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27. 卷二十七:歲星占五

Jack 在 2012, 九月 23 - 21:05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二十七

唐 瞿曇悉達 撰

歲星占五

歲星犯南方七宿

歲星犯東井一

《黃帝占》曰:「歲星入東井,軍在外,歲星進,兵退;歲星退,兵進。」郗萌曰:「歲星犯東井,一南一北,侯王憂;又曰害於黍稷。」《黃帝占》曰:「歲星犯東井,留二十日以上,易正朔。」又曰:「天下有土功,川瀆之事,期十月,若十一月。」又曰:「居其東,五穀不成;居其南,國君病,諸侯多死;居其西者,及兒子多死;居其北,有改令。」《黃帝占》曰:「歲星出入留舍東井,三十日,天下一國有水者。」陳卓曰:「歲星在東井,兵起,近期一年,遠五年。」《黃帝占》曰:「歲星中犯東井,人君有戮者。」陳卓曰:「歲星犯守東井,王者法令急,多獄事,其年大水,民饑,天下改令。」郗萌曰:「歲星中犯乘東井,其國內外有兵起。」

(案孝武帝政和二年四月乙卯,歲星在東井,占曰:『兵起,近期一年,遠五年。』到三年正月,匈奴入五原、酒泉,殺兩都尉。三月遣將軍廣利七萬人出五原,御史大夫高成將兵三萬人出河西,重合保馬通將四萬騎出酒泉,與虜賊,多斬首,廣利敗匈奴,積三年。又案魏甘露三年三月庚子,歲星順行,犯東井距星,占曰:『兵起』。到景元元年己丑,太后令曰:『昔日立東海王子齔,悖逆不道,自陷大禍,以民禮葬之。』京師嚴兵,積二年三月。)

《荊州占》曰:「歲星去東井七寸,七日以上至一百五十日,則王者用法,大臣修度,天下和平。」石氏曰:「歲星守東井,河溢。」甘氏曰:「歲星守東井,法令急,多獄事,其年大赦。」《黃帝占》曰:「歲星守東井,歲大饑,人民疾病。」《黃帝占》曰:「歲星守東井南,男子多寒熱病。」郗萌曰:「歲星守東井,大人多病,若有喪;守其北,多暴雨。又曰:歲星守東井,若將相死;一曰君死;又曰糴貴。」石氏曰:「歲星守東井,旱。」《荊州占》曰:「歲星守東井,道上多死人。」《黃帝占》曰:「歲星守東井,水。」郗萌曰:「歲星守東井,百物五穀不成;久守之,金錢易。」陳卓曰:「歲星守東井,百川皆溢。」郗萌曰:「歲星入,若守東井,有士功事。又曰:歲星入犯乘守東井,留三日以上,其歲諸侯當之。」《感精符》曰:「五精入東井,從歲星聚,殺白而發黃,神奉絕,用兵卒亂,以義得天下。」石氏曰:「歲星逆行東井,有兵;一曰歲星守東井,有兵。」

(案《宋書天文志》曰:「晉永興二年九月,歲星守東井,占曰:有兵,井又秦分也。是年荀睎破公師蕃,張方破范陽王虓,關西諸將攻河間,王顒顒奔走,東海王迎殺之。」)

郗萌曰:「歲星逆行東井,其君出入不時。」陳卓曰:「歲星逆行東井,山川壅寒。」又曰:「歲星中犯乘守東井若鉞,人君有戮死者。」又曰:「歲星環繞鉞,諸侯誅;一曰赦。」

(案魏武帝甘露二年八月壬年,歲星犯鉞,其年九月庚寅,歲星逆行井鉞,到三年,征東將軍諸葛誕誅,積六月應。)

《黃帝占》曰:「歲星入鉞,大臣誅,一曰歲星入鉞,賢相死。」郗萌曰:「歲星幹鉞者,為斧鉞用。」又曰:「歲星中犯乘守鉞,其國內亂,兵起。」

歲星犯輿鬼二

郗萌曰:「歲星入輿鬼,相誅。」巫咸曰:「歲星入輿鬼,為十日以上,金錢大散于諸侯;期六十日,若十月。」石氏曰:「木入輿鬼,大臣誅;一曰亂臣在內。」

(案漢孝武帝後元二年十月戊午,歲星在輿鬼中,占曰:大臣有誅者;一曰有金錢之賜令,近期一年,遠五年。到昭帝始元二年二月,賜諸侯王,列侯進宗宣,金錢各有差。七月賜天下民牛酒,到四年六月,復賜丞相以下至郎吏,錢帛各有差。延尉李種有罪,棄市。在期內如占說。又案漢宣帝元康二年六月,歲星入輿鬼,到四年三月乃出,占曰:歲星入輿鬼,滿數十日,金錢帛之施諸侯;一曰大臣誅;一曰歲樂糴石三四十錢,一曰有大喪,近期一年,遠五年。其月詔賜天下將吏二千石,諸宗室高年錢帛,男子爵女子牛酒,是比年豐谷石五錢,大司馬衛將軍張安世薨,到神爵蓋寬饒有罪自殺。又案魏甘露四年四月甲申,木犯輿鬼東南星,東南星主兵,占曰:木入輿鬼,大臣有誅者,金錢之令,到景元元年五月,尚書王經伏誅,到六月,當逆鄉公即位,賜天下民爵,積一年二月也。)

石氏曰:「木犯守鬼、積屍,邦有兵;犯南星,王有疾,崩,若戮死者;近布帛發布帛,近金錢發金錢,近馬發馬,近兵發兵;七寸以內為近。其守之三日以上,所發明審也。」又曰:「歲星逆行,出鬼陽,男坐之;陰,女坐之;出鬼左,貴女坐之;右,為貴人坐之;抵其中央,君坐之。」郗萌曰:「歲星去五諸侯,入輿鬼,諸侯世子有疾死者;期六十日。去天高,入輿鬼,不出百二十日,大人惡之。」石氏曰:「歲星出入留舍輿鬼,五十日不下,有大喪;六十日不下,國相不明;百日不下,民半死。」郗萌曰:「歲星舍輿鬼東北,麻豆成,稻不成;舍東南,豆麥熟,有渴死人;舍西南,萬民多喪;舍西北,黍稷成,麥不成,早蠶不熟,晚蠶熟;舍中,歲樂,石三四錢。」《黃帝占》曰:「歲星處輿鬼南,有易君;處其北,國易相;處其西,殺老人;一曰殺妊子者。」甘氏曰:「歲星犯輿鬼,人君必有所戮。」巫咸曰:「歲量守輿鬼,天子賜諸侯金錢。」郗萌曰:「歲星守輿鬼,五穀多傷,民以饑死者無數;又曰多狂病死者。」《海中占》曰:「歲星守輿鬼,角動,有殺主者;色黑,誅死不成。」石氏曰:「歲星犯天屍,國有兵,王者病疾;一曰人君有戮死者。」《海中占》曰:「木守鬼,出其北,旱;出其南,雨、水,五穀熟。」郗萌曰:「歲星逆行輿鬼,其君不聰明,用財奢浮過度,治衰。」《荊州占》曰:「歲星逆行輿鬼,其君不聰於事。」《荊州占》曰:「歲星入輿鬼,財寶出。」《荊州占》曰:「歲星入輿鬼,亂臣在內,有屠城。」郗萌曰:「歲星乘質,斧鉞用。」《荊州占》曰:「歲星乘質,君貴人憂,金玉用,人民多疾;從南入,為男;從北入,為女;從西入,為老人;從東入,為丁壯;若棺木倍價。」司馬彪《天文志》曰:「歲星入輿鬼,為死喪。」《荊州占》曰:「歲星干犯守輿鬼者,皆為天下有大喪;陽為後,左為天子;右為貴臣,又隨所守主物;王者發之,不出七十日。」石氏曰:「歲星守輿鬼,為大人有祭祀事。」郗萌曰:「歲星守輿鬼,大人以命終。又曰:歲星守輿鬼西南,皆為秦漢有反臣,以赦解之。」

歲星犯柳三

郗萌曰:「歲星入天庫,以饑起兵;一曰五穀收入。」石氏曰:「歲星入柳,諸侯有慶賀,天下安寧,五穀豐熟,不出其年,民人歌舞而行。」又曰:「歲星處柳東,晚稚不成;處其南,有易君;處其西,殺老人;一曰殺妊子;一曰民族,處其北,貴人徙;一曰國易相。」又曰:「歲星處柳南,地必動;處其西,民疾,歲大水;一曰大人坐。」甘氏曰:「歲星守柳,貴臣得地,有德令,不出九十日。」石氏曰:「歲星守柳,人饑。」巫咸曰:「歲星守柳,多水災,萬物五穀不成。」郗萌曰:「歲星守柳,多獄;不然,獄空。又曰:守天相,政事急,民有千里之行。」陳卓曰:「歲星逆行柳陰,女主坐之;逆行柳中,其君坐之;若逆行柳陽,男坐之;若逆行柳左右,坐貴親。」郗萌曰:「歲星與柳合,同光,其國將大強。」《荊州占》曰:「歲星與熒惑合柳,歲星色赤,兵起,黃、白,五穀傷;黑為憂;青而角赤,兵起;近期三十日,遠六十日。」郗萌曰:「歲星守柳,有反臣中兵也。」《海中占》曰:「歲星居柳,歲和熟。」又曰:「歲星出入留舍柳,九十日不下,將軍出。」又曰:「歲星行柳,其君不敬祭祀。」

歲星犯七星四

《荊州占》曰:「歲星入七星,五穀多傷,天下盜賊起。期一年。」陳卓曰:「歲星出入留舍七星,其國有以義致天下。」郗萌曰:「歲星居七星,歲和同。又曰:歲星處七星,民疾;處其西,歲水。」陳卓曰:「歲星犯七星,天子憂兵,功臣受封。」甘氏曰:「歲星守七星,皇天以

王者,其邦獲五福,九十年。」陳卓曰:「歲星與七星同光者,以粟當錢。」巫咸曰:「歲星守七星,旱,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有兵饑。」《海中占》曰:「木犯七星,使者滿道,子弑父,臣弑主。」《荊州占》曰:「曰:「歲星犯七星,王者敬天,宗廟有禮,天下和平。」郗萌曰:「歲星逆行七星,其君衣服不法。」《荊州占》曰:「歲星逆行七星,處其南,地伏動;處其西,大人坐之;處其北,貴人徙。」《黃帝占》曰:「木犯七星,逆臣為亂。」郗萌曰:「歲星逆行七星,地動。」《黃帝占》曰:「木守七星,為反臣也;一曰夏物不成。」石氏曰:「木守七星,有兵。」郗萌曰:「歲星守七星,反臣中兵也。」甘氏曰:「歲星入七星,有君置太子者。」郗萌曰:「歲星留守七星,天下大憂,憂中央。」

歲星犯張五

石氏曰:「歲星入張,天子有慶賀之事,天下大樂,谷大豐。」《荊州占》曰:「歲星入張,不出一年,天子有慶賀之事,天下大樂。」巫咸曰:「歲星入張星,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郗萌曰:「歲星出入留張舍,三十日不下,有兵;六十日不下,更立侯王。」石氏曰:「歲星守張,民人病疫;一曰其歲民多心腹疾。」郗萌曰:「歲星民張,歲和熟。」甘氏曰:「歲星守張,其國大豐,守之一年;七年升平,君臣同心。」又曰:「歲星處張南,地必動,若六畜貴;處張西,其歲水。」《荊州占》曰:「歲星守張,四十日至百二十日,陰陽和,群臣忠良,王者吉。」郗萌曰:「歲星守張,政事急,民有千里之行;一曰貴人死。」《荊州占》曰:「歲星逆行張,其君衣服不法。」郗萌曰:「歲星逆行張,其君用樂淫佚。」又曰:「歲星守張,有反臣中兵也。」《荊州占》曰:「歲星與墳星合于張,歲不和,貴人多內喪;一曰大水,六年。」郗萌曰:「歲星與墳星合于張,天下有變,不傷為政者,則害於民;一曰民憂盜賊,若功臣受封。」又曰:「後且大旱。」《荊州占》曰:「歲星與墳合守張,天下易令,民流千里。」

歲星犯翼六

石氏曰:「歲星入翼,五穀風傷。期一年。」郗萌曰:「歲星出入留舍翼,六十日不下,地亡六十裏。」石氏曰:「歲星出入留舍翼,且有急事徵召。」郗萌曰:「歲星居翼,歲和熟。」石氏曰:「歲星守翼,有兵若大水;一曰川枯不通。」甘氏曰:「歲星守翼,聖臣代主。」《荊州占》曰:「歲星守民辦,王道大興,王者得天心,將相忠良,不出九十日,文術大用。」郗萌曰:「歲星守翼南,六畜貴。」《海中占》曰:「歲星守翼,處其東,魚監瓦器貴;處其南,車貴;處其西,不占;處其北,五穀不成。」郗萌曰:「歲星逆行翼,其君用樂淫泆,若失火。」甘氏曰:「歲星入翼,有海客。」郗萌曰:「歲星入翼,四海有急,國憂。」石氏曰:「歲星守翼,萬物不成。」石氏曰:「歲星守翼,人民流亡。」歲星犯軫七郗萌曰:「歲星入軫,天下多喪。」《荊州占》曰:「歲星入軫,邦有將死。期六年。」陳卓曰:「歲星入軫兵,大起。」《荊州占》曰:「歲星在軫,王者憂疾,不出九十日。」巫咸曰:「歲星入軫中,伺其出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郗萌曰:「歲星舍軫,七日不移,赦。」《黃帝占》曰:「歲星處軫東,耀貴;處軫西,有女喪,有水。」《海中占》曰:「歲星犯守軫,天子養孤老、不平,大臣背叛,師旅起,車騎盡發。」《荊州占》曰:「歲星干犯過軫,大臣戮死。」甘氏曰:「歲星守胃,國主疾,王者修宗廟,赦三百里內,則災消。」巫咸曰:「歲星守軫,民多疾病。」《海中占》曰:「歲星守軫,主庫者有罪。」郗萌曰:「歲星守軫,有土功事,若旱;萬物不成,民饑。」《黃帝占》曰:「歲星守軫南,六畜皆貴。」郗萌曰:「歲星守軫背,五穀不成。」《荊州占》曰:「歲星逆行軫,失火。」郗萌曰:「歲星逆行軫,其君持喪服,不謹;若貴親生之。」又曰:「木守軫,川楫不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