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51. 卷五十一:太白占七

Jack 在 2012, 九月 24 - 20:29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a>, 51, 52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一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七

太白犯石氏中官

太白犯攝提一

《聖洽符》曰:「太白入犯攝提,兵起滿野,強臣謀主。若守衛臣有謀,期二年。」

太白犯大角二

郗萌曰:「太白守大角,兵大用,有國亡。」《荊州占》曰:「太白守大角,兵大動。」《文曜鉤》曰:「太白守犯大角,天下亂,大兵起,強臣謀主,若貴人被戮,期一年。」《海中占》曰:「太白犯守大角,臣謀主,有兵起,人主憂,王者戒慎左右;期不出百八十日,遠一年。」

太白犯埂河三

巫咸曰:「太白犯守梗河,國有謀兵,四夷兵起,來侵中國,邊境有憂。」

太白犯招搖四

《聖洽符》曰:「太白犯招搖,邊兵大起,敵人為寇;若守之,敵兵敗,若其王死,期不出三年。」《荊州占》曰:「太白守招搖,旗幟起。」甘氏曰:「太白入守招搖。天下兵大起,非一國,遠夷為亂,欲侵中國,人主有憂,期一年。」

太白犯玄戈五

《聖洽符》曰:「太白犯守玄戈,為邊兵大起,敵人為寇;若守之,敵人敗;若其王死,期不出二年。」

太白犯天槍六

巫咸曰:「太白犯守天槍,邊兵起,槍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太白犯天棓七

巫咸曰:「太白犯守天棓,邊夷起,機棓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太白犯女床八

《荊州占》曰:「太白犯女床,凶;若守女床,宮有變害;若被誅。」甘氏曰:「太白守犯女床,兵起宮中,若後有誅,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太白犯七公九

石氏曰:「太白犯七公,群臣有誅。」《黃帝占》曰:「太白守七公,為饑;君不安。」石氏曰:「太白犯守七公,輔臣有誅,議臣相疑;若有誅者,人主有憂。」甘氏曰:「太白犯守七公,兵革大起,大臣有誅;若有戮死者,期不出年。」

太白犯貫索十

巫咸曰:「太白犯守貴索,天下亂,兵起,多有獄事,貴人有死者。」石氏曰:「太白入貫索中,犯乘守,以獄為亂。」《玄冥占》曰:「太白犯守天牢,以獄起兵,大人憂。」

太白犯天紀十一

《荊州占》曰:「太白守天紀,有兵亂。」石氏曰:「太白守天紀,幸臣執權,有兵起,王者有憂;若犯守,大臣為亂,兵起宮中;若有大旱之災,人民大飢。」

太白犯織女十二

巫咸曰:「太白守織女,後有誅者。」《黃帝占》曰:「太白犯守織女,天下有女憂,有兵起,不出其年。」

太白犯天市垣十三

《海中占》曰:「太白入天市,國有謀兵,將相有戮死者,期百八十日。」郗萌曰:「太白入天市中,五官有憂;一曰將有憂;一曰大臣戮,若糴貴。」《文曜鉤》曰:「太白入居守天市中,驚國,有謀兵,鐵鉞用,後大起,期不出三年。」巫咸曰:「太白入天市而守之,相坐之,有兵起,貴人有憂;若誅,期二年。」郗萌曰:「太白入,若守天市,諸侯貴人,必有戮者;一曰更幣。」

太白犯帝座十四

《海中占》曰:「太白犯帝座,大臣為亂,強臣謀主,有兵;期不出年。」石氏曰:「太白犯帝座,有逆亂事。」

太白犯候星十五

石氏曰:「太白犯守候星,諸侯起兵,有千里之行,政令急,民多苦。」《海中占》曰:「太白犯守候星,陰陽不和,五穀傷,人民大饑,有兵起。」

太白犯宦者十六

石氏曰:「太白守宦者,凶。」甘氏曰:「太白犯宦者,左右輔臣有謀,若戮死,期不出年。」

太白犯斗星十七

石氏曰:「太白守斗星者,凶。」

太白犯宗正十八

石氏曰:「太白守宗正,左右群臣多死者;若更政令,人主有憂。」

太白犯宗人十九

石氏曰:「太白犯宗人,親族貴人憂,若有死者;一曰主親有離絕。」

太白犯宗星二十

甘氏曰:「太白犯守宗星,宗室之臣,有分離者。」《玄冥占》曰:「太白觸抵宗星,幸臣有誅者,期二年。」

太白犯東西咸二十一

石氏曰:「太白守東西咸,女主憂誅,若貴女有戮死,期二年。」《荊州占》曰:「太白守東西咸,憂兵起。」石氏曰:「太白守犯東西咸者,為臣不從令,有陰私。」

太白犯天江二十二

陳卓曰:「太白守天江,暴水為害,不出其年。」巫氏曰:「太白犯守天江,天下有水;若入之,水齊城郭,人饑亡,去其鄉。」

(《宋書天文志》:晉穆帝永和十一年八月己未,太白犯天江,占曰:河津不通,升平元年,慕容遂臨漳有幽並青冀之地,緣河諸將漸奔散,津河隔絕矣。)

太白犯建星二十三

陳卓曰:「太白犯建星,大臣相譖。」郗萌曰:「太白入建星,外國使來見主;出建星,主遣使至國,期皆三十日。」《黃帝占》曰:「太白守建星,滿二十日,必大赦。」巫咸曰:「太白入建星,若守之,兵起,關道不通;若有外國使來者,期一年。」

太白犯天弁二十四

甘氏曰:「太白犯天弁,若守之,則囚徒兵起;一曰五穀不成,糴大貴,人民飢。」

太白犯河鼓二十五

《黃帝占》曰:「太白犯河鼓,大將若左右將有誅者,若有罪,以五色占之。」石氏曰:「太白入河鼓,兵大起,大將出;若守之,所犯之將誅,期二年。」郗萌曰:「太白守河鼓,兵起,期六十日。」

太白犯離珠二十六

石氏曰:「太白犯離珠,宮中有事;若有亂宮者,宮人有罪黜者。」巫咸曰:「太白犯離珠。有兵起,後宮凶,女主有憂。」

太白犯匏瓜二十七

《玄冥占》曰:「太白守匏瓜,人主誅邑族;若有兵;一曰王者以果賜諸侯。」《聖洽符》曰:「太白犯守匏瓜,天下有憂;若有遊兵,名果貴;一曰魚鹽貴,價十倍,不出其年。」

太白犯天津二十八

《海中占》曰:「太白犯天津,關道絕不通,有兵起;若關吏憂。」《文曜鉤》曰:「太白入天津,兵起大亂,以其所近,四方中央,死而葬,易政立王。」齊伯曰:「太白守天津,兵起,有亡國,期一年,遠二年。」石氏曰:「太白有赤芒,而守天津三十日,關道不度,人主有憂,若諸侯。」

太白犯螣蛇二十九

甘氏曰:「太白守螣蛇,天子前螣凶,奸臣有謀,前螣為害。」《玄冥占》曰:「太白守螣蛇,諸侯若先螣者;一曰以水為災,水物不成。」

太白犯王良三十

《帝覽嬉》:「太白入王良,人主以車為弊,馬多死,關津不通,國有憂。」石氏曰:「太白守王良,為兵。」《海中占》曰:「太白守王良,三十日,大將亡;一曰主將皆大亡,兵起,車騎行,期百八十日,遠一年。」郗萌曰:「太白守天馬,天子馬多死者。」齊伯曰:「太白犯守王良,天下有兵,諸侯相恐,強臣謀主,期不出年。」

太白犯閣道三十一

石氏曰:「太白守閣道而絕漢者,為九州異政,各主其王,天下有兵,期二年。」齊伯曰:「太白守閣道,天子禦難;御道塞,臣謀君;一曰宮人有謀,戒慎女兵。」 

太白犯附路三十二

石氏曰:「太白守附路,太僕有罪,若有誅;一曰馬多死,道無乘馬者。」 

太白犯天將軍三十三

郗萌曰:「太白入將軍,興軍,吉。」《荊州佔》曰:「太白乘犯天將軍,將軍以兵事誅;又曰太白守天將軍,兵大起,將軍行。」《文曜鉤》曰:「太白入守天將軍,大將有憂,若兵起;一曰以飢為敗,人民憂。」石氏曰:「太白犯守天將軍,為大將誅;若有死者。」 

太白犯大陵三十四

石氏曰:「太白入大陵,國有大喪,大臣有誅,若戳死,人民死者大半,皆不出其年。」《荊州佔》曰:「太白乘大陵,天下盡大喪,死人如岳。」甘氏曰:「太白犯守大陵,其國有喪,大人憂,若有土功墳陵之事;期百八十日。」 

太白犯天船三十五

郗萌曰:「太白守天船,大人當之,天下赦。」《聖洽符》曰:「太白入守天船。兵起,舟船用,有亡國,期不出年。」《海中佔》曰:「太白入守天船,國有喪,貴臣有戮,期二年。」 

太白犯捲舌三十六

《海中佔》曰:「太白犯捲舌,有姦亂之變;若入之,臣有妄言於君者,若讒臣謀君,以口舌起兵而亂國者,期百二十日,若一年。」石氏曰:「太白乘捲舌,天下多喪;若入之,有佞臣謀其君,以口舌為害,人主有憂。」 

太白犯五車三十七

石氏曰:「太白犯五車,大旱,若有喪,兵起,車騎行,五穀不成,天下民飢,君絕糧;犯倉星,谷貴,若有水;一云若入而中犯乘庫星,兵起北方,若西北方。」郗萌曰:「太白入五車,留不去,泰國金玉貴;一曰兵大起,百萬人以上;入日占其國。」《荊州佔》曰:「太白入五車、天庫,天下大兵起。」《文曜鉤》曰:「太白入經五車,四猾起。」《百二十佔》: 「太白入五車,若犯天潢,有大水,五穀不成,糴大貴,期不出年。」郗萌曰:「太白入五車,留不去,即有兵春見;若捨其西北,多死人,馬牛多疾疫,在酒泉敦煌方;舍東北,糴石五百。」《黃帝佔》曰:「太白守五車,四夷人相食,三歲不復其亂。」郗萌曰:「太白守五車,有大兵,不出九十日而至矣。」《黃帝佔》曰:「太白乘守天庫,四夷兵起,必有死王。」郗萌曰:「太白乘守天庫,中國兵所向無不服;有自來之將,其民入中國,國有大喜。」 

太白犯天關三十八

《荊州佔》曰:「太白出入天關,萬人多死。」石氏曰:「太白行天關中,每至柳楊,當去不去,徘徊亂行,光色隆怒,見其妖祥,中國隔絕,道路不通。」《河圖》曰:「太白提天關,關梁所出入貴人多死。」 (《海中佔》曰:地氣洩,生相害,萬物大傷。)《海中佔》曰:「太白守天關二十日,大赦;一云臣誅主,歲水;一曰守之二十日,兵甲鏘鏘,以水行。」郗萌曰:「太白守天關,大臣反。(《宋書•天方志》曰:晉簡文咸安二年五月丁未,太白犯天關。占曰:兵起。六月庚午入康城。)一曰為地氣,貴人多死。」《西官候》曰:「太白守天關,兵大起,關道不通,人民相恐。」《海中佔》曰:「太白守犯天關,道絕;天下相疑,有關梁之令。」郗萌曰:「太白行,不從天關;不出其年,有兵。」 

太白犯南北河三十九

《黃帝佔》曰:「太白乘南河戍者,出南河;為中國兵起。」石氏曰:「太白行南河戍中,若留止;為西方兵起,百姓疾。」郗萌曰:「太白舍河戍三十日,國有男喪。」《黃帝佔》曰:「太白舍南河戍間,天下難起,道不通。」石氏曰:「太白守南河戍,蠻夷兵起,邊戍有憂;若有旱災,人民飢。」《海中佔》曰:「太白守南河戍,邊臣有謀。(郗萌曰:有奸謀也。)若諸侯兵起,君憂;若敗亡。」《黃帝佔》曰:「太白留止守南河戍,為百姓病;若行其中,或留止守之,為旱,有喪。」郗萌曰:「太白行南河戍,若留止守之,為有喪;在北河戍下,中國有兵,所向者勝。」《黃帝佔》曰:「太白乘北河戍,若出北河北,皆為胡王死;若留北河戍下三十日,必有自來主,將其民降中國;其留過三十日,四夷大亂;太白從南來,南方當之;從北方來,北方當之。」郗萌曰:「太白舍北河戍三十日,有女喪。」甘氏曰:「太白守北河戍,有內謀;一曰有白衣之會;又曰四夷相伐。」《荊州佔》曰:「太白留止守河中,兵起,道不通。」《玄冥佔》曰:「太白守北河戍,胡夷兵動;若守之三十日不下,胡人敗;若胡王死,天下大水,人民飢;期不出年,若二年。」石氏曰:「太白入北河戍中而留止,不出百日,天下兵悉起,兵戰;秋冬臨衝革也,春夏德也。」郗萌曰:「太白經南河戍之南,刑法峻暴,誅伐不當;經北河戍之北,女子、金錢、貪色、奢佞,失治道;皆期三年,中期六年,遠期九年,而災至;居南北河戍中,若守之百日,兵大起。」《荊州佔》曰: 「太白守兩河間,天下棄離,道路不通;若在陽門中,天下並戰。」郗萌曰:「太白在陽門中,旱;入天高中,有奇令,若失度;守陰門,若陽門,為諸侯姦;入天高,成勾已,天下有憂。」《黃帝佔》曰:「太白留守陰門,不出百日,天下兵悉起;若以四月從東方來,入天高,留守三十日,天下民受賜;留五十日,兵起宮中。」郗萌曰:「太白不行天門、天關,為國有喪;太白與熒惑俱在帝關中,則有大事,分國。」 

太白犯五諸侯四十

石氏曰:「太白犯五諸侯,若守之,兵大起,將士出,諸侯有憂,若有死。」 (《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義熙六年三月,太白犯五諸侯,是年三月,始與太宗徐道覆反,江州刺史何無忌討之,大敗於豫章,無忌死之,四月廬循寇湘中,攻巴陵,五月循等大破豫州,刺史劉敬宣僅以身免,八年六月,臨川烈武王道規薨,時為豫州,九月兗州刺史劉蕃伏誅。)巫咸曰:「太白犯五諸侯,有兵起,大將出,若大臣有誅,若有戮死;如入五諸侯,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日而處之率,一日為十日,而軍罷。」《文曜佔》曰:「太白守五諸侯,四猾起,兵官亂。」《荊州佔》曰:「太白守五諸候,兵起。」郗萌曰:「太白犯乘守五諸侯,為所中死,乘守者誅,若有殃;期三年,兵發。」石氏曰:「太白中犯乘守五諸侯,諸侯兵死,期三年。」

太白犯積水四十一

巫咸曰:「太白犯守積水,其國有水災,水物不成,魚鹽貴;一曰以水為敗,糴大貴,人民飢,期二年。」

太白犯積薪四十二

甘氏曰:「太白犯守積薪,天下大旱,五穀不登,人民飢亡。」

太白犯水位四十三

甘氏曰:「太白犯守水位,天下以水為害,津關不通;一曰大水入城郭,傷人民,期不出二年。」

太白犯軒轅四十四

《荊州占》曰:「太白犯軒轅,女禦;天子仆死。」《文曜鉤》曰:「太白入軒轅,四猾起。」石氏曰:「太白入軒轅中,犯乘之,有逆賊,若火災。」《黃帝占》曰:「太白出東陵,必有白龍出左右宮;若行軒轅中,犯女主,女主失勢,憂喪也;列大夫有放逐者,五官有不治者;色悴為憂,為疾,其所中犯乘守者誅,若有罪。」《荊州占》曰:「太白行軒轅端,貫出其中而東,大臣出令。」石氏曰:「太白在軒轅中,有以女請人君者。」《黃帝占》曰:「太白中女主,女主當之;其守犯女主,女主有憂。」(《宋書天又志》曰:魏青龍四年七月七日甲寅,太白犯軒轅大星,景初元年,皇后毛氏崩,晉成帝咸康六年六月七日,太白犯軒轅大星,七年三月皇后杜氏崩。安帝義熙六年八月壬午,太白犯軒轅大星,七年八月,皇后王氏崩。宋文帝元嘉十六年八月朔,日犯軒轅,明年皇后袁氏崩。)《聖洽符》曰:「太白守軒轅,兵大起,憂宮中;若有女喪,各以其所犯占之,期一年。」《帝覽嬉》曰:「太白守軒轅大星,若環繞之,皇后有急,若憂誅;一曰天下易王,女主有殃。」《荊州占》曰:「太白守軒轅、女禦有誅者。」巫咸曰:「太白行犯守軒轅,女主失政,若失勢;一曰大臣當之,若有黜者,期二年。」(司馬彪《天文志》曰:光武建武九年七月乙卯,金星犯軒轅大星,十月己醜,又犯之。軒轅者,後宮之官,大星者,後宮之皇后,金犯之,為失勢。是時郭後已失勢見踈,後廢為中山太后。孝和元年四月乙酉,金星犯軒轅東北二尺,四年,寶氏被誅,太后失勢。孝垣永壽二年八月戊午,太白犯軒轅大星,為皇后,後二年四月,懿獻後以憂死。)《荊州占》曰:「太白中犯,守軒轅左角,為大臣當之。」

太白犯少微四十五

石氏曰:「太白入少微,君當求賢佐;不求賢佐,則失奪勢。太白犯守少微,名士有憂;王者任用小人,忠臣被害,有死者。」《黃帝占》曰:「太白入中犯乘少微,為宰相易,女主有憂。」石氏曰:「太白入中犯乘守少微,為五官亂,宰相憂。」

太白犯太微四十六

《春秋緯》:「太白犯太微,主受期命奪號,滅沖為期。」(《宋書天文志》曰:晉熙帝建武元年六月丁卯,太白犯太微,占曰:王者惡之。七月熙帝崩於寇廷也。)《帝賢嬉》曰:太白行犯太微左右執法。為大臣有憂。」(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安元初元年閏月已未,太白犯太微左執法,建光元年五月,太后兄車騎將軍隲等七侯皆免官自殺。《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四年九月,太白犯左執法。五年七月庚申,丞相王導薨。安帝義熙六年九月甲寅,太白犯左執法。八年九月,兗州刺史劉蕃,尚書仆射琨夥誅也。)石氏曰:「太白入太微庭,所中犯乘守者,為天子所誅;若有罪,太白犯左右執法,左右執法者誅;若有罪。」郗萌曰:「太白犯天府,庭臣為亂。」《荊州占》曰:「太白道,從太微西蕃北南方星間入,到南蕃東方星間南出,道也;中西蕃直坐入者,非道也。太白以庚子日順入太微天庭中,天子所使也;不以庚子日,非天子使。太白入太微軌道,吉;軌道者,入西門,出東門,若左右掖門,行不留也;不軌道者,謂有所犯守也。」郗萌曰:「太白當太微門,為受制;當在左執法,受事左右執法;守太微門三日以下,為受制;三日以上,為兵、為賊、為亂、為飢。」石氏曰:「太白出東掖門,為相受命;東南出,德事也;出西掖門,為將受命;西南出,刑事也;期以春夏。太白入太微,出左掖門,大將軍出,東南伐;出右掖門,大將軍出,西南伐;皆不出其年。」《黃帝占》曰:「太白入天庭,色白潤澤,為期百八十日,有赦。」《帝覽嬉》曰:「太白入太微,而出端門;臣不臣。」《洛書》曰:「太白入左右掖門,出太陽東門,強臣暴誅;若入端門,庭守十日,臣欲害君,期不十日。」《春秋圖》曰:「太白入西華門,出東華門,大臣作亂,謀其主;若諸侯不從王命,期百八十日,若一年。」石氏曰:「太白入太微庭,中華東西門,若左掖門,而南出端門者,為必有反臣。太白入西出東門,皆為人君不安,欲求賢佐;有入中西華門,出中華東門,為臣有不令;有入太陰西門,出太陰東門,皆為天下大亂,有喪,若大水。」甘氏曰:「太白入太陰西門,出東門,天下大亂,主死,破宮;若有大水,期一年。」(司馬彪《天文志》曰:王莽地皇四年秋,太白在太微中,燭地如月光,太白為兵,太微為天庭,太白贏而北入太微,是兵將天子庭也。是時王莽遣二公之兵至昆陽,已為光武所破,莽又拜九人為將軍,至華陰,皆為漢將劉畢李崧所破,進攻京師,十月戊申,漢兵自宣平城門入,二月己酉,城中少年子弟數千人起兵攻莽,商人杜昊殺莽漸台之上,校尉公寶斬莽首,大兵蹈公庭之中,仍以更始入長安,居前殿,皆以火入宮庭者。)郗萌曰:「太白入太微西門,犯天庭,出端門,為大臣伐主;入西門,而折出右掖門,為大臣假主之威,而不從主命;太白入西華門,出端門東門,詐稱詔。太白入太微西門,若入端門,出東門,為貴者奪勢。太白入太微中,臣相殺,國有憂。」《荊州占》曰:「太白主西方北方,入太微西南陽星之南,為西方;入二星之北,為北方;皆臣殺主之候也。犯帝座星,臣勝;不犯、不勝;視其所止留之宿國,以知其所誅。」《荊州占》曰:「太白入太微西蕃第一星,行至東蕃第一星,東下去;太微者,天子庭也;太白行其中,宮門當閉,大將軍被甲,守兵大臣伏誅,左右有罪者。」(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靈帝建甯元年六月,太白在西方入太微,犯西蕃南頭星,其年八月,太傅陳蕃,大將軍寶武謀,欲盡誅諸宦者,其年九月辛亥,中常侍曹節,長樂五官吏朱瑀覺之,先矯制殺蕃等,家屬徒日南。)《荊州占》曰:「太白入太微宮,為天下驚;一曰有兵。太白入天庭,國不安其宮。太白入太微中,近臣起兵;入庭中,丞相、禦史誅。」《北官候》曰:「太白入太微天庭,天子自將兵,大臣謀立,若有誅者。」《黃帝占》曰:「太白東行入太微庭中,出東門,天下有急兵,若守將、相、丞相、禦史,大臣有死者;若入端門守庭,大禍至;入南門,出東門,國大旱;入南門,逆行出西門,國有大水;逆入東門,出西門,大國破亡;若順入西蕃,而留不去,楚國凶殃。」巫咸曰:「太白逆行入太陽東門,出西門,有反臣欲伐其主,期九十日。太白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大臣有誅;若諸侯戮死,期二年。」石氏曰:「太白逆行入左掖門,為大臣劫其主。太白逆行於太微之中,及出左右掖門,為有逆謀,天子有命將征伐之事;一曰大赦可以解其患。」《荊州占》曰:「太白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諸侯將有殺者;若至黃帝座而謀成,不至黃帝座而遠,有謀不成;以其入日占國。」《玉曆》曰:「太白逆行入太微,強臣淩主,天下大亂,諸侯皆兵起。太白留太微庭中,天下大憂;中央留十日以上,為天下亡徒為兵者。太白道南蕃入,留止南門,為大臣有憂。」(司馬彪《天文志》曰:太白贏而北入太微,大兵將入天子之庭,出太微,宮中有兵。)《荊州占》曰:「太白從右入七日以上,為主有憂。」《感精符》曰:「太白入端門而守之,大臣謀叛,將軍伐主,外臣陵內,天下大亂,期二年。」《黃帝占》曰:「太白乾太微,留守二十日以上,為必有兵革,天下大赦。」《春秋緯》曰:「太白入太微庭,其陵犯留焉三十日,必有喪。」《荊州占》曰:「太白入太微天庭中,犯乘守者殺,若有罪,各以守宦名名之。(《宋書天文志》曰:晉慧帝大安二年秋,太白守太微,成都河間攻洛陽,三年正月,東海王越執長沙王乂,張方又殺之。)太白食,若中犯秉守太微東西蕃、四輔,為君失禮,輔臣有誅者。」

太白犯黃帝座四十七

石氏曰:「太白犯黃帝座,改政易主,天下亂,存亡半。」《洛書•洛罪級》曰:「太白入黃帝座,強臣殺主。」《荊州佔》曰:「太白入黃帝座,其色白者,為有赦。太白入太微宮中,至黃帝座,有兵在中。」郗萌曰:「太白抵黃帝座,為有土功事。」《荊州佔》曰:「太白觸黃帝座,君死。」《黃帝佔》曰:「太白守黃帝座,為大人憂。」《海中佔》曰:「太白守端門,若至帝座星南,禍小;若犯黃帝座,臣殺主,天下大亂,不出年。」 

太白犯四帝座四十八

石氏曰:「太白犯四帝座,臣謀主;去之一尺,事不成。」甘氏曰:「太白中犯乘守四帝座,天下亡。」《玉歷》曰:「太白犯四帝座,臣謀主,若被誅。」石氏曰:「太白中犯乘守四帝座,闢君憂也。」 

太白犯屏星四十九

郗萌曰:「太白入太微宮中,至屏而留,為有兵在中。」甘氏曰:「太白犯守屏星,君臣失禮,下而謀上;一曰大臣有戮死者。」石氏曰:「太白犯乘守屏星,君臣失禮,而輔臣有誅者;若免罷去。」 

太白犯郎位五十

甘氏曰:「太白犯守郎位,輔臣有誅,左右宿衛為亂,王者有備。」 

太白犯郎將五十一

巫咸曰:「太白犯守郎將,命曰陵;陵則將有誅者,將憂。」《荊州佔》曰:「太白犯乘守郎將,有以符節姦者;一曰必有不還使。太白中犯乘守郎將,名曰陵,節郎誅;一曰大臣為亂,誡左右。」 

太白犯常陳五十二

甘氏曰:「太白犯常陳,守衛有謀,兵起宮中,天子自出行誅,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太白犯三台五十三

《玉歷》曰:「太白入犯上台司命,近臣有罰,若有誅;一曰近臣有逃走者,以五色佔;色黃白,當無故;青黑憂死,期一年。」《文曜鉤》曰:「太白犯守中台司中,奸臣有誅,若有誅者,中公當之。」巫咸曰:「太白犯守下台司祿,近臣有罪,若出走;色黑者死。」郗萌曰:「太白犯守上台,大尉自將兵,在宮中大戰交刃;流血滂沱,貴人多死,期在七月;守中台,司徒反;守下台,司空反。」《荊州佔》曰:「太白守三台,天下驅掠,兵聚一隅。太白舍天柱下,地大動,民恐,臣以謀主。」石氏曰:「太白系天柱,地大動,兵大起。」 

太白犯相星五十四

石氏曰:「太白犯相星,輔臣兇。太白守相星三十日,大臣為亂,天下兵起,人主有憂。」 

太白犯太陽守五十五

石氏曰:「太白犯太陽守,執禦臣憂,內將軍有死者,期九十日。」甘氏曰:「太白犯守太陽守,大臣戮死,若有誅,期不出年。」 

太白犯天牢五十六

石氏曰:「太白犯天牢,王者以獄為弊,貴人多有斬者;一曰若有赦,期不出百八十日。太白入天牢犯守者,以獄為亂。」

太白犯文昌宮五十七

石氏曰:「太白入文昌,天下兵起,其君不安,若有走主。」 《春秋緯》曰:「太白入文昌,三軍反,兵滿都,以弱亡。」

太白入北斗五十八

《玄冥占》曰:「太白入北斗魁中,強臣奪主位,天子棄宮走,天下大亂,更政易王,期不出三年。」 《甄曜度》曰:「太白守北斗,人主御守,兵罷,國亂。一曰:執政令吏憂,以五色占之。」 石氏曰:「太白入守北斗,執政大臣有憂,若被誅。」 郗萌曰:「太白入守北斗,貴人有擊者。」

太白犯紫微宮五十九

巫咸曰:「太白守紫微宮,民莫處其室宅,流移去其鄉。」

太白犯北極鈎陳六十

《聖洽符》曰:「太白入紫微宮中犯北極,臣害其主,天下大亂,兵走,四塞易主,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黃帝占》曰:「太白犯北極主星,有大喪。大臣有誅,若抵之,兵喪並起。」 《文曜鈎》曰:「太白犯守太子庶子星,各以所守有罪,若死。」 《荊州占》曰:「太白犯乘守北極主星者,為大人憂,一曰有喪,一曰為有反者。」 太白三月舍樞星,下芒赤色怒兵起。 《黃帝占》曰:「太白犯守鈎陳,後宮亂,兵起宮中,幸臣謀,主有憂。」

太白犯天一六十一

石氏曰:「太白犯天一,幸臣有謀兵起,人主憂。」

太白犯太一六十二

石氏曰:「太白犯太一,幸臣有謀,有兵起,人主有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