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復卦

Jack 發表於 四, 10/24/2019 - 20:58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震下坤上〉

復取一陽復生之義,當剝之盡而為坤,陽氣已生於下。至此一陽之體成而來復,乃天運循環,理當如此,非人力所能為也,故卦辭專以氣數言。《彖傳》釋復之「亨」曰「剛反」,以自剝一陽窮上反下而為復也。釋「利有攸往」曰「剛長」,以自復一剛自下進上而為臨泰,以至於乾也。然以陰陽反復之道計之,其消而息,往而反者,乃天行之必然。動而以順行,亦惟法此而已矣,豈有岐哉?六爻專以人事言,雖其間功有淺深,德有厚薄,較然不同,然皆於復之義有合焉。獨至上六,則私欲錮蔽,善端滅息,為迷而不復。聖人極言災眚以示戒,深著迷復之不可也。合氣數人事觀之,可見動靜者天道之復也,善惡者人道之復也。在天運有其自然,在人事宜盡其所當然。必須不遠復與休復方吉,敦復方无悔,獨復亦可以免凶咎。若頻復則雖厲而亦可以无咎。至迷復則凶所必然,而災眚之來,莫可究極矣。此皆人事所致,君子不可不於善端萌動之初,而存理遏欲,以全剛反之復也。

復,亨,出入无疾,朋來无咎。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利有攸往。

此卦震下坤上,是陽氣窮於上而復生於下。一陽來復,其幾甚微,故名為復。卦辭言復則必亨,乃君子之常道,而天運之必然也。无疾,無有害之也。朋,謂羣陽。七日,謂自姤至復,凡歷七爻也。

文王繫復彖辭曰:卦體君子既往而復來,卦德震動而坤順,既有可為之時,而又有可為之才,宜其亨也。雖君子之處勢甚微,而氣機昌遂。其一出一入,寬然無復有沮害之者。以至朋類相孚,翩然而來,亦會其時之可亨而無摧抑之咎。亨在己,既信其有獨復之機;亨在人,又驗其有浸長之勢。此豈人力之所能為哉?進稽陰陽反復之道,自姤一陰始生,歷二陰之遯,三陰之否,四陰之觀,五陰之剝,純陰之坤,以至一陽之復,凡更七爻,為期七日。天運循環,無往不復,則剛德方長自此,進而為二陽之臨,三陽之泰,四陽之大壯,五陽之夬,以至純陽之乾。理勢有必然者,又何道之不可行而功之不可建哉!利有攸往,復之所為必亨也。

按:臨言八月有凶,不言日而言月,惡陰之浸長而遲之也。復言七日來復,不言月而言日,喜陽之方來而速之也。然有天道之復焉,有人道之復焉。天道之復,乃氣運之自然;人道之復,皆行事之所致。夫使氣運將復,而行事無自復之道,則其復必不固。所以古之聖王,當天命既屬,而修德益謹,行善益力。自此羣剛相繼,同德協心,往無不利,大勳畢集,庶幾來復之權在我而不在造化矣。

《彖》曰:復亨,剛反。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无疾,朋來无咎,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天行也。利有攸往,剛長也。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此《彖傳》,是釋復彖辭,詳言復道之亨,而因以發明天地生物之心也。剛反,一陽復生也。天行,天之運也。剛長,既生而漸長也。

孔子釋復彖辭曰:復何以亨?卦體剛復生於下,如往而復反,是賢人君子久遭凋落之後而復遘登庸之日,將見一賢初進,而羣才來附也,何亨如之!然君子於此,上凛乎天命之靡常,而下慮夫人情之難合,故不敢以久鬱乍伸,逞其銳進之氣。惟不輕於動也,而順以行之,則出入皆自復之道,而朋類之來,亦附我之順動以牽復矣。是以己得无疾,而人亦得无咎。卦辭謂「反復其道,七日來復」者,天行以七日為期,復之速也。君子以順動之道,密審於天行之數,而知天行無消而不息之理。君子之順動,亦有轉亂而為治之才,則善於順動,乃所以善承天行也。「利有攸往」者,一陽既生於下,其勢自不容禦,必至駸駸盛長,吾道大行,而無往不利矣!夫觀復於世道,固足以見陽德之亨,而觀復於造化,其不有以見天地之心乎!蓋天地無心,生生不息,乃其心也。純坤之時,生意滅息,天地生物之心幾於蔽塞矣。迨夫一陽既動,則無中含有,而乾元資始者,於此露其機。貞下起元,而坤元資生者,於此呈其朕。生物之心,雖非至此而始有,實乃至此而始見。雖在積陰之下,而昭然發露者,孰得而掩之哉!

按:陰陽之理,以天行為開復之數,而復之君子,以順行為保復之機。故必出入无疾而後朋來无咎,朋來无咎而後利有攸往。苟徒冀天行有常,而不以順行,將終於滅息而已。則所為盡修,能以符氣化,非君子之責而誰乎。

《象》曰: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此《象傳》,是言先王體復之義,而制為安靜之法,以養微陽也。至日,冬至之日也。省方,省視四方也。

孔子釋復象曰:雷在地中,靜極而動,復之象也。一陽初生於下,其氣甚微,當靜以俟之,不可擾也。先王順承天道,冬至之日,舉凡政事云為之間,可以休養微陽者,靡不垂為令典,以著裁成之用。故關所以掌道路也而閉之,商旅出諸塗也而不行,使之外不得入而無有害之者矣。古者歲十一月朔巡守,而后於是日則不省方,使之内不得出而無有泄之者矣。蓋天地生物之心主于動,而先王參贊之功主于靜。合以成之,而所以保䕶微陽者固已至也。

按:微陽之氣,天地之根,而萬物之母也。氣方息而遂洩之,故夏有愆陽,冬有伏陰。精未聚而先發之,故人多夭扎,物多疵癘。此復之所以貴安靜也。夫寂者感之君,翕者闢之本。冬藏為一歲之復,夜息為一日之復,喜怒哀樂未發為須臾之復。誠能奉若天道,深潛完密,主靜以立其極,用之于國則寧謐而不勞,用之于躬則冲和而不竭。壽身壽世之道,孰有外焉者乎。

【今注】

夭札:因為瘟疫,人民不得天年而早死。《左傳》昭公四年:「癘疾不降,民不夭札。」孔穎達:「鄭玄云:夭札,疫癘也。謂遭疫癘而夭死也。」

疵癘:疾病及瘟疫。《莊子.逍遙遊》:「其神凝,使物不疵癘,而年穀熟。」

初九,不遠復,无祗悔,元吉。

《象》曰:不遠之復,以修身也。

此一爻是言復之貴早,以克全繼善之體也。祗,抵也。

周公繫復初爻曰:初為卦之一陽,復之主也。又居動體,而在事初,未涉物感,則動而即覺,覺而即復,復之最先者也,是不遠而復也。夫人惟過失顯形,然後思復,未免困心衡慮而有悔。初當意念方萌,即自省悟而改圖,亦何至於悔乎?復至此則心體粹然,不為人欲所累,而適還其天理之本初,大善而吉之道也。

孔子釋初象曰:凡人之妄,皆從心起。心過不改,則形於外,而為身過矣。善用力者,即一念之悟而速反之,省察克治圖之於早。内既直而外自正,此不遠之復,所以為修身之要也。

按:《春秋》公孫敖如京師,不至而復。公如晉,至河乃復,皆以不極其往為復。復善貴早,故易以不極其往者言之。善失之遠而復,必至有悔。惟失之未遠而復,所以不祗于悔。然非初之剛,隨時審察而勇於自治者不能。所謂有不善未嘗不知,知之未嘗復行,方為不遠之復而元吉者乎。

六二,休復,吉。

《象》曰:休復之吉,以下仁也。

此一爻是言二能下比於初,以成復道之美也。休,美也。仁,謂初九。

周公繫復二爻曰:二居震體之中,其心易動,動即離於善矣。幸二柔順,則能從人。中正,則能擇善。上無係應,而下近初九之賢,自能以友輔仁,資其切磋之力,優游不迫,日進於善而不知復之休美者也。烏得不吉哉!

孔子釋二象曰:復之休美而吉者,二去初未遠,上無私應,而又深信初為克復之仁人,故能降心抑志,從初而復,則其吉也宜矣。

按:天地生物之心曰元。人得天地生物之心以為心,曰仁。為仁固由己而不由人,然亦有己未能復禮而資人以輔仁者。初不遠之復,自修之意多;二休美之復,資人之益多。及其成功,一也。夫布衣窮處之士,猶須親師取友,輔成其德。若君天下者,而得仁人之助,將盡一世之大,皆可使反剝而為復焉。又豈獨一身之克復己哉。

六三,頻復,厲,无咎。

《象》曰:頻復之厲,義无咎也。

此一爻是戒三頻失之危,而又予以復善之義也。頻,屢也。

周公繫復三爻曰:三以陰柔不中正,又處動極,是其天資蒙昧,秉性躁妄。其於天理人欲之界,見之不真,守之不固,為頻復之厲。然三之厲也在於頻,而三之幸也亦在於頻。頻而失亦頻而復,與迷於復者又相遠矣。倘自省其失,而終復之,又何咎焉?

孔子釋三象曰:過而不改,咎乃歸焉。六三頻復,則屢失屢改,固非遂非而文過,亦非畏難而苟安。雖其心不能免乎危厲,而於義也又何咎哉?先儒謂:「頻失為危,頻復非危。」聖人危其頻失,故曰「厲」以警之。開其頻復,故曰「无咎」以勸之。夫頻失頻復,固為善補過,倘失多而偶不復,咎將何如乎?孔子稱顔子不遠復,又云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弗失之。惟其弗失,方謂之能復。則勸之者,正所以警之而已矣。

六四,中行獨復。

《象》曰:中行獨復,以從道也。

此一爻是言四不為羣陰所溺,而獨能從初以復乎善也。中行,四陰之中也。道,謂初九。

周公繫復四爻曰:四居羣陰之中,而下應初之陽剛。其志趣高潔,拔乎流俗,與眾同行而不與眾俱靡,是中行而獨復者也。當此之時,陽氣甚微,而四以陰居柔,其才力不足以有為,然其心獨能依附於仁人君子,以復於善,真所謂特立獨行之士也。又奚必較計功利為哉?

孔子釋四象曰:中行獨復者,四以初抱道在下,而去其類以從之,是見道之在初,而不見其類也。故其下而從也,非從初也,乃所以從道也。宜見之明而決之勇耳。

按:四之抗志違眾,獨得其本心,如陳良楚產而學周孔,夷之墨者而見孟子。以至舍生取義,棄邪從正。一念獨惺,萬夫莫撓。理所宜然,吉凶弗計。非豪傑之士,其能克自振拔如此耶?

六五,敦復,无悔。

《象》曰:敦復无悔,中以自考也。

此一爻是言六五復善之已純,自無私欲之累也。敦,厚也。考,成也。

周公繫復五爻曰:六五以中順之德而居尊位,是其資淳質美,孜孜焉以復善為心,而無一毫浮薄之念得入其中。故其操之也密,毋始勤而終怠;守之也固,毋久毖而暫荒。能敦厚於復也。初雖修身於下,僅可无至於悔而已。若五則私意淨盡,天理流行,而來復者皆天地之心,又何悔之有乎!

孔子釋五象曰:五之敦復无悔者,蓋人受中以生,原無虧缺。五之功深理熟,以我之所固有者,我自成之。渾然一中之初體,天地全而賦之,我自全而凝之矣。此復之所以獨美歟!大抵既名為復,未有不由工夫而得者。敦復无悔,所謂反之之聖也。六五居至尊之位,縱使天資高妙,見道甚蚤,勵精圖治,立志甚堅,而聲色逸樂交攻於内,便辟讒佞環伺於外,非心易縱而難制也,善事易格而難行也。有道仁人之輔導於下者,易隔而難親也。苟非朝考夕糾,省察存養,則見於己有銖兩之偏,施於事有尋丈之失,豈得云无悔哉?成湯制心制事,而後可建中於民;武王敬勝義勝,而後能作稽中德。有合於此爻之義矣。

【今注】

:謹慎,引申亦有辛勞、辛勤之義。《說文》:「慎也,从比必聲。《周書》曰:無毖于卹。」《爾雅‧釋詁》:「毖,愼也。」

上六,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國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象》曰:迷復之凶,反君道也。

此一爻是言,上六迷復已極,天人交困,而無一事可為也。災,天災。眚,己過。十年,數之終也。

周公繫復上爻曰:上以陰柔居復之終,既無復善之德,又遠仁賢之助,蔽錮已深,善端滅絶,迷而不復,其凶可知。夫災自外來,眚由己作。天之所厭,己則招之。迷復如此,無施而可。以是行師,必終有大敗。不惟禍萃其身,而且及其國君。雖至十年之久,終于不克征以雪其恥也,豈不可畏哉。

孔子釋上象曰:迷復之凶者,謂復則合道。既迷于復,則與道相反也。雖君行之,猶為反君之道,況其下者乎?甚矣!迷復之凶也。

按:卦之六爻,初之不遠復,賢而希聖者也。五之敦復,聖而希天者也。二之下仁,其親賢取友以成其德者乎。四之獨復,其棄邪從正而不牽于流俗者乎。三之頻復,其猶日月之一至焉者乎。皆合于復之義者也。惟上之迷復,怙終不悛,害于身,凶于國,有不可勝言者。故聖人于三猶曰无咎,而上則曰災眚,曰大敗。其重改過而惡怙終者,何切也。

日講易經解義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