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3. 屯卦 (水雷屯)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0:28 發表

  屯卦 (水雷屯)

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圖:小配)

屯的字義有三個層面:困難、停留,積聚。首先它是「難」,生命開始,面對成長的困難。其次,因為困難而停頓,屯有停留、駐留之意,如屯兵,即駐兵。屯墾,為停留在某地開墾。停留之後開始累積能量,即積聚之義,通囤,如屯積、屯糧。若是人群的停留、聚集,那麼就是邨,村莊之義。因此屯卦是面對困難,停下腳步以積聚能量的意思。

卦序上屯是繼乾坤而來的第三卦,也是天地初開之後生物開始要伸展的階段。《序卦傳》:「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

卦象外坎內震,動藏險中。外坎即外面有危險、挑戰。內震即藏動於內,伺機而動之義。動藏於內則外坎就是天險、屏障,但若不安於內,貿然而行,那麼坎就成為難以突破的實質危險。

得屯卦,雖面對困難,但困難只是挑戰,不等同於事情之不可為,應著重實力的累積,養精畜銳,是最佳對策。處屯之時,行動固然危險,但單純守靜亦難有所成,動靜之間的最佳平衡應該在於在原地努力,致力於鞏固根基,培養實力,但不可輕易主動出擊,因此卦辭說「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總體而言屯是偏凶之卦,特別是短期的事情來說,會面對艱困的挑戰。但屯亦有亨通之道,只不過往往需要很長的時間累積之後,特別是卜問大事時,甚至可能必需等到下一世代,或者是事情的新一波循環。

屯卦的吉道在於足夠的抗壓性與積極的執行力,處事的陽剛與果決,否則難以濟屯難局勢。反之,如果處事柔弱,抗壓不夠,那麼屯卦將成實質的凶卦。也因此在各爻的論斷上,陽爻會偏吉,如初九及九五;陰爻則要有陽爻救濟則可逢凶化吉,如六四因與初九相應又與九五比應,因而得吉。

這也是王弼《周易略例》所說的:「此一卦皆陰爻求陽也。屯難之世,弱者不能自濟,必依於彊,民思其主之時也。故陰爻皆先求陽,不召自往;馬雖班如,而猶不廢;不得其主,无所馮也。初體陽爻,處首居下,應民所求,合其所望,故大得民也。」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駐留在原地,匯聚了許多良好條件,宜於堅定守正。不要有遠行,利於建立諸侯。

建立諸侯比喻設立防禦之屏障,或布局人事。坎險在外可取象溝瀆,以溝瀆為天險,有防禦之效。此因屯卦策略為留在原地,屯兵駐留,若行動則坎變成危險,若只是留在原地則坎成保護之天險。

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有磐石及大柱,根基及基礎非常穩固,宜於貞定,利於建立諸侯。

這一爻為屯卦最開始的時候,此時正是建立根本,穩定基礎的時機。震為動,動處於內而不進,外有坎,互卦有艮,為動而不進之象。故曰磐桓,利居貞。

磐桓或作盤桓、般桓,有兩種解釋,一是難進之貌,徘徊的意思。二是以磐為磐石,桓為大柱,磐桓即磐石與大柱,比喻穩定的根基。房子有磐石及大柱,則結構穩固適於居住。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人馬聚集而盤旋不進,騎著馬在原地打轉。來者不是盜賊,而是來求婚者。女子因為守貞,因此一直未能懷孕生子。十年之後,才終於婚合而懷孕生子。

此段言求婚過程的疑慮很深,因此有乘馬盤旋不進之貌。女子起初可能因為感覺被逼婚之故,所以不答應婚媾,因此「貞不字」。要等待十年之久,關係回復正常而接納對方之後,才終於答應婚合。十年比喻事情之艱難,需要長久等待與經營。而前面之乘馬則隱喻「馬上」求成之急切,但反而因此而被誤會為盜賊來犯,或者被認為是來逼婚,導致遭受懷疑而遇到了更大的困難。此比喻事情不能急切。

屯如邅如,難以前進而原地盤旋之狀,或指人馬聚集而盤旋之狀。邅,音沾。邅如為徘迴貌。班如,在原地打轉,或指往回走,班師回朝的「班」,通般。

匪寇婚媾有兩種解釋。一、若不是盜賊來犯,就已順利完成婚姻。匪,非,否定的意思。或作「若非」,可譯作我們說的「要不是…」。二、來者不是賊寇,而是來求婚媾的。字,懷孕生子。不字,未能懷孕生育。字也可解釋作女子許嫁或嫁人。

六三,即鹿無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象》曰: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到山林裡打獵,沒有守山林的人帶路就貿然進入,其危險可知。最好能知難而退。若一意前往,將自取其咎。

即鹿,逐鹿。鹿也可作麓,即鹿也就是進入山麓。六三在互體艮山之下,山麓之象。虞,虞人,古時掌管山林鳥獸的人。《周禮》有「山虞」及「澤虞」之職掌。

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也。

騎著馬在原地打轉,想要求婚合。勇往直前則吉,無所不利。

六四當位,下與初九相應,上承九五。屯難之世,柔需剛助,因此六四雖處多懼之位(因多懼所以班如),但能得陽剛之助,所以有功,故吉無不利。

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屯積美食自己享用,問小事則吉,若是問大事則凶。

九五為陽剛居中之君位,雖然有才能也有權力,但身陷坎險困難之中,為小人所包圍,所以只能做小事,無法做大事。

膏,原意為豬油等一類油脂之物,古代被視為美食。屯其膏,屯積美食,私藏美食。形容人之私心,諷人君位高而心狹。九五本處最尊之位,可以嘉惠天下,但卻只知滿足一己私欲,屯積美食自己享用,不懂得如何膏澤於民。

這裡的「貞」解釋為「卜問」。小貞,卜問的為小事。大貞,卜問的為大事。

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騎著馬在原地打轉乾著急,痛哭流涕至於泣血不止。

身處危險,本身既無能力應付,又無救兵可幫忙,只能騎著馬在原地打轉乾著急。屯難之世原本只有陽剛之君子可以救濟危難,上六居坎卦之極端,又乘陽,因此完全沒有人可以協助幫忙。坎為血,又為水,為加憂,故曰泣血漣如。

回應

老師好

屯卦卦義中有"養精畜銳" 應為"養精蓄銳"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