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周易集說.繫辭下傳二》1300~1305

弇儀 在 2012, 四月 14 - 21:27 發表

《周易集說.繫辭下傳二》

1300

窮神而知化則從容中道遊於何思何慮之天而與

天為一矣茲非德之盛乎故曰窮神知化德之盛也

窮神猶言窮理盡性知化猶言至於命横渠張子曰

窮神是窮盡其神也入神是僅能入於神也言入如

自外而入義固自有淺深又曰窮神知化乃德盛仁

熟之所致非智力能強也紫陽朱子曰此上四節皆

以釋咸九四爻義

易曰困于石據于蒺藜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子曰非

 

1301

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據而據焉身必危既辱且危

死期將至妻其可得見焉

困之六三上有九四如石之當吾前三也非所困而

困焉名之辱也必矣下有九二如蒺藜之居吾後三

也非所據而據焉身之危也必矣既辱且危奚可動

哉動則變為大過之棺椁是死期之將至也妻其可

得見耶死期將至古本作死其將至釋文云亦作期

橫渠張子曰此明不能利其用也括蒼龔氏曰困之

 

1302

六三不能安身以崇德況利用乎紫陽朱子曰石是

挨動不得底物事自是不須去動他若只管去用力

徒自困耳又曰且以人事言之有著力不得處若只

管著力去做少間去做不成他人便道自家無能便

是辱了名

易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無不利子曰隼者禽

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

何不利之有動而不括是以出而有獲語成器而動者

 

1303

隼者禽也弓矢者公用以射隼者也器謂弓矢人謂

公也隼居高墉之上而公用射之此小人處危地而

將就擒之時也是時君子之器已成是以動而無所

碍出而有所獲也昔也時未至則君子藏器於身又

何敢動今也動而無不利如此謂其成器而後動者

也括者結而有所凝之謂伊川程子曰行一身至於

天下之事苟無其器與不以時而動小則括塞大則

 

1304

喪敗自古喜而為而無成功或顛覆者皆由是也横

渠張子曰此明能精義以致用者括蒼龔氏曰解之

上六能利用矣況安身以崇德乎

子日小人不恥不仁不畏不義不見利不勸不威不懲

小懲而大誡此小人之福也易曰屨校滅趾无咎此之

謂也

小人不以不仁為恥故見利而後勸不見利不勸也

不以不義為畏故威而後懲不威不懲也如噬嗑初

 

1305

九曰屨校滅趾無咎此乃小懲而大誡是為小人之

福也此以下比先泛論事物之理然後舉易曰以證

之與前不同郭京曰動字誤作勸字横渠張子曰所

舉易義是聖人議論到此因舉易義以成之亦是人

道之大且要者也

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小人以小善

為无益而弗為也以小惡為无傷而弗去也故惡積而

不可揜罪大而不可解易曰何校滅耳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