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22. 賁卦

Jack 在 2011, 十月 2 - 22:0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離下艮上

賁飾也,為卦山下有火,山者百物草木之所聚,下有火,則照見其上,品彙皆被光彩,賁之象也。《序卦》:「嗑者合也,物不可以苟合也,故受之以賁。」所以次噬嗑。

賁亨,小利有攸往。(賁彼偽反)

小利攸往,亦為亨,但亨之不大耳。

 

《彖》曰:賁亨,柔來而文剛,故亨。分剛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以卦綜、卦德釋卦辭,而極言之。本卦綜噬嗑,柔來文剛者,噬嗑上卦之柔,來文賁之剛也,柔指離之陰卦,剛則艮之陽卦也。柔來文剛,以成離明,內而離明,則足以照物,動罔不臧,所以亨。分者,又分下卦也。分剛上而文柔者,分噬嗑下卦之剛,上而為艮,以文柔也,剛指震之陽卦,柔則離之陰卦也。剛上而文柔,以成艮止,外而艮止,則內而能知之,外而不能行之,僅可小利有攸往而已,不能建大功業也,故以其卦綜觀之,柔來文剛,剛上文柔,是即天之文也,何也?蓋在天成象,日月五星之運行,不過此一剛一柔,一往一來而已,今本卦剛柔交錯,是賁之文,即天之文也,以其卦德觀之,是即人之文也,何也?蓋人之所謂文者,不過文之明也,而燦然有禮以相接,文之止也,而截然有分以相守,今本卦內而離明,外而艮止,是賁之文,即人之文也,觀天文以察時變,觀人文以化成天下,賁之文不其大哉!變者,四時寒暑代謝之變也,化者,變而為新,成者,久而成俗。

《象》曰:山下有火,賁,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獄。

明,離象。无敢,艮象。庶者,眾也。繁庶小事,如錢穀出納之類,折獄則一輕重出入之間,民命之死生所係,乃大事也,曰「无敢」者,非不折獄也,不敢輕折獄也,再三詳審,而後發之意,此即小利有攸往之理。因內明外止,其取象如此,賁與噬嗑相綜,噬嗑利用獄者,明因雷而動也,賁不敢折獄者,明因艮而止也。

 

初九,賁其趾,舍車而徒。(舍音捨)

賁其趾者,道義以文飾其足趾也,舍者棄也,徒者徒行也,舍車而徒,即賁其趾也,言舍車之榮而徒行,是不以徒行為辱,而自以道義為榮也。中爻震與坎,震,趾之象也;坎,車之象也,變艮,止而又止,舍之象也。初比二而應四,比二則從乎坎車矣,應四則從乎震趾矣,然升乎車者,必在上,方可乘,易中言乘者,皆在上也,言承者,皆在下也,初在下,无乘之理,故有舍坎車而從震趾之象,觀小象乘字可見。

初九剛德明體,蓋內重外輕,自賁于下而隱者也,故有舍非義之車,而安于徒步之象,占者得此,當以此自處也。

 

《象》曰:舍車而徒,義弗乘也。

初在下,無可乘之理。

 

六二,賁其須。

在頤曰須,在口曰髭,在頰曰髯,須不能以自動,隨頤而動,則須雖美,乃附于頤以為文者也。本卦綜噬嗑,原有頤象,今變陽則中爻為兌口矣,口旁之文,莫如須,故以須象之。

六二以陰柔居中正,三以陽剛得正,皆無應與,故二附三而動,猶須附頤而動也,故有賁其須之象,占者附其君子,斯無愧于賁矣。

 

《象》曰:賁其須,與上興也。

與者相從也,興者興起也。二陰柔從三陽興起者也。

 

九三,賁如濡如,永貞吉。

如,助語辭。濡,沾濡也。離文自飾,賁如之象也,中爻坎水自潤,濡水之象也。永貞者,長永其貞也,九三本貞,教之以永其貞也,吉者陰終不能陵也。

九三以一陽居二陰之間,當賁之時,陰本比己,為之左右先後,蓋得其賁而潤澤者也,故有賁如濡如之象,然不可溺于所安也。占者能守永貞之戒,斯吉矣。

 

《象》曰:永貞之吉,終莫之陵也。

陵者侮也,能永其貞,則不陷溺于陰柔之中,有所嚴憚,終莫之陵侮矣。

 

六四,賁如皤如,白馬翰如,匪寇婚媾。(皤白波反)

皤,白也,四變中爻為巽,白之象也。賁如皤如者,言未成其賁而成其皤也,非賁如而又皤如也。中爻震為馵足,為的顙,馵白足,顙白顛,白馬之象也,舊註不知象,故言人白,則馬亦白,無是理矣。翰如者,馬如翰之飛也,中爻坎,坎為亟心之馬,翰如之象也,寇指三,婚媾指初。

六四與初為正應,蓋相為賁者也,乃為九三所隔,而不得遂,故未成其賁,而成其皤,然四往求于初之心,如飛翰之疾,不以三之隔而遂己也,使非三之寇,則與初成婚媾,而相為賁矣,是以始雖相隔,而終則相親也,即象而占可知矣,與屯六二同。

 

《象》曰:六四,當位,疑也。匪寇婚媾,終无尤也。

以陰居陰,故當位,疑者,疑懼其三之親比也,六四守正,三不能求,故終无過尤。

 

六五,賁于丘園,束帛戔戔,吝,終吉。(戔音殘)

艮為山,丘之象也,故頤卦指上九為丘,渙卦中爻艮,故六四渙其丘。艮為果蓏,又居中爻震木之上,果蓏林木,園之象也,此丘園指上九,上九賁白,貧賤肆志,乃山林高蹈之賢,蠱乃同體之卦,上九不事王侯,隨卦上六錯艮,亦曰西山,則上九乃山林之賢無疑矣。兩疋為束,陰爻兩坼,束之象也。坤為帛,此坤土帛之象也。戔與殘同,傷也,艮錯兌,為毀折,戔之象也。束帛傷戔,即今人之禮緞也。本卦上體下體皆外陽中虛,有禮緞之象,上戔下戔,故曰戔戔,陰吝嗇,故曰吝。

六五文明以止之主,當賁之時,下無應與,乃上比上九高蹈之賢,故有光賁丘園,束帛以聘之象。然賁道將終,文反于質,故又有戔戔之象,以此為禮,有似于吝,然禮薄意勤,禮賢下士,乃人君可喜之事,占者得此,吉可知矣。

 

《象》曰:六五之吉,有喜也。

艮錯兌為悅,故曰有喜,得上九高賢而文之,豈不喜。

  

上九,白賁,无咎。

賁文也,白質也,故曰白受采,上九居賁之極,物極則反,有色復于無色,所以有白賁之象,文勝而反于質,无咎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白賁无咎,上得志也。

文勝而反于質,退居山林之地,六五之君,以束帛聘之,豈不得志。此以人事言者也,若以卦綜論之,此文原是噬嗑初爻,剛上文柔,以下居上,所以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