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蓍法別傳序

Jack 在 2017, 九月 24 - 21:31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蓍法別傳序

道一而已,豈有別傳哉。道之有別傳也,自傳之者失其正也。

夫蓍所以決嫌疑,定猶豫,以開人心,莫善於此。自古聖神率以此道設教,其所以明吉凶之故,盡天地萬物之情者,豈非由性命自然之理哉。

自漢以來,其說多強。今其所存揲蓍之術,詳見於《易學啟蒙》,然亦但能辨明郭雍初掛後不掛之誤,而其餘悉皆承舊所謂明蓍策者,既不知七八常多,六九常少之偏,而所謂考變占者,亦多牽合,且不究之卦九六之老不可以占本卦七八之少。其譏雍法,亦猶五十步笑百步耳。後世遵信其書,習而不察,徒假象辭以為斷例,其於天下之變安在,其能盡哉。

竊疑聖人彰往察來之學,神而明之,不如是之膚淺也。輒以己意著論列圖,頗析群疑,別為一說。雖然,豈敢自謂已得正傳哉。蓋天理之所不安者,正之本也。因其心之所不安而通之於正,亦或可以少裨易道焉。

書凡二篇,其發明蓍法本旨者,定為占辯、占例、占戒、占斷,合卜筮論為內篇。若象占取應於易辭之中,物類增分於易象之外,及以己意斷占有驗,而非出於易理之自然者,並列外篇,以備推測之一術云。

彭山季本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