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0. 節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3:31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貢獻者:Jane


 

  兌下坎上

節者,有限而止也。為卦下兌上坎,澤上有水,其容有限,若增之則溢矣,故為節。《序卦》:渙者離也,物不可以終離,故受之以節,所以次渙。

 

節,亨,苦節不可貞。

五行以甘為正味,稼穡作甘者,以中央土也。若火炎上,則焦枯,所以作苦。不可貞者,不可因守以為常也。凡人用財脩己皆有中道,如天地之牛角繭栗,賓客之牛角尺損,則用二簋,萃則用大牲,此中道也。若晏子之豚肩不掩豆,梁武帝以麵為犧牲,則非經常而不可久矣。仕止久速,各有攸當,或遠或近,或去或不去,歸潔其身。如屈原申屠狄之投河,陳仲子之三日不食,許行之並耕,泄柳之閉門,皆非經常,而不可久者也。

 

《彖》曰:節亨,剛柔分而剛得中,苦節不可貞,其道窮也。說以行險,當位以節,中正以通,天地節而四時成,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

以卦綜釋卦辭,又以卦德卦體釋亨之義,而極言之。坎剛卦,兌柔卦,節渙相綜,在渙則柔外而剛內,在節則剛外而柔內,則剛柔分也。剛得中者二五也,二五皆剛居中也。言剛柔雖分內分外,而剛皆得中,此其所以亨也。惟其中所以亨,若苦節,則不貞矣。不中,則天理不順,人情不堪,難于其行,所以窮也。蓋窮者亨之反,亨則不窮,窮則不亨。當位指九五,八卦正位,坎在五,故以當位言之。中正者,五中正也。通者推行不滯,而通之天下也。坎為通,故以通言之。蓋所謂節者,以其說而行險也,蓋說則易流,遇險則止,說而不流,所以為節。且陽剛當九五之位,有行節之勢,以是位而節之。九五具中正之全,有體節之德,以是德而通之。此所以為節之善,故占者亨。若以其極言之,陽極陰生,陰極陽生。柔節之以剛,剛節之以柔,皆有所制,而不過天地之節也。天地有節,則分至啟閉,晦朔弦望,四時不差,而歲功成矣。制者法禁也,故天子之言曰制書。度者則也,分寸尺丈引為五度,十分為寸,十寸為尺,十尺為丈,十丈為引,皆有所限制而不過。節以制度,是量入為出。如《周禮》九賦九式有常數常規是也。不傷者,財不至于匱乏。不害者,民不苦于誅求。桀紂之虐,由不及乎節。不傷不害,惟聖人能之。

 

《象》曰:澤上有水,節,君子以制數度,議德行。行下孟反

古者之制器用宮室衣服,莫不有多寡之數,隆殺之度,使賤不踰貴,下不侵上,是之謂制數度。如繁纓一就三就之類是也,得于中為德,發于外為行。議之者,商度其無過不及,而求歸于中,如直溫寬栗之類是也。坎為矯輮,制之象。兌為口舌,議之象。制者節民于中,議者節身于中。

 

初九,不出戶庭,无咎。

中爻艮為門,門在外,戶在內,故二爻取門象,此爻取戶象。前有陽爻蔽塞,閉戶不出之象也。又應四,險難在前,亦不當出,亦不出之象也。此象所該者廣,在為學為含章,在處事為括囊,在言語為簡默,在用財為儉約,在立身為隱居,在戰陣為堅壁,《繫辭》止以言語一事言之。无咎者,不失身,不失時也。

初九陽剛得正,居節之初,知前爻蔽塞,又所應險難,不可以行,故有不出戶庭之象。此則知節之時者也,故占者无咎。

 

《象》曰:不出戶庭,知通塞也。

道有行止,時有通塞,不出戶庭者,知其時之塞而不通也。此塞字,乃孔子取內卦之象。

 

九二,不出門庭,凶。

聖賢之道,以中為貴,故邦有道,其言足以興。邦無道,其默足以容。九二當禹稷之位,守顏子之節。初之无咎,二之凶可知矣。

九二前無蔽塞,可以出門庭矣。但陽德不正,又無應與,故有不出門庭之象。此則惟知有節,而不知通其節,節之失時者也,故凶。

 

《象》曰:不出門庭,凶*,失時極也。

極,至也,言失時之至,惜之也。初與二《小象》皆一意,惟觀時之通塞而已。初,時之塞矣,故不出戶庭无咎;二,時之通矣,故不出門庭凶。所以可仕則仕,可止則止。孔子為聖之時,而禹稷顏回同道者,皆一意也。

* 原文闕「凶」字。

 

六三,不節若,則嗟若,无咎。

兌為口舌,又坎為加憂,又兌悅之極,則生悲嘆,皆嗟嘆之象也。用財恣情忘費,則不節矣。修身縱情肆欲,則不節矣。嗟者,財以費而傷,德以縱而敗,豈不自嗟。若,助語辭。自作之孽,何所歸咎。

六三,當節之時,本不容不節者也,但陰柔不正,無能節之德,不節之後,自取窮困,惟嗟歎而已,此不能節者也。占者至此,將何咎哉,故無所歸咎。

 

《象》曰:不節之嗟,又誰咎也?

此與解卦小異,詳見解卦。

 

六四,安節,亨。

安者順也,上承君之節,順而奉行之也。九五為節之主,當位以節,中正以通,乃節之極美者。四最近君,先受其節而節之,節以脩身用財言者,舉其大者而言耳。若臣安君之節,則非止二者。蓋節者,中其節之義。在學為不陵節之節,在禮為節文之節,在財為撙節之節,在信為符節之節,在臣為名節之節,在君師為節制之節,故不止于修身用財。

六四柔順得正,上承九五,乃順其君,而奉行其節者也,故其象為安,其占為亨。

 

《象》曰:安節之亨,承上道也。

承上道即遵王之道。

 

九五,甘節,吉,往有尚。

甘者樂易而無艱苦之謂。坎變坤,坤為土,其數五,其味甘,甘之象也。凡味之甘者,人皆嗜之。下卦乃悅體,又兌為口舌,甘節之象也。諸爻之節,節其在我者。九五之節,以節節人者也。臨卦六三,居悅體之極,則求悅乎人,故无攸利。節之九五,居悅體之上,則人悅乎我,故往有尚。吉者,節之盡善盡美也。往有尚者,立法于今,而可以垂範于後也。蓋甘節者,中正也。往有尚者,通也。數度德行,皆有制議,而通之天下矣。正所謂當位以節,中正以通也。

九五為節之主,節之甘美者也,故占者不惟吉,而且往有尚。

 

《象》曰:甘節之吉,居位中也。

中可以兼正,故止言中。

 

上六,苦節,貞凶,悔亡。

苦節,雖本文王卦辭,然坎錯離,上正居炎上之地,炎上作苦,亦有苦象。貞凶者,雖無越理犯分之失,而終非天理人情之安也。蓋以事言,無甘節之吉,故貞凶。以理言,無不節之嗟,故悔亡。易以禍福配道義,而道義重于禍福,故大過上六「過涉滅頂无咎」,而此曰悔亡,見理之得失重于事之吉凶也。

上六居節之極,蓋節之苦者也,故有卦辭苦節之象。節既苦矣,故雖正,不免于凶。然禮奢寧儉,而悔終得亡也。

 

《象》曰:苦節貞凶,其道窮也。

道窮見彖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