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20. 觀卦 (風地觀)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1:07 發表

  觀卦  風地觀

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初六,童觀,小人无咎,君子吝。六二,闚觀,利女貞。六三,觀我生,進退。六四,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九五,觀我生,君子无咎。上九,觀其生,君子无咎。

彖曰:下觀而化也。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圖:小配)

觀摩學習、萬民觀仰,神道設教。

「觀」的字義有兩面性:展示讓人用心觀看是觀,用心觀看展示也是觀。觀卦也有兩面性,而這個兩面性則是用古代的「灌」禮來體現,觀卦典故即源自於「灌禮」:帝王以灌禮展示王道,下則以觀看灌禮而受到教化。

灌與觀的字源同樣來自於雚字,因此觀亦假作灌,王家台秦簡就作「灌」。灌通盥、祼。灌禮是禘祭中在獻牲之前,以加了香料的酒澆到地面以求神降臨。這是因為周人重視氣味。《禮記.郊特牲》:「周人尚臭,灌用鬯臭,鬱合鬯臭,陰達於淵泉。灌以圭璋,用玉氣也。既灌,然後迎牲,致陰氣也。」這裡的臭就是味道,《說卦》「巽為臭」,觀卦巽上坤下,巽為臭,為鬯臭澆於地也就是灌祭之象。

古代聖王透過灌禮來展示王道,達到風行草偃的教化功效。這是以宗教來感化人心,也就是所謂的「神道設教」。《彖傳》曰:「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象傳》曰:「觀,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

臨卦陽爻在下,為君長監臨百姓;觀卦則是君長在廟堂之上,百姓仰觀。上為風,下為地,風行地上,巽為命,坤為眾為邦,為向眾人、邦國發號命令之象;風潮行於邦國之象。

木為地上最為可觀者,木在地上即為觀之象。《說文》目部:「相,从目从木。《易》曰:地可觀者,莫可觀於木。」《漢書.五行志》:「木,東方也。於易,地上之木為觀。其於王事,威儀容貌亦可觀者也。」

卦序上觀卦與臨卦為相綜的對卦,是繼國家有事(蠱)之後而來,整飭邦國,勵精圖治的時候,一是監臨百官,也就是臨卦;另一是令行天下,教化百姓,也就是觀卦。

王弼曰:「觀之為義,以所見為美者也,故以近尊為尚,遠之為吝。」得觀卦要多觀摩學習,自我反省,薰陶日久,自然可以水到渠成。而觀摩的吉道在於能夠接近權貴,最怕的就是距離太遠而什麼都看不到。王弼說的「近尊為尚,遠之為吝」。有如觀看國慶大典,越是離總統位置近的,越能對全貌觀看清楚,而越是用心觀看越能看出門道。因此卦爻的判斷上,以九五為君,為群眾仰觀之中心,與九五近而能見其美者為吉。

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

《彖》曰:大觀在上,順而巽,中正以觀天下。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若,下觀而化也。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

《象》曰:風行地上,觀,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

觀看祭典,就要看澆灌香酒請神最隆重的一段,這時與祭者最為虔誠而莊嚴。至於後面獻牲禮開始就沒什麼好看的。此比喻觀禮要虔誠與用心。

《彖傳》解釋說,這是以宗教儀式的觀摩來感化、教化人心,讓人觀看到天道與神聖,也就是「神道設教」。「大觀在上」之觀為觀示、演示,指與祭之君王高高在上為眾民所觀。「下觀而化」的觀為觀摩之義,為百姓在下觀看而受到教化。

盥或作灌、祼。盥與薦是君王祭天的兩個過程,盥禮在前,以香酒澆灌地面以請神,此時隆重而精神專一,眾人態度虔誠而莊敬,這也是整個祭禮最為可觀的精華時段。待請神之後,神明降臨,則開始以牲禮敬獻,為薦禮,這時眾人已散亂而無秩序,態度隨便而不專一虔誠。所以《論語.八佾》孔子說:「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

有孚顒若,很虔誠而莊敬的樣子。孚,信實,這裡形容虔誠。顒,音ㄩㄥˊ,原意為大頭,頭很大的樣子。引申形容莊敬、虔誠的樣子。但「顒若」有兩種相反的解釋,一是形容君王在上,威儀莊重,受萬民景仰的樣子。宋明以前多作如此解釋。二是形容百姓瞻仰虔誠的樣子,此為宋明之後的見解。

初六,童觀,小人无咎,君子吝。

《象》曰:初六童觀,小人道也。

童僕或兒童的觀點,小人沒有罪咎,君子就很可鄙。

言初六之觀禮有如僕童或兒童,所觀膚淺、淺薄,從頭到尾不知道祭典在做什麼。小人如此無可厚非,故曰無咎。君子如此則不識大體,很可鄙而有吝,吝者言其小疵而趨近於凶。

初六距離九五最遠,與上體又無繫應,無法觀祭的一爻,此有如小孩或童僕之觀看祭典一樣,完全是「外行人看熱鬧」,不知在看什麼。對小老百姓、小人來說,這原本就沒什麼罪咎可言,反正就是去湊熱鬧。但是對於那些高官、君子而言,觀看祭典卻不用心而不能進入狀況,則是很可鄙的事。

童原指為奴之罪人。古代有罪而為奴隸者男曰童,女曰妾,此為童僕、僕人之由來。後世亦以童為童稚、小孩之稱。

六二,闚觀,利女貞。

《象》曰:闚觀女貞,亦可醜也。

從門縫看祭典,只適於女子的貞靜。

從門縫窺探祭典,所看非常偏狹而不完整。對女性而言,這樣的行為與胸襟無傷大雅,因此說有利於守貞守靜的女性。但此亦告戒君子,行為與心胸不當有如三姑六婆以窺探他人私事為業,應當志在四方,放眼外面的大世界,注重大的問題與事情。

六三,觀我生,進退。

《象》曰:觀我生進退,未失道也。

開始觀看自己的行為,面臨進退的決定。

對於祭典既無法像小老百姓一樣漠不關心,又無法像國賓一樣直接參與,居於進與不進,退與不退的決定之間。

三已近九五之君,又與上六相應,因此是可參與祭典者。但所應的上六並非主祭的君王,再加上六三以陰居陽不當位,代表身份參與祭典並不洽當。三又是多憂之位,上有互體艮山止於前,所以前往觀看有許多難處。因此有進退之象,只能視自己的情況而決定是否參與祭典。

觀我,觀察自我,即觀察自我的情況。對於是否參與祭典,就要看自己。

生有各種不同的解釋,朱熹以生為「行為」。朱震認為生為動,動之所自出。虞翻認為是生民,「觀我生進退」指君王觀看生民百姓的進退,或指展示祭典之進退給百姓看。另外,灌禮中有迎牲之禮,生或者為牲,觀我生指觀我之牲禮。

六四,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

《象》曰:觀國之光,尚賓也。

觀看國家之光,宜於受邀成大王的貴賓。

直接參與盛會的觀眾,也是祭典的上賓,可以目睹一切的慶典盛事。利於去拜訪別人的國家,將受到貴賓的招待。

觀卦中能夠觀看祭典最清楚,位置最好的,就是六四一爻。因四為近君之位,就在國君旁邊,六四又承九五之君,因此為國家貴賓。所觀看者最近而最詳。

九五,觀我生,君子无咎。

《象》曰:觀我生,觀民也。

自我觀察,自我反省,君子沒有罪咎。

九五是舉辦慶典的主人,也是大家所觀摩的對象,但是另一方面也在自我觀看。此言君子當反身自省,則可免罪咎。三與五同功,故皆曰觀我生。

六三與九五都說「觀我生」,但兩者大不相同。六三是參不參與祭典都很尷尬,所以就自己看自己的情況,衡量是否參與,說「進退」。九五的看自己,是因為九五是祭典的主人,所以本身就是被觀看的對象,因此對於祭典,等於是在看自己的演出。因此也有自己反身自省的意謂。

上九,觀其生,君子无咎。

《象》曰:觀其生,志未平也。

觀看他人的行為,君子沒有罪咎。

上九雖然高而無位,但也是高高在上。此言上九觀九五之行為。

回應

六三,三已近九五,已近國君(祭典)之位,又與上六相應,因此是可參與祭典者。但所應的上六並非主祭的君王,再加上六三以陰居陽不當位,代表身份參與祭典並不洽當。

上段的兩處「上六」,應為「上九」。文末的「洽當」,應為「恰當」。

os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