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3. 卷四十三:填星占六

Jack 在 2012, 九月 24 - 10:26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填星占六

填星犯石氏中官

填星犯大角一

《海中占》曰:「填星犯守大角,臣謀主者有兵起,人主憂;王者戒慎左右,期不出百八十日,遠一年。」

填星犯梗河二

巫咸曰:「填星犯守梗河,國有謀心,四夷兵起,來侵中國,邊境有憂。」

填星犯招搖三

《聖洽符》曰:「填星犯招搖,兵大起,敵人為寇;若守之,敵人敗;若其王死,期不出二年。」《荊州占》曰:「填星守招搖,旗幟廢不用。」

填星犯玄戈四

《聖洽符》曰:「填星犯守玄戈,邊兵大起,敵人為寇;若守之,敵人敗;若其王死,期不出二年。」

填星犯天槍五

巫咸曰:「填星守天槍,邊夷兵起,機槍大用,防戍有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填星犯天棓六

巫咸曰:「填星犯守天棓,邊夷兵機槍大用,防戍憂;若誅邊臣,期不出年。」

填星犯女床七

《荊州占》曰:「填星犯女床,凶。」甘氏曰:「填星犯守女床,兵起宮中;若後妃有暴誅者,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填星犯七公八

石氏曰:「填星犯七公,群公有疑議。」《黃帝占》曰:「填星守七公,為饑民,君不安。」石氏曰:「填星守七公,輔臣相疑;若有誅者,人主有憂。」

填星犯貫索九

石氏曰:「填星入貫索中犯乘守者,以獄為亂,多不平。」巫咸曰:「填星守犯貫索,天下亂,兵大起,多獄事,貴人有死者。」

填星犯天紀十

《文曜鉤》曰:「填星犯守天紀,幸臣執權,有兵起,王者有憂。」

填星犯織女十一

《黃帝占》曰:「填星犯守織女,天下有女憂,有兵起,不出其年。」

填星犯天市十二

石氏曰:「填星入天市,將相凶,糴大貴;若女主有憂;又曰填星入天市中,相不死,使於皇道。」郗萌曰:「填星入,若守天市,糴大賤;一曰大貴。」又占曰:「填星入天市中,王宮有憂;一曰赦。」石氏曰:「填星守天市,有訟事入市,必有戮主;留百日,失大將。」又占曰:「填星逆行,入天市,驚;一曰將相凶。」

填星犯帝座十三

《玄冥占》曰:「填星犯帝座,為臣謀主,天下亂,兵大起,不出年。」

填星犯候星十四

《海中占》曰:「填星守候星,陰陽不和,五穀傷,人大饑,有兵起。」

填星犯宦者十五

甘氏曰:「填星犯守宦者,左右輔臣有誅戮者,期不出年。」

填星犯宗正十六

石氏曰:「填星犯守宗正,左右群臣多死,若更政令,人主有憂。」

填星犯宗人十七

石氏曰:「填星犯宗人,親族貴人有憂,若有死者;一曰人主宗親有離絕者。」

填星犯宗星十八

甘氏曰:「填星犯守宗星,宗室之臣有分離者。」

填星犯東西咸十九

石氏曰:「填星守犯東西咸,為臣不從令,有陰謀。」

填星犯天江二十

巫咸曰:「填星守犯天江,天下有水;若入之,大水齊,城郭損,民饑亡,去其鄉。」

填星犯建星二十一

《陳卓占》曰:「填星犯建星,大臣相譖。」甘氏曰:「填星守建星,女主有謀,兵起宮中;女主有黜者,期不出年中。」《海中占》曰:「填星守建星,田宅大貴;一曰在陽,賤;在陰,貴。」

填星犯天弁二十二

甘氏曰:「填星犯天弁,若守之,則囚徒起兵;一曰五穀不成,粟大貴,民饑。」

填星犯河鼓二十三

《海中占》曰:「填星入河鼓,大將有受賜地者,期百八十日,遠一年。」《黃帝占》曰:「填星中犯河鼓大將,若左右將,有誅;其犯守之,為誅;若有罪,以五色占之。」

填星犯離珠二十四

石氏曰:「填星犯離珠,宮中有事;若有亂宮者;若宮人有罪黜者。」

填星犯匏瓜二十五

《聖洽符》曰:「填星犯守匏瓜,天下有憂;若有遊兵,名果貴;一曰魚鹽貴,價十倍,不出其年。」

填星犯天津二十六

郗萌曰:「填星犯天津,關道絕不通,有兵起;若關吏有憂;若守有兵革。」《黃帝占》曰:「填星出天津中,天下大水有溢者;若天下有急。」

填星犯螣蛇二十七

甘氏曰:「填星守螣蛇,天子前驅凶;若奸臣有謀,前驅為害。」

填星犯王良二十八

石氏曰:「填星守王良,為有兵。」齊伯曰:「填星守犯王良,天下有兵,諸侯相攻,強臣謀主,期不出年。」

填星犯閣道二十九

石氏曰:「填星犯守閣道而絕漢者,為九州異政,各主其土,天下兵,期二年。」

填星犯附路三十

石氏曰:「填星守附路,大仆有罪,若誅;一曰馬多死,道無乘馬者。」

填星犯天大將軍三十一

郗萌曰:「填星入天大將軍,與軍者吉。」石氏曰:「填星犯守天大將軍,為大將困;若有死者。」

填星犯大陵三十二

石氏曰:「填星入大陵,國有喪,大臣有誅,若戮死;人民死者半,皆不出其年。」

填星犯捲舌三十四

石氏曰:「填星乘捲舌,天下可喪。」又占曰:「填星入守捲舌,國有佞臣謀其君,以口捲舌,為人主有憂。」

填星犯五車三十五

石氏曰:「填星犯五車,大旱,若有喪;一曰犯庫星,兵起北方,若西方;犯倉星,穀貴,若有水。」《海中占》曰:「填星入五車,兵大起,車騎行,五穀不成,天下民饑,若軍絕糧。」郗萌曰:「填星守天庫,以喪起兵國中。」又占曰:「填星舍五車中央,大旱;又多蟲,在燕、伐。」又占曰:「填星舍五車東北、六畜蕃息,繒帛大賤;一曰天下多凶;舍東南,高田收,下田不收;又萬民多疾,無死者,民反壽;舍西南,布若棺槨並貴;舍西北,天下安寧。」又占曰:「填星守昴,東行至天高,復反五車;為邊兵發,有赦令。」

填星守天關三十六

石氏曰:「填星行天關中,每至柳楊,當去不去,徘徊亂行,光色盛怒,見其妖祥,中國隔絕,道路不通。」郗萌曰:「填星守天關,貴人多死。」巫咸曰:「填星守天關,王者壅蔽,信使不達,若關梁不通。」郗萌曰:「填星行不從天關,不出其年,有兵。」

填星犯南北河三十七

《黃帝占》曰:「填星乘南河戍,若出南河南,為中國。」石氏曰:「填星守南河,蠻夷兵起,邊城有憂;若旱災,人民饑。」《黃帝占》曰:「填星行南河戍中,若留止守之,為有喪。」《黃帝占》曰:「填星行南河戍中,若留止守之,為旱;一曰為有疾在民。」郗萌曰:「填星行南河戍中,若留止守之,為有喪。」《黃帝占》曰:「填星出北河戍北,若乘之,為王死。」郗萌曰:「填星出河戍北,若乘之,為有女喪。」又占曰:「填星守北河戍西,五穀無實。」又占曰:「填星失度,守陰門若陽門,皆為諸侯奸。」《玄冥占》曰:「北主死,天下大水,人民饑,期不出二年之內。」郗萌曰:「填星經南河戍之南,刑法峻暴,誅伐不當;經北河戍之北,以女子、金錢、貪色、奢侈,失治道,期三年。」又占曰:「填星守南北河戍,賜爵祿,不出六十日,有赦;一曰有土功事。」《黃帝占》曰:「填星出北河戍間,若留守北戍;若居南河戍間,若守南戍;為天下有難起,道路不通。」

填星犯五諸侯三十八

石氏曰:「填星犯五諸侯,若守之,兵大起,將士出,諸侯有死者。」巫咸曰:「填星入五諸侯,伺其出日而數之,二十日,兵發;伺其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石氏曰:「填星中犯乘守五諸侯,兵死,期三年。」郗萌曰:「填星中犯乘守五諸侯,為所中乘守者,諸侯有殃;期三年,兵發。」

填星犯積水三十九

巫咸曰:「填星犯守積水,其國有水災,萬物不成,魚鹽貴,一曰以水為敗,糴大貴,人民饑,期二年。」

填星犯積薪四十

甘氏曰:「填星守積薪,天下旱,五穀不登,人民饑亡。」

填星犯水位四十一

石氏曰:「填星守犯水位,天下水為害,津關不通;一曰大水入城郭,傷人民,不出二年。」

填星犯軒轅四十二

《黃帝占》曰:「填星行軒轅中,犯女主,女主失勢;

(失勢者,憂喪也。)

列大夫有放逐者;五官有治者。色悴,為憂,為疾;其所中犯乘守者誅;若有罪。」石氏曰:「填星在軒轅中,有以女子謀人君者。」又占曰:「填星守軒轅,天下大赦。」甘氏曰:「填星守軒轅,天下大亂,後宮破散,改政易王;人主以赦除咎,期三年。」《黃帝占》曰:「填星守犯女主,女主當之;中犯女,主女主憂。」巫咸曰:「填星行犯守軒轅,女主失政,若失賊;一曰大臣當之,若出黜者,期二年。」

(《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升平二年十二月辛卯,填星犯軒轅大星,三年十月,豫州刺史謝萬入朝,眾潰而歸,除名為民,十一月,司徒會稽王以二鎮敗,求自貶三等也。)

石氏曰:「填星中犯乘守軒轅大民星,大饑大流,太后宗有誅者,若有罪;中犯乘守少民星,小饑小流,皇后宗有誅者,若有罪。」石氏曰:「填星入軒轅中,犯乘守之,有逆賊,若火災。」

填星犯少微四十三

石氏曰:「填星入少微,君當求賢佐;不求賢佐,則失威奪勢矣。」石氏曰:「填星犯守少微,名士有憂;王者任用小人,忠臣被害,有死者。」《黃帝占》曰:「填星入中犯乘守少微,為宰相易;又曰為女主有憂。」石氏曰:「填星入中犯乘守少微,為五官亂,宰相有憂。」

填星犯太微四十四

陳卓曰:「填星犯太微,女主持政,大夫執綱。」《荊州占》曰:「填星入太軌道,吉;輕道者,入西門,出東門;若左右掖門,行不留也;不執道者,謂有所犯守也。」石氏曰:「填星出東掖門,為相受命,東南出德事也;出西掖門,為將受命,西南出刑事也。期以春夏。」《荊州占》曰:「填星入太微宮,皆為天子大驚;一曰有兵;又曰入天庭,不安。」《黃帝占》曰:「填星入天庭,色白潤澤,為期百八十日,有赦。」《荊州占》曰:「填星道西番,入留止南門者,皆為大臣有憂。」石氏曰:「填星入太微中華東西門,若左右掖門,而南出端門者,為有大臣叛。」郗萌曰:「填星入太微,有德令。」石氏曰:「填星入西門,出東門,皆為人君不安,欲求賢佐;入中華西門,出中華門間,為臣出令;入太陰西門,出太陰東門,皆為天下大亂;有喪,若大水。」《春秋緯合誠圖》曰:「填星入中華闕門者,為臣殺主之候。」《黃帝占》曰:「填星東行入太微廷,出東門,天下有兵,急;若守將、相丞、禦史、大臣有死者;若入端門守廷,大禍至;入南門,出東門,國大旱;若入南門,南行出西門,國有大水;逆行入東門,出西門,大國破亡;若順入西蕃,而留不去,楚國凶殃。」郗萌曰:「填星入西門,犯天庭,出端門,皆為大臣伐主;入西門,西折出右掖門,皆為大臣假主之威,而不從主命。」石氏曰:「填星逆行太微之中,及出門左右掖門者,有逆謀;天子有命將征伐之事;一曰大赦可以解其患也。」郗萌曰:「填星當左右執法,為受事;守太微門三日以下,為受制;三日以上,為兵、為賊、為亂、為饑。」《荊州占》曰:「填星中犯左右執法,執法者誅,若有罪。」《荊州占》曰:「填星入太微,從右入七日以上,皆為人主憂。」巫咸曰:「填星逆行,入太微天庭中,為大臣有誅;若諸侯戮死;期二年。」石氏曰:「填星入太微廷,所中犯乘守者,皆為天子所誅,若有罪。」石氏曰:「填星守太微宮,必有破國、易世、改王。」

(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義熙十四年八月癸酉,填星太微中。犯右執法,因留太微,積二百餘日乃去,是年高祖受宋公,恭帝元年七月,受宋王二年三月庚午。填星犯太微,六月晉帝遜位,高祖入宮。)

《荊州占》曰:「填星有留太微廷中,皆為天下大憂;中央留十日以上,皆為天下有亡徒為兵者。」《黃帝占》曰:「填星幹太微,留守三十日以上,必為有革,天下大赦。」郗萌曰:「填星逆行,入左掖門,皆為臣劫其主;又入東門,至黃帝座,出西門,皆為臣欲弑主,不成。」陳卓曰:「填星逆行執法四輔,若還繞守之,所守者有憂;若死亡,近期一年,遠期五年。」

填星犯黃帝四十五

石氏曰:「填星犯黃帝座,改政易王,天下亂,存亡半;期三年。」石氏曰:「填星入太微,幹黃帝座,其女主執政,用威勢。」《荊州占》曰:「填星入黃帝座,其色白者,為有赦。」又占曰:「填星觸黃帝座星,賊死。」《黃帝占》曰:「填星守黃帝座,為人主憂。」《荊州占》曰:「填星逆行入太微天廷中者,為諸侯將有弑主者,至黃帝座而成;不至黃帝座而還,有謀不成;以其入日占國。」《洛書摘亡辟》曰:「填星逆行黃帝座,亡君之戒。」

填星犯四帝座四十六

石氏曰:「填星犯守四帝座,臣謀主;去之一尺,事不成。又占曰:填星中犯乘守四帝座,辟憂。」甘氏曰:「填星中犯乘守四帝座,天下亡。」

填星犯屏星四十七

甘氏曰:「填星犯守屏星,君臣失禮,謀上;一曰大臣有戮死者。」石氏曰:「填星中犯乘守屏星,為君臣失禮,而輔臣有誅者;若免罷去。」

填星犯郎位四十八

甘氏曰:「填星犯守郎位,輔臣有謀,左右宿衛者為亂,王者宜備之。」

填星犯郎將四十九

巫咸曰:「填星犯守郎將者,命曰淩,淩則將有誅,若將憂;一曰大臣為亂,戒慎左右。」《荊州占》曰:「填星中犯乘守即將,必有不還之使。」

填星犯常陳五十

甘氏曰:「填星犯守常陳,守衛有謀;近起宮中,天子自出行,誅,期百八十日,遠一年。」

填星犯三台五十一

《玉曆》曰:「填星入犯上台,司命近臣有罪,若有誅;一曰近臣有逃走者。以五色:黃、白,無咎;青、黑,憂、死喪,期一年。」巫咸曰:「填星犯守下臺,司祿近臣有罪,若出走;色黑者死。」

填星犯相星五十二

石氏曰:「填星犯相星,輔臣凶。」

填星犯太陽守五十三

甘氏曰:「填星守犯太陽守,大臣戮死;若有誅,期不出年。」

填星犯天牢五十四

《海中占》曰:「填星犯天牢,王者以獄為弊;貴人多有擊者。」

填星犯文昌五十五

石氏曰:「填星入文昌,天下兵起,其臣不安,若有走主。」《荊州占》曰:「填星入文昌,國安。」

填星犯北斗五十六

郗萌曰:「填星入守北斗中,貴人擊。」

填星犯紫宮五十七

巫咸曰:「填星守紫宮,民莫處其室宅,流移亡其鄉。」又占曰:「填星入紫宮,王者益地,一天下有喜;一曰主敬妃後。」又占曰:「填星入紫宮中,若守之,女主用事,誅大臣;期六十日,有赦。」

填星犯北極五十八

《甄曜度》:「填星乘守中犯北極主星,有大喪;若犯妃後星,女主有殃;一曰大人當之。」《黃帝占》曰:「填星犯守鉤陳,後宮亂,兵起宮中,幸臣王者憂。」

填星犯天一五十九

石氏曰:「填星犯天一,幸臣有謀;有兵起,人主憂。」

填星犯太一六十

石氏曰:「填星守太一,幸臣有謀;兵起,人主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