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漸卦第五十三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20:19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艮下巽上

漸,女歸吉,利貞。

彖曰:漸之進也,女歸吉也。進得位,往有功也。進以正,可以正邦也。其位剛得中也。止而巽,動不窮也。

君如女從夫。女之從夫,聘則漸,奔則速,漸則正,速則邪,正則妻,邪則妾;臣之君,可速而不漸,邪而不正哉。漸而進則獲乎上而有功,正而進則正其身以及國,漸而進者誰也?初六、六二、九三、六四、上九也。獲乎上者,孰為上也?九五也。九五以剛中之盛德,居天下之大位,故曰其位,指而言之也。諸爻得乎有位之大君,故曰得位,以此得彼也。艮止,巽順,止則靜,順則謙,既靜且謙,其進豈不正而漸哉?有不動,動斯達,何窮之有,長女歸少男,故曰女歸。

 

象曰:山上有木,漸,君子以居賢德善俗。

木在山,木因山而高也。山有木,木非人所植,而固有也。非人所植,則聽於天,而无所用其力,因山而高,則浸以長,而不驟至於高,所以為漸也。君子體之,以此處己,則不自賢其德,而居於賢德者之間。故賢德者,推而高焉,以此處人,則不速責其善,而俟其人之自善,故風俗化而善焉。又豈獨進得位,進以正一端而已哉?或以女,或以木,或以鴻,其象亦非一端而已。巽爲長女,又爲高鴻象也。

 

初六,鴻漸于干,小子厲,有言,无咎。

象曰:小子之厲,義无咎也。

鴻,雲飛水宿之物也。當其水宿而進於飛,必有漸也。故始進則漸升於水涯之江干,如初六之君子在下,而始進亦或自抱關擊柝而升,或自乘田委吏而升也。匹夫孺子如燕雀焉,安知鴻之志哉?或欲厲而危之,或有言以毀之,安知君子之不卑小官,少安无躁之節哉?為君子者,付之莞爾,勿深咎焉,可也。非不咎也,其義不足咎也。如足咎,則孔子慍武叔,孟子怨臧倉矣。艮初,山之麓,故爲干,又偶立,有江干兩岸之象。

 

六二,鴻漸于磐,飲貧衎衎,吉。

象曰:飲食衎衎,不素飽也。

鴻自干而漸進于磐石之上,則高而安矣。此六二漸進而居大臣之位之象也。然居大臣之位,食吾君之祿,豈曰素餐乎?亦欲置國家於磐石之安,納君民於衎衎之樂而已。故傅說之志在中興商高,而非后則不食其祿;孟子之志在平治天下,而食方丈則得志不爲。艮二,山之石,故為磐。艮為小石。

 

九三,鴻漸于陸,夫征不復,婦孕不育,凶。利禦寇。

象曰:夫征不復,離群醜也。婦孕不育,失其道也。利用禦寇,順相保也。

止極者,進必銳,伏久者,飛必高,九三居於艮之終,止之極也。壓於巽之下,伏之久也。以陽居陽,進必銳,飛必高也。是故自干自磐,一飛而登于高平之陸,知進而已耳。好高而已耳,知進而已,故其類雖眾,豈復回而顧,好高而已。故非煩在上,亦必合而從初六、六四、九三之群類也。九三知進,則往而不反,決焉棄其群類而離絕之矣,六四非九三之耦也。九三好高,則比而相悅,靦焉孕而不育,亦不知媿恥矣。聖人戒之曰:汝胡不正汝心,明汝目,而察之乎?初六、六二,汝之類也。六四,汝之寇也。汝盍亦和順於汝之類,而相與扞禦於汝之寇乎?如是,則汝與初六、六二,可以相保,而免爲六四之所凶災矣。豈惟无凶,又且利焉,故曰利禦寇。故酈寄舍祿産而從平勃,利禦寇也。蕭至忠舍明皇而從太平公主。婦孕不育,凶也。醜,類也。夫,九三也。婦,六四也。艮三,山之平,故為陸。

 

六四,鴻漸于木,或得其桷,无咎。

象曰:或得其桷,順以巽也。

六四漸進而登于木,則又在陸之上矣。以九三之剛,而漸于陸,今六四乃超九三而出其上,此危道也。惟降而悽于可椽可桷之卑枝,則庶幾无咎與漸于木者飛而至也。得其桷者,順以巽也。君子之漸進于高位,不幸而在剛暴小人之上,非順而巽,巽而降,未有能免者。故子文下子玉而安,陽處父上趙盾而見殺。三禦四陰,寇陽也,四順三,柔巽剛也。四出艮之上,爲木、爲風,故乘風而升于木。

 

九五,鴻漸于陵,婦三歲不孕,終莫之勝,吉。

象曰:終莫之勝吉,得所願也。

九五以剛明中正之君,居崇高富貴之位,此鴻之進于丘陵最高之地之象也。下有六二柔順中正之大臣,九五與之合志一德,以大有爲於天下,此如鴻之遇順風,橫四海也,何難之有?然猶三歲而不合,不合而无成者,何也?五欲親二,而九三在旁以間之,如蒯通之說韓信;二欲親五,而六四近上以間之,如管蔡之毀周公,此其所以婦三歲不孕也。惟君臣皆有中正之德,故九三間臣之計不行於六二,六四間君之計不行於九五,終不爲其間之所勝,而底於吉也。彼不能勝此,則此之志願得矣。君之志願得,則豈惟位之高如丘陵哉?功業之高,亦如丘陵矣。雖然,豈一日之致哉?亦三歲之漸而至也。漸于陵,非進於位之漸也,進於功業之漸也。故文皇之治,不見於貞觀之初,而見於三年之後,開元元和亦然。君臣遇合之艱也,成就之不易也如此,而或者欲言而悟,朞年而化,或者不妄,則易妄矣。婦,謂六二。不孕,謂功无成。五出山木之上,故爲陵。鴻漸而至於陵,乘巽之風故也。又巽為高。

 

上九,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爲儀,吉。

象曰:其羽可用為儀吉,不可亂也。

九三漸于陸,上九復漸于陸,何也?漸之進至于九五之漸于陵,高之極也,不可踰矣。踰則僭,故九三下卦之極,上九上卦之極,其進也,皆至于高平之陸而止矣。然九三之漸于陸,躁於進也,雖平而高。上九之漸于陸,安於進也,雖高而平,何也?自干自磐,而至於陸,則其高爲驟,自陸自木自陵,而復至於陸,則其進爲退。上九以剛陽之德,秉謙巽之極,名居一卦之上,實出一卦之外,其位彌高,其心彌下,其進彌徐,其退彌速,此其羽翼翔集,截然而不可亂,豈不足以高出一世而爲天下之儀表乎?故良平安劉之策,不妙於四老人;寇鄧重漢之功,不宏於一客星。然則學者欲學漸之一卦,將學其進乎?將學其不進乎?巽為進退,又巽為風,至上九,風之衰也。衝風之衰,不能起毛羽,故鴻復反于陸。艮巽背上實而下散,鴻舒翼之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