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繫辭上傳6:聖人有以見天下之頤...

Jack 在 2011, 十二月 12 - 21:11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16 , 17

文字輸入/校對:鬼鶴


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典禮。繫辭焉,以斷其吉凶,是故謂之爻。言天下之至賾而不可惡也,言天下之至動而不可亂也,擬之而後言,議之而後動,擬議以成其變化。

此章所以贊作易之聖人,立卦象、繫爻辭之妙也。

象者何也?所以形天下无形之理也。爻者何也?所以窮天下无窮之事也。何謂形?天下无形之理,今夫天之高,地之厚,日月之明,雨露之潤,人皆可得而見也,未離夫物之有形故也。至於其所以高,所以厚,所以明,所以潤,人不可得而見也,其理无形故也。人不可得而見,則誰見之?見之者聖人也。聖人見天下有至幽至賾之理,將與天下形其所无形,使天下見吾之所見,獨何說也?是必取眾人之所同識,以喻吾之所獨識。不識仲尼,使見有若,不識伯喈,使見虎賁,蓋擬彼之形容,以象此之物宜也。是故乾道无形,聖人獨見乾之賾,於是取龍以象乎乾,言健而神也。坤道无形,聖人獨見坤之賾,於是取馬以象乎坤,言順而載也。故曰象者所以形天下无形之理。何謂窮天下无窮之事?今夫卦有六爻,爻有一事,六十四卦,其事至无窮也,爻之動故也。至於如是而吉,如是而凶,其變亦无窮也,爻之動故也。爻之動无窮,則誰得而見之?見之者聖人也。聖人見天下萬事之變,有无窮之動,將有以處其事之得失,而逆斷其報之吉凶,獨何說也。是必得一卦會通之至要,行典法禮制之當然。事之得者,繫之以吉辭,事之失者,繫之以凶辭。如表取影,如聲召響,蓋典禮之得失,即事變之吉凶也。是故乾,君道也,其會要在上,不得其法制,則為亢龍之窮;坤,臣道也,其會要在初,不得其法制,則為堅冰之漸。故曰:爻者所以窮天下无窮之事,夫理无形而有形者,吾易有象也。事无窮而有窮者,吾爻有辭也。然固有言天下之至賾而可惡者矣。異端之虛元寂滅是也,易則不然,龍血玄黃,雨於何地?日中見斗。災于何世?載鬼一車。證於何人?然眾不以為誣,君子不以為怪,何也?其象也,非實也。固有言天下之至動而可亂者矣,諸子之堅白同異是也。易則不然,一卦五陰,陰不少矣,一陽令之而必從;一卦五陽,陽至雜矣,一陰主之而必聽,何也?有要也,非蕩也,聖人何以能言天下之至賾而不可惡,言天下之至動而不可亂也。蓋未言至賾,先翦可惡之賊,未言至動,先彌可亂之訟。擬至賾而後言至賾,議至動而後言至動也,皆在一比擬反覆論議而後發也。唯其謹審而不輕如此,豈惟不可惡、不可亂哉?用之而成變化,變汙而隆,化慝而淑,猶運之掌。 

 

「鳴鶴在陰,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況其邇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況其邇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發乎邇,見乎遠。言行,君子之樞機,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動天地也,可不慎乎。

自此以下,皆仲尼舉七卦之爻辭。以明聖人立卦象彖爻辭之旨,以見六十四卦爻象之凡也。鶴鳴子和,此中孚九二之爻辭也。仲尼釋之,以謂在陰者,嗚鶴隱微之地也。居室者,君子隱微之地也,在上之君子,以吾居室之至隱而忽之乎?胡不觀鶴之在深林陰翳之間乎?不鳴則陰,鳴則无陰,不鳴則不應,鳴則无不應。是故一身之榮辱,生於天下之從違,天下之從違,生於一言之淑慝,一言之淑慝,生於一念之敬否,一念之敬否,生於一室之隱微。以一室之隱微,而忽心生焉。至于一言之不善,明則千里之遠違之,幽則天地之大動焉。災危生而憂辱集,是榮辱不在天地之間,而在千里之外,不在千里之外,而在一室之內也。大哉在陰之戒乎?昭哉居室之釋乎?仲尼釋之,其昭如此,然猶恐其不切也。又合之以言行,行尤大於言者也。又喻之以樞機,機尤速於樞者也。又斷之曰: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也。發之者誰與?主之者又誰與?在上之君子試思焉。

 

同人「先號咷而後笑」,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處,或默或語。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此同人九五之爻辭也。仲尼釋之以謂君子之道,於其心不於其跡。心同跡異,君子不以跡間心;心異跡同,君子不以心混跡,故同人之先悲後喜。與君子之甲出乙處,此默彼語,皆所不許也。出處同道,則禹顯顏晦同一情,語默同道,則史直蘧卷同一意,心同故也。金石,至堅也,然不堅於人心,故二人一心則石可裂,金可折,所謂同舟而濟,胡越何患乎異心也?故曰二人同心,其利斷金。薰蕕同器,一童子能辨之,臭味不同故也。取南山之蘭,雜之北山之蘭,十黃帝不能分,臭味同故也。所謂君之聲似君之聲也。故曰: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子曰,苟錯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術也以往,其无所失矣。

此大過初六之爻辭也。仲尼釋之以謂不慎謂之苟。不苟謂之慎,天下之事將由夫苟者為之乎?舉是物錯諸地,斯以為可矣。然坐身於地,非席則寒,履足於地,非履則傷,无以藉之故也。錯物於地,无以藉之可乎?將由夫慎者為之乎?薄莫薄乎茅也。然重莫重於藉也,有茅以藉是物,則茅雖薄而用則重矣。故非幣不姻,非贄不見,非百拜不行酒,皆有以藉之也。慎之至而无失无咎也。秦欲盡去先王之白茅,而行一切之政,苟則可矣。如咎何?

 

「勞謙,君子有終,吉。」子曰,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語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禮言恭。謙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

此謙九三之爻辭也。仲尼釋之,以謂人之謙與矜,繫其德之厚與薄。德厚者无盈色,德薄者无卑詞。如鐘磐焉,愈厚者聲愈緩,薄者反是,故有勞有功而不伐不德,惟至厚者能之。其德愈盛,則其禮愈恭矣。

 

「亢龍有悔」,子曰,貴而无位,高而无民,賢人在下位而无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解已見乾之上九。

「不出戶庭,无咎」,子曰,亂之所生也,則言語以為階。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事不密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此節初九之爻辭也。仲尼釋之以謂處世事者戒漏言。唐高宗告武后,以上官儀教我以廢汝,此君不密而失臣也。陳蕃乞宣臣章以示宦者,此臣不密而失身也。失臣失身,可悼也,幾事不密,唐幾為周,漢幾為魏,尤可悼也。然則謹密而不出,遂忘世乎?曰:仲尼不云乎「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孫。」

 

子曰,作易者,其知盜乎?易曰:「負且乘,致寇至。」負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盜思奪之矣。上慢下暴,盜思伐之矣。慢藏誨盜,冶容誨淫。易曰「負且乘,致寇至」,盜之招也。

此解六三之爻辭也。仲尼釋之以謂人皆知小人之致盜。莫知小人之為盜。蓋小人之致盜有三,其為盜亦有三,一曰盜位,二曰盜勢,三曰盜貨。小人身為負販之役,而僭乘君子之車,此盜位也;既得君子之位,而公行暴慢之惡,此盜勢也;以負販之屢,而驟得千金之富,矜其有,忽於藏,此盜貨也。己盜其三,盜亦將盜其三,己以盜而得,盜亦將盜而得是。故得車而盜奪之,得勢而盜伐之,得貨而盜取之,非盜能盜小人之有也,小人實教盜以盜己之有也。司馬氏安能盜魏?曹操教之也。蕭衍安能盜齊?蕭道成教之也。故仲尼曰:作易者其知盜乎?所謂知盜,非知奪伐之盜也,知教奪伐者之盜也。故又終之曰誨盜,曰之招,非幸小人之遇盜也。所以深懲小人之為盜以教盜也。