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25. 卷二十五:歲星占

Jack 在 2012, 九月 23 - 20:59 發表
版本狀態: 
待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二十五

唐 瞿曇悉達 撰

歲星占三

歲星犯北方七宿

歲星犯南斗一

石氏曰:「歲星犯南斗,為赦。」《北官候》曰:「歲星逆行,犯南斗,其君賞賜非其人。」《海中占》曰:「歲星入南斗中,死者甚眾。」郗萌曰:「歲星入志南斗,天下受爵祿,近期六十日,遠期百二十日。」《荊州占》曰:「歲星入南斗中,水不可當。」陳卓曰:「歲星入南斗魁中,有殃。一曰歲旱,一曰鬥為宰相,歲星入鬥二十日以上,卿相有憂,太后惡之。又曰:逆行入鬥中,必有亡國死王。」《北官候》曰:「歲入南斗,必有受祿增爵者。」石氏曰:「歲星經南斗,吳國稻梁大熟。」《春秋緯》曰:「歲星入南斗,五穀絲麻價平。」《海中占》曰:「歲星居南斗,五穀以旱傷。」郗萌曰:「歲星居南斗,河戍間道不通。又曰:歲星處南斗北,不利兒子;處鬥西,歲多饑傷,民多死;處鬥南,多病寒熱。又曰:歲星處南斗北,歲早水、晚旱。」《北官候》曰:「歲星處南斗西,虎狼入國;一曰民多死;處南斗南,多亡狗。」郗萌曰:「歲星年南斗,旗不用,眾有天下。」《荊州占》曰:「曰:「歲星入南斗二十日以上,至二百四十日,主者用德,忠臣升位。」郗萌曰:「歲星舍南斗,處其北,牛多死,其肉殺人;處其東,馬多死。又曰:歲星出入留舍南斗,六十日不下,天下大流亡;退而守之,其國有兵,客大破。」《考異郵》曰:「歲星守南斗,君臣乖倍。」石氏曰:「歲星守南斗魁,失道者死。又曰:歲星守南斗,天下大饑,人相食。」《荊州占》曰:「歲星守財鬥,君臣俱明,天下更年,五禮更興。」《感精符》曰:「歲星逆行入南斗,守魁中,大臣國相逆,天下叛離,不同心,君臣不和;順行而守南斗,既去而復還,居之不久,易其色,常光明,天下同心,君臣和義。」《北官候》曰:「歲星逆行,守南斗,其國且有兵;一曰有軍來者;一曰客軍大敗。」郗萌曰:「歲星舍木,退而守南斗,其國且有兵,客軍大敗。」

(牽牛為木星也。)

巫咸曰:「歲星入南斗者,留守鬥所守之國,當誅。」《春秋圖》曰:「歲星犯南斗而守之,大臣逆謀,其國有兵,年大饑,人相食,歲大惡。」郗萌曰:「歲星犯南斗,百日兵用,大臣死。」陳卓曰:「歲星犯守南斗,有赦。」

歲星犯牽牛二

郗萌曰:「歲星入牽牛,為天下牛車有行。」又曰:「歲星入牽牛,諸侯有失期者。」《荊州占》曰:「歲星入牽牛,歲多水,虎狼害人,民人凍死,臣謀其主,民饑;貴人多死,小兒多死。」石氏曰:「歲星行牽牛,越貢獻金銀。」郗萌曰:「歲星逆行牽牛,其君不愛親戚。」《春秋圖》曰:「歲星之牽牛、筋、皮,革大貴。」《玉曆》曰:「歲星之牽牛,歲水,民饑,有自賣者。」郗萌曰:「歲星乘牽牛,為天下有大水。」郗萌曰:「歲星乘牽牛,為人相棄於道。」又占曰:「歲星居牽牛,多旱;一曰居牽牛南三尺,旱。」《海中占》曰:「歲星舍牽牛,殺虎、狼入國,一曰守牛西,虎狼多入邑中者。」郗萌曰:「歲星出入留舍牽牛,三十日不下,天下大臣且有死者,致天斧鉞之中;九十日不下,大將出,客兵來,期不出三年。」《孝經章句》曰:「歲星守天關,在其北,民流死;在西,民以風災死,若虎狼入國;在其南,狗多狂、亡;在其東,不利嬰兒。」石氏曰:「歲星守牽牛,三十日至九十日,天下和平,道德明,四夷朝中國。」又曰:「歲星守牽牛,農人死於野,陰陽不和。」巫咸曰:「歲星守牽牛,馬、五穀多傷。」《海中占》曰:「歲星守牽牛,臣謀君,糴貴,三月乃復。」郗萌曰:「歲量守牽牛,為穀貴。」又曰:「歲星守牽牛東,春牛大癘;一曰居南,夏牛大癘。」陳卓曰:「歲星守牽牛南,五穀以水傷;守牛東,萬物不成,饑民流亡,六畜若牛多死病,大臣有謀事;守牛北,民寒凍死;守牛西,地氣發洩,歲多水。」《文曜鉤》曰:「歲星犯守牽牛,大臣謀其主,大人有戮死者,火犯眾火宮,火大起,道路不通。」甘氏曰:「歲星犯牽牛,留守之,為破軍殺將。」陳卓曰:「歲星犯牽牛,貴人多喪,諸侯失明。」

歲星犯須女三

甘氏曰:「歲星入須女,有進美女者,大人有慶;若有女喜,立後,拜太子,期三十日;若九十日,宮人有受賜者。」《北官候》曰:「歲星入須女,諸侯有賀天子以美女,期三十日,若九十日。」石氏曰:「歲星須女,越貢獻金銀。」郗萌曰:「歲星居須女,宮中有水災,一日五穀有水傷。」《玄冥占》曰:「歲星居須女,歲多水。」《荊州占》曰:「歲星留須女二十日,布帛大貴,期四十日。」巫咸曰:「歲星宿須女而逆行,其君不務農桑令。」《黃帝占》曰:「歲星出入留舍須女,而守犯至三十日不下,小有有慶;五十日不下,更立侯王;六十日不下,兵起於野,冬入在春也。」郗萌曰:「歲星出入留舍須女,不出二年,天下用兵。」《黃帝占》曰:「歲星守須女,糴石三百,民有自賣者。」《春秋圖》曰:「歲星守須女,絲麻大貴。」石氏曰:「歲星守須女,國邑饑;一曰有喪,一曰大水,且主有女喪。」郗萌曰:「歲星舍須女東,不利兒子;舍其南,多亡狗,狗多嗥;舍其西,虎狼入邑,民多風雷死;舍其北,多寒凍死;一曰多鼠。」巫咸曰:「歲星守須女,三日以上至二十日,去之一尺

(《荊州占》曰:「去之三尺。」)

以外,王者欲發財寶;若發女工伎,不出七十日。」巫咸曰:「歲星守須女,為萬物不成。又曰:歲星守須女,寡婦多死;一曰大人有慶。」《海中占》曰:「歲星守須女,有嫁娶布帛之事。」郗萌曰:「歲星守須女,為後夫人有變;一曰妾為主。」又曰:「歲星守須女,穀不成熟。」《玄冥占》曰:「歲星守須女,國大饑。」陳卓曰:「歲星逆行,留犯守陵女,天子及大臣有疾,女有奇政令。」

歲星犯虛四

甘氏曰:「歲星入虛,天下大虛。」巫咸曰:「歲星入虛中,伺其出日而數之,二十日皆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曰期十日,軍罷。」郗萌曰:「歲星入虛,為天下大亂,政急,大人憂,有德令。」《荊州占》曰:「歲星入虛,百二十日以上,有功臣封立侯國,邑其犯乘,守其東西南北,宰相有重誅者,必有德令。」郗萌曰:「歲星逆行虛,其君簡祭祀。」石氏曰:「歲星經虛,齊國多美女。」《春秋圖》曰:「歲星之虛,五穀大熟。」郗萌曰:「歲星居虛,歲多水,五穀以水傷。又曰:歲星出入舍虛,一歲乃下,更元年。」《齊伯五星占》曰:「歲星出入留舍虛,十日不下天下苦。」《孝經章句》曰:「歲星守虛,在東,民多暴死;守其北,不占;在其西,其歲少雨;在其南,王者宮中有憂;宰相之家坐,棄市。」石氏曰:「歲星守虛,七日以上,盡三十日,王者起宗廟,修陵,家有白衣之會,不出九十日。」甘氏曰:「歲星失色守虛,天子改服,不出六十日。」郗萌曰:「歲星守虛,天下兵大起。又曰:歲星守虛,君將離散,其卒多死亡。」又曰:「歲星守虛,食貴,民自賣。」又曰:「歲星守虛,三月以上,有裂土受爵者。」巫咸曰:「歲星入虛,留守之二十日不下,有立諸侯;六十日不下,國有死亡;百日不下,改年號,大臣戮死,期二年。」《海中占》曰:「歲星犯虛而守之,王者以凶改服,有白衣之會,不出六十日,天下饑;又民流千里,君臣離散。」

(《宋書天文志》曰:惡惠帝永甯元年七月,歲星守虛、危,二年十二月,成都河間長沙王乂討齊王冏,交戰攻焚宮闕,冏兵敗夷滅,乂殺其兄上將軍蹇以下二十餘人,大安二年,成都改長沙,於是公私饑困,百姓力屈。)

歲星犯危五

郗萌曰:「歲星入危,政在臣下,期在四十日中。」《荊州占》曰:「歲星入危,三月以上,有受爵土者。又曰:歲星入危,天下大亂,若賊臣起。」《春秋圖》曰:「歲星之危,民不寧處。」石氏曰:「歲星舍色南,雨血膏王室。」郗萌曰:「歲星出入留舍危,六十日不下,國君死之。」石氏曰:「歲星守危,三月;若二十日,諸侯兵起。」甘氏曰:「歲星守危,立諸侯,天子更宮室,民多土功,若有哭泣事。」又曰:「歲星守危,民不寧。」巫咸曰:「歲星守危,徭役煩,賦斂眾,下屈竭,莫能俱不,惡其上,強淩弱,兵起。」又曰:「歲星守危,為多盜賊,人民相惡。」《海中占》曰:「歲星守危,國有兵憂;一曰兵並起。」郗萌曰:「歲星守危,多雨,為來歲損。」又曰:「歲星守危,為大人蓋屋事。」郗萌曰:「歲星守危,處其東,民多饑死。」《玉曆》曰:「歲星守危,七日以上,去之四尺外,財王者治宗廟,高宮闕,不出四十日。」郗萌曰:「歲星守危,其君簡祭祀。」《玄冥占》曰:「歲星入危,守之百日不下,穀貴。」《玄冥占》曰:「歲星入危,守之三十日不下,諸侯兵起;六十日不下,其國亡;百日不下,穀貴,客軍將死。」郗萌曰:「歲星守墳墓,為人主有哭泣之聲。」

歲星犯營室六

石氏曰:「歲星犯營室;犯陽、為陽有急;犯陰、為陰有急。」郗萌曰:「歲星犯營室,有土功之事。」《黃帝占》曰:「歲星入營室,過而去,人主有慶賜之事,天下當有受爵祿者。」郗萌曰:「歲星逆行營室,其君用兵不時;一曰其君不還。」《春秋圖》曰:「歲星之營室,田宅大賤。」郗萌曰:「歲星處營室東壁,半赦;其去陽之陰,天下喜,牢中虛。」又曰:「歲星處營室東壁北,入月不移,有兵七十日罷。」又曰:「歲星處營室東,食貴;處南,春食賤;處西南,馬牛賤。」《海中占》曰:「歲星宿營室東,民多徙去;處其北,民有憂。」《北官候》曰:「歲星舍營室,不順正道,其君吏不選者。」郗萌曰:「歲星出入留舍營室,八十日不下,其地半動;九十日不下,有急令;一曰大將出。」《齊伯五星占》曰:「歲星出入留舍營室,主危。又曰:歲星守之,其國有急令。」《春秋緯》曰:「歲星守營室,天下皆以饑為憂。」《春秋緯》曰:「歲星守營室,其國有急令。」《孝經內記》曰:「歲星守營室,在其東,有喜事,期四十日應;在其北,民憂,期三十日;在其西,期四月、五月,糴貴,及黍貴十倍,有銅弊之事;在其南,不占。」石氏曰:「歲星守營室,人君施,不加親戚;宮中有火災,人君不安。」巫咸曰:「歲星守營室,為民多病疾。」《海中占》曰:「歲星守營室,三日以上,王者去正殿,居省室,布恩德,赦有罪,則無咎。」郗萌曰:「歲星守營室,為土功事,糴貴。」又曰:「歲星守營室南,有遷王;一曰立後。」又曰:「歲星守營室,為大人忌,以赦令解之。又曰:歲星守營室,為宮中女有夭死者。」又曰:「歲星守營室中,為後夫人憂。」《玄冥占》曰:「歲星守營室,其年國有得地。」《帝覽嬉》曰:「歲星近守營室,三日以上,王者避正殿,入省室;二十日以上至七十日,王者自整三軍,禦賊;天下兵車行。」石氏曰:「歲星犯守營室,君有德者得地歸,與民爵。」郗萌曰:「歲星犯守營室,宮中有夭死,大人皆有土功之事。」《荊州占》曰:「歲星犯守營室,為女有宗廟事,以赦解之。」

歲星犯東壁七

《北官候》曰:「歲星入東壁三月,天下男子有慶賀,君受爵祿。」郗萌曰:「歲星逆行東壁,其君決獄不以時,赦令不明。」石氏曰:「歲星居東壁,五穀以水傷。」《春秋圖》曰:「歲星舍東壁,人心不寧。」郗萌曰:「歲星舍東壁北,民憂,期二十五日。」又曰:「歲星出入留舍東壁,五十日不下,大人當之;九十日不下,土功大起;百日不下,國空有徙王。」又曰:「歲星出入留舍東壁,人民流亡,不歸其鄉;三十日不下,五穀貴。」甘氏曰:「歲星守東壁,王者有堯舜之治,四海同心。」郗萌曰:「歲星守東壁,人君施不加親戚,宮中有火災,人君不安。」又曰:「歲星守東壁,諸侯相謀。」又曰:「歲星守東壁,為大人衛守。」又曰:「歲星守東壁,為天下兵起;一曰秋兵起。」又曰:「歲星守東壁,為有土功事。」又曰:「歲星守東壁,為歲多晚水。」《荊州占》曰:「歲星守東壁,去之九寸,守四十日至百四十日,王者好文章,天下舉用文士,不出百八十日。」陳卓曰:「歲星守東壁,天下大赦。」《玄冥占》曰:「歲星守東壁,天下大興,有聖主朝延,君臣天下同心。」《河圖》曰:「歲星逆行守東壁,若成勾已,其君教令不明,人心不寧,木能害土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