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周易集說.繫辭下傳二》第1292~1299頁

弇儀 在 2012, 四月 11 - 10:24 發表

《周易集說.繫辭下傳二》

1292

  民謂陰

    右第四章僅兩節疑錯簡前一節當屬前章後一

    節當在貞夫一之下

易曰憧憧往來朋從爾思子曰天下何思何慮天下同

歸而殊塗一致而百慮天下何思何慮

   此以下釋咸九四爻義思者索其所欲慮者防其所

  惡何思何慮謂天下萬事萬物之往來甚眾若以思

  慮為感則是自取其憧憧也如日月寒暑未嘗不往

 

1293

來而其往來也任氣之自運何思何慮又如尺蠖龍

蛇未嘗不屈伸而其屈伸也委形之自然何思何慮

天下之理本同歸而殊其塗者自不同天下之理本

一致而百其慮者自不一蓋往來者人事之常安能

使之不往來但不可加以思慮之憧憧爾若加思慮

之憧憧則徒自紛紛然豈咸感之道哉兩稱天下何

思何慮蓋甚言咸感之道君子以虛受人無所事乎

思慮也龜山楊氏曰易所謂無思者以為無所事乎

 

1294

思云爾故其於天下之故感而通之而已今曰不可

以有思又曰不能無思此何理哉

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則

暑來暑往則寒來寒暑相推而歲成焉往來者屈也來者

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

日月相推而明生寒暑相推而歲成此皆自然之往

來非憧憧往來也往者屈來者信屈信相感而生生

之不息則其利無窮矣信音伸伊川程子曰此以往

 

1295

來屈信明感應之理屈則有信信則有屈所謂感應

也故日月相推而明生寒暑相推而歲之功用由是

而成故曰屈信相感而利生焉感動也有感必有應

凡有動皆為感感則必有應所應復為感感復有應

所以不已也又曰近取諸身百體皆具屈信往來之

義只於鼻息之間見之屈信往來只是理不必將既

屈之氣復為方信之氣生生之理自然不息如復言

七日來復其間無所斷續陽已復生物極必返其理

 

1296

須如此橫渠張子曰屈信相感而利生焉感以誠也

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龍蛇之蟄以存身也精義入神以

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過此以往未之或知也

尺蠖屈而求信龍蛇蟄而存身此皆物性之自然也

義即易中之義致與大學致知之致同精研義理無

亳釐之差而深造於神妙所以致之於用也見於用

而利施於身而安所以為崇德之資也精義入神內

 

1297

也致用外也自內而達外猶尺蠖之屈以求信也利

用安身外也崇德內也即外以養內亦猶龍蛇之蟄

以存身也屈信之道不過如斯而已故又曰過此以

往未之或知也伊川程子曰前云屈信之理矣復取

物以明之尺蠖之行先屈而後信蓋不屈則無信信

而後有屈觀尺蠖而知感應之理也龍蛇蟄藏所以

存息其身而後奮迅也不蟄則不能奮矣動息相感

乃屈信也君子潛心精微之義入於神妙所以致用

 

1298

也潛心精微積也致用施也積與施乃屈信也利用

安身以崇德也承上文致用而言利其施用安處其

身所以崇大德業也紫陽朱子曰因言屈信往來之

理而又推以言學亦有自然之機也又曰精義二字

聞諸長者所謂義者宜而已矣物之有宜有不宜事

之有可有不可吾心處之知其各有定分而不可易

所謂義也精義者精於此而已所謂精云者猶曰察

之云耳精之之至而入於神則於事物所宜亳釐委

 

1299

曲之間無所不悉有不可容言之妙矣此所以致用

而用無不利也誠齋楊氏曰精於庖者其刀入神精

於射者其矢入神茍入神矣其致用於庖與射也何

有精於技猶若是而況精於義理而入神者乎是故

以之致用則用必利以之安身則身必安

窮神知化德之盛也

   神無方妙而不可測者也化無迹泯而不可見者也

   自精義入神真積力久以至於窮盡其神是以知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