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7. 隨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3 - 22:4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震下兌上

隨,《序卦》:「豫必有隨,故受之以隨。」夫悅豫之道,物所隨也,隨所以次豫也。為卦,兌上震下,兌為說,震為動,說而動,動而說,皆隨之義。女隨人者也,以少女從長男,隨之義也。又震為雷,兌為澤,雷震於澤中,澤隨而動,隨之象也。又以卦變言之,乾之上來居坤之下,坤之初往居乾之上,陽來下於陰也。以陽下陰,陰必說隨,為隨之義。凡成卦,既取二體之義,又有取爻義者,復有更取卦變之義者,如隨之取義,尤為詳備。

隨,元亨利貞,无咎。

隨之道,可以致大亨也。君子之道,為眾所隨,與己隨於人,及臨事擇所隨,皆隨也。隨得其道,則可以致大亨也。凡人君之從善,臣下之奉命,學者之徙義,臨事而從長,皆隨也。隨之道,利在於貞正,隨得其正,然後能大亨而无咎。失其正則有咎矣,豈能亨乎?

 

《彖》曰:隨,剛來而下柔,動而說,隨。

大亨貞,无咎,而天下隨時。

卦所以為隨,以剛來而下柔,動而說也,謂乾之上九來居坤之下,坤之初六往居乾之上,以陽剛來下於陰柔,是以上下下,以貴下賤,能如是,物之所說隨也。又下動而上說,動而可說也,所以隨也。如是則可大亨而得正,能大亨而得正,則為无咎。不能亨,不得正,則非可隨之道,豈能使天下隨之乎?天下所隨者時也,故云天下隨時。

 

隨時之義大矣哉!

君子之道,隨時而動,從宜適變,不可為典要,非造道之深,知幾能權者,不能與於此也。故讚之曰:「隨時之義大矣哉!」凡贊之者,欲人知其義之大,玩而識之也。此贊隨時之義大,與豫等諸卦不同,諸卦時與義是兩事。

 

《象》曰: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嚮晦入宴息。

雷震於澤中,澤隨震而動,為隨之象。君子觀象以隨時而動。隨時之宜,萬事皆然,取其最明且近者言之。君子以嚮晦入宴息:君子晝則自強不息,及嚮昏晦,則入居於內,宴息以安其身,起居隨時,適其宜也。《禮》:君子晝不居內,夜不居外,隨時之道也。

 

初九,官有渝,貞吉,出門交有功。

九居隨時而震體且動之主,有所隨者也。官,主守也。既有所隨,是其所主守有變易也,故曰「官有渝,貞吉」,所隨得正則吉也。有渝而不得正,乃過動也。出門交有功:人心所從,多所親愛者也。常人之情,愛之則見其是,惡之則見其非,故妻孥之言雖失而多從,所憎之言雖善為惡也。苟以親愛而隨之,則是私情所與,豈合正理,故出門而交則有功也。出門謂非私暱,交不以私,故其隨當而有功。

 

《象》曰:官有渝,從正吉也。

既有隨而變,必所從得正則吉也。所從不正,則有悔吝。

 

出門交有功,不失也。

出門而交,非牽於私,其交必正矣,正則无失而有功。

 

六二,係小子,失丈夫。

二應五而比初,隨先於近,柔不能固守,故為之戒云:若係小子,則失丈夫也。初陽在下,小子也;五正應在上,丈夫也。二若志係於初,則失九五之正應,是失丈夫也。係小子而失丈夫,舍正應而從不正,其咎大矣。二有中正之德,非必至如是也,在隨之時,當為之戒也。

 

《象》曰:係小子,弗兼與也。

人之所隨,得正則遠邪,從非則失是,无兩從之理。二苟係初,則失五矣,弗能兼與也。所以戒人從正當專一也。

 

六三,係丈夫,失小子,隨有求得,利居貞。

丈夫九四也,小子初也。陽之在上者丈夫也,居下者小子也。三雖與初同體,而切近於四,故係於四也。大抵陰柔不能自立,常親係於所近者。上係於四,故下失於初,舍初從上,得隨之宜也,上隨則善也。如昏之隨明,事之從善,上隨也。背是從非,舍明逐暗,下隨也。四亦无應,无隨之者也,近得三之隨,必與之親善。故三之隨四,有求必得也。人之隨於上,而上與之,是得所求也。又凡所求者可得也。雖然,固不可非理枉道以隨於上,苟取愛說以遂所求。如此,乃小人邪諂趨利之為也,故云利居貞。自處於正,則所謂有求而必得者,乃正事君子之隨也。

 

《象》曰:係丈夫,志舍下也。

既隨於上,則是其志舍下而不從也。舍下而從上,舍卑而從高也,於隨為善矣。

 

九四,隨有獲,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

九四以陽剛之才,處臣位之極,若於隨有獲,則雖正亦凶。有獲,謂得天下之心隨於己。為臣之道,當使恩威一出於上,眾心皆隨於君。若人心從己,危疑之道也,故凶。居此地者奈何?唯孚誠積於中,動為合於道,以明哲處之,則又何咎?古之人有行之者,伊尹、周公、孔明是也,皆德及於民,而民隨之。其得民之隨,所以成其君之功,致其國之安,其至誠存乎中,是有孚也;其所施為无不中道,在道也;唯其明哲,故能如是以明也,復何過咎之有?是以下信而上不疑,位極而无逼上之嫌,勢重而无專強之過。非聖人大賢,則不能也。其次如唐之郭子儀,威震主而主不疑,亦由中有誠孚而處无甚失也,非明哲能如是乎?

 

《象》曰:隨有獲,其義凶也。有孚在道,明功也。

居近君之位而有獲,其義固凶。能有孚而在道,則无咎,蓋明哲之功也。

 

九五,孚于嘉,吉。

九五居尊得正而中實,是其中誠在於隨善,其吉可知。嘉,善也。自人君至於庶人,隨道之吉,唯在隨善,而已下應二之正中,為隨善之義。

 

《象》曰:孚于嘉吉,位正中也。

處正中之位,由正中之道,孚誠所隨者正中也,所謂嘉也,其吉可知。所孚之嘉,謂六二也。隨以得中為善,隨之所防者過也,蓋心所說隨,則不知其過矣。

 

上六,拘係之,乃從維之,王用亨于西山。

上六以柔順而居隨之極,極乎隨者也。拘係之,謂隨之極,如拘持縻係之。乃從維之,又從而維繫之也,謂隨之固結如此。王用亨於西山,隨之極如是。昔者太王用此道,亨王業于西山。太王避狄之難,去豳來岐,豳人老稚扶攜以隨之如歸市,蓋其人心之隨,固結如此,用此故能亨盛其王業於西山。西山,岐山也。周之王業,蓋興於此。上居隨極,固為太過,然在得民之隨,與隨善之固,如此乃為善也,施於他則過矣。

 

《象》曰:拘係之,上窮也。

隨之固如拘繫維持,隨道之窮極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