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0. 解卦

Jack 在 2020, 五月 1 - 13:58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 解卦〈坎下震上〉

解,利西南。无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

動而出險曰解。解合震坎,東北之卦也,故利西南。蹇利西南,用離兌也;解利西南,用坤也。坤也者地也,萬物皆致養焉。又坤為眾,民所聚也。大難既解,安民為先,故震往于坤,以役其眾。制田教稼,盡地力以養民,則民忘其蹇矣。難之初解,當審度之,若民害已除,可以不往,則來復其所休養生息,故吉也。若尚有當往之處,必夙乃吉,蓋不往則誤事,不夙則勞民,故用震之迅,乃為有功也。有往無往,事不擾而民安,而蹇永解矣,此所以皆為吉也。

初六,无咎。

彖言解蹇難,爻言解小人,非異議也。天下之患皆起於小人,去小人所以杜蹇難之原也。初柔不正,亦屬小人,幸其承二之剛,應五之剛,能從君子,是小人之可以誨者也。許以无咎,開遷善之門也。

九二,田獲三狐,得黃矢,貞吉。

坎車震馬,離弓坎矢,田象也。坎為狐,離為三,震為獲,九剛為矢,二中黃也。得黃矢者,矢所以射狐,狐獲故矢亦得也。九二剛中而應五,身任解小人之責者也。剛則不謬為調停,中則不至於激變,應則不憂其反噬,如此則小人盡去,而君子得中直之道,如田獲三狐,而得黃矢也。貞固守此,小人狐媚之術無所復施,君子中直之道至於大行,故吉也。

六三,負且乘,致寇至,貞吝。

坎為輿為盜,故兼有乘寇之象。六三陰柔而居下之上,是無德而位高也。取非其有,力不勝重,有如負焉。據非其地,以高陵人,有如乘焉。負而且乘,人將奪之。寇之至也,自致之耳。貞固守此,吝亦甚矣。

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

四為震足,初三兩陰附之於下,故曰拇。與二同德,故曰朋。卦以二陽合力解陰,而四與三初皆有所係,故陽不孚而陰亦不解,必用其剛德,割其所愛。有如解拇,使係戀盡去,朋之至者斯孚矣。初本小人,而承二應五,柔從剛也,故无咎,與人貴恕也。四本君子,而比三應初,剛係柔也,故解拇,克己貴勇也。

六五,君子維有解,吉,有孚于小人。

五居尊,君子之位也。中而應剛,君子之德也。君子於小人,别無道以待之,惟有解之而已。能斷然以解之,則陰私盡去,必有孚於小人,蓋取舍既定,小人亦信其公正,而回心向道,是以解之者,孚之也。《論語》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此之謂也。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无不利。

卦互離,故為公。坎為矢,故射也。陰偶象羽,震性健動,鳥之鷙者,故為隼。離為墉,四在離上,故高也。解之為義,陽解陰也。初能无咎,四已解拇,三之負乘,無能為也。惟上六一爻,翰飛戾天,黨陰而悖陽,五亦不能孚也,故四乘高墉以射焉。離明震動,智勇兼備而後獲之。大奸既獲,天下無蹇,故无不利也。吳澄曰:「初三之陰在地中,故象狐。上六之陰在天際,故象隼。」初最下,二解之甚易。上最上,四解之甚難。故於卦終乃獲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