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4. 姤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5 - 21:44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文字輸入:Joanna


  巽下乾上

姤,《序卦》:夬,決也。决必有遇,故受之以姤。姤,遇也。决,判也,物之决判則有遇合,本合則何遇,姤所以次夬也。為卦乾上巽下,以二體言之,風行天下,天之下者萬物也。風之行,無不經觸,乃遇之象。又一陰始生於下,陰與陽遇也,故為姤。

 

姤,女壯,勿用取女。

一陰始生,自是而長,漸以盛大,是女之將長壯也。陰長則陽消,女壯則男弱,故戒勿用取如是之女。取女者,欲其柔和順從,以成家道。姤乃方進之陰,漸壯而敵陽者,是以不可取也。女漸壯則失男,女之正家道敗矣。姤雖一陰甚微,然有漸壯之道,所以戒也。

 

彖曰:姤,遇也,柔遇剛也。

姤之義遇也。卦之為姤,以柔遇剛也。一陰方生,始與陽相遇也。

 

勿用取女,不可與長也。

一陰既生,漸長而盛,陰盛則陽衰矣。取女者欲長久而成家也,此漸盛之陰,將消勝於陽,不可與之長久也。凡女子、小人、夷狄,勢茍漸盛,何可與久也,故戒勿用取如是之女。

 

天地相遇,品物咸章也;

陰始生於下,與陽相遇,天地相遇也。陰陽不相交遇,則萬物不生;天地相遇,則化育庶類。品物咸章,萬物章明也。

 

剛遇中正,天下大行也,

以卦才言也,五與二皆以陽剛居中與正,中正相遇也。君得剛中之臣,臣遇中正之君,君臣以剛陽遇中正,其道可以大行於天下矣。

 

姤之時義大矣哉。

贊姤之時,與姤之義,至大也。天地不相遇則萬物不生,君臣不相遇則政治不興,聖賢不相遇則道德不亨,事物不相遇則功用不成,姤之時與義皆甚大也。

 

象曰:天下有風,姤,后以施命誥四方。

風行天下,无所不周,為君后者,觀其周徧之象,以施其命令,周誥四方也。風行地上,與天下有風,皆為周徧庶物之象。而行於地上,徧觸萬物,則為觀,經歷觀省之象也。行於天下,周徧四方,則為姤,施發命令之象也。諸象,或稱先王,或稱后,或稱君子、大人。稱先王者,所以立法制,建國作樂,省方敕法,閉關、育物、享帝皆是也。稱后者,后王之所為也,財成天地之道,施命誥四方是也。君子,則上下之通稱。大人者,王公之通稱。

 

初六,繫于金柅,貞吉。有攸往,見凶。羸豕孚蹢躅*。

姤,陰始生而將長之卦,一陰生則長而漸盛,陰長則陽消,小人道長也,制之當於其微而未盛之時。柅,止車之物。金,為之堅強之至也。止之以金柅而又繫之,止之固也。固止使不得進,則陽剛貞正之道吉也。使之進往,則漸盛而害於陽,是見凶也。羸豕孚蹢躅,聖人重為之戒,言陰雖甚微,不可忽也。豕,陰躁之物,故以為況。羸弱之豕雖未能強猛,然其中心在乎蹢躅。蹢躅,跳躑也。陰微而在下,可謂羸矣,然其中心常在乎消陽也。君子小人異道,小人雖微弱之時,未嘗无害君子之心,防於微則无能為矣。

註* 蹢:ㄉ一ˊ 躅:ㄓㄨˊ

 

象曰:繫于金柅,柔道牽也。

牽者,引而進也。陰始生而漸進,柔道方牽也。繫之于金柅,所以止其進也。不使進,則不能消正道,乃貞吉也。

 

九二,包有魚,无咎,不利賓。

姤,遇也。二與初,密比相遇者也。在他卦,則初正應於四;在姤,則以遇為重。相遇之道,主於專一。二之剛中,遇固以誠,然初之陰柔,群陽在上而又有所應者,其志所求也。陰柔之質,鮮克貞固。二之於初,難得其誠心矣,所遇不得其誠心,遇道之乖也。包者,苴裹也。魚,陰物之美者。陽之於陰,其所悅美,故取魚象。二於初,若能固蓄之,如包苴之有魚,則於遇為无咎矣。賓,外來者也。不利賓,包苴之魚豈能及賓,謂不可更及外人也。遇道當專一,二則雜矣。

 

象曰:包有魚,義不及賓也。

二之遇初,不可使有二於外,當如包苴之有魚。包苴之有魚,義不及於賓客也

 

九三,臀无膚,其行次且,厲,无大咎。

二與初既相遇,三說初而密比於二,非所安也。又為二所忌,惡其居不安,若臀之无膚也。處既不安則當去之,而居姤之時,志求乎遇,一陰在下,是所欲也,故處雖不安,而其行又次且也。次且,進難之狀,謂不能遽舍也。然三剛正而處巽,有終不迷之義,若知其不正,而懷危懼不敢妄動,則可以无大咎也。非義求遇,固巳有咎矣;知危而止,則不至於大也。

 

象曰:其行次且,行未牽也。

其始志在求遇於初,故其行遲遲未牽,不促其行也。既知危而改之,故未至於大咎也。

 

九四,包无魚,起凶。

包者,所裹畜也,魚所美也。四與初為正應,當相遇者也。而初已遇於二矣,失其所遇,猶包之无魚,亡其所有也。四當姤遇之時,居上位而失其下,下之離由己之失德也。四之失者,不中正也,以不中正而失其民,所以凶也。曰初之從二,以比近也,豈四之罪乎。曰在四而言,義當有咎,不能保其下,由失道也,豈有上不失道而下離者乎。遇之道,君臣民主,夫婦朋友,皆在焉。四以下睽,故主民而言為上而下離,必有凶變起者,將生之謂。民心既離,難將作矣。

 

象曰:无魚之凶,遠民也。

下之離,由己致之。遠民者,己遠之也。為上者,有以使之離也。

 

九五,以杞包瓜,含章,有隕自天。

九五下亦无應,非有遇也,然得遇之道,故終必有遇。夫上下之遇,由相求也。杞,高木而葉大。處高體大而可以包物者,杞也;美實之在下者,瓜也。美而居下者,側微之賢之象也。九五尊居君位,而下求賢才,以至高而求至下,猶以杞葉而包瓜,能自降屈如此,又其內蘊中正之德充實,章美人君如是,則无有不遇所求者也。雖屈己求賢,若其德不正,賢者不屑也,故必含蓄章美,內積至誠,則有隕自天矣。猶云自天而降,言必得之也。自古人君至誠降屈,以中正之道求天下之賢,未有不遇者也。高宗感於夢寐,文王遇於漁釣,皆由是道也。 

 

象曰:九五含章,中正也,

所謂含章,謂其含蘊中正之德也。德充實,則成章而有輝光。

 

有隕自天,志不舍命也。

命,天理也。舍,違也。至誠中正,屈己求賢,存志合於天理,所以有隕自天必得之矣。

 

上九,姤其角,吝,无咎。

至剛而在最上者,角也。九以剛居上,故以角為象。人之相遇,以降屈以相從,和順以相接,故能合也。上九高亢而剛極,人誰與之,以此求遇,固可吝也。己則如是,人之遠之,非他人之罪也,由己致之,故无所歸咎。

 

象曰:姤其角,上窮吝也

既處窮,上剛亦極矣,是上窮而致吝也。以剛極居高而求遇,不亦難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