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賁卦第二十二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16:2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離下艮上

賁,亨,小利有攸往。

彖曰:賁亨,柔來而文剛,故亨。分剛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上卦本坤,而上六之柔來文九二之剛,文雖柔而質剛,又中正,故亨。下卦本乾,而九二之剛上文上六之柔,文雖剛而質柔,又非中正,故小利有攸往。乾下於坤,而中爻升于坤之上,故為天文,以乾坤之變言也。離明炎上,而艮止之,則火之氣焰鬱積光華而成文,故為人文,以離艮之體言也。天文之著者,三辰五行之象,觀之可以察四時之變;人文之著者,三綱五常之典,觀之可以成天下之化。大抵質者物之辯,文者物之雜。周官畫繪之事,雜五色,曰玄與黃相次,又曰青與赤謂之文。賁天玄地黃,火赤山青。

 

象曰:山下有火,賁,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獄。

山下有火,賁,解已見上。賁,文明之卦,而大象言明,不及遠;言政,不及獄。明用於政,則文不蔽,明不及獄,則明不矜。明庶政,離也,无敢折獄,艮也。

 

初九,賁其趾,舍車而徒。

象曰:舍車而徒,義弗乘也。

君子,斯文*之所在也,達則振斯文以飾天下,窮則卷斯文以飾一身。初九以剛正之資,秉文明之德,而在下无位,斯文其廢乎?亦還以飾天下者飾一身而已,斯文未廢也。賁其趾,飾其身之所行也。何以飾其所行?惟義所在而已。義在仕,舍徒而車;義在止,舍車而徒。仕患无其時,今居賁飾文明之時,時患无所主,今近六二文明之佐。然初九舍乘車而從徒行者,何也?二,吾近而非吾應也;四,吾應而吾遠也。遠者不得從,近者不強從,何也?義也。夫以初九之賢也,六二又賢也,然初九猶不強從於六二,非其與也。賢而非其與,且不從,而況非其賢者乎?故太公非不賢,而伯夷不從之,以諒武王;侯霸非順指,而嚴光不從之以事光武。初九,賁世之放民也,亦賁世之榮光也。斯世而有斯人,非榮乎。

*原文作「則文」,應為「斯文」之誤。

 

六二,賁其須。

象曰:賁其須,與上興也。

士有待而後發,未有不待而發;士有求而不應,未有不求而應,非珍身也,珍道也。珍吾道,猶汙吾道,而況貶吾道乎?六二主一代文明之大臣也,遠自坤之上六,惠然而來,以佐興文明之治者也。然非六五文明以止之君,有化成天下之文,秉中正柔順之志,以求六二之飾也,六二肯輕就乎?故曰賁其須。須,來也,亦待也。意興於上,吾與於下而已。與,許也,故曰與上興也。下有禮樂之文,而上未遑,君子惜其不待求而發;上有禮樂之問,而下无對,君子恥其求而不能應。雖然,寧取房杜,毋惜賈誼。房杜不能,必有能者矣。至曰未遑,舉吾道而委溝矣,惜也。誼知易之賁,未知賁之須也。

 

九三,賁如濡如,永貞吉。

象曰:永貞之吉,終莫之陵也。

賁德盛在九三,其千載一時乎?其當堯之文章,周之禮樂之世乎?蓋九三處文明之任,聚剛柔之文,二與四以柔而文三之剛,三以剛而文二、四之柔,制作備矣,文物著矣。譬之於物,光華潤澤,其如沃而濕之乎?詩曰「六轡如濡」,言光潤之至也。夫立君臣父子之分,以為禮樂法度之文。鴻荒之世,其理具,其法隱;伏羲之世,其法立,其文粗;堯舜、成周之世,其法備,其文著,既備矣,既著矣,又何加焉?曰守之,自天高地下之象,至廉遠堂高之勢,此百聖之功,千載之積,豈一手一足之力哉?文之始難成,而文之成易壞,今賁飾之文如濡之著,夫何為哉?永貞固以守之,則下不陵上,卑不陵尊,而萬民定,天下安矣。故周禮存則魯安,周籍去則周衰。

 

六四,賁如皤如,白馬翰如,匪寇婚媾。

象曰:六四,當位疑也。匪寇婚媾,終无尤也。

上九以乾文坤,以剛文柔。六四之柔,從上九之剛,可謂有白受采之質矣。然隔於六五,而不得親受飾也。賁如皤如,其質可受上九之賁也;白馬翰如,其志願從上九之急也。質美而受飾,志急於從飾,可也。然隔於六五之君,間而憂疑怨尤,則不可也。何也?六五與六四,其德同於柔順而相親,非寇讎也。故聖人釋其疑,解其尤,而曰:位雖若隔而可疑,德則相親而終无尤也。故許行能使陳相不識陳良,而徐辟能使夷之見孟子。許行,相之寇也,辟非夷之之寇也,婚媾之親也。

 

六五,賁於丘園,束帛戔戔,吝,終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喜也。

六五文明以止之君,兼羣臣藻飾之業,成天下文明之化,六五其遂足乎?曰:末也。方且垂雲漢昭回之光,下飾丘園高蹈之士,將以幣帛厚意之禮,招而致之,不使天下有一賢之遺,文治有一毫之缺,此賁之至盛也。然聖人猶曰吝終吉者,幣有所宜施,亦有所宜吝。吝之於非其人,然後施之惟其人矣。吝故榮,榮故喜,喜故吉,賢者榮之而畢赴,喜孰大焉?百里入而秦喜,樂克用而軻喜,吉孰大焉?然賁之時猶有士之隱於丘園,非六五之恥乎?且隱丘園者孰哉?初九義不乘六二之車,舍之而徒行者是也。六二不能致初九,而六五之君乃能致之。六二異乎子房,而六五之賢於高祖,可以為六二,歉而為六五賀矣。六五何恥焉?故曰:六五賁之至盛也。六五坤體,坤為吝嗇,故曰吝終吉。嗚呼!六五之賁丘園,其湯之莘,高宗之巖,文王之渭乎?

 

上九,白賁,无咎。

象曰:白賁无咎,上得志也。

易窮則變,文窮則質,上九居賁飾之極,文之窮也。救文之窮,其惟質乎?故曰白賁,白者,質素而無色也。上九居賁之世,自下卦之二,分而文上六之柔,志在成賁也。不成賁以吝,而成賁以白,然後賁之治成,而賁之敝不作。不敝故无咎,无咎故得志。布被於窮奢之時者,未為矯,而齊詐非其人;瓦器於美新之俗者,未為陋,而閏仕非其世。固有似白賁而非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