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3. 既濟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6 - 11:4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文字輸入:Joanna


 既濟  離下坎上

既濟,《序卦》:有過物者必濟,故受之以既濟。能過於物,必可以濟,故小過之後,受之以既濟也。為卦水在火上,水火相交,則為用矣。各當其用,故為既濟。天下萬事,已濟之時也。

既濟,亨小,利貞。初吉,終亂。

既濟之時,大者既已亨矣,小者尚有亨也。雖既濟之時,不能无小,未亨也。小字在下,語當然也。若言小亨,則為亨之小也。利貞,處既濟之時,利在貞固,以守之也。初吉,方濟之時也。終亂,濟極則反也。

彖曰:既濟亨小者,亨也。利貞,剛柔正而位當也。

既濟之時,大者固已亨矣,唯有小者亨也,時既濟矣。固宜貞固以守之。 卦才剛柔正當其位,當位者,其常也,乃正固之義,利於如是之貞也。 陰陽各得正位,所以為既濟也。

初吉,柔得中也, 

二以柔順文明而得中,故能成既濟之功。二居下體,方濟之初也,而又善處,是以吉也。

終止則亂,其道窮也。

天下之事,不進則退,无一定之理。濟之終,不進而止矣,无常止也。衰亂至矣,蓋其道已窮極也。九五之才,非不善也,時極道窮,理當必變也。聖人至此,奈何曰:唯聖人,為能通其變於未窮,不使至於極也,堯舜是也。故有終,而无亂。

象曰: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水火既交,各得其用,為既濟。時當既濟,唯慮患害之生,故思而豫防,使不至於患也。自古天下既濟而致禍亂者,蓋不能思患,而豫防也。

初九,曳其輪,濡其尾,无咎。

初以陽居下,上應於四,又火體其進之志銳也。然時既濟矣,進不已則及於悔咎,故曳其輪,濡其尾,乃得无咎。 輪所以行,倒曳之使不進也。獸之涉水,必揭其尾,濡其尾,則不能濟。方既濟之初,能止其進,乃得无咎。不知已,則至於咎也。

象曰:曳其輪,義无咎也。

既濟之初而能止其進,則不至於極,其義自无咎也。

六二,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

二以文明中正之德,上應九五剛陽中正之君,宜得行其志也。然五既得尊位,時已既濟,无復進,而有為矣。 則於在下賢才,豈有求用之意,故二不得遂其行也。自古既濟而能用人者鮮矣,以唐太宗之用言,尚怠於終,況其下者乎。於斯時也,則剛中反為中滿,坎離乃為相戾矣。人能識時知變,則可以言易矣。二,陰也,故以婦言。 茀,婦人出門以自蔽者也。喪其茀,則不可行矣。二不為五之求用,則不得行,如婦之喪茀也。然中正之道,豈可廢也,時過則行矣。逐者,從物也。從物,則失其素守,故戒勿逐。自守不失,則七日當復得也。卦有六位,七則變矣。七日得,謂時變也。雖不為上所用,中正之道无終廢之理,不得行於今,必行於異時也。聖人之勸戒深矣。

註* 茀ㄈㄨˊ古代婦女乘車不露于世,車之前後設障以自隱蔽

象曰:七日得,以中道也。

中正之道,雖不為時所用,然无終不行之理。故喪茀七日,當復得,謂自守其中,異時必行也,不失其中,則正矣。

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

九三當既濟之時,以剛居剛,用剛之至也。既濟而用剛如是,乃高宗伐鬼方之事,高宗必商之高宗。天下之事,既濟之事,既濟而遠伐暴亂也。威武可及而以救民為心,乃王者之事也。唯聖賢之君,則可若騁威武,忿不服貪土地,則殘民肆欲也。故戒不可用小人。小人為之,則以貪忿私意也。非貪忿,則莫可為也。三年克之,見其勞憊之甚。聖人因九三當既濟而用剛,發此義以示人為法為戒,豈淺見所能及也。

象曰:三年克之,憊也。

言憊以見其事之至難,在高宗為之則可,无高宗之心,則貪忿以殃民。

六四,繻*有衣袽*,終日戒。

四在濟卦而水體,故取舟為義。四近君之位,當其任者也。當既濟之時,以防患慮變為急。繻當作濡,謂滲漏也。舟有罅*漏,則塞以衣袽,有衣袽以備濡漏。又終日戒懼,不怠慮患,當如是也。不言吉,方免於患也。既濟之時,免患則足矣。豈復有加也。

註* 繻:ㄒㄩ 細密的絲織品

註* 袽:ㄖㄨˊ破爛的衣服或破舊的棉絮

註*罅:ㄒ一ㄚˋ裂縫

象曰:終日戒,有所疑也。

終日戒懼,常疑患之將至也。處既濟之時,當畏慎如是也。

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

五中實,孚也。二虛中,誠也,故皆取祭祀為義。東鄰,陽也,謂五。西鄰陰也,謂二。殺牛,盛祭也。禴,薄祭也。盛不如薄者,時不同也。二五皆有孚誠中正之德,二在濟下,尚有進也,故受福;五 處濟極,无所進矣,以至誠中正守之,茍未至於反耳。理无極,而終不反者也。巳至於極,雖善處无如之何矣,故爻象唯言其時也。

註* 禴:ㄩㄝˋ

象曰: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時也,實受其福,吉大來也。

五之才德非不善,不如二之時也。二在下,有進之時,故中正而孚,則其吉大來,所謂受福也。吉大來者,在既濟之時,為大來也。亨小,初吉是也。

上六,濡其首,厲。

既濟之極,固不安而為危也。又陰柔處之,而在險體之上,坎為水,濟亦取水義,故言其窮,至於濡首,危可知也。既濟之終,而小人處之,其敗壞可立而待也。

象曰:濡其首,厲,何可久也。

既濟之窮,危至於濡首,其能長久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