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5. 謙卦

Jack 在 2011, 九月 23 - 22:4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謙卦 艮下坤上(地山謙)

謙,《序卦》:「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其有既大,不可至於盈滿,必在謙損,故大有之後,受之以謙也。為卦坤上艮下,地中有山也。地體卑下,山高大之物,而居地之下,謙之象也。以崇高之德,而處卑之下,謙之義也。

謙,亨,君子有終。

謙有亨之道也。有其德而不居,謂之謙。人以謙巽自處,何往而不亨乎。君子有終,君子志存乎謙巽,達理故樂天而不競,內充故退讓而不矜。安履乎讓,終身不易,自卑而人益尊之,自晦而德益光顯,此所謂君子有終也。在小人則有欲必競,有德必伐,雖使勉慕於謙,亦不能安行而固守,不能有終也。

《彖》曰:謙亨,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

濟當為際。此明謙而能亨之義。天之道,以其氣下際,故能化育萬物,其道光明。下際謂下交也。地之道,以其處卑,所以其氣上行,交於天,皆以卑降而亨也。

天道虧盈而益謙,

以天行而言,盈者則虧,謙者則益,日月陰陽是也。

地道變盈而流謙,

以地勢而言,盈滿者傾變而反陷,卑下者流注而益增也。

鬼神害盈而福謙,

鬼神謂造化之跡。盈滿者禍害之,謙損者福祐之,凡過而損,不足而益者,皆是也。

人道惡盈而好謙。

人情疾惡於盈滿,而好與於謙巽也。謙者人之至德,故聖人詳言,所以戒盈而勸謙也。

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

謙為卑巽也,而其道尊大而光顯。自處雖卑屈,而其德實高不可加尚,是不可踰也。君子至誠於謙,恒而不變,有終也,故尊光。

《象》曰:地中有山,謙,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

地體卑下,山之高大而在地中,外卑下而內蘊高大之象,故為謙也。不云山在地中,而曰地中有山,言卑下之中蘊其崇高也。若言崇高蘊於卑下之中,則文理不順。諸象皆然,觀文可見。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君子觀謙之象。山而在地下,是高者下之,卑者上之,見抑高舉下、損過益不及之義;以施於事,則裒取多者,增益寡者,稱物之多寡以均其施與,使得其平也。

初六,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

初六以柔順處謙,又居一卦之下,為自處卑下之至,謙而又謙也,故曰謙謙。能如是者,君子也。自處至謙,眾所共與也,雖用涉險難,亦无患害,況居平易乎?何所不吉也?初處謙而以柔居下,得无過於謙乎?曰:柔居下,乃其常也,但見其謙之至,故為謙謙,未見其失也。

《象》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謙謙,謙之至也。謂君子以謙卑之道自牧也。自牧,自處也。《詩》云:「自牧歸荑。」

六二,鳴謙,貞吉。

二以柔順居中,是為謙德積於中。謙德充積於中,故發於外,見於聲音顏色,故曰鳴謙。居中得正,有中正之德也,故云貞吉。凡貞吉,有為貞且吉者,有為得貞則吉者,六二之貞吉,所自有也。

《象》曰:鳴謙貞吉,中心得也。

二之謙德,由至誠積於中,所以發於聲音,中心所自得也,非勉為之也。

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

三以陽剛之德而居下體,為眾陰所宗,履得其位,為下之上,是上為君所任,下為眾所從,有功勞而持謙德者也,故曰勞謙。古之人有當之者,周公是也。身當天下之大任,上奉幼弱之主,謙恭自牧,夔夔如畏然,可謂有勞而能謙矣。既能勞謙,又須君子行之有終,則吉。夫樂高喜勝,人之常情。平時能謙,固已鮮矣,況有功勞可尊乎?雖使知謙之善,勉而為之,若矜負之心不忘,則不能常久,欲其有終,不可得也。唯君子安履謙順,乃其常行,故久而不變,乃所謂有終,有終則吉也。九三以剛居正,能終者也。此爻之德最盛,故象辭特重。

《象》曰:勞謙君子,萬民服也。

能勞謙之君子,萬民所尊服也。《繫辭》云:「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語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禮言恭。謙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有勞而不自矜伐,有功而不自以為德,是其德弘厚之至也。言以其功勞而自謙,以下於人也。德言盛,禮言恭。以其德言之,則至盛,以其自處之禮言之,則至恭,此所謂謙也。夫謙也者,謂致恭以存其位者也。存,守也。致其恭巽以守其位,故高而不危,滿而不溢,是以能終吉也。夫君子履謙,乃其常行,非為保其位而為之也。而言存其位者,蓋能致恭,所以能存其位,言謙之道如此。如言為善有令名,君子豈為令名而為善也哉?亦言其令名者,為善之故也。

六四,无不利,撝謙。

四居上體,切近君位,六五之君又以謙柔自處,九三又有大功德,為上所任、眾所宗,而己居其上,當恭畏以奉謙德之君,卑巽以讓勞謙之臣,動作施為,无所不利於撝謙也。撝,施布之象,如人手之撝也。動息進退,必施其謙,蓋居多懼之地,又在賢臣之上故也。

《象》曰:无不利,撝謙,不違則也。

凡人之謙,有所宜施,不可過其宜也。如六五或用侵伐是也。唯四以處近君之地,據勞臣之上,故凡所動作,靡不利於施謙,如是然後中於法則,故曰不違則也,謂得其宜也。

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无不利。

富者眾之所歸,唯財為能聚人。五以君位之尊,而執謙順以接於下,眾所歸也,故不富而能有其鄰也。鄰,近也。不富而得人之親也,為人君而持謙順,天下所歸心也。然君道不可專尚謙柔,必須威武相濟,然後能懷服天下,故利用行侵伐也。威德並著,然後盡君道之宜,而无所不利也。蓋五之謙柔,當防於過,故發此義。

《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征其文德謙巽所不能服者也。文德所不能服,而不用威武,何以平治天下?非人君之中道,謙之過也。

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

六以柔處柔,順之極,又處謙之極,極乎謙者也。以極謙而反居高,未得遂其謙之志,故至發於聲音;又柔處謙之極,亦必見於聲色,故曰鳴謙。雖居无位之地,非任天下之事,然人之行己,必須剛柔相濟。上,謙之極也,至於太甚,則反為過矣。故利在以剛武自治。邑國,己之私有。行師,謂用剛武。征邑國,謂自治其私。

《象》曰:鳴謙,志未得也,可用行師征邑國也。

謙極而居上,欲謙之志未得,故不勝其切,至於鳴也。雖不當位,謙既過極,宜以剛武自治其私,故云利用行師征邑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