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圖文餘辯序

Jack 在 2017, 九月 24 - 20:40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圖文餘辯序

圖文者,易中圖書之文也。餘辯者,辯諸儒說圖未盡之意也。

易之文起於河圖、洛書,而伏羲因之,以畫八卦,重之為六十四卦。文王又演之,為乾坤屯蒙,以至既未濟之序,而繫之辭。

河圖洛書,天地自然之易。伏羲畫卦之陳,世傳先天之易。文王卦辭之序,世傳後天之易。文王之易在說卦,本有乾坤男女之文,而後天之位,明列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八卦之方。故先儒說易,多據乾父坤母,三男三女之義,未有先天後天之分也。

至康節邵氏,受易於北海李之才,乃得伏羲四圖,史稱邵堯夫事李之才,受河圖、洛書,伏羲八卦、六十四卦圖象,遂演伏羲先天之旨,著書十餘萬言行於世。蓋至此而始有先天之名也。以伏羲為先天,則宜以文王為後天矣。然後天之圖,未必文王所自作也。非惟後天之圖未必文王所自作,雖先天自圓圖外,亦尚有可疑焉。其河圖洛書亦自李之才而傳,則康節之前,雖有其名,而亦未有定論。如劉牧以九為河圖,十為洛書,世亦皆宗其說。至康節而始知十為河圖,九為洛書。蓋古之所傳如此,然後說圖書者,不相亂矣。

蓋易者,陰陽往來而已,由陰陽往來之義而言,則河圖盡之,洛書不過河圖之演義耳。伏羲之易,豈外於天地自然之理哉。伏羲不能外天地之理以為易,則文王亦豈能外伏羲之易以有言哉。文王不能外伏羲之易以有言,則周公亦豈能外文王之說以盡變哉。三聖之易,其揆一也。孔子又安能別立一意而為之傳哉。故自伏羲文王之後,為圖漸密,皆後人發明羲文未盡之意。如卦變圖者,亦因周公爻辭之變而為之也。其餘雖有他圖,何以加焉。

朱子《本義》列河圖、洛書,伏羲八卦次序、八卦方位,六十四卦次序,六十四卦方位,文王八卦次序,八卦方位,及卦變圖為九,而曰:有天地自然之易,有伏羲之易,有文王周公之易,有孔子之易。其說經義,因而不同,則非千聖一心之學矣。

故今以《本義》之九圖為王而先後之序,則以類相從。他圖有相發明者,亦附見焉。義繫於九圖者為內篇,不繫於九圖而自成一家之說者,為外篇。各辯其下,庶幾發先儒未盡之意,而盡易之情焉。以伏羲四圖考之《皇極經世》,則八卦次序圖本名始畫八卦圖。八卦方位圖本名八卦正位圖。六十四卦次序圖本名八卦重為六十四卦圖。六十四卦方位圖本名六十四卦圖。今名非康節舊名也。特朱子更定於《本義》云耳。

彭山季本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