」、「鴻漸于陸」、「鴻漸于木」、「鴻漸于陵」、「鴻漸于陸」。(禪宗有所謂頓教之法門,當初翻譯佛經時有參考《易經》的漸卦。)

 

      小篆从心、雁聲,本義作「合」解,(見通訓定聲)乃指兩方面互相一致之意;心合而後言行皆合,故應从心。又以雁為合群之候鳥,飛翔有序,求眾相合,故應从雁聲。(按:小篆、金文應字心、雁,草書於雁上多加一點。)

        漸卦強調依序漸進,有鴻雁之象,故漸卦六爻皆用「鴻漸」來形容;應字即从心、雁聲也,此亦有宗教「應心」之意。

    歸妹《彖辭》曰:「歸妹,天地之大義也。天地不交,而萬物不興,歸妹人之終始也。說以動,所歸妹也......。」

    《尚書序》云:「武王勝殷殺受、立武庚、以箕子歸、作鴻範(又作「洪範」)。」

「鴻範」就是以鴻為範(「鴻範」篇與《易經》的「洛書」有聯繫)。

 

    《易經》經文提到雁與鶴,雁與鶴是屬於一夫一妻制的鳥類,一旦結為配偶後,便形影不離,終生相隨,是標準的恩愛夫妻。

    鶴的繁殖季節是在每年的二月至四月間,鶴是屬於早成性的鳥類,還在蛋裏面時,就會在殼裏面細聲地叫,親鶴也會對著蛋唱和地叫著,迎接新生一代的到來。當雛鶴快要誕生前,在蛋殼內用嘴輕啄著蛋殼時,做為父母的雄、雌鶴更會發出愉快地鳴叫聲,雄鶴是「卡……、卡……」地叫,有如得意的父親,雌鶴則是「卡吱、卡吱」有如興起的母親。

    大約二、三個月之後,幼鶴才能夠伸展雙翅,翱翔青空。但是,即使幼鶴已能自在飛翔,幼鶴和親鶴仍然保持親密的關係,並不離家獨力謀生。這種親子關係,往往維持到幼鶴自組家庭時才結束。

 

    鴻雁的遷徙成「人」字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