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觀物外篇下

Jack 在 2017, 十二月 30 - 16:55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欽定四庫全書

皇極經世書卷十四    宋 邵雍 撰

觀物外篇下

太極一也,不動生二,二則神也。神生數,數生象,象生器。太極不動,性也。發則神,神則數,數則象,象則器。器之變,復歸於神也。

 

心為太極,又曰:道為太極。

 

太極道之極也,太玄道之玄也,太素色之本也,太一數之始也,太初事之初也,其成功則一也,

 

元有二:有生天地之始,太極也;有萬物之中各有始者,生之本也。

 

萬物各有太極、兩儀、四象,八卦之次,亦有古今之象。陰陽分而生二儀,二儀交而生四象,四象交而生八卦,八卦交而生萬物。故二儀生天地之類,四象定天地之體,四象生八卦之類。八卦定日月之體,八卦生萬物之類,重卦定萬物之體。類者生之序也,體者象之交也。推類者必本乎生,觀體者必由乎象。生則未來而逆推,象則既成而順觀。是故日月一類也,同出而異處也,異處而同象也。推此以往,物焉逃哉。

 

天變時而地應物,時則陰,變而陽。應物則陽變而陰應,故時可逆知,物必順成。是以陽迎而陰隨,陰逆而陽順,本一氣也。生則為陽,消則為陰。故二者一而已矣,六者三而已矣,八者四而已矣。是以言天而不言地,言君而不言臣,言父而不言子,言夫而不言婦也。然天得地而萬物生,君得臣而萬化行,父得子夫得婦而家道成。故有一則有二,有二則有四;有三則有六,有四則有八。

 

語其體則天分而為地,地分而為萬物,而道不可分也。其終則萬物歸地,地歸天,天歸道。是以君子貴道也。

 

一陰一陽之謂道,道無聲無形,不可得而見者也,故假道路之道而為名。人之有行,必由乎道。一陰一陽,天地之道也。物由是而生,由是而成者也。

 

陽者道之用,陰者道之體。陽用陰,陰用陽,以陽為用,則尊陰。以陰為用,則尊陽也。陰幾於道,故以況道也。陽尊而神,尊故役物,神故藏用。是以道生天地萬物而不自見也,萬物亦取法乎道也。

 

陰對陽為二,然陽來則生,陽去則死。天地萬物,生死主於陽,則歸之于一也。

 

自下而上謂之升,自上而下謂之降。升者生也,降者消也。故陽生於下,而陰生於上。是以萬物皆反生,陰生陽,陽生陰,陰復生陽,陽復生陰,是以循環而無窮也。

 

性非體不成,體非性不生。陽以陰為體,陰以陽為性。動者性也,靜者體也。在天則陽動而陰靜,在地則陽靜而陰動,性得體而靜,體隨性而動,是以陽舒而陰疾也。(更詳之)

 

陽不能獨立,必得陰而後立,故陽以陰為基。陰不能自見,必待陽而後見,故陰以陽為唱。陽知其始而享其成,陰効其法而終其用。

 

陽能知而陰不能知,陽能見而陰不能見也。能知能見者為有,故陽性有而陰性無也。陽有所不徧,而陰無所不徧也,陽有去而陰常居也。無不徧而常居者為實,故陽體虛而陰體實也。

 

陽之類圓,成形則方;陰之類方,成形則圓。

 

陰事太半,蓋陽一而陰二也。

 

陽主闢而出,陰主翕而入。

 

春陽得權,故多旱;秋陰得權,故多雨。

 

冬至之子中,陰之極;春分之卯中,陽之中;夏至之午中,陽之極;秋分之酉中,陰之中。凡三百六十中分之,則一百八十,此二至二分相去之數也。

 

二至相去東西之度凡一百八十,南北之度凡六十。冬至之後為呼,夏至之後為吸,此天地一歲之呼吸也。

 

朔易以陽氣自北方而生,至北方而盡,謂變易循環也。東赤南白,西黄北黑,此正色也。驗之于曉午暮夜之時,可見之矣。

 

天地之氣運,北而南則治,南而北則亂,亂久則復北而南矣。天道人事皆然。推之歴代,可見消長之理也。

 

天地之本,其起於中乎!是以乾坤屢變而不離乎中。人居天地之中,心居人之中;日中則盛,月中則盈,故君子貴中也。

 

生者性,天也;成者形,地也。

 

得天氣者動,得地氣者靜。

 

天以氣為主,體為次;地以體為主,氣為次。在天在地者,亦如之。

 

天主用,地主體;聖人主用,百姓主體。故日用而不知。

 

顯諸仁者,天地生萬物之功,則人可得而見也。所以造萬物,則人不可得而見,是藏諸用也。

 

或問:「顯諸仁,藏諸用」?曰:若日月之照臨,四時之成歲,是顯諸仁也。其度數之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是藏諸用也。天之象類則可得而推,如其神,用則不可得而測也。

 

天以理盡而不可以形盡,渾天之術以形盡天,可乎?倚蓋之說,崑崙四垂而為海,推之理則不然。夫地直方而靜,豈得如圓動之天乎?

 

天圓而地方,天南高而北下,是以望之如倚蓋焉。地東南下西北高,是以東南多水,西北多山也。天覆地,地載天,天地相函,故天上有地,地上有天。

 

天之陽在南,故日處之;地剛在北,故山處之。所以地高西北,天高東南也。

 

天之陽在南,而陰在北;地之陰在南,而陽在北;人之陽在上,而陰在下。既交,則陽下而陰上。

 

極南大暑,極北大寒,故南融而北結,萬物之死地也。

 

夏則日隨斗而北,冬則日隨斗而南,故天地交而寒暑和,寒暑和而物乃生也。

 

天渾渾於上而不可測也,故觀斗數以占天也。斗之所建,天之行也。魁建子,杓建寅,星以寅為晝也。斗有七星,是以晝不過乎七分也。(更詳之)

 

天行所以為晝夜,日行所以為寒暑。夏淺冬深,天地之交也。左旋右行,天日之交也。

 

日朝在東,夕在西,隨天之行也。夏在北,冬在南,隨天之交也。天一周而超一星,應日之行也。春酉正,夏午正,秋卯正,冬子正,應日之交也。

 

冬至之月所行,如夏至之日;夏至之月所行,如冬至之日。

 

陽主舒長,陰主慘急。日入盈度,陰從于陽;日入縮度,陽從于陰。

 

日行陽度則盈,行陰度則縮,賓主之道也。月去日則明生而遲,近日則魄生而疾,君臣之道也。

 

日以遲為進,月以疾為退,日月一會而加半日減半日,是以為閏餘也。日一大運而進六日,月一大運而退六日,是以為閏差也。

 

一歲之閏六陰六陽,三年三十六日,故三年一閏。五年六十日,故五年再閏。

 

堯典朞三百六旬有六日,夫日之餘盈也六,則月之餘縮也亦六,若去日月之餘十二,則有三百五十四,乃日行之數以十二除之,則得二十九日。

 

陽消則生陰,故日下而月西出也;陰盛則敵陽,故日望而月東出也。天為父,日為子,故天左旋,日右行。日為夫,月為婦,故日東出,月西生也。

 

日月之相食,數之交也。日望月則月食,月掩日則日食,猶水火之相尅也。是以君子用智,小人用力。

 

月體本黑,受日之光故白。

 

日入地中,搆精之象也。

 

日隨天而轉,月隨日而行,星隨月而見,故星法月,月法日,日法天。天半明半晦,半盈半縮。月半盈半虧,星半動半靜,陰陽之義也。天晝夜常見,日見於晝,月見於夜,而半不見。星半見於夜,貴賤之等也。

 

月晝可見也,故為陽中之陰;星夜可見也,故為陰中之陽。

 

陽中有陰,陰中有陽,天之道也。陽中之陽,日也,暑之道也。陽中之陰,月也,以其陽之類,故能見于晝。陰中之陽,星也,所以見於夜。陰中之陰,辰也,天壤也。

 

辰數十二,日月交會謂之辰。辰,天之體也。天之體無物之氣也。

 

辰至日為生,日至辰為用,蓋順為生而逆為用也。

 

星為日餘,辰為月餘。

 

星之至微如塵沙者,隕而為堆阜。

 

天奇而地耦,是以占天文者,觀星而已;察地理者,觀山水而已。觀星而天體見矣,觀山水而地體見矣。天體容物,地體負物,是故體幾於道也。

 

日月星辰共為天,水火土石共為地,耳目鼻口共為首,髓血筋骨共為身,此乃五之數也。

 

天有五辰,日月星辰與天而為五;地有五行,金木水火與土而為五。五行之木,萬物之類也。五行之金,出乎石也。故水火土石不及金木,金木生其間也。

 

陽中陽,日也;陽中陰,月也;陰中陽,星也;陰中陰,辰也。柔中柔,水也;柔中剛,火也;剛中柔,土也;剛中剛,石也。夫四象,在錯綜而用之,日月天之陰陽,水火地之陰陽,星辰天之剛柔,土石地之剛柔。

 

天之陽在東南,日月居之;地之陰在西北,火石處之。天以剛為德,故柔者不見;地以柔為體,故剛者不主。是以震天之陰也,巽地之陽也。

 

地陰也,有陽而陰效之,故至陰者辰也,至陽者日也,皆在乎天,而地則水火而已,是以地上皆有質之物。陰伏陽而形質生,陽伏陰而性情生,是以陽生陰,陰生陽,陽尅陰,陰尅陽。陽之不可伏者,不見於地,陰之不可尅者,不見於天。伏陽之少者,其體必柔,是以畏陽而為陽所用。伏陽之多者,其體必剛,是以禦陽而為陰所用。故水火動而隨陽,土石靜而隨陰也。(一說云:陰效陽而能伏,是以辰在天,而地之四物皆有所欠也。)

 

陽生陰,故水先成;陰生陽,故火後成。陰陽相生也,體性相須也,是以陽去則陰竭,陰盡則陽滅。

 

火以性為主,體次之;水以體為主,性次之。

 

天火,無體之火也;地火,有體之火也。

 

火無體,因物以為體。金石之火烈于草木之火者,因物而然也。

 

火生于無,水生于有。

 

海潮者地之喘息也,所以應月者從其類也。

 

燈之明,暗之境,日月之象也。

 

水者火之地,火者水之氣,黑者白之地,寒者暑之地。

 

月者日之影也,情者性之影也,陰者陽之影,鬼者人之影也。

 

明則有日月,幽則有鬼神。

 

鬼神者無形而有用,其情狀可得而知也,於用則可見之矣。若人之耳目鼻口手足,草木之枝葉華實顔色,皆鬼神之所為也。福善禍滛,主之者誰耶?聰明正直,有之者誰邪?不疾而速,不行而至,任之者誰邪?皆鬼神之情狀也。

 

天地之心者,生萬物之本也。天地之情者,情狀也。與鬼神之情狀同。

 

以天地生萬物,則以萬物為萬物。以道生天地,則天地亦萬物也。

 

天地生萬物,聖人生萬民。

 

生生長類,天地成功;别生分類,聖人成能。

 

動物自首生,植物自根生。自首生,命在首;自根生,命在根。

 

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故變之與應,常反對也。有變則必有應也,故變于内者應于外,變于外者應于内,變于下者應于上,變于上者應于下也。天變而日應之,故變者從天而應者,法日也。是以日紀乎星月,會於辰水,生於土火,潛於石。飛者棲木,走者依草。心肺之相聯,肝膽之相屬,無它變應之道也。

 

陽交於陰而生蹄角之類也,剛交於柔而生根荄之類也,陰交於陽而生羽翼之類也,柔交於剛而生枝榦之類也。天交於地,地交於天,故有羽而走者,足而騰者,草中有木,木中有草也。各以類而推之,則生物之類,不過是矣。走者便於下,飛者利於上,從其類也。水之物無異乎陸之物,各有寒熱之性,大較則陸為陽中之陰,而水為陰中之陽。

 

陸中之物,水中必具者,猶影象也。陸多走,水多飛者,交也。是故巨于陸者,必細于水;巨于水者,必細于陸也。

 

水之族以陰為主,陽次之;陸之類以陽為主,陰次之。故水類出水則死,風類入水則死,然有出入之類者,龜蠏鵝鳬之類是也。

 

魚在于水則生,離則死,交與不交之謂也。

 

魚者水之族也,蟲者風之族也。

 

風類水類,小大相反。

 

在水者不瞑,在風者瞑。走之類上睫接下,飛之類下睫接上,類使之然也。

 

在水而鱗鬛,飛之類也。龜獺之類,走之類也。

 

飛之類喜風,而敏于飛;上走之類喜土,而利于走。下飛之走,鷄鳬之類是也。走之飛,龍馬之屬是也。

 

馬牛皆陰類,細分之,則馬為陽,而牛為陰。

 

鷹鵰之類食生,而鷄鳬之類不專食生。虎豹之類食生,而猫犬之類食生又食榖,以類推之從可知矣。

 

虎豹之毛猶草也,鷹鸇之羽猶木也。

 

草伏之獸,毛如草之莖。林棲之鳥,羽如林之葉。類使之然也。

 

禽蟲之卵,果榖之類也。榖之類多子,蟲之類亦然。

 

蠶之類,今歲蛾而子,來歲則子而蠶。蕪菁之類,今歲根而苖,來歲則苖而子。

 

木者星之子,是以果實象也。

 

木之支榦,土石之所成,所以不易。葉花水火之所盛,故變而易也。

 

葉,陰也。華實,陽也。枝葉耎而根榦堅也。

 

木之堅,非雷不能震;草之柔,非露不能潤。

 

草類之細入于坤。

 

水之木,珊瑚之類是也。石之花,監法之類是也。

 

龍能大能小,然亦有制之者。受制於陰陽之氣,得時則能變化,變變則不能也。

 

有一日之物,有一月之物,有一時之物,有一歲之物。有十歲之物,至於百千萬皆有之。天地亦物也,亦有數焉。雀三年之物,馬三十年之物,凡飛走之物皆可以數推。人百有二十年之物。

 

人為萬物之靈,寄類於走,走陰也,故百有二十。

 

人寓形於走類,何也?走類者,地之長子也。

 

動者體橫,植者體縱,人宜橫而反縱也。

 

人之骨巨而體繁,木之榦巨而葉繁,應天地之數也。

 

飛者有翅,走者有趾。人之兩手,翅也;兩足,趾也。

 

飛者食木,走者食草,人皆兼之,而又食飛走也,故最貴於萬物也。

 

天六地四,天以氣為質,而以神為神;地以質為質,而以氣為神。唯人兼乎萬物而為萬物之靈,如禽獸之聲,以其類而各能得其一。無所不能者,人也。推之他事,亦莫不然,唯人得天地日月交之用,他類則不能也。人之生,真可謂之貴矣。天地與其貴而不自貴,是悖天地之理,不祥莫大焉。

 

天有四時,地有四方,人有四支,是以指節可以觀天,掌文可以察地,天地之理具乎指掌矣,可不貴之哉。人之四支,各有脉也,一脉三部,一部三候,以應天數也。

 

身,地也,本乎靜,所以能動者,氣血使之然也。

 

水在人之身為血,土在人之身為肉。

 

日為心,月為膽,星為脾,辰為腎,藏也;石為肺,土為肝,火為胃,水為膀胱,府也。

 

天地並行,則藏府配。四藏,天也;四府,地也。

 

藏者天行也,府者地行也。天地並行,則配為八卦。

 

體必交而後生,故陽與剛交而生心肺,陽與柔交而生肝膽,柔與陰交而生腎與膀胱,剛與陰交而生脾胃。心生目,膽生耳,脾生鼻,腎生口,肺生骨,肝生肉,胃生體,膀胱生血,故乾為心,兌為脾,離為膽,震為腎,坤為血,艮為肉,坎為髓,巽為骨,泰為目,中孚為鼻,既濟為耳,頤為口,大過為肺,未濟為胃,小過為肝,否為膀胱。

 

天地有八象,人有十六象,何也?合天地而生人,合父母而生子,故有十六象也。

 

心居肺,膽居肝,何也?言性者必歸之天,言體者必歸之地。地中有天,石中有火,是以心膽象之也。

 

心膽之倒懸,何也?草木者,地之本體也。人與草木反生,是以倒懸也。

 

口目横而鼻耳縱,何也?體必交也,故動者宜縱而反横,植者宜横而反縱,皆交也。

 

目口凸而耳鼻竅,竅者受臭嗅氣,物或不能閉之;凸者視色别味,物則能閉之也。四者雖象於一,而各備其四矣。

 

鼻之氣目見之,口之言耳聞之,以類應也。

 

膽與腎同陰,心與脾同陽,心主目,脾主鼻。

 

《素問》:肺主皮毛,心脉,脾肉,肝筯,腎骨,上而下,外而内也。心血腎骨,交法也,交即用也。

 

心藏神,腎藏精,脾藏䰟,膽藏魄,胃受物而化之,傳氣於肺,藏血於肝,而傳水榖於脬腸矣。

 

神者人之主,將寐在脾,熟寐在腎;將寤在膽(又言在肝),正寤在心。

 

天之神棲乎日,人之神棲乎目。人之神寤則棲,心寐則棲。腎所以象天,此晝夜之道也。

 

天地之大寤在夏,人之神則存于心。

 

神統於心,氣統於腎,行統於首,形氣交而神主乎其中,三才之道也。

 

氣一而已主之者,乾也。神亦一而已。乘氣而變化能出入於有無死生之間,無方而不測者也。

 

潛天潛地,不行而至,不為陰陽所攝者,神也。出入有無死生者,道也。神無所在,無所不在。至人與他心通者,以其本於一也。道與一,神之强名也。以神為神者,至言也。所以造物者,神也。神不死,所更者四時也。所以造人者,神人也,神亦不死。假如一木,結實而種之,又成是木,而結是實,木非舊木也,此木之神不二也。此實生生之理也。(造物一作造萬物。神人一無人字。)

 

氣者神之宅也,體者氣之宅也。

 

形可分,神不可分。

 

精氣為物,形也;遊魂為變,神也。又曰:精氣為物,體也;遊魂為變,用也。

 

氣形盛則魂魄盛,氣形衰則魂魄亦從而衰矣。魂隨氣而變,魄隨形而止,故形在則魄存,形化則魄散,見氣變而形化。

 

人得中和之氣則剛柔均,陽多則偏剛,陰多則偏柔。

 

氣則養性,性則乘氣,故氣存則性存,性動則氣動也。

 

神無方而性有質。

 

有形則有體,有性則有用。

 

心性而膽情,陽性而陰情。性神而情鬼。

 

發于性則見于情,發于情則見于色,以類而應也。

 

天使我有,是之謂命。命之在我之謂性,性之在物之謂理。

 

理窮而後知性,性盡而後知命。知而後至。

 

人之類備乎萬物之性。

 

人之貴兼乎萬類,自重而得其貴,所以能用萬類。

 

已配天地謂之人,唯仁者其可謂之人矣。

 

人之神則天地之神,人之自欺所以欺天地,可不慎哉。

 

人之精神貴藏而用之,苟衒於外,則鮮有不敗者。如利刃,物來則剸之,若恃刃之利而求割乎物,則刃與物俱傷矣。

 

精義入神以致用也,不精義則不能入神,不能入神則不能致用也。

 

無思無為者,神妙致一之地也。所謂一以貫之,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

 

心一而不分,則能應萬變,此君子所以虚心而不動也。人心當如止水則定,定則靜,靜則明。

 

任我則情,情則蔽,蔽則昏矣。因物則性,性則神,神則明矣。

 

以物觀物,性也。以我觀物,情也。性公而明,情偏而暗。

 

誠者主性之具,無端無方者也。

 

資性得之天也,學問得之人也。資性由内出者也,學問由外入者也。自誠明,性也。自明誠,學也。

 

至理之學,非至誠則不至。物理之學,或有所不通,不可以强通,雖通則有我,有我則失理而入於術矣。

 

言發於真誠則心不勞而逸,久久而信之。作偽任數,一時或可以欺人,持久必敗。

 

天地日月,悠久而已。故人當存乎遠,不可見其近。智數或能施于一朝,蓋有時而窮。惟至誠與天地同久,天地無則至誠可息。茍天地不能無,則至誠亦不息也。

 

為學養心,患在不由直道。去利欲,由直道,任至誠,則無所不通。天地之道,直而已,當以求之。若用智數,由逕以求之,是屈天地而徇人欲也,不亦難乎。

 

人必内重,内重則外輕。茍内輕,必外重。好利好名,無所不至。

 

義重則内重,利重則外重。

 

凡處失在得之先,則得亦不喜。若處得在失之先,則失難處矣,必至于隕穫。

 

天下之事,皆以道致之。則休戚不能至矣。

 

事無大小,皆有道在其間。能安分則謂之道,不能安分謂之非道。

 

人之為道,當至於鬼神,不能窺處,是為至矣。

 

凡人之善惡,形于言,發于行人,始得而知之。但萌諸心,發于慮,鬼神已得而知之矣。此君子所以慎獨也。(又云:思慮一萌,鬼神得而知之矣。故君子不可不慎獨。)

 

人之畏鬼,亦猶鬼之畏人。人積善而陽多,鬼益畏之矣。積惡而陰多,鬼弗畏之矣。大人者與鬼神合其吉凶,夫何畏之有。

 

循理則為常理之外則為異矣。

 

能循天理動者,造化在我也。

 

天下言讀書者不少,能讀書者少。若得天理真樂,何書不可讀?何堅不可破?何理不可精?

 

得天理者,不獨潤身,亦能潤心。不獨潤心,至於性命亦潤。

 

君子之學,以潤身為本。其治人應物,皆餘事也。

 

一國一家一身皆同,能處一身則能處一家,能處一家則能處一國,能處一國則能處天下。心為身本,身為家本,家為國本,國為天下本。心能運身,茍心所不欲,身能行乎?

 

君子處畎畝則行,畎畝之事,居廟堂則行。廟堂之事,故無入不自得。

 

變從時而便天下之事不失禮之大經,變從時而順天下之理,不失義之大權者,君子之道也。

 

斂天下之智為智,斂天下之善為善,則廣矣。自用則小人患乎自滿,滿則止也。故禹不自滿,假所以為賢,雖學亦當常若不足,不可臨深以為高也。

 

人必有德器,然後喜怒皆不妄為。卿相為匹夫,以至學問高天下亦若無有也。

 

無德者責人、怨人,易滿,滿則止也。

 

人貴有德。小人有才者有之矣,故才不可恃。德不可無。經綸天地之謂才,遠舉必至之謂志,并包含容之謂量。剸割者,才力也。明辨者,智識也。寛弘者,德器也。三者不可闕一。

 

人茍用心,必有所得,獨有多寡之異,智識之有深淺也。(又云:凡人用心者必有所得,只是有多寡。)

 

事必量力,量力故能久。

 

聖人利物而無我。

 

易地而處則無我也。

 

不我物則能物物。

 

以物喜物,以物悲物,此發而中節也。

 

人智强則物智弱。

 

夫弓固有强弱,然一弓二人張之,則有力者以為弓弱,無力者以為弓强。故有力者不以己之力有餘而以為弓弱,無力者不以己之力不足而以為弓强。何不思之甚也。一弓非有强弱者,二人之力強弱不同也。今有食一杯在前,二人大餒,而見之若相讓,則均得食矣。相奪,則爭非徒争之而已,或不得其食矣。此二者皆人之情也。知之者鮮知此,則天下之事皆如是也。

 

金須百鍊然後精,人亦如此。

 

今有人登兩臺,兩臺皆等,則不見其高。一臺高,然後知其卑下者也。

 

室中造車,天下可行,軌轍合故也。苟順義理,合人情,日月所照,皆可行也。

 

所行之路不可不寛,寛則少礙。

 

能醫人能醫之疾,不得謂之良醫。醫人之所不能醫者,天下之良醫也。能處人所不能處之事,則能為人所不能為之事也。

 

良藥不可以離手,善言不可以離口。

 

大羮可和,玄酒可漓,則是造化亦可和可漓也。

 

自然而然者,天也,唯聖人能索之。效法者,人也。若時行時止,雖人也,亦天也。

 

人謀,人也;鬼謀,天也。天人同謀而皆可,則事成而吉也。事無巨細,皆有天人之理。脩身,人也。遇不遇,天也。得失不動心,所以順天也。行險僥倖,是逆天也。求之者人也,得之與否,天也。得失不動心,所以順天也。強取必得,是逆天理也。逆天理者,患禍必至。

 

天之孽,十之一猶可違;人之孽,十之九不可逭。

 

天道之變,王道之權也。

 

為治之道,必通其變,不可以膠柱,猶春之時,不可行冬之令也。

 

用兵之道,必待人民富,倉廪實,府庫充。兵强名正,天時順,地利得,然後可舉。

 

天時、地理、人事,三者知之不易。

 

學以人事為大,今之經典,古之人事也。

 

學不際天人,不足以謂之學。

 

學不至於樂,不可謂之學。

 

記問之學,未足以為事業。

 

凡人為學,失於自主張太過。

 

學在不止,故王通云:沒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