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周易全解】19 臨卦

Jack 在 2015, 六月 12 - 21:19 發表

19    臨卦 地澤臨

臨,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凶。初九,咸臨,貞吉。九二,咸臨,吉,无不利。六三,甘臨,无攸利,既憂之,无咎。六四,至臨,无咎。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上六,敦臨,吉,无咎。

 卦辭  初九  九二  六三

 六四  六五  上六  彖傳注

【卦名】

今本:臨 帛書:林 歸藏:林禍 秦簡:臨 清華簡:

《說文》:「臨,監臨也。」臨即監察,視察,引申有管理、治理的意思。

金文的臨象一個人從高處往下看眾人的樣子,為居高視下、俯視、監視之意。其「臥」字旁象一個人低頭往下看,「品」則代表眾人。品字《說文》解釋說「眾庶也,從三口。」

帛本卦名作林,學者多以林為臨之假借,因此仍以監臨的臨解釋。

《爾雅》:「林,君也。」這個解釋也引起學者諸多不同的見解,事實上在古經典中很難找到這樣的解釋。少數可見者如《詩經.賓之初筵》「百禮既至,有壬有林」毛傳:「壬大林君也。」然而「有壬有林」的「林」另一較為普遍的解釋為盛大的意思。「林」本義即樹木之叢生,原本就有盛大的意思,這也與《序卦傳》「臨者大也,物大然後可觀」一致。

郭鵬飛〈爾雅釋詁「林烝天帝皇王后辟公侯,君也」探析〉一文對於「林,君也」的各派說法剖析甚詳,該文結論認為「林」是「臨」的假借,取君的動辭義,即「統治」的意思,因此「林,君也」也是監臨之義。

總合各項資料與見解,林與臨兩字可互為假借,有監臨、管理之義外,也有盛大的意思。然而放在《周易》經文脈絡之中,仍以監臨、管理來解釋較為通順。

林禍

《歸藏》卦名作「林禍」,多出的「禍」字也讓學者有很多猜測,多數認為指的是卦辭「至於八月有凶」。

如聞一多認為,臨卦應作瀶,通霖、淋。「林禍」作「霖禍」、「淋禍」,就是水災的意思,八月秋天大水成災,即「至於八月有凶」。這也是《孟子.離婁下》所說的:「七八月之間雨集,溝澮皆盈。」以及《莊子.秋水》:「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涘渚崖之間,不辯牛馬。」

依《說文》,霖為雨下超過三日,淋「一曰淋淋,山下水皃」。那麼這與卦象是有些相似的,因地下有澤水,就是地下有大水之象,雨後積水,水災之象。又兌為毀折,積水而毀折就是大水成災。

陳鼓應則認為「禍」是「害」的假借,害又假借為「轄」。林為君,因此「林禍」即「君轄」的意思,此與臨之為治理之義互通。另一解釋為林為君,君為眾,害為夥,「林禍」即「眾夥」。相較之下陳鼓應看法雖然與經義符合,但是解釋上稍嫌迂迴。

清華簡卦名作「」,文獻整理者只說此字有聲符「林」字,因此訓為「臨」。

原簡作,左邊從言,右邊上方從林,下方有點像是「壐」字篆文的簡寫,又有點不像。這個字到底是什麼字,有什麼典故,還有待古文字學者更多的研究。

但初步看來,讓人懷疑,《歸藏》作「林禍」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字被拆成了兩個字?這個字是否與有些形近?其次, 從言,言或許是個義符。

【卦義】

臨近,監察、監督,管理。

綜觀臨卦卦爻辭,臨解釋作監察,或是大水,於義皆可通。但以解釋為監察、治理於義理上最佳。

就卦象來說,下兌澤為大水,上坤土掩之,有治水之義。因此「臨」字或許原本就一語雙關,一方面指大水,一方面也指官員監督治水之事。

但監臨的卦義從卦氣理論來看更為清楚,鄭玄:「臨,大也。陽氣自此浸而長大。陽浸長矣,而有四徳,齊功於乾,盛之極也。人之情盛則奢滛,奢淫將亡,故戒以凶也。」孔穎達則認為,消息卦中凡是陽長之卦八月都有凶,不只臨卦,而特別在臨卦講,是因為臨有盛大之義,所以特別以此為戒:「陽長之卦,每卦皆應八月有凶。但此卦名臨,是盛大之義,故於此卦特戒之耳。若以類言之,則陽長之卦,至其終末皆有凶也。」

就卦氣來看,臨卦為二個陽爻逐漸往上增長,陽氣開始進逼於陰氣並往泰卦發展,至泰卦就是「大來小往」之時。因此臨卦代表的是君子之道在增長,小人之道在消退的時候,也有長官親臨監督的意味。卦氣的消長從十月坤卦之後,為「息卦」(息是生長的意思),也就是陽氣增長陰氣消退的卦。十一月復卦一陽歸來,為一元復始,十二月臨卦,陽氣開始增長,為陽剛用事,臨即陽剛用事之義。到一月泰卦,小往大來,三陽開泰。至四月乾卦之後開始則為「消卦」(消為消退),也就是陽氣消退陰氣增長,五月姤卦陰氣歸來,女子用事。

《彖》傳說:「臨,剛浸而長,說而順,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剛浸而長講的就是陽氣之逐漸生長。剛中而應意指臨卦主爻九二居中而與上五相應。

《序卦》:「喜隨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蠱,蠱者事也。有事而後可大,故受之以臨,臨者大也。物大然後可觀,故受之以觀。」卦序上臨卦與觀卦是繼蠱卦之後,相綜的一對對卦。蠱卦為有事而飭,發奮圖強,力精圖治。臨卦則是親自監督、治理,觀卦則是公布命令,召告天下。

臨卦的凶應雖說是在八月,但實則就義理來說,八月象徵的是陽剛之氣消退而陰柔之氣增長。八月有災是在警告說,小心陽剛之氣無法持續,所以反應在事情上則是應當注意對事情的熱情只有三分鐘熱度。或者在組織之中,官長對事情的關注,只是短暫性的,而無法持續性或是制度性的維持,如此則不需多久,小人之勢將會反撲。

王弼曰:此剛長之卦也。剛勝則柔危矣,柔有其德,乃得免咎。故此一卦,陰爻雖美,莫過无咎也。

臨,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凶。

  • 彖曰:臨,剛浸而長,說而順,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
  • 象曰:澤上有地,臨。君子以教思无窮,容保民无疆。
  • 序卦:蠱者事也。有事而後可大,故受之以臨,臨者大也。物大然後可觀,故受之以觀。
  • 雜卦:臨觀之義,或與或求。
  • 帛書《易之義》:林之卦,自誰不先瞿。

【今解】

大人來監察,大亨通,利於貞定。到八月會有凶。

《彖傳》:「臨,剛浸而長,說而順,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臨卦卦象為陽氣逐漸增長,內悅而外順,九二以剛居中而與六五相應,因此大亨通以貞定。之所以說「八月有凶」,因為不用多久陽氣就會消退。

雖然現在是陽氣增長的時候,但到了八月,陽氣消退,陰氣增長,小人得位,君子失道,為人臣者殺害君王。八月有凶可以是一種警惕,陽氣沒有一定增長的道理,應未雨綢繆,在承平之世時就要有所戒備,才能長治久安。另一種解讀,臨為陽長之卦,八月為陰長陽消,八月有凶比喻人當持續陽氣之增長,若有如八月陽氣不長反退,那麼就有災難。

陸振奇:「日陽象,月陰象。八,少陰之數。七,少陽之數。故言陰來之期曰八月,言陽來之期曰七日。」

【字義】

至於八月有凶:八月會有凶險,因為到時候陰陽易位,換成陰氣增長,陽氣消退,有臣殺君之象。但對於「八月」有許多種解釋。一、周曆的八月,即遯卦。虞翻說:「與遯旁通,臨消於遯,六月卦也。于周爲八月。遯弑君父,故至于八月有凶。」鄭玄說:「臨卦斗建丑而用事,殷之正月也。當文王之時,紂爲无道,故于是卦爲殷家著興衰之戒,以見周改殷正之數云。臨自周二月用事,訖其七月,至八月而遯卦受之,此終而復始,王命然矣。」依鄭玄的說法,臨卦在殷商時原本為一月,也是一年的開始,文王時因為商紂無道,所以就以該月做為國運興衰時的警戒。到周朝之後改正朔,以臨卦為二月,八月是遯卦。之所以在臨卦時說「至於八月有凶」,也是沿自文王之習,以該月開始自我警惕。二、八月之卦,觀卦。因為觀與臨相綜,卦氣上臨為剛長,而觀卦為剛消。俞琰:「臨十二月之卦,二陽雖長,不足喜也。倒轉為觀,則四陰長於下,二陽消於上,故曰至于八月有凶。觀八月之卦,故言八月。」來知德:「言至建酉,則二陽又在上,陰又逼迫陽矣。至于八月,非臨數,至觀八箇月也。言至建酉之月為觀,見陰之消不久也。」朱熹:「或曰,八月,謂夏正八月,於卦為觀,亦臨之反對也。」三、 八月為否卦。李鼎祚:「臨十二月卦也。自建丑之月,至建申之月,凡閱八月,則成否也。」從臨起算到否卦,總共歷經八個月(臨卦亦算在內)。四、復卦陽始生之後的八個月,也就是遯卦。程頤:「八月謂陽生之八月,陽始生於復,自復至遯,凡八月。」朱熹:「八月,謂自復卦一陽之月,至于遯卦二陰之月,陰長陽遯之時也。」以上說法以第二種最為通俗而易於理解,也就是八月為觀卦。然而第一種說法,以周朝的八月為「遯」卦亦相當可取。

君子以教思无窮,容保民无疆:君子因此而教導人民思考而沒有窮盡,包容與保護人民而沒有疆界。兌為朋友講習,故曰教思。坤厚載物,德合無疆,故曰容保民無疆。

初九,咸臨,貞吉。

象曰:咸臨貞吉,志行正也。

【今解】

感化式的治理,剛正而且地位正當。貞正則吉。

王弼:「卦唯二陽,遍臨四陰,故二爻皆有咸臨之象。初九剛而得正,故其占為貞吉。」臨卦只有初、二兩個陽爻,兩個陽爻監臨四個陰爻,所以兩陽都為「咸臨」。陽為大,陰為小,初九與九二皆為大,監臨四陰之大人。初九剛正而當位,與四相應,所以貞吉。

【字義】

咸臨:傳統咸有兩種解釋,一是感,二是皆。一,咸為感,感應、感化之義。《易經》中咸卦就是做為「感」來解釋。王弼:「咸,感也。感,應也。」意指初九與六四相感應。虞翻曰:「咸,感也。得正應四,故貞吉也。」二,咸為皆,如俞琰、來知德作此主張。因為臨卦只有兩個陽爻,為初九與九二,兩爻皆監臨百姓,所以兩爻都說「皆臨」。帛本作「禁林」,但咸卦帛書作「欽」。依帛書,此處之咸與咸卦之感應有所不同。《説文》:「禁,吉凶之忌也。」禁為禁忌的意思,與緘可互通。緘臨,約束之治理方式。

九二,咸臨,吉,无不利。

象曰:咸臨吉无不利,未順命也。

【今解】

嚴格的治理,吉無不利。

九二「咸臨」當作「鹹臨」,鹹為苦的意思,鹹臨即「苦臨」,嚴苛的監臨、治理。九二上為四陰所乘,又是剛長近逼四陰的陽爻(象官長),因此有嚴苛之象。相較於初九的感化管理,六三的輕鬆放任管理,九二最近四陰而能嚴格管理,處中而多譽之位,因此吉無不利。

傳統解釋認為,九二與初九同樣為有感之臨,認為九二是具有中庸之德的一爻,又與六五相應,因此說「吉,無不利」。虞翻曰:「得中多譽,兼有四陰,體復初,元吉,故无不利。」但《象傳》說:「咸臨吉无不利,未順命也。」語意相當奇怪而不可解,朱熹注解直接簡單說「未詳」。王弼則認為未順命而吉,是因為六五柔弱,九二未能順其命方得為吉:「有應在五,感以臨者也。剛勝則柔危,而五體柔,非能同斯志者也。若順於五,則剛德不長,何由得吉无不利乎?」

【字義】

咸臨:依陳鼓應說法,此咸臨與初九當有別,為嚴格的監臨、管理。「咸臨」假借為「鹹臨」,鹹為苦的意思。高亨以為九二咸臨當作「威臨」:「周易通例,一卦之筮辭,其文有相同者,其旨趣必異。」高亨舉鳴謙、幹父之蠱,以及大過棟撓等爻辭為例指出,臨卦初九、九二皆曰咸臨,吉,因此必定有一爻為譌,進一步引用《象傳》「咸臨吉无不利,未順命也」說:「民未順命,故臨之以威,是古本九二爻辭作威臨也。」陳鼓應贊同高亨「其文有相同者,其旨趣必異」的觀點,但認為「咸臨」為「鹹臨」之義,鹹訓為苦,與六三「甘臨」相對,就如節卦「苦節」與「甘節」相對:「苦謂疾切過分,甘謂鬆緩不及。苦臨,謂嚴苛督治。九二剛爻,但處於柔位,又為四陰所乘;群陰未順於陽,故當嚴律峻法以督治之。〈象傳〉所說『咸臨吉無不利,未順命也』即是此義。」諸說以陳鼓應於易理最為切合。帛本作「禁臨」,可解為「緘臨」。

六三,甘臨,无攸利;既憂之,无咎。

象曰:甘臨,位不當也,既憂之,咎不長也。

【今解】

輕鬆的監臨,沒什麼利益。既然知道要憂慮,就能免於罪咎。

六三失位乘陽而無應,處下兌口之位,兌為說為悅,以好話取悅人之象。此為鄉愿式的視察,無監臨之實質功效。兌為無利之象,故曰無攸利。不過若能夠知道憂慮,那麼還可免於罪咎;反之,如果不知憂慮,就有罪咎。六三為多憂之地,所以說「既憂之」。六三爻動全卦成泰,因此憂而動之則無咎。虞翻曰:「兌爲口,坤爲土,土爰稼穡作甘。兌口銜坤,故曰甘臨。失位乘陽,故无攸利。言三失位无應,故憂之。動而成泰,故咎不可長也。」

【字義】

甘臨:輕鬆的視察。甘,原指味美,這裡指輕鬆、隨便。甘又可引申做取悅、討好的意思。不管是輕鬆,或者取悅式的監臨。

无攸利:無所利,無遠利。攸為所,或為遠。無所利,無利益。無遠利,無長遠之利益。

六四,至臨,无咎。

象曰:至臨无咎,位當也。

【今解】

親臨現場的治理,沒有罪咎。

六四當位,與初九相應。

【字義】

至臨:親自到現場的管理。至,解釋為「到」。《說文》:「至,鳥飛从高下至地也。从一,一猶地也,象形。」至為來到地面,六四為坤地之始,至地之象。朱震:「臨道尚近,臨之至也。」意思是六四是最接近群眾者,因坤為地為眾。朱熹:「處得其位,下應初九,相臨之至,宜无咎者也。」「至」還可解釋為「極至」,引申為善。如孔穎達:「履順應陽,不畏剛長,而己應之,履得其位,能盡其至極之善而為臨,故云至臨。」陳鼓應亦採此說。

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

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

【今解】

睿智的治理,君王德政,吉。此言君王行事合宜而有睿智。

六五為君位,柔順中正,又與九二相應,是能夠接納諫言與容納賢才之君王。《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因六五居中爻。

【字義】

大君:泛指國君,周天子或諸侯國國君。「大君」《周易》中出現三次,師上六「大君有命」、履六三「武人為于大君」,臨六五「大君之宜」。孔穎達:「大君謂天子也,言天子爵命此上六,若其功大,使之開國為諸侯;若其功小,使之承家為卿大夫。」又《左傳》襄公二十一年「大君」杜預注:「大君,謂天王。」孔疏:「進言於王而稱大君,知大君謂天王也。大君,君之大者,故以為天子。《易》云『大君有命』亦謂天子也。」又古時稱諸侯國國君夫人為「小君」,或者可能以「大君」稱呼諸侯國國君。

上六,敦臨,吉,无咎。

象曰:敦臨之吉,志在內也。

【今解】

敦厚篤實的治理,吉,沒有罪咎。

上六高而無位(沒有地位),但本性柔順。坤土為敦厚之象,特別是上爻。如復卦上六曰「敦復」,艮卦上爻曰「敦艮」(上九變成坤)。

【字義】

敦臨:敦厚、篤實的治理。

【彖傳注】

剛浸而長:以消息卦解釋臨卦。臨卦是消息卦而來,復卦剛長而成臨。浸,逐漸。

說而順:以上下二體卦德解釋臨卦。下兌說而上坤順,說而順之象。

剛中而應:以九二主爻解釋臨卦。臨卦為復卦剛長而來,此剛長之爻即九二。九二剛中而與六五相應,故曰剛中而應。

大亨以正,天之道也:大亨以正解釋元亨利貞。臨卦大亨以正,此乃天道。虞翻曰:「大享以正,謂三動成乾。天得正爲泰,天地交通。故亨以正,天之道也。」

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以陰陽消息解釋經文「至于八月有凶」。陽長陰退為息,陰長陽退為消。消不久,陰長陽退乃不久之事。臨為陽長之卦,若不久而陰長陽退,則是遭凶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