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9. 小畜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12:13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8,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乾下巽上

小者陰也,畜者止也,乾下巽上,以陰畜陽,又一陰居四,上下五陽,皆其所畜,以小畜大,故為小畜。又畜之未極,陽猶尚往,亦小畜也。《序卦》:「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所以次比。

 

小畜,亨,密雲不雨,自我西郊。

中爻離錯坎,雲之象。中爻兌,西之象。下卦乾,郊之象。詳見需卦,凡雲自西而來東者,水生木洩其氣,故無雨。

小畜亨,然其所以亨者,以畜未極,而施未行也,故有密雲不雨,自我西郊之象,故占者亨。

 

《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應之,曰小畜。健而巽,剛中而志行,乃亨。密雲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施始跂反)

以卦綜卦德釋卦名卦辭,得位者,八卦正位,巽在內也。本卦與履相綜,故孔子《雜卦》曰:「小畜寡也,履不處也。」履之三爻陰居陽位,不得其位,往而為小畜之四,則得位矣,故曰「柔得位而上下應之」,上下者五陽也,以柔得位,而上下應之,則五陽皆四所畜矣,以小畜大,故曰小畜。內健,則此心果決,而能勝其私,外巽則見事詳審,而不至躁妄。又二五剛居中位,則陽有可為之勢,可以伸其必為之志矣。陽性上行,故曰志行,乃亨者,言陽為陰所畜,宜不亨矣。以健而巽,剛居中而志行,則陽猶可亨也。往者陽往,施者陰施,言畜之未極,陽氣猶上往,而陰不能止也,惟陽上往,所以陰澤不能施行而成雨 。

 

 《象》曰: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懿美也,巽順,懿美之象。三乾,陽德之象,中爻離文之象。以道而見諸躬行曰道德,見諸威儀文辭曰文德。風行天上,有氣而無質,能畜而不能久,曰小畜。君子大則道德,小則文德,故體之以美其文德之小,曰文而必曰德者,見文乃德之輝也,非粉飾也。

 

初九,復自道,何其咎,吉。

自下升上曰復,歸還之意。陽本在上之物,志欲上進,而為陰所畜止,故曰復。自者由也,道者以正道也,言進于上,乃陽之正道也。何其咎,見其本無咎也。復卦不遠復,休復者,乃六陰已極之時,喜陽之復生于下,此卦之復自道。牽復者,乃一陰得位之時,喜陽之復升于上。

初九乾體,居下得正,雖與四陰為正應,而能守正,不為四所畜,故有復自道之象。占者如是,則无咎而吉矣。

 

《象》曰:復自道,其義吉也。

在下而畜于上之陰者,勢也;不為陰所畜而復于上者,理也。陽不為陰畜,乃理之自吉者,故曰其義吉。

 

九二,牽復,吉。

九二漸近于陰,若不能復矣。然九二剛中,則不過剛,而能守已相時,故亦復。與初二爻並復,有牽連而復之象。占者如是,則吉矣。三陽同體,故曰牽,故夬卦亦曰牽,程傳,謂二五牽復,本義謂初,觀小象亦字,則本義是。

 

《象》曰,牽復在中,亦不自失也。

在中者,言陽剛居中也。亦者,承初爻之辭。言初九之復自道者,以其剛正,不為陰所畜,不自失也。九二剛中牽復,亦不自失也,言與初九同也。

 

九三,輿說輻,夫妻反目。(說音脫)

輿脫去其輻,則不能行,乾錯坤輿之象也。變兌為毀[折,脫輻之象也,脫輻非惡意,彼此相脫,不肯行也,乾]*為夫,長女為妻,反目者,反轉其目,不相對視也。中爻離為目,巽多白眼,反目之象也。三四初時陰陽相比而悅,及變兌為口舌,巽性進退不果,又妻乘其夫,妻居其外,夫反在內,則三反見制于四,不能正室,而反目矣,蓋陽性終不可畜,所以小畜止能畜得九三一爻,諸爻皆不能畜,然亦三之自取也。

註*:括號中的文字四庫全書版缺,據慈恩本補。

九三比陰,陰陽相悅,必苟合矣。為四畜止不行,故有輿脫輻之象。然三過剛不中,銳于前進。四性入堅于畜止,不許前進。三反見制于四,不能正室矣。故又有反目之象,其象如此,而占者之凶可知矣。

 

《象》曰,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

室者閨門也,正者,男正位乎外,女正位乎內也。三四苟合,豈能正室,所以反目。故歸妹大《象》曰,君子以永終知敝。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去上聲)

[五陽皆實,一陰中虛,孚信虛中之象也。此爻離錯坎,]*坎為血,血之象也。血去者,去其體之見傷也,又為加憂,惕之象也,惕出者,出其心之見懼也,曰去曰出者,以變爻言也,蓋本爻未變錯坎,有血惕之象,既變,則成純乾矣,豈有血惕,所以血去惕出也,本卦以小畜大,四為畜之主,近乎其五,蓋畜君者也,畜止其君之欲,豈不傷害憂懼,蓋畜有三義,畜之不善者,小人而羈縻君子是也,畜之善者,此爻是也。

註*:四庫全書版缺,據慈恩本補。

六四近五,當畜其五者也。五居尊位,以陰畜之,未免傷害憂懼。然柔順得正,乃能有孚誠信。以上合乎五之志,故有血去惕出之象。占者能如是誠信,斯无咎矣。

 

《象》曰,有孚惕出,上合志也。

上合志者,以其有孚誠信也。

 

九五,有孚攣如,富以其隣。

本卦大象中虛,而九五中正,故有孚誠信,攣者,攣綴也,綴者緝也續也,皆相連之意,即九二之牽也。謂其皆陽之類,所以牽連相從也。巽為繩,攣之象也。又為近市利三倍,富之象也。故家人亦曰「富家大吉」。五居尊位,如富者,有財可與隣共之也。以者,左右之也。以其隣者,援挽同德,與之相濟也。君子為小人所困,正人為邪黨所厄,則在下者必攀挽于上,期于同進;在上者,必援引于下,與之協力,故二牽而五攣,本卦雖以陰畜陽,初二皆牽復吉,不為陰所畜。彖曰:剛中而志行,乃亨。剛中志行,正在此爻故亨。若舊註以三爻同力畜乾,則助小人以畜君子,陽豈得亨,非聖人作易之意矣。一陰五陽,君子多于小人,所以初二五皆不能畜。

九五居尊,勢有可為,以九二同德為輔佐。當小人畜止之時,剛中志行,故有有孚攣如,富以其隣,小人不得畜止之象。占者有孚,亦如是也。

 

《象》曰,有孚攣如,不獨富也。

言有孚,則人皆牽攣而從之矣,不必有其富也。今五居尊位,既富矣,而又有孚,故曰不獨富。

 

上九,既雨既處,尚德載,婦貞厲,月幾望,君子征凶。

上九變坎為雨,雨之象也。處者止也,巽性既進而退,巽風吹散其雨,既雨既止之象也。雨既止,可尚往矣。尚德載者,下三陽為德,坎為輿,成需,即需上六,不速之客三人來也。載者,積三陽而載之也,故曰積德載。此言陽尚往也,水火乃相錯之卦,火天大有,曰大車以載。《象》曰:積中不敗,則坎車積三陽,載之上往也明矣。巽婦畜乾之夫,以順為正,巽本順而正者也,今變坎,失巽順而為險陷,危厲之道也,故始貞而今厲矣。坎為月,中爻離為日,日月之象也。巽錯震,中爻兌,震東兌西,日月相望之象也。言陰盛也,易中言月幾望者三,皆對陽而言,中孚言從乎陽,歸妹言應乎陽,此則抗乎陽也。三陽有乾德,故曰君子。巽性進退不果,本疑惑之人,今變坎陷,終必疑君子之進。畜止而陷之,故征凶。

畜已終矣,陰終不能畜陽,故有雨止陽往之象。畜者雖貞,亦厲之道也,然陰既盛抗陽,則君子亦不可往矣。兩有所成也,故其象占如此。陽終不為陰所畜,故雜卦曰,小畜寡也。觀寡字,可知矣。

 

《象》曰:既雨既處,德積載也。君子征凶,有所疑也。

陽德積而尚往,故貞厲,陰終疑陽之進而畜之,故征凶。

 

回應

“畜己終矣,陰終不能畜陽”中“己”應為“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