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74. 卷七十四:流星占四

Jack 在 2012, 九月 27 - 08:13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七十四

唐 瞿曇悉達 撰

流星占四

流星犯石氏中官

流星犯太微一

《黃帝占》曰:「奔星入太微中,其國有亂。」《海中占》曰:「流星入太微,有兵起,外國當以兵至,及有使來者,不出其年。」郗萌曰:「使星入天官,留十日,有叛者。」《荊州占》曰:「奔星入太微宮內,有亂近西相也,近東將也。」石氏曰:「奔星入太微天庭,避之,吉;不避者,危死;所謂避者,從左來,避之右;右來,避之左。」《黃帝》曰:「流星出太微東門,大兵起,大臣為亂,貴人多死者;若有謀,近期一年,中二年,遠三年。流星出太微,大臣有外事,以所之野命其方。」石氏曰:「奔星出太微中,有立王,若從王。流星出太微南門,其眾貴臣有死者。」《海中占》曰:「流星出太微端門,天子之使出;各以所之野命其國,期不出年。」《荊州占》曰:「流星出太微天庭之門者,天子使也;以所之野命其東西南北;星來者,使復命。奔星出太微,中國失君。」《玉曆》曰:「流星出太微天庭,天下兵起,將士大出,王者有憂;期三年,災必應。」石氏曰:「流星出太微天庭,大將出。」《荊州占》曰:「流星大而赤,數出入天宮庭,如浮船伏,有賊臣在傍,人主備,不可出遊。」《荊州占》曰:「流星縱橫經行太微中,主弱臣強,四夷不制,期三月。」石氏曰:「流星犯抵左右執法,東相西將,各以所犯,皆當誅;以其入日命其國,皆不出三年。」

流星犯黃帝座二

石氏曰:「流星入太微,犯黃帝座,大人易,其東西犯者皆死亡。」《黃帝》曰:「流星入太微,抵於帝座,天下亂,臣弑主,國易政,期不出三年。」

流星犯四帝座三

巫咸曰:「流星入太微,犯四帝座,輔臣有誅,執法者憂,貴人多死,期二年。」

流星犯屏星四

《玄冥占》曰:「流星抵屏星,尚書有憂,若有死者,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流星犯郎位五

巫咸曰:「流星入抵郎位,守衛之臣有誅;若左右為亂,若戮有死者,期一年,遠二年。」

流星犯郎將六

齊伯曰:「流星抵郎將,則將有誅;若大臣為亂,王者戒慎左右,不出其年。」

流星犯常陳七

《甄曜度》曰:「流星入守常陳,衛人有罪者誅,人主憂,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流星犯三台八

《海中占》曰:「流星入上臺,司命大臣有罪,若有死;流星出之,近臣有出者,期二年。」《玄冥占》曰:「流星入中台,司中奸臣來近主者;流星出中台,奸臣有出者。」甘氏曰:「流星入下臺,司祿大臣有賜爵封者;流星出之,臣有罪出走,色黑死;皆期二年。」《黃帝》曰:「流星走三台者,大將出。」《辯終備》曰:「奔星入三能,天下感,兵禍聚隅,感動也。」

流星犯相星九

《文曜鉤》曰:「流星抵相星,大兵起,大將出,輔相有變。」

流星犯太陽守十

巫咸曰:「流星抵太陽守,有兵起,將軍出,期三年。」

流星犯天牢十一

《黃帝占》曰:「流星入天牢,貴人有系者,其多下獄;人民多有罪,期不出年。」《黃帝》曰:「常以醜未日,候流星入天牢者,有赦。」《荊州占》曰:「流星出紫宮,奔走入天牢,天子以赦解之。」《黃帝》曰:「天牢中有一使星出者,小赦;二星出,赦在關內;三星出,赦天下。」《荊州占》曰:「流星入貴人之天牢,太僕名臣有系者;其色黃白,無故;青憂;黑凶;赤以金煞之日出赦,獄中系者出。」

流星犯文昌十二

《黃帝占》曰:「流星若奔星入文昌宮,其國有亂。」石氏曰:「流星入文昌,其國失政,宮庭有兵;若內亂,期二年。奔星出文昌,宮內亂。」《荊州占》曰:「奔星出文昌宮,國去其君;一曰國失君。」班固《天文志》曰:「孝成帝建始元年九月戊子,有流星出文昌,白色,光燭地,長可四丈,大一圍,動搖如龍蛇形,有頃,長可五六丈,四圍,所屈折委曲,貫索宮西北、斗西北、子亥間,後屈如環,北方不合,留一刻所。占曰:文昌為上將、貴相。是時,帝舅王鳳為大將軍,其後宣帝舅子王商為丞相,皆貴臣任政,鳳妒商譖而罷之,商自殺,屬親皆廢黜。」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靈二年四月,有流星,出文昌,入紫宮,蛇行,有尾無目,赤色有光,炤垣牆;占曰:文昌主上將、貴相。後六年,司徒劉邵為中常侍曹節所譖,下獄死。」

流星犯北斗十三

《黃帝占》曰:「大流星入北斗,天下亂,大發兵,將軍出;期六月,若一年。」(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光武建武十年三月癸卯,流星如月,從太微出,入北斗魁第六星,色白,傍有小星射者千餘枚,滅則有聲如雷,食頃止。是時,光武帝使吳漢發卒三萬人擊蜀。成帝公孫述十二年二一月,護軍高午刺述洞胸,死。屠蜀城,滅述妻子宗族。孝靈光和元年四月癸醜,流星犯軒轅第二星,東北行入北斗魁中,至中平元年黃巾賊起,上遣中郎將皇甫蒿等征之,斬首千余萬級。)石氏曰:「流星入北斗魁中,失名人。流星夜有光,入北斗,大臣有系者,以五色占之。」郗萌曰:「大流星色青,入北斗魁中,大臣有系者,有憂也。大流星入北斗魁中失明者;系者斬死。」(案班固《天文志》曰:成帝綏和元年正月辛未,有流星從東南入北斗,長數十丈,二刻所止。其年十一月庚子,定陵侯淳於長坐執左遒下獄死。郗萌曰:「奔星入北斗中,中國使匈奴。」案班固《天文志》曰:「成帝陽朔四年閏月庚午,飛星大如缶,西南入北斗下。明年,鴻嘉元年正月,匈奴單于離陶莫畢死,五月甲午,遣中郎將楊興使吊。)《荊州占》曰:「大流星入北斗魁中,大臣背叛,流星使星入北斗魁中,臣有系者;星出,系者出。大流星入北斗魁中,貴人囚;青黑、憂;赤黑、死;赤、兵死。」郗萌曰:「流星入應星中,天下有赦。」石氏曰:「流星出北斗,人主使人與諸侯;色黃白,有賀事;青黑、有憂事;赤,有兵;期二年。」石氏曰:「流星出北斗魁中,人主左右有系死者;流星出北斗魁中,若東西不出,期年兵起;流星出北斗魁中,大將軍出;以星日占知所之。」郗萌曰:「大流星出北斗後,尾長數丈,將出。流星黃白,出北斗魁中,有赦令。」《荊州占》曰:「大流星出北斗魁中,不出其年,兵起,占星所之者,使星出北斗東行,齊趙負兵;(《玉曆》云:齊、魯、鄭。)出北斗南行,荊魏負兵;(《玉曆》云:為荊州、楚、韓。)出北斗西行,秦鄭負兵;(《玉曆》云:秦、晉、魏。)出北斗北行,楚趙負兵。」(《玉曆》云:燕、趙、皆不出三年。)《玄冥》曰:「流星出部星,天子伐諸侯,天下將太平,期二年。」京房曰:「流星於北斗傍,明如炬火,長六七丈,(一本云:六七尺。)如繒布,賊臣專制天下,期三年。」郗萌曰:「流星從南斗至北斗者,赦令;期正月、二月。」《荊州占》曰:「使星守北斗,天下亂。」郗萌曰:「大流星拂北斗廡,不出其年,有戮死臣,期三年。奔星以冬至前後十日之內系北斗柄,天下當之,期六十日。」郗萌曰:「大流星抵北斗柄,破之,大臣有憂,期六月。流星抵北斗,天下大發兵。使星抵北斗,東行;不出其年,臣有戮死者。」《荊州占》曰:「流星不入北斗魁中,居其傍,貴人有避宮者。」《黃帝》曰:「流星抵正星,大人遇賊憂;流星出正星,執政者易,期一年。」甘氏曰:「大流星抵法星左右,其有光者,男君疾;無光者,女主疾;若出法星,兵起,若有變事,期一年,遠二年。」《荊州占》曰:「流星抵法星,法星色青,三日有兵,期不出四月;色青白,九月有兵;期不出十月;而起期以春也,不出月,大變,變易國名。」《聖洽符》曰:「流星抵令星,有兵起,天下不安;若出令星,王者使諸侯,行令四方。」齊伯曰:「流星抵伐星,蠻夷以水兵來入國;若出伐星,天子出使于蠻夷,蠻夷和;若抵破伐星,人多死,期一年,遠二年。」石氏曰:「流星抵殺星,無光五日,君疾;有光十日,女主死。」甘氏曰:「流星抵危星,五穀不成,人君有憂;若出危星,天子出行令。」《荊州占》曰:「流星多抵危星,其色赤,有兵,期一歲;黃有土功事;白,有喪,期一歲;黑,有分國。危星不明,流星數抵之,五穀不成;國相去,君有憂。」郗萌曰:「大流星數抵部星,王者忌之。」《荊州占》曰:「流星抵部星,色赤,有大憂;有士封爵,列侯有令,若兵器有怪,黃有喜。」石氏曰:「流星入輔星,相官不洽,天子制之,星出輔星;相免,若死。」

流星犯紫宮十四

《黃帝占》曰:「流星入紫宮,有大喪,大兵起,將軍有戮死者,期三年。」(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孝章建初二年九月甲寅,流星過紫宮,長數丈,散為三,滅。後四年六月癸醜,明德皇后崩。孝和永元七年下月丁未,有流星起天津入紫宮中,滅,色青黃,有光。十二月巳卯,流星起文昌入紫宮,後竇太后,崩,隴西羌反。《宋天文志》曰:宋前廢帝永光元年六月壬午,有流星前赤後白,入紫宮,明年會稽太守,尋陽王子房、廣州刺吏袁墨遠、雍州刺史袁顗、青州刺史沈文秀並叛,昭太后崩。明年,太始二年三月甲寅,流星從五車出。至紫宮西藩沒,其年四方反叛。內兵大出,六師親戎。昭太后崩,大將殷孝祖為南賊所殺也。)石氏曰:「流星入紫宮,主憂;天下多死者,臣犯主;又曰:入紫宮,使者憂;又曰:入紫宮,使者復命,名曰使星,諸侯有來使者。」班固《天文志》曰:「孝昭元平元年三月丙戍,流星出翼軫東北,幹太微紫宮,始出小,旦入大,有光入,有聲如雷,三鳴止;占曰:流星入紫宮,天下大凶。其年四月癸未,宮車晏駕。」《荊州占》曰:「流星入紫宮,水旱不調。」(案韋昭《洞記》曰:當靈帝嘉平二年,有流星出文昌,入紫宮。六月,北海水溢,司空楊賜免也。)《荊州占》曰:「奔星入紫宮中,大亂;一曰為其國有亂;其出也,國去其君。」(案《中興書》曰:安帝隆安五年三月甲寅,有流星赤色,眾多西行,曆牽牛、虛、危、天津、閣道、貫索、太微、紫宮,桓玄篡位之應。)《荊州占》曰:「使星入紫宮,匈奴起兵。」陳卓曰:「奔星入紫宮,天下大亂;若有奇令。」石氏曰:「流星出紫宮,天子之急使也;青,憂;赤,有兵;黃,有土功;白,有喪;一曰義;黑,有水事;皆以所之分野命其國;星復入者,使復命也,不出其年。」《海中占》曰:「流星出紫宮,人主宮殿空,若有徙王,不則出走,期三年。」《荊州占》曰:「流星出紫宮中,奔入天牢中,天子以赦應之。」《宋書天文志》曰:「宋文帝元嘉二十年二月二十四日乙未,流星大如桃,出天津,入紫宮;須臾有細流星,或五或三相續,又有一大流星從紫宮出,入北斗魁;須臾又有一大流星出貫索中,經天市,諸流星並向西北行,至曉不可稱數。流星占並云:天子之使;又曰庶民惟星,星流民散之象。至二十七年,索虜破青、翼、徐、兗、豫六州,民死大半。」《荊州占》曰:「使星出入紫宮,有空國,王徙。」

流星犯北極十五

《黃帝占》曰:「使星色白,入北極,天下兵聚;一曰國有大變,若有稱兵。」石氏曰:「流星入北辰,天下道塞;出北辰,天下安。」焦延壽曰:「流星入北辰,兵大起。」《黃帝占》曰:「流星出北辰,地動。」石氏曰:「使星出北極,兵不在外者罷,若兵聚境外,期不出年。」《荊州占》曰:「使星色赤,出北極,兵罷於外。」石氏曰:「當以戊日佔有流星出北極,天子德令安天下。」《黃帝》曰:「流星抵北極,國有大喪,天下兵起非一國,將軍戰死;若大臣破戮,期不出三年。」石氏曰:「流星抵北極而止,色前赤後白,有來言兵事者,成;前白後黃,人主立太子,有裂地者;色赤而前黃銳,有來吾國而死者;色白而前後皆銳,有來言開關而和者;若兵罷,四方皆然。」甘氏曰:「流星入鉤陳,必有迫劫主者;其臣謀其主;若兵起宮中,期二年。」

流星犯天一太一十六

《聖洽符》曰:「流星犯抵天一太一者,五穀成熟,人民安樂,天下太平,鄰國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