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68. 卷六十八:石氏中官

Jack 在 2012, 九月 26 - 18:53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八

唐 瞿曇悉達 撰

石氏外官

庫樓占一

石氏曰:「庫樓十星,五柱十五星,衡四星,凡二十九星,左角南。」

(西北星入軫少,去極百四十度,在黃道外二十一度太,庫樓一曰天庫,兵車之府也,其大六星,庫也;西四星,樓也;旁十五星,三三而聚者,柱也;中央小星,衡也。)

巫咸曰:「天庫,金官也。」《春秋元命苞》曰:「天庫,主陳兵。」《黃帝占》曰:「五車外庫者,芒角明大,星多蕃眾,則兵大起,車騎多用;庫樓所指者兵,所指者兵所往,人能知;庫樓者,使人不忘。」《洛書》曰:「庫樓兵動,害及胡;一曰戎馬驚。」《洛書》曰:「庫無星,下土臣逆,謀兵乃生。」《春秋緯》曰:「天庫虛,諸侯謀反;一曰中州謀兵四合。」《春秋考異郵》曰:「王者謀伐四夷,則庫兵動。」又占曰:「庫樓五柱皆動,五將盡行;五柱生角若芒,多公及具無處車馬。」石氏曰:「庫樓及五柱皆不見,兵車盡出,天子自將兵。」焦延壽曰:「天樓星上近柱,王者樓殿有飛不如其處,若有天火燒之者。」郗萌曰:「天庫主遠兵,星搖者,其將行;星皆動,將盡行。」郗萌曰:「天庫星眾,則藏善散,若皆去;則兵起。」《石氏贊》曰:「庫樓之官兵所藏,其中欲實,惡虛空。」

南門星占二

石氏曰:「南門二星,在庫樓南。」

(右星入軫十四度,去極百三十度,在黃道外二十一度太。)

《春秋緯》曰:「角南兩大星,曰南門。」

(南門,天之外門也。)

《黃帝占》曰:「南門星欲明,執法吉,人主昌;吉星若不明,非其故,則臣不忠,若有兵起,王者憂。」石氏曰:「南門中有小星三芒者,則兵車出。」《石氏贊》曰:「南門二星,主守兵。」

平星占三

石氏曰:「平星二星,在庫樓北。」

(西星入軫十四度,去極百度,在黃道外十一度太也。)

《春秋合誠圖》曰:「平星,主廷平。」《論讖》曰:「平星,主法。」《黃帝占》曰:「平星,欲其明而正直,大小齊同而明,君臣和,政令行;其星不明,差戾不正,君臣不和,政法荒亂。」石氏曰:「平星欲齊等,廣狹有常,高下不差,則天下治,萬物成。」《石氏贊》曰:「平星執法正紀綱,其星差戾政亂荒。」郗萌曰:「平星主天下之獄事,若今廷尉之象。」

騎官星占四

石氏曰:「騎官二十七星,在垣南。」

(西行北星入,亢四度太,去極百一十五度半,在黃道外十九半也。)

石氏曰:「騎官,一名輕能;星眾,天下安;星少,騎士畔。」

(騎官者,今虎賁也。)

石氏曰:「房南眾星曰騎官將軍;騎官主宿衛;一曰騎官,金官也。」《黃帝占》曰:「騎官者,宿衛帝宮,以防不虞;其星常眾而明,王者後宮吉,天下安;其星微少,若芒不見,守衛憂兵大起,騎乘出。」《荊州占》曰:「騎官星眾,則騎出;一曰星無故皆去,則騎官東守衛王。」

積卒星占五

石氏曰:「積卒十二星,在房心南。」

(西星入氐十三度太,去極百二十四度少,在黃道外二十一度少也。)

石氏曰:「積卒一名衛士,芒角動,聚兵事;一曰積卒,兵官,金官也。」郗萌曰:「積卒者,士也,積士也者,所以衛卒暴。」巫咸曰:「積卒,兵官,金官也。」《黃帝占》曰:「積卒主守衛明堂,其星欲微小而明,則天子吉,其國安昌;若明大動搖,則君臣不寧,朝廷有兵;一曰積卒主守衛。」《春秋合誠圖》曰:「積卒主衛尉。」石氏曰:「積卒一星亡,兵少半;出二星,亡兵大半;出三星,亡兵盡出。」《海中占》曰:「積卒不如其故,兵其微細,若不見,兵車盡出,士卒滿野。」《石氏贊》曰:「積卒十二星掃明堂。」

龜星占六

石氏曰:「龜五星,在尾南。」

(頭尾入尾十二度,去極百三十一度,在黃道外二十一度。)

《黃帝占》曰:「龜星,一名連珠,贊神明;其星明,則君臣和好,奉祀神明嶽瀆;其星不明,則上下乖離,臣逆於君,不事鬼神,其國不安,主有憂。」《黃帝占》曰:「龜星不居漢中,川有易者。」石氏曰:「龜星常居漢中,吉;星明,君臣和;不明,即乖。」又占曰:「龜星常居漢中,則陰陽和,雨澤時;星若不居漢中,有易水;一曰天下水,早物不成。」《石氏贊》曰:「龜星在東,贊神明。」

傅說星占七

石氏曰:「傅說一星,在尾後。」

(入尾十二度太,去極百二十度半,在黃道外十三度太。)

《黃帝占》曰:「傅說星,主後宮,祈神明,保子孫;文章祝說,以求福慶;其星明,則後宮吉,子孫昌;其星不明,或若不見;則後宮人多疾,子孫凶,多有死者。」《春秋元命苞》曰:「傅說主祝章,巫官也;章,請號之聲也。傅說,蓋女巫也,主王后之內祭祀,以祈子孫,廣司胤嗣。」石氏曰:「傅說星亡,社稷無主。」石氏曰:「傅說星明大,則吉;不明者,天一多禱祠。」焦延壽曰:「傅說星入尾,天下有祝詛人主者,若有巫醫之害;以入日占國。」郗萌曰:「傅說星光明,王命興,輔佐出。」《荊州占》曰:「傅說星明大,王者多子孫;一曰傅說主祝章。」

魚星占八

石氏曰:「魚一星,在尾後河中。」

(入尾十四度,去極百二十二度在黃道外十二度也。)

《黃帝占》曰:「魚星,一名據星;一名蒙星;忽然不明而在,則魚多;星亡,則魚少。」《黃帝占》曰:「魚星,主雲旗,其星忽然不明,如雲常居漢中,微而不明,則陰陽和,風雨時;其星明而動搖,則陰陽不調,雨澤不時,有大水。」《春秋元命苞》曰:「魚星主雲旗,統陰事,調和雲雨之期。」《黃帝占》曰:「魚星常居河旁;中河而處,則兵起,期七月;常在河東,近箕。」石氏曰:「魚星大而明,則陰陽和。」又曰:「魚星動搖,則水暴出。」又曰:「魚星出河,大魚死;一曰旱。」《海中占》曰:「魚星中河而居,而明大,天下大水,津道塞;若微小,出河,中外天下大旱,五穀不成。」焦延壽曰:「魚星明,則河海水皆出。」班固《五行志》曰:「魚星中河而處,車騎滿野。」《石氏贊》曰:「漢中魚星知雲行。」

杵星占九

石氏曰:「杵三星,在箕南。」

(北星入箕一度太,去極百三十二度半,在黃道外二十一度太。)

巫咸曰:「杵臼,土官也。」《黃帝占》曰:「杵星明而動,天下有兵,杵臼用事,軍糧急;其星微小,天下安寧而無兵。」石氏曰:「天杵臼動,則民失其釜甑,大去其鄉;杵縱則民足食,橫則民飢。」石氏曰:「天杵臼星不具,民賣釜甑。」甘氏曰:「杵臼星明,則天下安,五穀成,杵臼用,其年豐;星若不明,歲大惡,五穀不成,杵臼不用;一曰杵在箕南,給庖舂。」

鼈星占十

石氏曰:「鼈十四星,在南斗。」

(右星入南斗一度,去極百二十九度半,在黃道外十四度也。)

《黃帝占》曰:「鼈星常居漢中,微而不明,則天下和,雨澤時;其星若不居漢中,則陰陽不和,天下旱。」石氏曰:「鼈一星去,有白衣之會;二星去,有大喪;以去日占國。」班固《天文志》曰:「鼈星不居漢中,有易川者。」《石氏贊》曰:「鼈星為水蟲,太陰也。」

九坎星占十一

石氏曰:「九坎九星,在牽牛南。」

(西南星入斗十四度半,去極百三十六度,在黃道外十九度太。)

巫咸曰:「九坎,水官也。」《荊州占》曰:「九坎九星,主水旱之事。」《黃帝占》曰:「九坎,主通水泉。星明,則陰陽調和,百川通流,皆注於海;星若不明,百泉不通,河海枯竭,天下大旱,人民飢饉,國有憂。」石氏曰:「微,吉;明,不吉。」《石氏贊》曰:「九坎九星水泉通。」

敗臼星占十二

石氏曰:「敗臼四星,在虛危南。」

(西南星入須女十度,去極百三十一度少,在黃道十九度。)

《荊州占》曰:「敗臼四星,主正治之事。」《黃帝占》曰:「敗臼,主殃凶。其星微而不明,溫溫然,則主者吉,人民安;星明而動搖者,人主有憂,疾多災凶,人民愁苦,天下不安,多死喪。」石氏曰:「敗臼一星不具,民賣釜甑,去其處;一曰敗臼四星,主凶災。」

羽林星占十三

石氏曰:「羽林四十五星;壘壁陣十二星;凡五十七星,在營室南。」

(四星入危四度太,去極百二十度太,在黃道外十三度太也。)

郗萌曰:「羽林一名材官;一名天南庫;一名單於軍;又主翌王。」《春秋合誠圖》曰:「危南有眾星,曰:羽林,為天軍;又羽林軍,水官也。」《元命苞》曰:「羽林主軍騎。」《黃帝占》曰:「羽林星,三三而居,行列相隨,守衛之官也。其星實而眾明,王者吉,其國安;星希而不明,若動,兵士出;星若亡不見;天下兵盡出。」郗萌曰:「羽林星不欲動,動即有兵,不出六十日,兵車發,有所之而起。又曰:不出三十日有兵。」又曰:「羽林中無星,天下兵盡出;一曰大將軍發,若大赦。」《春秋元命苞》曰:「壘城在軍位。」郗萌曰:「壘城鉞,主斬矛。」又曰:「陣星備武,急非其故,兵起,有破軍殺將。」《石氏贊》曰:「羽林眾星主翼王。」《石氏贊》曰:「壘壁陣十二星,為營壅。」

北落星占十四

石氏曰:「北落一星,在羽林西南。」

(入危九度,去極百三十度太,在黃道外二十三度半。)

郗萌曰:「羽林西南有大赤星,狀如大角,天軍之門也,名曰北落,一名師門。」

(北者,宿在北也;落者,天軍之北落也,師者,眾也;門者,軍門也。)

《春秋合誠圖》曰:「北落主非常。」《黃帝占》曰:「北落師門,星明大,士卒昌,大將軍強;星微小,若亡不見,天下兵,大將出行,其國不寧,主有憂。」《春秋元命苞》曰:「北落角者,兵起。」《文曜鉤》曰:「北落亡角,有軍。」《石氏贊》曰:「北落師門一星,主候兵。」

土司空星占十五

石氏曰:「土司空一星,在奎南。」

(入壁七度太,去極百二十度少,在黃道外二十四度也。)

《春秋合誠圖》曰:「司空主土城。」石氏曰:「土司空星大,天下安,又曰色黃明則吉;一曰知禍殃。」《黃帝占》曰:「土司空星明而黃潤,則天下安吉,王者吉;其星不明,若亡不見,其國有喪,若土功之事,若有旱災。」

天倉星占十六

石氏曰:「天倉六星,在婁南。」

(南星入奎四度太,去極百二十度,在黃道外十八度。)

郗萌曰:「天倉者,天司農也。」《黃帝占》曰:「天倉,主倉府之藏也;天倉中星眾,穀粟聚其中,積儲實;其中星希少,倉中虛耗,無儲積,粟散出。」石氏曰:「天倉戶開,則歲大熟,粟聚倉;戶閉,歲穀不登,天下民飢。」《黃帝占》曰:「天下有兵,而倉庫之戶俱開,主人勝客,客事不成,期二十日發。」石氏曰:「天倉中星小眾盛,則粟聚,歲實;星希,歲耗;穀散倉,則天下亂,若大飢。」郗萌曰:「天倉星不具,道不通。」《黃帝占》曰:「天倉不見,其所臨軍分絕倉,大窮而亡。」《石氏贊》曰:「天倉六星。」

天囷星占十七

石氏曰:「天囷十三星,在胃南。」

(東北入胃六度少,去極九十六度半,在黃道外十四度少。)

《黃帝占》曰:「天囷主禦糧,百庫之藏也。在野曰囷,在邑曰倉;一曰:圓曰囷,方曰倉。囷星欲明,其中星眾,百庫之藏實滿;其星不明,囷中星簡,庫藏空虛;若多散出,天下不安,其國有憂。」石氏曰:「天囷星明,則吉;微,則凶。」郗萌曰:「天囷見,即天下囷倉實;不見,即皆虛。」石氏曰:「天囷十三星,給禦糧者也。」

天廩星占十八

石氏曰:「天廩四星,在昂南。」

(南星入胃十一度少,去極九十度,在黃道外九度太。)

《春秋合誠圖》曰:「天廩,主廩倉。」巫咸曰:「天廩,一名天廥,主廩藏會計之事,其星齊明,則年豐國繞,人民安,王者吉;其星小而不明,歲惡,藏虛;人民飢;一曰臣受君祿。」《黃帝占》曰:「天廩星欲其明而盈實,則歲熟多粟;星黑而希,則歲敗腐矣。」

天苑星占十九

石氏曰:「天苑十六星,在昴畢南。」

(東北星入畢二度太,去極百一十四度,在黃道外四十八度少。)

巫咸曰:「天苑,金官也。」郗萌曰:「天苑,天子之苑也。」石氏:「天苑,天囷也,主馬牛羊非其故。若星不具,有斬死吏。」《黃帝占》曰:「天苑,主苑牧犧牲,牛羊之屬。其星行列齊明,苑中星眾,則畜牲蕃息,多饒野獸;其星微小,不明,若不見;苑中星希,則畜牧,不孳牛羊,野多死。」郗萌曰:「天苑星非其故,若不具,有斬刈之事。」《石氏贊》曰:「天苑十六星,主牛羊。」

參旗星占二十

石氏曰:「參旗九星,在參西;一名天弓。」

(南星入畢九度半,去極九十三度,在黃道外十三度半也。)

郗萌曰:「天弓九星不具,天下大赦,為兵赦,非無故自赦也;一名參旗;一曰天府。」《春秋緯》曰:「參旗在參西,勾曲九星。三處:一曰天旗;二曰天苑;三曰九游,以宣威,明開緒。」巫咸曰:「天弓,金官也。」《春秋緯》曰:「天旗,司五星之變;日月過之,熒惑守,日蝕星,天下亂。」郗萌曰:「天弓主司兵弩之事,其星動搖,有以迷惑主者。」《黃帝占》曰:「參旗星不欲明,微小而直,王者安,天下無兵;明而曲狀,如張弓,天下不寧,兵大起,人民憂。」《禮含文嘉》曰:「王者制度有科,物應以宜,則參旗弓行。」

(宋均注曰:弓行者,參旗星行列紆曲,似弓也。)

《易緯》曰:「旗星明振,主自消,諸侯亂。」《禮緯》曰:「天子至卿士,旗旒中禮,制度有科,則參旗弓行,正齊均平。」石氏曰:「參旗不明,吉;明,有白衣會;一曰邊寇動,兵起;弓弩射,士發。」石氏曰:「參旗九星,不欲張。」

玉井星占二十一

石氏曰:「玉井四星,在參左足下。」

(西南星入畢十二度少,去極百二十度太,在黃道外五十度少也。)

巫咸曰:「玉井,水官。」《春秋緯》曰:「玉井,主軍敵。」《論讖》曰:「玉井、主粥廚。」《黃帝占》曰:「玉井星微小,如其故,則陰陽和,雨澤時,五穀成,天下安;其星明而動搖;有大水,五穀不成,人民大飢,國不寧。」郗萌曰:「玉井動搖,有水,不出二年。」《石氏贊》曰:「玉井四星,主水漿。」

屏星占二十二

石氏曰:「屏星在玉井南。」

(北星入觜太,去極百一十八度,在黃道外四十六度太。)

《春秋緯》曰:「天屏主上疾。」石氏曰:「天屏星不具,人多疾。」《石氏贊》曰:「屏星在南,為屏風。」

廁星占二十三

石氏曰:「廁四星,在屏東。」

(西北星入參三度少,去極一百一十五度,在黃道外四十四度半。)

郗萌曰:「廁星主觀天下疾病。」《黃帝占》曰:「天廁星欲黃赤,黃赤而明,吉;蒼黑,凶。」石氏曰:「廁星不具,貴人多病,一曰夭,一曰陷廁。」石氏曰:「廁星青黑,主有腰下之疾;黃吉,白凶,黑死,皆為貴人。」又曰:「黃澤者,歲熟。」《玉曆》曰:「廁星欲溫溫然明潤澤,則王者無疾病;出入不時,星若微小不見,人主帶病,腹腸之疾,若人民多疫。」《石氏贊》曰:「廁星在車,名自彰。」

天矢星占二十四

石氏曰:「天矢一星,在廁南。」

(入參七度,去極百二十三度,在黃道外五十三度也。)

石氏曰:「天矢星,主候吉凶,色黃即吉,青白,黑凶。」《黃帝占》曰:「天矢星明,萬物有命。」《黃帝占》曰:「天矢星微,萬物流;星不具,多疾病;星亡,萬民大瘠。」又占曰:「常以春秋分候矢星,明黃而潤澤,則天下人民無疾病,王者安;其星不明,色青黑,天下人民有腰腸之病,其國飢,人民餓死。」《黃帝占》曰:「天矢色黃,為貴人吉;青白,願貴人疾;黑,貴人死;期三年。」石氏曰:「秋分候天矢,星亡,萬民大亂。」《荊州占》曰:「天矢星亡,萬民多死。」《石氏贊》曰:「天矢星在南,色欲黃。」

軍市星占二十五

石氏曰:「軍市星,在參東南。」

(西星入井三度少,去極百十度,在黃道外三十一度。)

石氏曰:「軍市十三星,水官也。」石氏曰:「軍市星眾,則軍有餘糧;星少,即軍飢。」巫咸曰:「軍市,水官也。」

野雞星占二十六

石氏曰:「野雞一星,在軍市中。」

(入井八度,去極百一十一度,在黃道外四十二度太。)

《黃帝占》曰:「野雞,大將也;主屯營軍之號令,警急設備;其星明大,則主將猛,士卒強;其不明,主將弱,兵士離散。」石氏曰:「野雞安靜,吉;芒角,凶。」《荊州占》曰:「野雞,野將也;主兵。」又占曰:「野雞出市,天下有兵,諸侯相攻。」《石氏贊》曰:「野雞一星,主野邦。」

狼星占二十七

石氏曰:「狼一星,在參東南。」

(入井十三度,去極百六度,太。在黃道外四十二度少也。)

《黃帝占》曰:「狼星,一名夷將;其星色欲黃白,無光芒,不動搖,天下寧,兵不起;其星色赤而大,光芒四張,動搖變色,天下亂,大兵起,盜賊起于道路,人主不安,百姓憂苦。」《荊州占》曰:「狼星,秦、南夷也;名曰候,一名天紀,一曰天陵。狼者,賊盜;弧者,天弓,備盜賊也。故弧射狼,矢端直者,狼不敢動搖,則無盜賊而兵不起;動搖明大,多芒變色,不如常,胡兵大討。」《紀曆樞》曰:「狼星,為野將。」宋均曰:「狼星,為羊角。」

(鄭玄曰:狼星主羊。狼在於未,未為羊也。)

巫咸曰:「狼星盛,兵弩貴;小,兵弩賤。金官也。」《黃帝占》曰:「狼星盛,兵弩貴;小,兵弩賤。」《元命苞》曰:「狼星變色,盜賊萌。」石氏曰:「狼星色赤而光明,芒角長大,天下兵起,將軍有死者,期二年。」巫咸曰:「狼星易其處,不如其故,天下飢,兵士滿野,其國凶荒,期不出年。」郗萌曰:「狼星白芒,百徒聚天下。」又占曰:「狼星躁走,為人主不靜,不居其宮,馳騁天下。」《荊州占》曰:「狼星芒角多,多盜賊;芒角少,少盜賊。」《荊州占》曰:「狼星非其故,人相食。」《石氏贊》曰:「狼星在參東南,有常;芒角變動,為憂兵。」

弧星占二十八

石氏曰:「弧九星,在狼東南。」

(西星入井十六度,去極百二十二度少,在黃道外五十二度半也。)

石氏曰:「弧星者,天弓也,以備賊盜,狼星為奸寇,弧星為司其非,其矢常欲直,狼則不敢動,天下安寧,無兵起,若矢不直,弧其不張,天下多盜賊,兵大起,國不寧。」《黃帝占》占:「弧星,主弓矢之府,以備非常;其星大而齊明,其色黃潤,則四方安靜,天下無兵;其生色變,不如其常,天下皆兵,弓矢大貴,人主不安。」《荊州占》曰:「弧星主武官,弧張,迎戰者不勝;弧動,先用兵吉,後者凶。」《黃帝占》曰:「狼旗七星屈曲者,夷狄弱可攻。」《洛書》曰:「狼弧張,害及胡。」《尚書緯》曰:「黑帝亡也,狼弧張。」《春秋緯》曰:「狼弧張,四年之後,天下永亂。」《焦延壽傳》曰:「天弓張,天下盡兵,主與臣相謀。」郗萌曰:「有兵,若弧星張,先起兵者利,後起兵者不利。」《荊州占》曰:「弧星青黑,有大憂。」《荊州占》曰:「弧矢動搖,明大多芒,變色,不如常者;多盜賊,胡兵起。」《石氏贊》曰:「弧在東南,陰謀張也。」

老人星占二十九

石氏曰:「老人星,在弧南。」

(入井十九度。去極百三十三度半,在黃道外七十五度太。)

《黃帝占》曰:「老人星。一名壽星;色黃明大而見,則主壽昌,老者康,天下安寧;其星微小,若不見,主不康,老者不強,有兵起。」郗萌曰:「老人,南極星也,立秋二十五日,晨見丙午之間。」

(以秋分見南方,春分而沒,出於丙,入于丁。)

巫咸曰:「老人星,木官也。」《春秋元命苞》曰:「直弧比地

(晉灼注《天官書》曰:比地,近地也。)

有一大星,曰南極老人,見則主安,不見則兵革起,常以秋分候之南郊,以慶主令天下。」《春秋緯》曰:「老人星見,則治平,主壽;老人星亡,則君危,若世夭。」《春秋文耀鉤》曰:「王者安靜,則老人星見。」《春秋運斗樞》曰:「王政和平,則老人星臨其國,萬民壽。」石氏曰:「老人星明,主壽昌,天下多賢士。」又占曰:「老人星色欲黃潤,王者、老人吉;其色青,主有憂,老人疾;色若黑白,主有,老人多死。各以五色占吉凶。」《孫氏瑞應圖》曰:「王者承天,則老人星臨其國。」

稷星占三十

石氏曰:「稷五星,在七星南。」

(西星入柳十四度少,去極百四十八度,在黃道外六十八度少也。)

祖暅曰:「上稷,農正也;稷者,稷也;取乎百穀之長,以為長也。」《黃帝占》曰:「稷星,主五穀豐耗,其星溫溫而明,歲大熟,五穀成;其星不明,若亡不見,歲不熟,天下飢荒,人民流亡,去其鄉。」石氏曰:「稷星不見,歲飢也。」《石氏贊》曰:「稷在張南時報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