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2. 坤之第二

Jack 在 2012, 九月 17 - 21:2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文,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8. 比 飛上喬木

宋本無此一句。 又「鼓其羽翼」宋本作「升高鼓翼」。

9. 小畜 五範四載

《周禮》大馭祭,軌,乃飲。註:故書軌為範。杜子春云:軌當為範,車軾前也。《說文》車部,範,範較也,從車。範省聲,讀與犯同。《唐韻正》軌字注引五範四軌。宋本作五軛,非。

10. 履 敝笱在梁,魴逸不禁。漁父勞苦,連室乾口。

宋本無此一行。履下接「四足五角」句。

13. 同人 析薪在剋。

宋本無此一句。

14. 大有 遷延惡人。

宋本作「奸延」,非。 又「炎火為殃」宋本作「災火」。

16. 豫 鉛刀攻玉,堅不可得。

睽之歸妹云:鉛刀攻玉,无不鑽鑿。《韓詩外傳》:鉛刀畜之而干將用之,不亦難乎。《漢書.賈誼傳》:鏌鋣為鈍兮,鉛刀為銛。《後漢.隗囂傳》:駑馬鉛刀,不可強扶。《班超傳》而無鉛刀一割之用乎。

又「盡我筋力,胝蠒為疾」:比之大過亦云:「胝繭為疾」,與上得合韻。宋本作為侯,誤。胝謂胼胝,蠒即繭字。《戰國策》:足重繭而不休息。注:足傷皮皺如蠶繭也。損之晉云:「盡我筋力,胼胝為疾」,正與胝蠒同義。何本胝作眠;宋本蠒作璽,皆誤。

17. 隨 舉袂覆目。

宋本作「舉被」,非。

20. 觀 北辰紫宮。

《漢書.李尋傳》:紫宮極樞通位。帝紀孟康曰:紫宮,天之北宮也。極天之北極星也。《淮南子.天文訓》:紫宮者,太乙之居也。

23. 剝 南山大玃,盜我媚妾。

《太平御覽‧獸部》引《博物志》:蜀中南高山上有物似獼猴,長七尺,能行健步,名曰猴玃,一名馬化,或曰猳玃。同行道婦人有好者,輒盜之以去,人不得知。行者每經過其旁,皆以其長繩相引,然故不免。此能別男女氣臭,故取女不取男。去而為家室,其無子者,終身不得還,十年之後,形類之,意亦惑迷,不復思歸。有子者,輒送還其家。產子皆如人,有不食養者,母輒死,故無敢不養也。及長,與人不異,皆以楊為姓。故今蜀中西界多謂楊姓者率皆猳玃、馬化之子孫,時時有玃爪者。

《說文》:玃,母猴也。引《爾雅》:玃,父善顧,攫持人也。釋獸,今作貜。郭注:貑貜也。釋文:貜字亦作玃,俱縛反。

25. 无妄 昧為目病。

宋本作「眯為目疾」。

26. 大畜 典冊法書,藏在蘭臺。

《漢書‧百官公卿表》:御史大夫一曰中丞,在殿中蘭台,掌圖籍秘書。《後漢書‧班固傳》:除蘭臺令史,遷為郎典校秘書。《續漢書‧百官志》:蘭臺令史六百石,掌奏及印工文書。《文選》宋玉風賦:楚襄王遊於蘭臺之宮。是古有蘭臺之名,西漢因之。

28. 大過 瘤癭禿疥,常不屬遠。

《太平御覽》癭引癭瘤痬瘝。宋本遠作逮,與上害合韻。

30. 離 齊魯爭言,戰於龍門。

《漢書‧五行志》:《春秋》桓公十四年,御廩災,董仲舒以為先是四國共伐魯,大破之於龍門。注引韋昭曰:魯郭門。公羊桓十年冬,齊侯衛侯鄭伯來戰於郎。何休注:龍門之戰,不舉地也。桓十三年,公會紀侯,鄭伯,及齊侯,宋公,衛侯,燕人,戰,齊師,宋師,衛師,燕師,敗績。何注:郎雖近,猶尚可言其處,今親戰龍門,兵攻城池,尤危,故恥之。疏引《春秋》說曰:龍門之戰,民死傷者滿溝也者。主說此經,故知之。《太平御覽‧人事部》引《春秋考異》:龍門之下,血如江。宋均注:龍門戰在魯桓十三年。

31. 咸 農人豐敞。

宋本作豐敵,非。

33. 遯 鴟鴞破斧。

一本作破府,誤。

又賴旦忠德。旦謂周公旦,宋本旦作其,非。

34. 大壯 乾溪驪山,泰楚結冤。

《左氏》昭六年傳,楚令尹子蕩帥師伐吳,師于豫章,而次于乾谿。注:乾谿在譙國城父縣南,楚東境。溪、谿同。

35. 晉 挒潔累累。

《玉篇》手部,挒,呂結切,捺也。《廣韻》十七薛,挒,埤蒼云搩也。

比之大有又作「列潔累累」,宋本挒作椡。

又嫫母衒嫁,《史記.五帝紀》《索隱》:嫫母,黃帝第四妃。《說文》作母,都醜也。《楚辭.九章》:母姣而自好。无妄之豫云:東家中女,母最醜。渙之蠱云:嫫母畏晝。

36. 明夷 訾陬開門。

井之鼎云:訾陬開門。《左式》襄三十年傳,歲在娵訾之口。疏引孫炎云:娵訾之歎,則口開四方。營室東壁,四方似口,故因名云。李巡云:娵訾,元武宿也。營室,東壁北方宿名。《爾雅.釋天》:營室謂之定,娵訾之口,營室東壁也。

案:焦氏明於星象,故娵訾、降婁諸宿履見《易林》。

《開元占經》石氏中官占引焦延壽曰:攝提星近大角,若不居其故,近戚有謀賊王者。大角星角起揚,光若近帝席,左右有以席害主者。文昌動搖不如故,三公誅,不乃后死。

石氏外官占引焦延壽曰:天樓星上近柱,王者樓殿有飛,不知其處,若有大火燒之者。傅說星入星,天下有祝詛人主者,若有巫醫之害,以入日占國。魚星明則河海水皆出。天弓張,天下盡兵,主與臣相謀。

甘氏中宮占引焦延壽曰:陰德星明,太子伐主,若有女主治天下者。傳舍星入紫微宮垣間,外人來入漢宮害上,若邊兵六起,人星不具,王者有子,不成而死,星盡不見,有人傳相驚以詔事,若有詐偽詔者。市樓星不見,兵作於市,若遠人來入漢市,以兵相害。亢池不居亢度中,則廟有大怪,以主司日見則主命終。酒旗不見,天下有燕。大喪,酒以亡。司怪星不行宮中,有大怪。若天下多怪物。天高星,近井鉞,大臣斬,不乃高為下,下為高。左更星久動搖,王者以出,必道之,其不動者以出乃吉。左更,輻近尾吉,遠尾天下有為害者。

流星占引焦延壽曰:流星入北辰,兵大起。

《玉海》天文類,《景祐乾象書》引焦延壽占,皆校文之僅存者,故備探之。

37. 家人 姊妹本居。

宋本作弟妹合居。

38. 睽 邯鄲反言,父兄生患。

《史記.呂不韋傳》:子楚,秦庶孽,諸孫不韋賈邯鄲,見而憐之,事安國君。及華陽夫人立為嫡嗣,不韋取邯鄲諸姬有身,子楚從不韋飲,遂獻其姬,生子政。又進嫪毐於太后,許令人以腐罪告之,是反言也。其後夷毐三族,殺太后所生二子,是父兄生患也。

宋本作「兄弟生患」。

(毓崧案:《史記》趙世家云:主父初以長子章為太子,後得吳娃,愛之,為不出者數歲,生子何,乃廢太子章而立何為王。吳娃死,愛弛,憐故太子,欲兩王之,猶豫未決,故亂起,以至父子俱死,為天下笑。《易林》所謂邯鄲,即趙之國都。父兄即主父與太子章;反言即廢立猶豫之事;生患即亂起俱死之事也。)

42. 益 鶴盜我珠,逃於東隅。

賁之噬嗑曰:黃鶴失珠,無以為明。毛本作「黃鵠」,古鵠鶴多通用。孫柔之《瑞應圖》曰:晉平公鼓琴,有元鶴二雙而下,銜明珠於庭,一鶴失珠,覓得而走。師曠掩口而笑。

43. 夬 三姦成虎,曾母投杼。

《戰國策.魏策》:「今一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否。」二人言市有虎,寡人疑之矣。三人言市有虎,寡人信之矣。

又《秦策》:曾子處費,費人有與同名族者而殺人,告曾子母,曰:「吾子不殺人。」織自若。有頃,人又曰:「曾參殺人。」頃之,一人又告之,其母懼投杼。

51. 震 三年生狗,以戌為母。

一本作三牛。案:十二辰禽,戌為狗,故以戌為母也。

52. 艮 塗回道塞。

宋本作「塗遏」。

53. 漸 探懷得蚤。

《說文》:,齧人,跳蟲。叉,古爪字,或從蚤,子皓切。

無有凶憂。所願失道,善居漸好。

56. 旅 流潦滂霈。

宋本潦作淹。

58. 兌 齊魯寇戰,敗於犬邱。

《春秋》隱八年,宋公衛侯遇於垂。杜注:垂,衛地。《左傳》:齊侯將平宋衛,遇於犬邱。杜注:犬邱,垂也。地有兩名,杜此說衛地,非也。齊魯敗宋,乃在宋之犬邱,非衛境也。《春秋》隱十年,公敗宋師於菅。杜注:齊鄭後期,故公獨敗宋。菅,宋地。又《左傳》鄭子然侵宋,取犬邱。杜注:譙國郡,酇縣東北有犬邱城,是犬邱宋地也。

63. 既濟 少子入獄。

宋本作小子。

64. 未濟 蝦蟆大王。

宋本作蝦代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